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2章 杀伐血路
  • 正文 第152章 杀伐血路

    作品:《仙逆

        第152章 杀伐血路

        金黄色的魂血从上官墨眉心飘出,散发出阵阵柔和的光芒,王林神色如常,看了上官墨一眼,右手一召,魂血立刻飞入他手心。.org

        略扫一番后,王林不假思索吞入口中,魂血立刻进入他的识海,被极境神识包裹住,此时他只需心念一动,上官墨即刻就能死亡。

        同样,若是王林身故,那么对方也难逃一死。

        魂血,实际上与禁制相差无几,只不过虽比禁制更为直接有用,但人的识海内看似坚固,可实际却脆弱无比,一旦吞下的魂血过多,那么很可能造成识海混乱,导致难以想象的可怕后果。

        故此,魂血只能作为一时之限制,往往不为大部分修士所喜,比起魂血,至少有上千种禁制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另外还有一点,魂血必须是修士自己心甘情愿才能祭献而出,若是外加强力,那么除非拥有天大的神通,否则不可能外力逼出。

        上官墨也是被逼无奈,他本已经做好了对方不可能轻易放过自己,很有可能在他身上印下些厉害的禁制,对此他在恳求对方收弟子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拜师之举,实际上就是给对方一个借口,给自己一个台阶罢了。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不为所动,这才无奈之下,为保性命,主动献出魂血。待看到对方收下后,他慌乱的心绪,这才缓和了一些。

        王林冷淡的扫了他一眼,转过身,对木南冷言道:“继续带路!”

        王林在杀死第一个斗邪派长老时,心底就已经打定主意,此事绝不会善了,杀了斗邪派之人,若是寻常之辈也就罢了,可一旦是长老被杀,那对方定然会追查到底,王林此时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略有淳朴的山村少年,无论是心性还是行事方式都老练不少。

        当年杀藤厉所引起的一系列事情,让王林此时下定决心,既然杀了一个,那么就索性杀十个,既然已经杀了十个,那么为了除去后患,把斗邪派灭门便是。

        只有灭斗邪派满门,才能永久的杜绝变故发生,有了这样的想法,王林拉着李慕婉,身子一闪跃出,与此同时引力术化作两只大手,抓住木南、木北,狠狠的向前方抛出。

        这两兄弟面色苍白,但却不敢有任何怨言,连忙稳住身形,闷头在前方带路。

        至于上官墨,此时擦去额头的冷汗,紧跟其后,他心底苦涩不堪,但表面上却不敢有任何表露,生怕惹的那煞星再起杀心。

        “死咒术……他使用的一定是死咒术,能修炼成这等歹毒功法的人,定然非同小可。”上官墨心底揣摩,不时偷眼扫向王林。

        李慕婉心底泛起一股难言的感觉,她抬头看着王林,做梦也想不到,对方居然真的结丹了。而且一路之上,似真的应了他出洞时的那句话。

        “元婴期以下,无敌手。”

        想起这几年在修魔海的生活,李慕婉有种如梦似幻般的感觉,这一切与她之前的生活有着天壤之别,差异巨大。

        以前的李慕婉,每日里除了打坐吐纳,就是炼制丹药,偶尔出门一趟,他哥哥也会亲自陪伴,有他哥哥的保护,倒也没有遇到多少危险。

        再加上她天资聪颖,尤其在炼丹与阵法之上更是难得一见的奇才,颇受洛河门长辈喜爱,对她爱护有加。在门派内,追求她的同门颇多,只不过这些人却无法让她心动。

        第一次看见王林时,错把他当成孙有财,险些弄出误会,她现在想想,若是当初真的打了起来,恐怕即便是他哥哥,也不是当初王林的对手,以现在她对王林的了解,他们那些人唯一的下场,就是被王林杀个一干二净,甚至包裹她自己,即便是容颜再娇美,恐怕也不会让对方怜悯一分。

        “他是一个无情的人……”李慕婉看着王林,心底叹息。这些年来,她已然确信,对方不可能对自己有那些下流的想法,因为在他的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炼丹炉罢了。

        李慕婉心中泛起苦涩的味道,这味道越来越浓,最后扩散她全身。王林急速飞行中,眉头微皱,看了李慕婉一眼,沉吟少许,冷声道:“你不用着急,带我事情处理完后,自会送你会火焚盟。”

        李慕婉脸色越加苍白,她咬着嘴唇,轻点螓首。

        二人一阵沉默,蓦然间走在前方的木南、木北二兄弟身子一顿,停了下来,他二人面色阴晴不定,在他们的前方,数量超过上百的修士,从迷雾中显出身影,一个个盯着王林头顶那大大的血红色“诛”字,眼中露出难以掩饰的贪婪,只不过这贪婪之中,隐有一丝忌惮。

        王林冷眼一扫,平淡的说道:“继续走,若有人阻拦,杀。”

        上官墨连忙称是,暗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这次定然要好好表现,想到这里,他身子一跃而出,与木南、木北站在一处,桀桀笑道:“一群筑基期的杂碎,你们听好了,凡是挡在面前者,死!”

        一行人所过之处,这些修士纷纷避让,这些人本就没打算出手,一个个就是为了看看,到底是谁,被传说中的万魔百日诛杀令通缉而已。

        尤其是王林身后龙筋捆着的十具尸体,更是让人心底发寒,即便是想出手,也要犹豫一下。

        只不过这诛杀令的消息,波及太快,几乎南斗城方圆百万里内,凡是修真者,均都知道了此事,一个个均都是飞出,四处打探消息,渐渐的,半空中的修士越来越多。

        王林众人的飞行途中,如此这般的修士,几乎每过少许,都会遇上一些,由于修士太多,所以飞行速度难免有些下降,王林心有不耐,心底冷哼,看着几乎所有修士眼中均都是露出贪婪之色,这让他杀心渐起。

        而且还有很多修士,在后面远远的跟着,目光闪烁,显然不怀好意。

        木南与木北二人心底发毛,他二人虽说是结丹修士,但一路上遇到的修士中,比他们修为高深者众多,甚至一些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老家伙们也都一一现身,远远的跟着他们。

        这让二人惊惧不已,别说他们了,即便是上官墨,也心底狂跳,暗自警惕,他心底苦笑,暗道若是再这么下去,难保不会引起南斗城百万里之外的修士注意,到那时,是否会有元婴期修士前来,很难说。

        他内心焦急,暗道那煞星怎么还不出手,若是换成他,早就大杀四方了,只有以更加狠毒的方式来震慑,才能缓解这一现象,否则人越积越多,到时可就麻烦了。

        四周密密麻麻修士无数,李慕婉心底有些害怕,但看了王林一眼后,她略微心安。

        王林眼中寒芒越来越重,最终他蓦然停下飞行的脚步,看了四周之人,嘴角露出一丝阴寒的笑容,声音如冰川之风,远远向四周传递开去:“三息内,还留在此地者,死!”

        说完,他闭上双眼,一息后,王林睁眼,红色闪电在目中闪现,与此同时他左手松开李慕婉手腕,改为抱腰,来不及感受手中的柔韧,身子已然雷鸣般向后冲去。

        极境神识疯狂展开,一道晶光自他口中吐出,几个闪烁间消失不见,这是王林第一次,展开大范围的厮杀。

        极境神识范围内,杀死筑基期修士根本就如同捏碎蚂蚁般简单,一个个惨叫而亡,余人更是面露从未有过的惊骇,纷纷退后。

        渐渐的,绝大部分修士均都是用出全身灵气,迅速逃走,但这些逃遁的修士往往没逃多远,便会在晶光一闪间,头部爆开,鲜血四散而亡。

        王林面色冰冷,隐露无情之色,双眼更是寒芒乍现,所过之处,凡是修士,纷纷在他一点之下七窍流血,惨嚎身亡。

        每从半空落下一具尸体,他身后的龙筋都会甩出分支,捆着尸骸拉扯而回。

        王林速度不减,身子移动更快,他专挑结丹期修士下手,至于那些筑基期,只不过是受到波及罢了。

        这一刻,凡是包围王林的修士,内心早已不再是贪婪,而是深深地恐惧,王林头顶的诛字,每杀一人颜色变浓重几分,最终几乎是如黑夜明灯般,让人触目惊心,那诛字的颜色,仿佛浓重的要滴出献血一般。

        除此之外,那些逃遁的修士也一个个心惊胆战,神秘莫测,无声无息的晶光,只要一闪现,定会有一人死亡,仿佛是隐去身形的杀手,收割着一个又一个灵魂。

        仅仅是一炷香的时间,即便是那些逃出很远的修士,也在水晶飞剑的攻击下,死伤大半。更不用提死在王林极境之下的了。

        王林身后的龙筋,已经捆下了超过千具尸体,密密麻麻横行铺开,就如同一个尸骸披风,系在王林的身后。

        此时此刻,在千里之外的迷雾中,七八个面目苍老的魔修,一个个均是沉默不语,只是皱着眉头紧盯王林,眼中忌惮之色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