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9章 青衫老者
  • 正文 第159章 青衫老者

    作品:《仙逆

        第159章 青衫老者

        青衫老者坐在其上,抬头望着天际,面无表情的一拍葫芦,正要飞起,蓦然间他神色一动,右手两指在眼前一夹,只见一道晶光被其夹在手中,他冷笑,但很快,笑容便一滞。.org

        他两指间的晶光,慢慢的消散掉,这是一道残影。

        在这一瞬间,老者头部迅速一甩,晶光在其脸颊一闪而过,在半空中几个闪烁后,消失不见。

        老者并未阻拦,而是目光阴沉,摸了摸脸颊的一丝伤口,把粘在手上的鲜血放在嘴角,舌头伸出添了一下后,他闭上了双眼。

        “这个小家伙,胆子很大!”许久后,他睁开眼睛,一拍葫芦,葫芦立刻缩小,最终变成巴掌大,被他拿在手中,打开塞子后,放在嘴边喝了一大口,一缕酒香,蓦然间传开四周。

        火焚国,火兽之灾尽管依然被四级修真国除掉,但此地的火属性灵气让然暴虐,无法令人吐纳,再加上地面温度太高,更有无数炎液汇集成流,连续的火山爆发,造成地面的凡人国度成为一片废墟之地。

        昔日的凡人皇城,此时全部被炎流覆盖,楼宇不再,生灵全无,整个火焚国,此时如同一个寂静死地。

        王林与李慕婉二人一路飞快而过,对于地面的一幕幕场景,二人均都是沉默不语,王林对此虽然有些感慨,但当日若不是天逆珠子吸收了火灵,恐怕此时此刻,他已然被火灵吞噬而亡。

        这一切,只能说是机缘巧合,无关对错。即便是当初知道后果,若是能选择,王林依然还是会选择自救。

        二人如同长虹,划过天空,很快便路过当初第一次相见之地,李慕婉看了王林一眼,没有说话。

        至于王林,此时心中所想是身后追击之人,无暇多顾。正飞行间,王林心有所感,右手一伸,晶光飞剑落在手中。

        蓦然,王林突然停下身子,他盯着飞剑边缘的一丝血液,用手刮起,看了少许后,他面色阴晴不定,从这丝血液上,他感应到到浓密的灵力波动,此人仅仅一滴血,就拥有如此灵力,那么他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翻出玉瓶,把血液装入后放回储物袋,王林心底如压大山,他抬头看了眼头顶大大的诛字,心底冷笑,二话不说抓着李慕婉,急速飞驰。

        火焚国的边界迅速略过,远远的可见当初火焚盟的初占山峰,此时在那山峰之上,火焚盟四大派的标志被高高挂起,显示此地被火焚盟占据。

        到了这里,王林停下身子,沉默少许,说道:“不送!”

        李慕婉咬着下唇,看了看身后方向,轻声道:“要不你先跟我回洛河门躲避一下?”

        王林神色如常,平淡道:“不用!”说完,他略一犹豫,看了李慕婉一眼,右手一在眉心一拍,李慕婉的魂血顿时飞出。

        王林并未直接归还,而是极境神识立刻散出,在其魂血内留下一丝后,把魂血送出。

        “四年时间,多谢!这魂血内我留下一丝神识,元婴期以下,从今以后无人可伤你。”王林声音平和,缓缓说道。

        李慕婉脸上露出复杂难明之色,低声道:“以后……还有相见之日么?”

        王林沉默,轻叹一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从储物袋内拿出一物,递给李慕婉。此物正是那价值不菲的百兽灵炉,当日杀了昆桑后,便被王林取了回来。

        李慕婉结果百兽灵炉,看了少许后,她抬起头,轻声说道:“这些是我这些年炼制的丹药,具体作用,这块玉简上有介绍。”说着,她拿出十多个小瓶子和一块玉简。

        王林接过后,放回储物袋内,对李慕婉一抱拳,沉声道:“四年前,我承诺保你安全,现在我做到了,从今以后,你我各不相欠,告辞!”

        说着,王林身子一动,正要离开,李慕婉忽然喊道:“师兄,这个送你!”说着,她从储物袋内拿出一块白色的玉简,扔出后头也不回的驾着剑光,飞向火焚盟。

        王林接住玉简,凝神一扫,立刻李慕婉留在其内的话语,在他耳边回荡……

        “师兄,婉儿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四年来你也不曾说过,想必你也不知道我的吧……四年来,婉儿谢谢你数次救命之恩,修魔海内的生活,婉儿此生不会相忘……既然离别已成必然,婉儿知道师兄常常闭关,特赠玉符一枚,这玉符内是婉儿此生阵法巅峰之作,取自斗邪派斗龙之阵,略加精改。

        其阵集防御与攻击与一体,但比之攻击,防御才是此阵的根本,望师兄闭关之时,如有危险,此阵可阻拦一二,若能如此,婉儿心足……”

        拿着玉简,耳边听着话语,眼中看着渐渐远去的李慕婉,王林沉默了,他收起玉符,身子蓦然一动,踏在地面转眼叫消失无影,潜行出极远后,他一拍额头,身子立刻化作光斑,消失在地底。

        整个人全部进入天逆空间内,这一刻,他的气息全无。王林早就打定主意,待送李慕婉回去后,便进入天逆空间,这诛杀令的期限是百日,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在天逆空间多修炼几天罢了。

        这也是当初他为何明知万魔百日诛杀令危险,还是毅然杀了钱坤的原因。

        在火焚国境内追击而来的青衫老者,在王林消失后没多久,便现身在他消失之地,脸上露出疑惑之色,低头看了少许,身子立刻沉入地底,寻找一番后,老者冒出地面,脸上诧异的表情浓厚,他喃喃自语道:“消失了……连魂血的感应都没了,这个小家伙,看来身上秘密不少。”

        就在这时,他忽然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急速飞来的三道长虹,很快,三道长虹落地,露出一女二男三人。

        当中女子身穿宫装,端丽冠绝,丰神冶丽,在她的身边左侧,一男子相貌堂堂,仪表非凡,身穿黑色谭布长衫,头戴方巾,看起来仿若文士般儒雅。

        女子右侧则是一身材高大的红面老者,老者面目与常人迥异,眼大如铜铃,瞳孔内如有团火,股股燃烧。

        青衫老者目光扫了三人一眼,平淡的说道:“三位何事。”

        那女子正是凤栾,身边儒雅方士不用说,自是她的双修道侣杨森无疑,至于那老者,则是战神殿内的元婴始祖之一,修为与杨森相当。

        杨森颇为忌惮的看了老者一眼,对方的修为,他看不透,于是抱拳道:“道友可是宣武国之人?”

        青衫老者眼皮一翻,平淡的说道:“谁是你道友,给老夫滚开,否则取你等元婴拿来炼宝!”

        杨森面色一变,冷笑几句,正要说话,此时红脸老者忽然右手一拦,铜铃般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衣底三寸之上的七朵金色梅花,立刻神情微变,抱拳道:“阁下来自修魔海?”

        杨森与凤栾二人相互看了眼,目光均投向老者衣衫底部的梅花上。

        青衫老者皱起眉头,略感不耐,右手一甩,三人顿时感觉一股狂风突起,身不由己的被抛出数千里外,甚至连体内元婴,都隐有离体的迹象。

        好不容易止住身形后,三人面色阴沉起来,杨森沉声道:“什么修为?”

        “至少是元婴后期……”红脸老者,苦涩的说道。

        “邹斌,那金色梅花是?”凤栾皱着眉头,轻声问道。

        “想必你们也听说过,我三百年前未进战神殿时,曾经在修魔海内游历,以我元婴初期的修为,只要不进一些危险之地,保命倒是足够。

        修魔海共有城池九百九十九座,其中内海,占据了三百多座,内海众多城中,有七座城池,号称七梅之地。

        这七座城交错在一起,形状就如同梅花的花瓣,远远看去,倒也有那么几分相像之处。此地共有七个城主,每一个的修为都深不可测,传闻中,他们甚至已然达到化神期,只不过这是传闻,不知真假。”

        “刚才那人……”凤栾秀眉紧蹙,问道。

        “刚才那人,若是没我猜错,应该是这七梅之城的城主之一!不过修魔海的魔修,尤其是内海魔修,轻易不会出海,他此次来,恐怕也不会滞留太久。”红脸老者表情严肃,沉声说道。

        三人相互看了看,彼此均都感觉心底沉闷,远远的看着青衫老者所在的方向,从侧面绕过,回到了火焚盟山峰。

        他三人刚才是感受到附近有陌生的元婴修士气息,以为是宣武国来人,结果却没想到,答案比猜测,更加让人苦恼。

        青衫老者在原地转了几圈后,轻哼一声,神识蓦然散开,加大了搜索范围,这一次,他不放过任何细微的迹象,从地底到天空,细细的横扫而过。

        青衫老者的神识,一点一点的在四周扫过,慢慢的,他的神识越来越广,已然波及到火焚盟,但老者并没有停止,而是横扫了一圈之后,再次收了回来,如此这般,几次之后,他始终没有任何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