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55章 盗贼
  • 正文 第255章 盗贼

    作品:《仙逆

        第255章 盗贼

        夜黑,无月。.org

        王林躺在店铺后房的床上,在他的身边,还放着一个酒壶,时而拿起喝上一口,这一年来,王林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态,慢慢的摆脱了修真的生涯,而是变得与凡人一样。

        就比如说现今,他已经很少打坐吐纳过了,这在之前是不可能的事情,在那四百年的逃亡与杀戮之中,他几乎无时无刻都让自己体内的灵力转动,用尽一切时间提高修为,生活之中充满了勾心斗角,弱肉强食,稍有不慎便会落得身亡下场。

        甚至于,他几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躺下睡过,即使是深夜,也只是在打坐之中度过。

        这种生活,虽然刺激,虽然激情,但却多了一丝遗憾,少了一丝平和,它,是残缺的。

        而现在,王林的生活之中,没有任何角斗,虽说平淡,可却如同涓涓细流,洗涤心灵。

        这种感觉,初始时王林极为陌生,但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他的心态,渐渐接受了现状,过着凡人的一生。

        拿起酒壶,喝了一口后,王林忽然眉头一皱。

        此时此刻,在他的店铺之外,来了两个修士,这二人身子如同游魂一般迅速飘来,其中一人右手一挥间,王林的店铺大门,蓦然无声无息打开,没有发出丁点声响。

        二人迅速闪入,紧接着,店铺之门被风一带,关了上。

        在店铺内,这二人目光闪动,盯着四周的木雕,眼中露出惊骇之色,但立刻,这惊骇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贪婪。

        “居然有这么多法宝!”其中一个修士倒吸了口冷气,顺手拿起旁边一个雕像,凝神一看,身子顿时一抖,险些把木雕扔下。

        他眼中贪婪之色更浓,袖子一甩,顿时店铺架子上的木雕,一一落入他的储物袋内。

        另外一个修士,则是蹲下身子,在一旁的木箱子内翻弄一番,随后蓦然惊呼一声,手中拿着一个半成品的人形木雕,面色顿时异样的红润起来,嗓子一甜,喷出一大口鲜血。

        手中的木雕,更是被他迅速扔开,仿佛这木雕是远古凶兽一般急忙退出几步。

        其实也难怪他承受不住,这半成品的木雕,刻画之人是六欲魔君,虽说是半成品,但这木雕之内所蕴含的却是相当于元婴期巅峰的灵威,以此人结丹期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承受。

        幸亏他松手快,再加上这木雕之内的灵威并未开启,否则,此人绝不是吐血那么简单。

        那木雕在落地的瞬间,突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落在了从后房走出的王林手中,王林顺手把雕像放在一旁,右手拿着酒壶,喝了一口,说道:“一共四千五百两金子,拿来吧。”

        在王林出现的刹那,那二人顿时一动不动,目露骇然的盯着王林。

        尤其是那个刚才被木雕之内的灵威所伤的修士,更是面色苍白,额头见汗。

        在他二人眼中,王林出现的太过诡异,他二人在进入这店铺前,明明以神识探测,虽说察觉出有一人躺在后屋,但此人只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

        可现在,这个在他们眼中的凡人,居然在他们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出现了,这就仿佛是晴天霹雳一般,让二人心底为之骇然。

        在加上这店铺内出现的木雕法宝,这二人即便是再愚蠢,此刻也蓦然间明白过来,眼前此人,定然是前辈高人,远非他二人所能招惹。

        二人相互看了眼,连忙恭敬的低声道:“参见前辈,晚辈是白云宗弟子,今日多有得罪,还望前辈海涵。”

        “四千五百两金子,有么?”王林声音平淡,说道。

        二人面面相觑,他们身为修真者,若是灵石,那尚还有一些,可是凡人之中的货币金银,此时根本就没那么多,当然了,若是让他们回去准备一下,那么别说四千,就算四万,也能拿的出来。

        王林看出二人所想,叹了口气,右手一召,修士腰间的储物袋隔空被他抓来,轻描淡写的在其上一抹,顿时那修士面色一红,退后几步,一口鲜血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他眼中恭敬之色更浓,王林那一抹,已然把他的神识去掉。

        轻轻一抖,其内所有木雕纷纷飞出,一一落在四周架子上原本的位置,没有任何丁点差错,仿佛是没有动过一般。

        “回去吧,下次来的时候,带够金子。”王林说着,右手随意的一挥,储物袋立刻送到那修士手中,随后他二人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被一股大力推动,向着店铺大门处撞去。

        在撞向大门的瞬间,店铺门忽然打开,二人被卷出后,房门关上。

        这一卷,就是十多里外,这两个修士好不容易止住身子后,眼中露出难以想象的骇然与惊惧之色,在他们眼中,那店铺的青年人,修为深不可测。

        二人沉默少许,均都是心底暗呼侥幸,相互看了眼,随后匆匆离开,这二人,正是王府内的两个修士。

        他们看出木雕的不凡,追问之下找到了正在快活的徐涛,这才连夜赶来此地。只是经历了刚才一幕后,二人已然被吓破了胆子,丝毫不敢在打那店铺的主意。

        他二人却是不知,在他们的身上,已经留下了王林的神识,若是有任何不利于王林的念头,那么顷刻间,便会被神识杀死。

        其实这二人若是了解王林,那么应该会觉得颇为幸运,因为若是放在一年前,那么他二人的下场,除了死,没有其他路途。

        王林坐在店铺内,喝了一口酒,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一年没有杀人了……”他摇了摇头,转身回到后房,躺在床上睡下了。

        时日匆匆,转眼又是两年过去,这已经是王林在京都的第三个年头了。

        大牛长的越来越高,身子也更加壮实,四周的邻居,又多了几户,孔家布坊的老板,也因为病重身亡,店铺也盘给了别人。

        大牛父母的脸上,渐渐多了一些轻微的皱纹,虽说他们还年轻,但也熬不住岁月的洗涤。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年,四周的邻居,倒是有不少人上来说亲,每次,都是被王林婉言推辞。

        徐家铺的二儿子,也娶了一房媳妇,还生下了个胖娃娃,徐涛回来时,恭敬的来到王林这里,送上了百两金子,说是世子殿下孝敬。

        实际上这两年,没到过年时,徐涛便会拿着大量金子前来,对此,王林也不推辞,直接收下了。

        春去秋来,日月交替,这两年的时间,王林看到了生老病死,内心颇有感慨。

        他这两年,只打坐吐纳了两次,对于自己的修为,他甚至很少在意,已经很久没有内视查看了,至于身体外的红雾,也已经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全部凝结成三个红色珠子,被他收入储物袋内。

        按照他的分析,当第四个红色珠子凝结出时,红雾将会全部消散。

        当年那两个修士,在这两年时间,来过一次,奉上大量的凡人金银之后,异常恭敬的拿走了三个木雕。

        这两年,王林的店铺,在整个城西,渐渐有了名气,客人虽说也不是很多,但总比当初一年不开张强上不少。

        只是,在王林的店铺内,来者最多的,并非凡人,而是修士,基本上十人中,会有六人,是修道者。

        每一个修道者来此,都是以凡人金银购买木雕,两年来,木雕卖出了不少,金银之物,王林已然积累了一大框。

        京都西城有奇人之事,渐渐在此地修真界,慢慢有了一定的名气。

        王林始终心态平和,没有任何变化,他求的是凡人心态,体悟凡人一生,感受天道轮回,店铺,只是他感悟天道的工具,木雕,也是如此。

        此时眼看年关将临,京都城内,喜气洋洋,王林从店铺内走出,坐在店铺门口,望着外面来往的行人,在他眼中,露出深深的追忆。

        这是他来到京都,度过的第三个年关,每一次的感受,全都不同,但有一点却是唯一,那就是对于儿时童年的感怀。

        在店铺正对面的铁具铺子内,大牛飞快的跑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些烟花之物,兴奋的玩耍,看到大牛,王林眼中露出一丝开怀,这个孩子,这三年来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由一个十一岁的孩童,变成了十四岁的少年。

        去年的时候,大牛实在受不住他爹爹的絮叨,开始学着打铁具,不过一旦闲暇时,依然还会跑到王林那里看他制作木雕。

        虽说大牛并不常来了,但每天一壶的果子酒,却是始终没有断过。

        放着烟花,大牛高呼一声,跑到王林旁边,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冰冷木凳上,也不觉得凉,而是挤眉弄眼的说道:“王叔,前几天我听我爹说,东面的吕掌柜要把闺女许配给你,你为啥不同意啊,他闺女我偷偷见过,长的可好了。”

        王林微微一笑,摸了摸大牛的头,说道:“叔叔有媳妇了。”

        “啊?真的?那我怎么没看到过?”大牛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的惊讶。

        “她在很远的地方等我呢,终有一天,我会去找她的。”王林眼中露出一丝柔情,脑中浮现一个女性的身影。

        “我知道了,王叔,你定是来京都做生意,准备赚了大钱,好回去娶媳妇吧。”大牛嘿嘿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