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54章 没见过
  • 正文 第254章 没见过

    作品:《仙逆

        第254章 没见过

        王林拿起桌子上的金子,随意的扔在旁边的一个小框中,看都不看一眼。.org

        对于店铺内的这些木雕,除了父母亲人的雕刻之外,王林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在他看来,只是让自己心态平和,感悟天道的工具罢了。

        他相信,当自己可以刻下化神期修为的人或者妖兽时,他的修为,定然会有所突破。

        大牛有些神情恍惚的离开店铺,一边走,口中一边喃喃自语,也不知在嘀咕些什么。

        王林喝了一口果子酒,继续沉浸在雕刻之中,随着他的雕刻,一些木屑落下,他手中的木段,渐渐成形,露出一股磅礴的气息,只是这气息完全被限制在木雕之内,无法扩散而出。

        每一刀刻下,这气息便会重上一分,慢慢的,一条粗大的蛟龙,在木雕之上露出了雏形,只是此刻,王林手中的刻刀,却是犹豫了起来。

        他沉默许久,轻叹一声,右手一翻间,刻刀消失,他左手随意向后一抛,顿时手中半成品的木雕,被他扔向一旁,在那里,有一个大箱子,箱子内,已然放着十多个半成品木雕。

        若是仔细看这些木雕,会发现,这里面有人有兽,孟驼子、古帝、六欲魔君、上品灵兽、甚至荒兽……

        这些木雕所刻虽然不一,但却有一点惊人的相似,全部都是化神期以上。

        王林这一年来,已然尝试了多次,但始终还是无法刻画出化神修为的人与兽,若要强行刻下,那么结果只有一个,木雕化为飞灰。

        他沉默少许,微微闭上双眼,顿时在他身体外,出现了一层一掌宽的红雾。

        红雾煞气,在这一年的时间,缩凝速度倍增,已然被王林压缩到如此程度,对于这一进度,王林颇为满意,一年来,他实际上并未强制的压缩,而是有了此心念之后,自然而然的便有了一系列动作。

        王林相信,再给他一年的时间,他可以把这煞气,全部压缩到极限,虽说压缩煞气对于提高修为或者感悟天道没有什么关联。

        但王林总感觉,若是放任这些煞气红雾消散,那么他日后定然会后悔,正是这种修道之人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所产生的对于未来的气机,使得王林毫不犹豫,开始了凝炼的压缩。

        这时,在店铺之外传来大牛父亲爽朗的声音:“王家兄弟,你嫂子今日做了几个好菜,过来吃点吧,咱哥俩喝几盅。”

        王林双目一睁,其内目光闪烁深邃之光,慢慢的这光芒消散,最终彻底消失,此时的王林,又变成了凡人,他拎着酒壶,走了两步后,略一犹豫,从小框里拿出金子,走了出去。

        再说那徐姓青年,此时坐在马车之上,内心砰砰狂跳,他看着手中外套包裹之物,添了添嘴唇,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他没想到这次回家看望父母会遇到这等奇人,居然可以雕刻出如此木雕,要知道王爷此生的唯一爱好,就是喜欢这一类物品。

        无论是以石头制作,又或者是以木头,总之无论何种物质,只要雕刻成形,都属于王爷喜爱之物。

        而世子是个孝子,若是自己把这木雕献上,世子定然会对自己赞赏有加,想到这里,徐姓青年立刻深吸口气。

        这一队十多辆马车,在京都之内驰行而去,速度颇快,但他还是恨不得马车再快一些,好让自己尽快回到王府。

        许久之后,马车停下,徐姓青年立刻推开车门一跃而下,匆匆向着府内走去。

        在府内东苑,徐姓青年停在一处颇为华丽的宫殿之外,高声说道:“世子殿下,徐涛有要事求见。”

        过了一会儿,从宫殿内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徐涛,你不是回家探亲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吧。”

        隐约中,徐涛听见殿内传出几句莺声软语,他犹豫了一下,按说此时自己实在不方便打扰,但他对怀中之物颇具信心,踌躇一番,他咬牙说道:“世子大人,在下的确有要事,这次回家探亲时,在下发现了一个木雕,此木雕若是王爷看到,定然会欣喜。”

        殿内一阵沉默,少许,那声音带着一丝不满,说道:“进来吧,若是你所拿之物非你所说,这个月的打赏,你没了。”

        徐涛连忙走进,只见在宫殿之内,有着一张自顶棚落下白纱掩盖的大床,一个面色略有苍白的青年人,披着一件紫袍,坐在床边,目光略有阴沉。

        徐涛把手中外套放在地上,轻轻的打开,露出其内蛟龙木雕。

        那青年的目光,在看到木雕的一刻,顿时犀利起来,身子猛地站起,快走几步来到木雕旁边,右手一抓,已然把木雕拿在手中。

        徐涛正要提醒之时,那青年惊呼一声,随后右手一翻,木雕在手中消失,他目中亮起强烈的光芒,大笑道:“好,徐涛,记你一次大功!”

        说着,他一拍腰间一个看似普通的碎步口袋,顿时一股紫气从其内散出,包裹全身后瞬间散去,只见青年此时,身上已然穿了一件紫色长袍。

        在那紫气涌现的瞬间,一股微风在宫殿内吹动,大床之上的白纱被吹起一角,在两声娇呼中,露出床上两具美妙的娇躯。

        徐涛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吞下一口吐沫后,立刻低头不看。

        这青年,并非凡人,而是修士,只不过其修为不高,只有凝气期八层而已。

        他看了看徐涛,刚才徐涛的眼神被他看在眼里,于是笑道:“魅姬,出来,今日,你属于徐涛!”

        一声娇吟,从床内传出,顿时一个妙曼的娇体,从床上款款走下,拉着呆呆的徐涛,从偏门离开。

        青年目光一闪,匆匆离开宫殿。

        青年一路直行,直接来到王府正中心的大殿,尚在殿外时,他便听到里面传出阵阵曲乐以及自己父亲豪爽的笑声。

        在此大殿之外,站着一排排护卫,这些护卫在看到青年的瞬间,立刻单膝跪地,那青年匆匆而过,直接走进大殿。

        只见大殿中,放着两张几案,两个身穿道袍的修士,坐在其后,这二人虽说全穿道袍,但颜色却是不同,一黑一青。

        其中身穿黑色道袍的修士,始终闭着双眼,对于这些歌舞之乐置若罔闻。

        另外那个青衫修士,则是笑眯眯的看着中间的歌姬舞袖。

        在大殿之上,端坐着一个颇为俊朗的中年男子,此人相貌俊朗之中不缺威严,整个人看起来颇具一种上位者的姿态。

        青年进入大殿后,中年男子哈哈一笑,说道:“不在寝宫行乐,怎么跑到为父这里来了?”

        青年先是恭敬的对着两个修士行礼,随后望着中年男子,说道:“父亲,你看此物!”说着,他右手一翻,顿时蛟龙木雕,被他放在了大殿的地面上。

        这这一瞬间,那原本看着歌姬的青衫修士忽然目光一凝,落在了此木雕之上,中年男子也是目光一亮,右手一挥,那些歌姬顿时左右散开。

        青衫修士蓦然间站起身子,一个跨步便来到木雕近前,仔细的看了一眼后,倒吸了口冷气,说道:“这是……”他心中已有所猜,但却不敢确认。

        “这是木雕!”那始终闭着双眼的黑衣修士,此时睁开眼睛,露出奇异之光,缓缓说道。

        那在木雕近前的青衫修士顿时一怔,苦笑道:“师兄,我当然知道这是木雕,我是说这木雕所刻之物。”

        被唤作师兄的黑衣修士,沉吟少许后,缓缓说道:“没见过。”

        青衫修士顿时苦笑起来,对于这师兄的古怪,他已然见惯。

        坐在上首位置的中年男子,盯着木雕,笑道:“两位仙长,此物可有什么出奇之处?”

        身在木雕近前的青衫修士,抓起木雕,顿时一股沧桑之气扑面而来,这气息之大,让他立刻心神剧震,拥有筑基中期修为的他,居然有种体内筑基将要崩溃之感,大骇之下连忙松手。

        他的师兄,那个黑衣修士袖子一甩,顿时木雕飞起,被他握在手中,这修士也是面色顿时苍白,体内金丹险些不稳,许久之后,他才渐渐控制住金丹的波动。

        王林制作的这木雕,修为越高,感受就越大,反之,若是凡人,则影响不算太大。

        “此物绝非等闲木雕,这上面所刻之兽,与我门派典籍中记录的蛟龙,几乎一摸一样!”黑衣修士缓缓说道。

        “师兄,你刚才不是说没见过么?现在怎么又说是蛟龙了?”青衫修士,表情古怪的说道。

        黑衣修士诧异的看了师弟一眼,这眼神之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说道:“师弟,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始终没有突破修为了……”

        青衫修士面部抽搐了一下,没有说话。

        “这木雕所刻之兽,我的确没有见过,但我没说不认识啊。”黑衣修士叹了口气,说道。

        青衫修士险些道心不稳,喷出鲜血,许久之后,这才苦笑起来,对于这个师兄,他算是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