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94章 封印打开
  • 正文 第194章 封印打开

    作品:《仙逆

        第194章 封印打开

        王林目光闪烁,眉心处那指甲盖大小的魂核顿时现出,与此同时极境神识从其内蓦然而出,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在红衣男子身边一绕,每碰到一道红芒,便立刻吞噬,转眼间,便有十多道红芒消失在红发男子体外。.org

        此时,那吞魂已然消化完体内分识,在王林神识退后的瞬间,便再次扑了上来,如此循环往返,数次之后,红发男子身边的红芒虽然仍旧被血海补充上了一些,但却也少了很多。

        显然,那血海补充,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此一来,红发男子双眼露出一丝神采,在分识被逼出体外的这一过程中,他要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不过现在眼看奏效,这些痛苦即便是再多十倍,他也依然心甘情愿。

        时间慢慢过去,血海四周的那些魔化修士,一个个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纷纷屏住呼吸,至于朵目等人,也均是心底紧张,王林能否打开封印,对于他们后续的计划有着决定性的作用,一旦若是最终封印没有打开,那么无论事后的计划多么周密,也全部都会功亏一篑。

        随着时间的流逝,红发男子身边的红芒,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数量上却一直在持续减少,他时而发出几声低吼,如此长时间的逼分识离体,对他来说也需要极大的负荷,他面色狰狞,全身青筋鼓起,如同一道道青色长虫,在身体上栖息蠕动一般。

        此时众多魔修中,天魔散人低着头,心底闪过一丝不甘,他费尽辛苦,可惜却在最后的关头,被人破坏,这让他心中滴血,此时眼看红发男子封印有破解的迹象,他更是隐有绝望之念。

        一旦红发男子封印被破,打开识海获得了忆之传承,定然会发现这传承缺少了三分之一,到那时,以对方的神通,只需要略施展法术,定能知道是自己走的手脚,到那时,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之前之所以敢如此大胆,正是因为红发男子被封印在血海内,根本无法感知外面的一切事情,只有在这血海之内,他才不受限制。

        天魔散人心底苦笑,他抬头看了王林一眼,内心暗叹,他知道此人是与自己徒弟一起进入此地之人,没想到因为他的计算,却让红发男子有了解开封印的一天。若是千年前他没让六欲魔君等人离开,那么想必现在虽说无法得到那忆之传承,但性命却是有所保障。

        这一切,可谓是因果循环。

        天魔散人再次暗叹,但很快,他目光一闪,看了朵目等十人一眼,心底怨恨渐渐收起,心中沉思起来。

        天魔散人的种种心思,在外表上看不出任何端倪,老谋深算的他,即便是面临大变,面色也依然是从容不迫。

        红发男子控制这些人的手段,无非就是分识融合,从而留下烙印,天魔散人之所以可以保持神智,与他修炼的功法有很大原因,除了玄天魔欲诀外,他还有一层神秘的口诀,这口诀,是他当年第一次来这古神之地时偶然间获得。

        这口诀,他没有传授给任何人,即便是六欲魔君,也不知道口诀的存在,正是因为这口诀,他常年修炼之下,才在被红发男子擒住后,分识入体的瞬间,悄然无息的掌握了主动,并未被分识融合,从而压制在身体内。

        他扫了朵目等人一眼,其实早在多年前,他便有所猜疑,四周的这上千修士中,不可能只有他一人可以压制分识,说不定这里面早就有些人,已经把分识压制,伺机而动。

        而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十大血海战将。

        天魔散人内心一动,若这十人真如自己所料,那么血海主人封印打开之时,定然也是他们动手之刻,若是如此,那么他或许也有机会一搏!

        想到这里,天魔散人怦然心动,他深吸口气,压下心底躁动,定气凝神,仔细观察起来。

        王林每吞噬一道分识,其魂核就会有所变化,渐渐的,随着魂核一点点变大,他脑中顿有种清明之感。

        与吞魂之间的配合,也渐渐默契起来,红发男子身上的分识漩涡,颜色慢慢变淡,其内的分识,越来越少。

        但就在这时,突然四周血海蓦然沸腾起来,地面上所有的血浆,全部飘起,横在半空化作一道道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分识,猛地向着红发男子席卷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王林二话不说,神识果断的退开,以免受到波及。

        此时,红发男子低吼一声,他双手掐诀,在身前迅速画出一圈,随后在其上一按,顿时一股狂猛的五彩气浪,从他身体内扩散而出,转眼间便在他四周五丈之内,形成一道五彩光幕。

        在光幕外,那些分识轰然扑上,急剧的在其表层游走起来。

        红发男子猛地抬头,睥睨狂傲之气浓郁到了极点,他喃喃自语道:“涂司,这封印,困不住我拓森!”

        说着,他右手随意一抓,顿时在四周静坐的一个魔化修士,身子不由自主的飞起,他脸露惊恐之色,尚未来得及说话,身子便立刻飞到五彩光幕之上,顿时十多道分识闪电一般钻入他的身体。

        此人惨叫连连,双手不断地在身上撕抓,几乎是眨眼间,他便全身血肉模糊。

        要知道正常来说,这修士的身体,怕是连一道分识都无法承受,可现在却是十多道同时入体,等待他的后果,只有死亡一途。

        这种极端的灌入方式,本不是红发男子所喜,因为如此一来,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好处,修士只要一死,其体内的分识便会再次回归,对他来说,起不到任何破解封印的作用。

        但现在却不一样,此时他破解封印在即,若是不如此强力施法分散分识,那么一旦五彩光幕破碎,那些分识会立刻进入他的体内,之前的一切举动,都将付之东流。

        红发男子视若无睹,右手隔空虚画,一个金色符号蓦然出现,印在了那魔化修士身上,在这一瞬间,他身体四周立刻形成一道金芒,把他身体包裹住。

        紧接着,红发男子双眼露出一丝红芒,他双手连点之下,又有数个修士身子飞起,被融合数道分识后,又被金芒包裹,其惨状,如之前那样一样,血肉模糊。

        王林暗自心惊,这时,又有一个修士被红发男子隔空抓住,此人脸露惊恐,但很快,便露出一丝果断的狠毒之色,他双手突然变换法诀,身子立刻虚幻起来,居然生生的在原地消失,出现在十丈之外。

        他刚一出现,便立刻一抓撕裂空间,身子蓦然冲了进去。

        红发男子双眼露出寒芒,并未阻止,只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右手在眉心一点,口中轻吐:“爆!”

        顿时砰的一声,那修士身子在进入裂缝的瞬间,突然爆开,血肉四溅,一道紫红色的分识,立刻出现,迅速飞到红发男子身体外的五彩光幕上,与其他分识一同加入到冲击的行列中。

        红发男子目光闪烁,双手蓦然张开,低喝一声,隔空虚抓,顿时上百个魔化的修士身子全部飞起,一个个脸露恐惧与无奈之色,但也有一些修士,神色与旁人截然相反,透出一股解脱之意,他们在飞到五彩光幕的瞬间,便被分识入体,其下场与之前数人一摸一样。

        经过这上百人的缓冲,五彩光幕外的分识,少了一小半,只不过此时,五彩光幕已然不在如之前般坚固,开始晃动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破碎。

        红发男子二话不说,双手再次虚抓,这一次,共有三百多人被他抓起,这些人中,突然有八人迅速以各种神通挣脱而出,不顾一切的向远处遁走,飞行间,他们各自撕开缝隙,钻了进去。

        与此同时,地面上也有四人一跃而去,抓开空间裂缝,身子急速探入,一闪消失。

        红发男子嘴角冷笑更盛,他没有像刚才那般消灭这些修士,而是略看一眼后,便收回目光,对他来说,杀这些人容易,可这些人死后分识回归,则会对他本就已经不太牢固的五彩光幕造成不小的影响。

        杀这些人,不急一时!

        王林一直看着事态的发展,他深知那红发男子不可能对他出手,毕竟后续的吞噬,定然还会有需要他之处,遁逃的那些魔化修士中,没有朵目十人,此十人现在正好整以暇的坐在石锥上,面无任何表情。

        此时,有了那近四百个修士的补充,五彩光幕外一部分红芒,已然全部融入到他们体内,在五彩光幕之外,漂浮着接近四百个金色光圈,每一个光圈之内,都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修士,在他们的体内,分别融合着十多道分识。

        红发男子目光冰冷,扫了地面上剩余的那几百个修士一眼,顿时又有三五个修士,面色微变下蓦然在身边抓开空间缝隙,迅速转入其内。

        红发男子冷笑,同样没有去追击,而是看向吞魂,低喝道:“吞!”

        阴云般的吞魂,虚幻般的身子蓦然一动,化作一张大口,蓦然向着五彩光幕外的红芒吞去,吞下十多个红芒后,它刚要后退,此时红发男子没有微皱,他心知若还是如此循循渐进,那么很有可能再次引起这血海内的封印席卷。

        他脸上露出一丝狠毒之色,右手突然一抓,隔空抓住那正要后退休息的吞魂,沉声道:“继续!”

        吞魂略一犹豫,张开大口又吞下十多道神识,可红发男子依然不满足,他咬破食指,隔空划出两个诡异的符号,伸手拍在上面,其中一个符号顿时闪烁着穿透五彩光幕,迅速印在了吞魂之上。

        在这一瞬间,王林立刻发现,那吞魂的气息突然变得狂暴起来,一道道神念从其内扩散而出。

        “你……不守承诺!”

        红发男子张口一吸,剩下的那个符号立刻被他吞入口中,随后他阴沉道:“拓某如何不守承诺了,只不过略有操控而已,只要你为我打开封印,我就用古神之力,为你塑造人形,并带你离开寂灭界,现在,给我继续吞!”

        他话语一落,那刚刚被他吞下的符号,立刻在额头处闪烁了几下,与此同时,那吞魂阴云的虚影上,也同样出现符号,几乎同时闪烁。

        紧接着,吞魂立刻如同不受控制般,疯狂的吞噬起来,一道又一道红芒被其吞噬,很快,他虚幻的身体露出阵阵红色,最终几乎成为了一片红色阴云。

        王林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吞魂传出阵阵痛苦的神念,显然是吞噬太多,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若是再持续下去,那么他很有可能与之前那些修士一样,落得凄惨无比的下场。

        此时,红发男子双眼露出寒芒,目光投向王林。

        王林神色如常,极境神识蓦然一动,迅速在红发男子四周五彩光幕之外游走吞噬起来,这一次,王林吞噬的速度很快,连续吞噬十多道后,他明显感觉到一丝饱和,但王林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吞噬。

        不过暗地里,他却在身体内悄悄运转古神诀,凭借与神识之间的联系,飞快的消融起来。

        此时,红发男子身体外的五彩光幕,晃动越加剧烈,显然随时都可能崩溃,而其外的红芒分识,却依然还是有一小半遗留,即便是王林与吞魂如何吞噬,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完全吞掉。

        就在这时,血海内的所有石锥,除了红发男子身下的那根之外,全部都在同一时间,砰的一声碎裂,化作阵阵红色的碎末,蓦然间从其内隐露红芒,似有分识在里面凝聚。

        在石锥碎裂的瞬间,坐在上面的那些修士纷纷跃起,躲了开。

        红发男子面色一沉,他一咬牙,双手迅速一伸,立刻从剩余的近六百修士中,抓出三百余人,二话不说拽向五彩光幕。

        在这一瞬间,五彩光幕砰的一下,碎开了,不过其外的那些红芒,也在光幕碎裂的瞬间,被红发男子以神通之术,硬生生的灌输到那些飞来的修士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