•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79章 天逆改变
  • 正文 第279章 天逆改变

    作品:《仙逆

        第279章 天逆改变

        他,正是王林!

        天逆珠子,在吸收了五行土灵后,产生了一丝奇异的变化,若是在之前,即便是躲在天逆珠子内,也断然不能长达五年之久。.org

        可土属性大圆满后,王林留在其内的时间,已然超过以往。

        而且最重要的,这天逆珠子土属性圆满,连带着其内也产生了一系列变化,原本没有任何灵气的空间内,居然有了一丝灵气存在。

        这灵气比之外界要精纯不少,只是王林没见过仙界之气,所以无法比较,但他自己感觉,应该是比仙界之气,差上一些。

        除此之外,最大的变化,当属天逆空间内的那些长条形发光体,这些发光体,全部凝结在一起,在天逆空间的上空,形成五个巨大的光团。

        这五个光团中,有三个闪烁明亮的金色光芒,还有一个,虽说也有光芒闪动,可明显要黯淡不少,至于最后的那个光团,则是完全昏暗,没有任何色泽。

        王林在天逆空间的这些年,一直在观察这五个光团,以他的才智,自然猜出,这五个光团,与天逆珠子吸收的五行属性,有很大的关系。

        甚至于这五个光团,很有可能就是天逆珠子内所吸收的五行之灵。至于那三个明亮的,则是水、火、土三个大圆满的属性。

        那半明亮的,是木属性。

        至于最后那个完全黯淡的,则是金属性。

        王林在天逆空间的这些年,随着他的观察,他渐渐有一个奇异的感觉,好似这五个光团,并非死物,而是其内蕴含了某种生命。

        若是换了旁人,即便修为比王林高出一些,恐怕也很难发现这一点,王林也是在一次意境的修炼中,以其特殊的轮回天道分支生死意境,感受到了那些光团之中,居然有着一股生机!

        这一发现,让他对这五个光团,立刻兴趣大增。

        司徒南曾经说过,天逆珠子的出现,当年引起了朱雀国的高手以及其他星球修士的窥视,他九死一生下,肉身碎灭,元婴进入了天逆之内,这才侥幸未死。

        经过一系列变化,最终逃过了那些修士的追杀,这天逆珠子,也在无数年后,落在了一个飞鸟腹中,直至被王林捡到。

        这天逆珠子,已经被王林拥有了四百多年,可是,他始终猜不透这珠子的真正用处,在他看来,这珠子,似乎只是可以把时间一定程度的逆变,并且可以把普通的水,变成了带有灵力的罢了。

        这些功效,对于化神期以下的低阶修士,作用极大,可对于化神期以上,好似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毕竟那些真正的神通者,凡间的灵气,已然无法成为他们的吐纳之物,只有那仙界之气,才可吐纳,如此一来,这珠子制作出的灵气,在他们眼里,实在是没什么心动之处。

        只有那时间逆变,到是可以稍微看的上眼一些,但仅仅凭此点,就引的这些朱雀国与其他星球的顶尖修士大肆争夺,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

        王林认为,这天逆珠子,定然有着自己尚未发现的妙用,那才是使得那些神通修士抢夺的真正原因所在。

        司徒南曾说过,按照他多年的研究与分析,只有五行全部齐全,这天逆珠子,才可以真正的认主,到了那时,其神通之处,或许会显现一些。

        王林对于这天逆珠子的真正神通,兴趣随着时间的度过,不但没少,反而越来越浓。

        他甚至有些联想,这五个光团,会不会有一天变成如白衣女子五行之灵一般。

        当然了,这也只是猜测罢了。

        王林踩在雪域新国的大地上,感慨的看了一眼四周,在天逆空间的这些年,他除了观察五行光团之外,就是安静的打坐,一次次的熟悉自己感悟的天道轮回。

        按照道理来说,他在天逆空间的时间,逆变之下远远超过了现实中的十年,可是,似乎在天道轮回的生死意境之下,这天逆珠子的时间逆变,失去了作用。

        外界五年,其内即便度过再长时间,依旧,还是五年。

        这一点,到是让王林颇为费解,此刻,他感受着自己的修为,能清晰的察觉,再需四年的体会生死意境,自己就可以踏入化神之期,成为那真正的神通之士。

        王林相信,当自己达到化神期后,若是在遇到那化神中期的老妇人,自己即便不使用天劫,也有一战的资格。

        这一次从天逆空间走出,王林也是逼于无奈,天逆珠子的一系列变化,在里面呆五年,已经是极限了,短时间内,无法再在里面滞留太久。

        王林轻叹一声,并未飞行,而是慢慢的向前行走。那草帽,已然被他收起,就这样徒步,走在了冰原之上。

        风雪扑面,寒气逼人,王林深吸口气,许久之后,在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出现了一座冰雪城池。

        在这城池中心,有一座三十多层的巨大冰雪塔,塔尖上有一个圆珠,散发出阵阵奇异之光。

        脚下的这片大地,已然成为了雪域修士的新国址,对于此事,王林无权干涉,他只是想找一处位置,静静的度过这最关键的四年。

        当王林来到这冰雪城池之下时,他整个人看起来,已然与凡人无疑。

        雪域国,也有凡人,这些凡人在迁移到了新的国址后,在修士的帮助下,建立起一座座新的城池。

        王林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城池之内,他望着四周一个个冰晶一般的房屋,不由得产生一股陌生感。

        城池内的行人不多,甚至客栈酒馆之类的场所,也是极少,整个城池内最多的,就是一个个冰雕加工处。

        几乎家家门前,都有人拿着锥子,在一块块巨大的冰块上,不断地敲打,刻画出一些看似粗糙,但却有种奇异之感的冰雕。

        一路上王林所见之人,都很少交谈,他们不是急匆匆的赶路,便是目不转睛的雕刻冰雕。

        而且,每当有一个冰雕制作完,这些凡人都会彼此帮忙,扛着冰雕放在城池中心那座巨大的冰雪塔外。

        放在这里后,冰雪塔中就会有人走出,把冰雕接收。

        王林沉默少许,他的出现,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眼看已经有人对他多加注意,王林轻叹一声,转身离开,在偏僻处消失。

        转眼间一年过去,这一年内,王林的足迹,遍布整个雪域国,几乎每一个城池,他都进去转了一圈,没有人再对他多加留意,因为他的打扮,与雪域凡人,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穿着独特的皮草之物,带着翻毛皮帽。

        一年的时间,王林对这个雪域国渐渐有了很深刻的了解,这些雪域凡人,他们生存的唯一价值,就是为雪域修士服务。

        通过制作冰雕,来换取生活所需。

        在雪域国内,凡人之中没有什么皇族存在,每一个城池,都归属于某个强大的修士所有。

        他们制作的冰雕,王林也知道了用处,这些冰雕被雕刻完后,会有专门的修士在上面刻下阵法,并且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激活,使得这冰雕,变成如同傀儡一般的存在。

        这种方法,颇为神奇,里面甚至还涉及到了雪域修士的一些功法精髓,王林研究了许久,始终也不得要领。

        至于这些冰雕傀儡,其中绝大部分,并非是留在雪域国,而是贩卖给其他国家。根据冰雕展现出的修为不同,价格也不一样。

        最贵的当属元婴傀儡,毕竟元婴傀儡,王林所见每个城池,制作极少,而且还有极大的失败率,其次则是结丹,以此类推。

        至于化神期的冰雕傀儡,王林到现在,没有发现有那个城池可以制作而出,想必这种傀儡,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制作,甚至于,根本就无法制作,否则的话,雪域修士的实力,将会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在这一年中,王林看到过三次,数百个冰雕被一些四级修真国大量的收购。

        这冰雕,就是冰雪国的根本,也是其获得大量物质的重要手段。

        除此之外,在这原来的四派联盟境内,所有的灵脉之处,也有大量的凡人开采。

        可以说,在雪域国,凡人,就是奴隶,他们的所有劳动,都是为修士服务,但让王林感觉颇为不可思议的,则是那些凡人,居然以此为荣,丝毫没有任何抵触。

        即便是累死,也没有任何怨言。

        王林在这一年中得出一个结论,这雪域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国度!

        另外,还有一点,也是让王林感觉震惊,那就是几乎每一个凡人,手中都有一个小冰雕,这冰雕所刻,是其所属城池最高修为的修士。

        无论工作再累,甚至在死亡的前一刻,他们坚持清晨与夜晚之时,把小冰雕放在身前,跪地膜拜,神情极为虔诚。

        种种不可思议之事,让王林对于这雪域国,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这个国家,如同四周的冰雪一样,没有任何生机与活气。

        如同这天空一样,处处都有沉闷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