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0章 杀
  • 正文 第150章 杀

    作品:《仙逆

        第150章 杀

        李慕婉看到这个身影的瞬间,松了一口气,身子一软,扶着墙壁,这时一只冰冷的手臂,从她腋下穿过,李慕婉一惊,感觉身子以极快的速度立刻腾飞起来。.org

        鼻间传来那熟悉的味道,李慕婉心底略安,眼前所看尽是迷雾滚滚,她正要说话,此时耳边传来王林淡漠的声音。

        “不要动,我带去你杀人。”

        王林夹着李慕婉,身子在半空顿了一下,从他储物袋内立刻飞出蛟龙筋,他右手一挥,龙筋变长,末端甩动下,直接捆住大头修士的无头尸体,随后龙筋又从末端一分为二,分支立刻捆住朴林的尸身。

        王林右手抓着龙筋,神识一扫,逃跑的众人立刻在他心底浮现出方位,他心底闪过一丝讥讽之色,身子一动,向着东北方追去。他飞在半空,手中握紧龙筋,在他的身后,龙筋捆着两具结丹期修士的身体,远远的飘荡跟随。

        昆桑心底惊慌,刚才那一刻的感觉,就犹如一双大手在波乱他的识海般,似乎只要轻轻一捏,他就会立刻神灭而亡。

        尤其是朴林的诡异死亡,更是让他心惊胆颤,这一刻他心底的悔意,用滔天形容也不为过,为了一个丹炉,他们三人已经死了两个,一想到这里,他心底就慌乱不堪,咬牙一拍储物袋,翻出数枚丹药,不假思索的吞入口中,灵力催化后他咬破舌尖,喷出血雾后双手飞快在雾中打出数道灵觉,他的身体随着灵觉的打出,迅速枯萎,但速度却是徒增数倍。

        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他的身子已然急速冲出百里。

        王林面带冷笑,身子如流星般划破长空,远远的看到了昆桑,他眼中闪过寒芒,张口吐出一道晶光,那晶光一闪之下,立刻消失,瞬间出现在百里之外。

        昆桑惊慌的飞行中,忽然后心一痛,低头时一道晶光从他胸口穿透而过,他的金丹立刻从胸口飞出,向后飘去,他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眼前越来越黑,最终身子一歪,从半空摔下。临死前,他始终想不明白,这一切,为什么会突然逆变,猎物,怎么就变成了猎人。

        在他身子落下的瞬间,一道金色细线立刻从王林身后的龙筋中甩出,一卷之下捆住他的尸身,随着王林的飞过,昆桑的尸身被龙筋捆着,甩在了身后。

        三具结丹期尸体,就仿佛是孔雀的三根尾毛,在半空成品字被龙筋笔直的拉扯,而王林,就是那孔雀的头冠。

        “第三个!”王林面色阴沉,把手中金丹扔入储物袋内,身子一转,向下一个目标飞去。

        李慕婉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底虽说早就准备,但仍然掀起惊涛骇浪,在这一刻,王林的强大,化作一个不可磨灭的烙印,深深的刻在她的心底。

        陈海是斗邪派的长老,平日里享受尊崇的他,此时如丧家之犬,仓惶逃命,他知道自己速度不行,于是逃出没多远后,立刻用法术在地上挖了个大坑,收起全身气息,把自己埋在地下。

        当年他还是筑基期时,就曾多次用这个方法逃过劫难,此时躺在地底,他心底苦笑,暗道自己已经好久没在使用过这保命之术了。

        他轻叹一声,但紧接着,叹息凝固在口中,他的眼睛猛地凸起,露出瞳孔内突然出现的红色闪电,鲜血止不住的从七窍留下,识海内天翻地覆,尽是红色电芒。

        一道金线自泥土中钻入,捆着陈海尸身,掀起层层泥土,一拽而出。

        “第四个!”龙筋末端一分为四,四具结丹期尸身,除了失去头颅的那个外,其余三具,均都是鼻眼间鲜血凝聚,看起来极为骇人。

        连杀两人,王林眼中寒芒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重,他身子再次飞遁而去。

        一炷香后,王林身后的尸体,已经从四具,变成了九具。

        剩下的最后一人,正是那最早逃走的大长老钱坤,他越跑心里越凉,尤其是他神识一扫间,看到了王林身后那被龙筋捆着的九具尸体,这更是让他头皮发麻。

        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对方居然就把除他之外的所有结丹修士全部杀死,这是什么样的修为才能做到。

        “难道他是元婴期?”钱坤心底颤道,但紧接着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之前他们追杀王林时,对于他的修为看的一清二楚,分明就是一个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假丹修士而已。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如戏耍般的追击,可现在,情况突然逆转,这逆转的过程太快,快到钱坤现在有种白日做梦的感觉,只不过这梦,是噩梦罢了。

        王林紧跟在后面,目中寒芒渐浓,盯着已经跑出很远的钱坤,心底冷笑。这钱坤毕竟是结丹中期,速度比之旁人快上数倍,不过王林不急,对方如此快速遁行,灵力消耗定会极大,用不了多久,便会慢下来。

        钱坤一咬牙,调转方向,他记得不远处有一个斗邪派分部,里面有两个结丹修士坐镇,眼前生死危机,他也顾不得其他,只求别人能阻碍对方少许,自己保命再说。

        他使出十二分的灵力,以最大的速度疾冲驰向斗邪分部。

        五丁峰,是一座高耸的巨山,山上阁楼处处,千年前本是附近一大型门派,可惜千年后门派没落,被斗邪派一举灭门后,成为了分部之一。

        这一日,分部的弟子正在各自修行,两个结丹长老木南与木北二兄弟,蓦然从打坐中睁开双眼,二人相互看了眼,急忙推门而出。

        在半空中,钱坤狼狈的飞来,他尚未临近,便高声喝道:“木南、木北,我命你二人协同全部五丁峰弟子,速速阻拦我身后追击之人,不允许此人飞出五丁峰半步,若能成功,奖赏上品灵石万块!”说着,他身子一闪而过,仓惶而逃。

        木南、木北二人刚一出现,便听见了乾坤的声音,二人一愣之下面色微变,能让大长老都逃命的敌人,岂是他二人能抵挡的。

        就在这时,他二人目光所及之处,王林出现了,木南、木北二人本就心底猜测到底是谁能让大长老如此狼狈,此时一看到王林,心神立刻没来由的大震,尤其是看到王林身后甩着的九具尸体。

        二人凝神一看,面色立刻变了又变,木南失声道:“总部的九个长老……这……这……”

        木北深吸口气,心底寒气充斥全身,他拽了下木南,恭敬的站在一旁,高声道:“晚辈木北,参见前辈。”

        木南身子一颤,连忙唯唯诺诺的恭敬道:“晚辈木南,参见前辈。”

        王林冷眼扫了二人一眼,速度不减,自半空一冲而过。一眼之下,二人心惊肉跳,后背衣衫立刻被汗水打湿。

        钱坤急速飞行这么久,灵力有些跟不上,他一拍储物袋,拿出灵丹服下,只不过这么一耽搁,王林与他的距离,更近了。

        他眼看王林越追越近,惨笑一声,回头恶毒的看了眼王林,一咬牙,从储物袋里翻出一块红色令牌,在这令牌上写着一个深红色的“诛”字。

        这令牌,是修魔海内,最为有名的万魔百日诛杀令,此令为上古流传,制作手艺已然断绝,即便是修魔海内,剩下也不足十块。钱坤也是无意中得到,获得后他立刻祭炼,当为至宝,生怕别人知道,一直作为自己最大的杀手锏深深的隐藏着,准备日后以此来增加神通。

        开启此令的要求极其严格,必须要有结丹期以上修士生命为代价,凡是杀被通缉者,可获得祭献者全身修为,炼成修丹,服下后神通会增强不少。

        正是因为此令这诡异的效果,所以魔修一旦看到有被通缉者,往往都会上前厮杀,也正是因为诛杀令的这一特效,所以凡是得到令牌者,几乎没人会亲自开启令牌,而是寻找个结丹修士,令其开启,至于通缉者,随意找个身边人就是,到时便可轻易的获得一枚修丹。

        如此一来,令牌越来越少,到现在为止,整个修魔海,恐怕说十块都是多了。钱坤本意也是这么打算,他准备在冲刺元婴时使用,可现在生死危机,他心里一狠,拿出令牌后停住身子,静等王林追来。

        凡是被此令通缉者,只要还在修魔海势力范围内,少有人能活过百日,反之,若是百日内无事,那么可自行吞下开启令牌者修丹,增强神通。

        眼看对方临近,钱坤手握万魔百日诛杀令,声色内敛的喝道:“站住,你可认得这令牌,我已与令牌祭炼,灵魂融入其中,你若杀我,定会被诛杀令通缉。今日之事过错在我方,但你也已杀了九人,何必赶尽杀绝?你若放我一马,我可带为引荐,让你与我一样,成为我斗邪派大长老,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