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15章 罗月
  • 正文 第215章 罗月

    作品:《仙逆

        第215章 罗月

        酒水并不辛辣,反而有些甘甜,比之天逆灵液的无味有着明显的不同,只不过这酒水入腹后,即刻化作阵阵热流,转眼间便流转全身。.org

        王林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灵力,居然有所增长,不由得一怔。

        程贤哈哈一笑,在不远处一边随着灵猿的跳跃起伏,一边回头说道:“这可是我师父专门为炼丹而准备的灵泉之水,放眼整个楚国,这种水并不常见。被我偷出不少,用这两只灵猿珍藏多年的果子泡成酒水,兄弟,要是别人,我根本就不给他喝这等好东西。”

        此话一出,那两只灵猿顿时咆哮几声,露出强烈的愤愤之色,显然对程贤的作法,颇为不满。

        时间不长,在这灵猿的绕路下,原本应该距离不近的东苑,慢慢的出现在王林眼前。

        这整个东苑,与南苑截然不同,它完全的飘在半空,被云层覆盖,若非仔细去看,根本就无法看到其内那通体白玉制作而成的阁楼屋舍。

        一只只仙鹤在云层中飞舞,穿梭于白云之间,一阵阵如同仙曲的妙音,从这东苑之内飘出,甚至于,临近这东苑之后,阵阵芬芳之香,徐徐从天间散开。

        程贤痴痴的望着半空中的东苑,许久之后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这云天宗几乎所有的女修,都是在这东苑之内,这里面得有多少美女啊,要是我程贤能在这东苑住上个一年半载,一一近得香泽,此生足矣。”

        王林目光微闪,对于程贤的自语置若罔闻,他一眼就看到,这飘在半空的东苑之下,有着一个极强的禁制,此禁制的作用,显然就是让这东苑飘起,除此之外,还有一定的障眼之术。

        就在这时,一队仙鹤从云层间飞出,其上坐着七八个少女,这些女子一个个貌美如花,身姿凹凸有致,尤其是当前一女,此女颜容更是略胜一筹,她乘着仙鹤来到程、王二人身前后,娇斥道:“东苑禁地,严禁入内!”

        说完这话后,她眼睛狠狠的瞪了程贤一眼,凶巴巴的说道:“程贤,你怎么又来了,我告诉你,若是再来纠缠彤师姐,休怪本姑娘对你不客气!”

        程贤撇了撇嘴,一边摸着身下灵猿的毛发,一边好整以暇的说道:“程灵,怎么说咱们也是一个村子出来的,何必呢?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你不记得了?我可清楚地记得,我抱你时,你还往我身上撒了泡尿呢。”

        王林听到这话,顿时一拍灵猿头部,那猿猴也是通灵,立刻向后退了几步。

        只见半空中那个少女,小脸立刻红了起来,但很快就变成了青色,双眼冒出滔滔怒火,身体颤抖的一拍储物袋,顿时飞出三把飞剑,此女怒斥道:“你还说,我和你没完!”

        那三把飞剑如同闪电一般,迅速向着程贤疾驰而来。

        程贤身子一倒,躲过飞剑后右手一翻,拿出一块玉简,灵力微吐,顿时形成一道光幕防在四周,与此同时他嘴里依然调侃道:“别生气嘛,不就是撒泡尿么,没事,贤哥哥我不介意的,你要是喜欢,现在尿……”

        这一次没等他说完,那女子已然怒极,银牙一咬,左手蓦然一动,其手腕上拴着三个铃铛,此时在她一晃之下,顿时发出阵阵清脆的铃音。

        王林目光一凝,这一次他坐下灵猿不待他吩咐,便立刻又退后了几步,与此同时王林右手暗中一动,打出一道禁制横在身前。

        这一切都是在极快的时间内完成,几乎就是那程姓女子手腕挥动的瞬间,王林便做完了这一切。

        此时,阵阵清脆的铃声,蓦然出现,这铃声初始尚还微弱,但很快,便越来越大,最终几乎化作道道春雷般,轰轰然的落下。

        那程姓女子显然气极,连同与程贤一起的王林也恨了上,在她看来,能和这云天宗三害之一的程贤走在一起,定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这攻击,有一半,是向着王林席卷而去。

        程贤惊呼一声,苦笑起来,暗道这一次玩笑开大了,这小丫头不念儿时一泡尿的旧情,居然用了云铃。

        他身前的那道光幕,在轰轰然落下的铃声攻击中,晃动了几下后,便立刻崩溃掉,程贤深吸口气,张口吐出一道黄芒,这黄芒一现,顿时化作一个小型的丹鼎,阵阵药香之气从其内散出,几乎是在瞬间,便化作了一只灵猿。

        这灵猿的身体并不庞大,但却有股滔天的凶气从他身体内散发而出,此物一现,程贤坐下的那只猿猴,顿时怒吼一声,把其身上的程贤猛地甩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冲着那药香之气化作的灵猿磕起头来。

        与此同时,王林坐下的那只小猿猴,也是一样,只不过王林并非如程贤那般被甩开,而是自行落下。

        丹鼎药香之气化作的灵猿,对于那轰然而来的铃音,根本就不在意,他腹部胀起,蓦然间吹出一口气,顿时那些落下的铃音,一个个全部被席卷而回。

        程姓女子立刻面色苍白起来,喷出一小口鲜血,恶狠狠的盯着程贤。与此同时,她身后的那些姐妹,也一个个怒斥起来,纷纷祭出法宝。

        至于传到王林身边的那些铃音,则是在王林身前突然一滞,随后诡异的无声无息的消散掉。王林修为虽低,但其眼力以及禁制仍在,区区一个筑基期的小丫头释放的法宝,他还是可以凭借禁制阻拦的。禁制所选之点,全是那铃音攻击的薄弱处。

        药香之气化作的灵猿,蓦然间转过头来,颇为诧异的看了王林一眼后,其身体便重现消散,最终再次成为丹鼎,被程贤一吸之下重新吞到了嘴里。

        “别动手,我可不是来打架的,我是陪他来找人的,唉。”程贤苦着脸,暗道这一次看来又无法混入其内了,都怪自己这张嘴,若是刚才不招惹那程灵丫头,何必会有现在的苦恼。

        “找谁?不会是彤师姐吧!”程灵从储物袋内拿出一粒丹药服下后,面色恢复正常,看向王林,冷冷的说道,其目光中,露出深深的厌恶之色。

        王林神色如常,扫了此女一眼,缓缓说道:“在下找的,不是彤师姐。”

        “他要找的是罗月!”程贤连忙在一旁抢着说道。

        程姓女子眉头一皱,看向王林,凶巴巴的说道:“你找罗月师妹什么事情?”

        王林轻笑,望着对方,说道:“与你何干?”

        此女双眼涌现怒意,但很快便压了下来,轻哼一声后,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从其内飞出一枚玉简,她握在手中略一凝神,便向后一抛,那玉简顿时化作闪电迅速飞向天空云层之中的东苑内。

        做完这些,此女目光转向程贤,恶狠狠的说道:“程贤,我告诉你,你若是再提那些事情,我就回家去告诉你爹,说你欺负我!”

        程贤一怔,脸色微变,连忙陪笑道:“何必呢,表妹,咱们俩谁跟谁啊,是不是,你小时候我……”说到这里,他连忙收口,看见程灵面色再次改变后,连忙又道:“我可是特别照顾你啊,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不都是我给你弄的么?表哥我今天来,真的是陪他找罗月……恩,顺便来看看表妹你。”

        程灵轻哼一声,瞪了程贤一眼后,便不再理会他,而是与身边姐妹,低声说着什么,其目光时而飘向王林。

        程贤暗叹一声,来到王林身边,冲他苦笑,低声道:“兄弟,都怪我这张嘴,唉,没办法,我一看到这丫头,就忍不住想要奚落她一番,没想到今天是她当值,早知如此,咱们真不如明天来呢。”

        王林神色平静,缓缓说道:“该帮的我都帮了,一会无论罗月出不出来,都算是我完成了对你的承诺。”

        程贤叹了口气,右手一拍储物袋,拿出一块传音玉简,扔给王林后正要说话,但就在这时,突然半空中东苑内飞出一只仙鹤,一个美妙绝伦的少女坐在其上,此时她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地面上的王林。

        待飞近后,此女身子一跃,从半空落下,诧异的对王林说道:“你来找我?”

        此时那程姓女子,皱着眉头说道:“月师妹,你认识此人?”

        罗月连忙转身说道:“认识啊,师姐,他是与我同时进入门派的。”

        程姓女子再次扫了王林一眼后,又以眼神警告了程贤,这才与其他姐妹远远的离开,地面上,此时只剩下了三人。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罗月眨了眨眼睛,看都不看程贤一眼,只是望着王林,又问了起来。

        王林沉吟少许,平淡的说道:“若是你方便,带此人进入东苑,若是能看到那彤师姐最好,若是看不到,就算。”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留下程贤与罗月二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王林的背影,许久说不出话来。

        “什么嘛,把我叫出来,就为了这事?”罗月一跺脚,高声娇嗔道。可惜,王林没有回头,其身影渐渐远去。

        程贤暗叹,心道这王林兄弟果然是个高人啊,放着眼前这么个小美女根本就无视,这等境界,怕是自己此生都无妨望及。

        “月月师妹……师姐,您老人家现在有时间么?我和王林兄弟那可是好哥们,他入派后多亏我照顾有佳,您看他刚才说的那番话,能否帮个小忙啊?”程贤深吸口气,一脸赔笑的对罗月说道。

        “你才老人家呢,哼。”罗月扫了程贤一眼,不满的说道,说完后,她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林消失的方向,嘴里了嘀咕了几句后,转身手腕铃铛一晃,顿时一只仙鹤从半空飞来,落在她的身边,此女轻身一跃,便站在了仙鹤之上,腾空飞起。

        程贤苦着脸,唉声叹气。但就在这时,半空中传来罗月银铃般动听的声音:“你自己跟着吧。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程贤顿时欣喜,连忙起身跟在仙鹤之后,向着东苑而去。

        再说王林,离开了东苑之后,一路回到了所在的北苑庭院,进入院子后,其内没有任何变化,他临走前设置的禁制,也没有任何被触发的痕迹。

        回到院子后,王林拿出李慕婉给他的丹炉,放在了房间内,随后再次开始了炼丹、修炼的生涯。

        他知道自己时间紧迫,必须要尽快把修为提起,他不愿与李慕婉相认,毕竟事隔多年,昔日的情分,此时到底还剩下多少,王林分析不透。

        在没有达到元婴前,王林不打算暴露身份,否则的话,一旦这里面出现变故,那么好不容易获得的云天宗身份,很可能会毁于一旦。

        所以,之前王林才没有相认,而且在他看来,200年的时间,物是人非,实在没有必要再去强行改变一些事情,这一切,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至于李慕婉知道他之前肉身的名字马良,这一点也很好解释,毕竟200年的时间,只要有心之下,任何事情都可以打探清楚,而且区区一个名字,也并非多么重要之事。

        当然了,若是李慕婉打探到他叫王林,那么这里面就有古怪了。

        对于李慕婉,王林心底有种复杂的感觉,实际上从他踏入修仙之途的一刻,一直到现在为止,所遇女修虽多,但李慕婉却是唯一一个与他一同居住了数年之久的女子。

        事实上对于此女,王林也曾有过心动,但这种感觉几乎是刚一出现,便被他强行抹去。

        此时此刻,再次遇到了昔日故人,王林心底极为复杂。在房间内沉默许久之后,王林轻叹一声,收起种种琐碎之念,静心修炼起来。

        时间慢慢过去,一晃又是数月。

        周林的闭关仍然没有结束,在这数月的时间内,王林的炼丹之术,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只不过他对于炼丹,或许真的没有太多天赋,在李慕婉赠送的丹炉使用了九十三次后,才成功的掌握了地火的操控。

        于是,他开始按照玉简内留下的一些丹方,开始炼制丹药,周林的玉简内记录的丹方,全部都是半品灵丹。

        利用院子的灵草,王林一一尝试,但炼丹的失败率太高,几乎每十次中,他只能有一次成功,甚至有时候,连一次都不到。

        若是这么下去,那么庭院内的灵草材料即便再多,也承受不住如此挥霍使用。

        最后因为有一味草药已然用尽,王林沉吟之后以灵液代替,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居然炼丹成功。

        而且并非是只成功一次,只要是炼丹中参加了灵液,那么其成功率,就会提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几乎十次中,有九次会成功,王林尝试了多次之后,已然确定这灵液的又一个作用,可以增加炼丹成功率。

        如此一来,加上灵液与天逆珠子的叠加作用,他的修为,不断地攀升,已然达到了凝气期十五层,距离筑基,只差一丝。

        王林现在已然清楚的记得,当年本尊筑基时,无论尝试多少次,均都是以失败告终,最后司徒南曾说,只有三个方法,一是获得筑基丹。二,则是使用魔道神通之术夺基**。三,需要有一个元婴期以上修士,亲自灌功输法,助其成基。

        筑基丹太过少见,元婴期修士也不可能助他成基,于是,当时的王林,选择了魔道神通夺基**。

        其夺基的目标,种种阴差阳错之下,选择了藤化元之孙藤厉!

        此时,他分身再次处于这个阶段,只不过这次,他不需要使用夺基**,也不需要有元婴期修士助其成基,因为他已然掌握了炼丹之术。

        只不过这筑基丹的丹方,却不是那么容易获得,原本此丹应该是师父炼制后赠送徒弟,但此时周林正在闭关,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王林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凝气期三层的刚刚入门者,一跃达到了凝气期大圆满境界。

        这一日,王林在院子内沉默少许,右手一翻,拿出当日程贤给他的传音玉简,这数月的时间,程贤来过数次,每次都会与王林长侃一番。

        按照程贤的说法,那次在罗月的暗中指引下,他终于再次看到了彤师姐,并且与其相处的颇为愉快。

        王林神念一沉,在传音玉简内留下音讯后伸手一抛,那玉简顿时穿梭而走,王林也不心急,静静的盘膝坐在院子内,等待程贤。

        时间不长,远处传来几声兽吼,紧接着,一只灵猿速度飞快,从远处迅速跳跃而来,直接从院子外跳了进来,程贤坐在灵猿上,看到王林后立刻笑道:“兄弟,找我何事?”

        王林抬头,缓缓的说道:“你可有筑基丹的丹方?”

        程贤一怔,说道:“筑基丹是一品灵丹,不是我等可以炼制的,那玩意的丹方我没有。”

        王林眉头微皱,暗叹一声,心道只有再次去寻李慕婉了。

        “不过,既然兄弟你开口了,我怎么也得帮忙是不,我虽然没有,但我师傅那里定然拥有,你等我三天啊,三天内我定然可以偷到手!”程贤得意的一笑,又与王林闲聊了一会后,他抬头一看天色,立刻说道:“今日彤师姐约我出来见面,兄弟咱们先不聊了,我走了!筑基丹方你放心就是,包在我身上。”说着,他颇为兴奋的坐着心不甘情愿的灵猿,匆匆的离开。

        时间没有如同程贤所说那般需要三天,在第二天中午,程贤没来,来的是那只大一点的灵猿,此猿在王林庭院外吼了几声后,扔下一枚玉简转身离开。

        待王林出来时,看到的只是那灵猿的背影,蓦然间,王林双眼目光一凝,他盯着那灵猿快要消失的身影,立刻发现了不对,此猿右脚明显有伤,行走之间有些不太自然,似乎不敢用力。

        王林低头拿起玉简,沉吟少许后,转身回到庭院。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王林几乎全部用在了炼丹之上,筑基丹是一品灵丹,以王林现在的炼丹之术,想要练成,失败率极大。

        但是在放入了灵液后,成功率顿时提升了不少,只不过比炼制大培元丹,却是有些不如,培元丹在加入灵液后,十中有九可以成功,而筑基丹则是十次中,只有五六次可以成功。

        王林沉吟少许,他分析,这灵液对于增加炼丹成功率,显然是品质越高的灵丹,其作用就越小。

        不过天逆珠子本身并没有五行齐全,这几百年的时间,王林也曾寻找过其所缺少的那些五行,只不过这种五行实在太难寻找,要知道当年的火属性大圆满,可是整整吸纳了一只荒兽才达到。

        如此一来,想要补齐剩余的金、木、土三种属性,实在太过困难,最起码到现在,王林没有发现任何比较有效的方法。

        这里面只有水属性比较容易,除此之外,木属性也尚可,最起码,到现在为止,木属性虽说没有圆满,但天逆珠子上却是出现了七片树叶。

        除此之外,金、土两个属性,却是没有半点动静。王林也曾用过一些方法,但最终却是没有任何用处。

        王林对于天逆珠子产生的灵液,已经有了很深程度的了解,此珠子在水属性未圆满前,其灵液的品质与水属性圆满后,相差甚多。

        并且在火属性也圆满后,这灵液的品质,一跃翻了一倍,比之当初,差距颇大。

        如此一来,只要五行齐全,先不说这天逆珠子会有何种变化,单单其产出的灵液露水,想必对于高品质的丹药,也会增加一定的成功率。

        这筑基丹,一炉只能出两粒,而且其炼制时间需要一个整日。十天后,王林几乎把整个院子所有筑基丹的材料草药全部采集一空,最终炼制了十三粒筑基丹。

        王林的这具分身,其天资比之王林本尊相差不多,都是属于平庸之流,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若是仅仅一颗筑基丹,王林着实不敢确定能否成功,所以,他才准备了这么多,以备失败后继续使用。

        一切准备完,王林深吸口气,右手点在眉心之上,进入了天逆空间之中。在他进入空间不久,一只灵猿焦急的来到了庭院之外,它全身鲜血淋淋,有着多处剑伤,连续吼叫了数声后,失望的匆匆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