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16章 本尊,现
  • 正文 第216章 本尊,现

    作品:《仙逆

        第216章 本尊,现

        王林在进入天逆空间前,曾在庭院内布置了一些隐秘的禁制,防止有人打扰,再加上一旦进入天逆之中,他整个人就会彻底消失,即便有人进来查看,也不会发现端倪。.org

        毕竟当年连化神期的八极魔君端木极都丝毫发现不了天逆空间的存在,以云天宗最多也就是元婴后期的这些老家伙们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察觉到异常。

        王林在天逆空间内,他参拜了父母魂芒以及司徒南后,沉息打坐,吐纳片刻后,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瓶子,倒出一粒散发阵阵奇异药香的筑基丹,放在嘴里含住。

        这筑基丹入口既化,变成了阵阵灵力,在他体内顿时旋转起来,王林沉着冷静,默默的运转古神诀。

        在他的控制下,古神诀吸收的灵力,没有转化到肉身上,而是全部凝结在腹部,形成一个漩涡。

        随着最后一丝筑基丹产生的灵力被漩涡吸收后,顿时那漩涡蓦然间壮大起来,疯狂的向上云涌而起。

        此时的王林,已然不是当年的修真新人,他深知,这漩涡如果横走全身,那么就表示着筑基成功,若是体内天资灵根充足,那么漩涡便可自然而然的在全身游走。

        可若是天资不足,那么就仿佛是有一些无形的关卡阻隔一般,使得这漩涡游走全身,变得困难起来。

        他体内的这漩涡,旋转越来越快,立刻向着全身游走,如同是一只正在疯狂生长的大树一般,以王林的身体为土壤,迅速向四周扩散开。

        只不过王林身体内的阻碍关卡太多,如此一来,这漩涡就仿佛是大浪打在了礁石上一般,虽然开始时连续破除了不少关卡,但最终,却是慢慢停止下来,不但没有继续扩散,反而渐渐有了回缩之意。

        王林深吸口气,他二话不说再次服下一粒筑基丹,顿时那回缩的漩涡,立刻被注入了新的力量,再次开展了冲击之势。

        时间慢慢过去,王林在筑基中,已然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当第八粒筑基丹被他服下后,他体内的漩涡,轰然间终于流转全身,在其身体内外每一处位置无不散发出阵阵光亮,与此同时,一些漆黑的液体,从他的汗毛孔内,慢慢的泌了出来。

        许久之后,王林蓦然睁开双眼,他目光如电,内视一番后,立刻发现,自己体内的经脉,几乎成晶莹剔透状,而且比之以前粗大了至少数十倍,这种变化,即便是本尊当年夺基**时,也没有达到。

        王林沉默片刻,他不知道这一切与他修炼的古神诀是否有所关联,毕竟古神诀就是一种吞噬灵力的功法,完全依靠灵力的多少来修炼,而筑基丹,实际上就是一枚强力的培元丹,只不过其药效,是培元丹的无数倍罢了。

        依靠这突然爆发的强大灵力,来洗礼全身,从而把身体改造成最适合修仙的体制,这就是筑基的来源。

        只不过这种改变,是内在。而古神的身体重组,则是一种外在表现,实际上二者相差不多,只不过古神的外在改变,是为了让其自身更好的吸收灵力,从而变得更加强大。

        而修真者的内在改变,则是为了更加容易的沟通天地,体会天地间的灵力,其目的,也是为了变得更加强大。

        这两者,一个内修,一个外炼,道路不同,但结果却是一样。

        王林的本尊,尽管多次阻止肉身吸收灵力,而是把灵力都让体内金丹吸纳,但实际上,在身体重组一次、眉心出现紫色星点后,他已然走在了古神炼体的道路上,也就是说,他已然不知不觉中,形成了外炼。

        而他的分身,由于肉身健在,所以没有进行身体重组,而且在初始阶段王林就开始注意此事,如此一来,这分身的修真道路,就变得正统起来,走的是内修路线。

        王林把白玉瓶拿起,其内还剩下五粒筑基丹,他沉吟少许,一口气把这五粒丹药全部扔入口中,再次打坐吐纳起来。

        时间慢慢过去,五粒筑基丹内蕴含的灵力,轰然间爆发开,若是换做旁人,那么身体定然承受不住这庞大灵力的冲击,即便不死,也会体内灵力混乱脱体而逝。

        但王林,他所修炼的古神诀,却是一种极其霸道的远古功法,此功法最不怕的,就是灵力,即便是再多也没关系,筑基丹化作的灵力,在古神诀的吞噬下,还没等对身体造成伤害,便立刻被吸收各干干净净。

        王林的修为,也从刚刚筑基,一跃达到了筑基初期的顶峰。

        只不过王林仍然还不满足,他沉吟少许,从储物袋内翻出一个丹炉,此丹炉看起来极为寻常,只不过在其炉口,有着一张黄纸封印。

        此丹炉,正是王林得自云妃之物,当日那云妃神神秘秘的从麒麟洞内取出此物,原本打算以其当成破解禁制的代价,可惜最终被王林一路依靠魔头看个清清楚楚,最后落得身亡的下场。

        这丹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王林手中。

        他当日也曾研究,只不过因为时日无多,所以并没有太过深讨,此时他手中丹药已然全部吞下,若是想要再次闭关,除非是出去重新炼制,否则就只剩下这么一个丹炉。

        盯着丹炉,王林目光闪动,他之前曾判断,此黄纸却非寻常之物,单单是黄纸上的几个朱砂字符,就有一种让人为之心惊之感。

        王林沉默少许,拿着丹炉轻晃一下,其内传出几声闷闷的响动,里面显然有东西。

        根据这响声判断,其内应该只有一物,能放在丹炉内的,显然并非其他杂物,很大可能是一粒丹药。

        可到底什么丹药,会让人在丹炉上贴下黄纸,这黄纸的作用,又是什么呢?王林之所以没有轻举妄动,正是由于他拿不准这黄纸的作用,如果仅仅是封印,那么若是强行打开,很有可能会引起一系列变故。

        沉吟片刻后,王林右手一翻,指尖上出现一点灵芒,他定气凝神,右手轻弹,顿时那灵芒一闪,飞快落在了黄纸之上。

        此时,诡异的一幕出现,那灵芒在落到黄纸的瞬间,其去势立刻加剧,几乎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蓦然落在其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林目光闪动,他把此丹炉放在地上,随后双手在胸前连连结出手印,口中轻喝道:“散!”

        顿时一连片如同点点繁星般的灵芒,立刻在其双手间散出,这些灵芒四散开,慢慢向着丹炉靠近,只不过还没等靠近多少,一个个顷刻间速度不收控制的暴增,如同刚才那灵芒一样,迅速落在了黄纸上,消失了。

        王林眉头微皱,这黄纸颇为古怪,好似专门吸收灵力一般。

        他脑中蓦然一动,盯着那丹炉,右手轻轻向黄纸按去,在碰到那黄纸的瞬间,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生,王林轻轻一撕,但就在这时,突然从黄纸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吸扯之力,王林的灵力,顿时不受控制的向黄纸涌现而去。

        好在王林之前早就有所防范,他几乎是在察觉异变的瞬间,便立刻收回右手。

        沉吟片刻后,王林没有在此轻举妄动,而是把这丹炉小心的拿起,放回储物袋内,说起这丹炉,倒也颇为奇怪,王林之前获得此丹炉时,它无法被放在储物袋内,可当王林分身凝结而成后,再次存放时,却是不知为何,居然又变得可以存放。

        此丹炉的种种古怪之处,倒也颇令王林感觉费解。

        收起此物后,王林站起身子,离开了天逆空间。

        刚一出现在庭院,王林便感觉有些不对劲,四周空气中散出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王林目光一扫,最后望向院门处,血腥味,就是从那里传来。

        王林眼中平静,慢慢的向前走去,在那院门墙角下,他看到了一具灵猿的尸体。

        这灵猿双眼睁大,其内一片灰暗,它全身多处剑伤,腹部更是有一个碗大的伤口,其内已经没有血液流出,只有阵阵血腥之气,从那伤口内散发而出。

        王林蹲下身子,在此灵兽的右腿上一抹,立刻看出,此兽的整条右腿,已然断裂数处。显然,此兽,正是多日前送来玉简、并且当初托着程贤去东苑的灵猿。

        王林目光微闪,此灵猿腹部的伤口,显然是被人用手生生撕裂,很显然,其目的是取此猿的内丹!

        这种事情,王林也曾干过不少,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脑中略一分析,便得到了一个清晰的答案。

        只不过他不知,程贤到底有没有参与进此事,这大半年的事情,程贤此人颇具热心,而且与这灵猿交情极深,结合上次送玉简,程贤没有亲来,王林此时自然所有预料。

        不说别的,仅仅是他为王林取来了筑基丹方这点,王林就不能坐视不理。

        他暗叹一声,看都不看那灵猿尸身一眼,而是回头走向房间。在房间内,王林双手蓦然一动,这一次,他没有喝下灵液,便打出了一道禁制之圈。

        禁制残影落地,顿时化作一圈波纹,在这涟漪之内,一个白发冷峻男子,从其中慢慢升起,此人一出现,顿时四周如入三寒一般充满阵阵阴冷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