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29章 自制魔头
  • 正文 第129章 自制魔头

    作品:《仙逆

        第129章 自制魔头

        王林看了眼连连作揖的许立国,正要说话,忽然神色微动,周刚三人的储物袋立刻飞起,被王林抓在手中,与此同时他右手一挥,数个火球飞出,落在尸阴宗弟子以及尸傀身上,顿时化为乌有。.org

        紧接着,他大手一抓,在许立国不敢反抗的情况下,把他抓在手中身子迅速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长虹转眼间消失在原地。

        这时,四周三个火山口内,火焚国其他三派的弟子纷纷采集完焚金果走出,彼此各自离开。

        王林回到洞内,把焚金藤放在地上,手中的许立国元神向前一扔,许立国立刻焦急的作揖道:“道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只要能放过我,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刚才是我不对,道友息怒。”

        许立国内心极为憋屈,他堂堂元婴期高手,因为当初肉身被毁,元婴损伤接近崩溃,修为大跌,再加上付不起元婴肉身那高昂的代价,衡量之后,与其去夺其他门派低级弟子的肉身,一旦被发现麻烦不断,不如花些代价,去尸阴宗购买一个,这样就可安心恢复,且无后顾之忧。

        可夺舍一个筑基期弟子,他的修为恢复需要的时间太长,这与重新修炼相差不多,现在的他,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这元婴,实在是只具其表,没有应有的实力。

        再加上王林极识的霸道,此时的许立国,可以说就是一个纸老虎,不堪一击。不过,若是许立国的修为恢复到结丹期,那结果就截然不同了。

        许立国的求饶,王林置若罔闻。他目光闪烁,右手一拍身边石壁,身后洞口顿时封死,许立国神色微变,暗自叫苦,身子立刻向后飘去,飞快钻入墙壁内。

        王林也不阻拦,极境神识一扫。红色电光立刻闪烁而出,在许立国面前一闪,他身子一颤,毁灭性的力量立刻充斥全身。

        王林右手一抓,许立国颤抖的元神立刻被他抓在手中,王林盯着元神,沉思少许,双眼猛然间亮起一道精光。

        他刚才看到许立国元神的一瞬间。一种极其熟悉地感觉蓦然升起,这一路上他仔细想了很久,始终没有弄明白,这股熟悉感来源自何处。

        此时他看着对方元神,忽然想起那熟悉的缘由。这元神,与寂灭空间的变异游魂,有着一丝相似之处。

        王林摸了摸下巴,内心升起一个念头。

        若是能同当初在寂灭空间时一样吞噬游魂。那么他的极识定然会增强不少,而且游魂的威力极大,无视任何修为的吞噬能力,一旦他在生灵空间有了一定数量的游魂,那么寻找藤化元报仇,会变得非常容易。

        最重要的,王林知道自己现在若是遇到结丹期,除了跑没有别地方法。可一旦有了游魂,那即便是结丹期找他麻烦,他也有自保之力。

        若是游魂数量稍微多一些,即便是元婴期,王林也敢一拼。

        他深知自己的法术,太过单一,准确的说,他只会一些初级的小法术。法宝上更是除了只有一个飞剑外。别无他物。

        经历了赵国的一系列事情后,王林的心态。有了巨大的转变,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强,让自己地命运,不再被别人掌握。

        许立国的元神,让王林有了一丝怦然心动的联想。

        “既然寂灭空间的游魂无法带出,那么是否可以尝试一下,在这里制作一个游魂呢?”王林目光闪动,一拍储物袋,铁片飞出,他右手一指洞穴墙壁,铁片迅速冲去,片刻之后,挖出一间石室。

        趁着这个功夫,王林以他的极识强行抹去了许立国地神识,毕竟是元婴期高手的神识,即便是修为大跌,也费了王林几乎全部的极识,这才勉强成功。

        此时许立国的元神,已经变成了一个半透明状地无意识之物。

        石室弄好后,铁片飞出,回到王林储物袋内,王林右手一甩,元神扔到了石室内,在四周留下一丝极识作为禁制后,王林调息少许,再次离开洞穴。

        在附近山脉内寻找一番,王林抓住几只小兽回来,石室内许立国的元神,茫然的飘在半空,一动不动。

        王林看了会,把一只小兽扔了进去,那小兽一进石室,立刻嘶叫几声,跑到角落缩着身子,谨慎的看着四周,对半空的元神视若无睹。

        王林眉头皱起,看着石室内和睦相处的双方,沉吟少许后,加固了一下四周的极识禁制,便不再理会,而是在旁边又挖出一个石室,把剩余的小兽放了进去。

        做完这些,王林右手一拍额头,天逆石珠立刻从眉心处飞出,在半空盘旋一圈后,立刻钻进一旁地面上地焚金藤内,与它的一头粘在一起。

        整个藤条上的焚金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缩小,最终全部消失,一道道木属性的灵气,全部流入石珠内。

        石珠上慢慢出现了第三片树叶的虚影,最终整根焚金藤彻底的干枯后,第三片树叶,变得凝实起来。

        王林脸上喜色一闪而过,他伸手一抓,石珠飞起落在他手中,仔细查看一番,王林拿着珠子一拍眉心,珠子立刻融化,钻了进去。

        王林深吸口气,沉吟少许,身子又是一动,离开了洞穴直奔火山,连续在数个火山内寻找一番,用了三天的时间,王林把焚金山脉地焚金果,彻底地断了根。

        天逆珠子,树叶绽开到第五片。

        三天后,王林再次来到石室外,向内看去,地面上有几摊粪便与尿液的痕迹,那只小兽此时萎靡不振,身体黯淡无光。消化完三天前地食物后,到现在没有进食的它,已经饿的虚弱不堪。

        许立国的元神依然还是飘在半空,仔细看去,会发现他比之以往更加透明,似乎可以随时逝去。

        王林沉默少许,极识散出,驱赶元神向后飘去。慢慢的,随着王林极识地逼近,最终把他逼到小兽的上方。

        最后元神眼看躲无可躲,向小兽扑去。王林精神一振,目光凝重的仔细观察,只见那小兽身子猛烈的颤抖,最终身子一震,猛地从地上爬起。双目射出一丝精光,但紧接着光芒越来越暗,最后脑袋一歪,倒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许立国元神迅速从小兽头部钻出。向着一旁墙壁撞去,但刚一碰到墙壁,便惨叫一声,迅速退后。接着他又改变方向,连续在数个位置撞击均没成功后,他飘在半空,四下晃荡起来。

        王林不惊反喜,盯着元神的双眼,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不再是迷茫之色,而是带有一丝疯狂。王林二话不说,把三天前抓的几只小兽。全部扔了进去,双眼目光闪动,凝神盯视。

        几只小兽一落地,立刻挣扎的跑到四周角落,眼中露出惊惧,嘶叫个不停。

        但让王林皱眉地,是那元神对小兽看都不看一眼,其双眼内的疯狂之色。也越来越淡。最终很快就消失殆尽,重新变得迷茫起来。

        王林沉吟少许。再次以极境神识逼压,逼着元神进入一个小兽体内,在那小兽死亡的瞬间,元神冲了出来,眼中疯狂之色立刻又涌现出来。

        只不过这元神依然还是对其他小兽视若无睹,王林轻哼一声,再次以同样的方法,逼着元神把所有小兽的魂魄全部吞噬后,元神双眼的疯狂之色,更浓了。

        王林沉默片刻,转身离开,在附近山脉再次抓了数只野兽,这次他专门挑选一些凶气较重的生物,其中有一只,更是有了一丝精怪之气。

        重新回到洞穴后,王林又弄出一些石室,分门别类的把这些动物放好,随后抓着一只双眼通红不断咆哮地野兽,扔进了元神的房间。

        再次以极识趋势元神吞噬后,他眼中的疯狂之色,越加的浓郁。

        王林在石室外看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喂养下去,这元神到底有没有可能变成游魂,也就是所谓的魔头。

        其实最好地方法,应该是抓来修士实验,可王林担心若那元神吞噬了修士,很有可能自身修为会有所提高,如此一来,一旦对方超过了极境神识的范围,自己怕是会有危险,所以,没有完全把握,他不想直接用修士魂魄。

        四天后,除了那个有一丝精怪之气的生物之外,所有被抓来的动物,全部都一一用完,这一日,王林抓着那只精怪,扔进了石室内。

        元神在极识地逼压下,一点点的扑向精怪,但就在碰到精怪的瞬间,元神立刻爆发出强烈的抵触,硬生生收住扑势,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王林极识一动,红色闪电立刻在元神外游走,最终元神终于扑向精怪,时间一点点过去,精怪的身体,一直在猛烈的颤抖。

        半个时辰后,那精怪身体砰的一声爆炸开,一道红色的虚影一跃而出,在半空中略一停顿之后,立刻发出几声厉叫。

        元神地样子已经彻底改变,全身散发暗红色光芒,一股浓郁的戾气即便是王林站在石室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现在的他,在王林眼中,已经不是元神,而是魔头。

        王林双眼一亮,他略一沉吟,打开石室走了进去。

        魔头蓦然间转过头,盯着王林,一扑而上,王林表情冷漠,双目中红色闪电一现,魔头立刻惨哼一声,被重重的弹出老远。

        它脸上厉色一闪,再次扑来,王林右手一伸,隔空抓住魔头。

        “找死!”王林声音冰冷,眼中红色电光闪烁不断,每闪烁一次,那魔头就颤抖一下,它目中的厉色渐渐收敛,慢慢再次涌现惧意。

        最后甚至露出了求饶之色,王林抓着魔头。走出石室,来到平时打坐之地后,把魔头向半空一抛。

        那魔头脸上厉色再闪,毫不犹豫冲向石室顶部,想要逃遁。王林心底冷笑,极境神识迅速追上,略作惩罚,那魔头立刻惨哼一声。身体冒出一丝浊烟,立刻萎靡起来。

        王林一拍储物袋,铁片飞出,随后他盯着魔头,平淡的说道:“进去藏身,没有我的召唤,不得出来。”

        魔头惧怕地看了王林一眼,化作一道红光。钻入铁片内。

        把铁片收取后,王林颇为感慨地看了看四周,走了出去,在洞穴口,他袖子一甩。一阵轰轰声中,洞穴被封死。

        王林没有回头,腾空而起,向着东方飞去。

        根据马良的记忆。战神殿地位置,正是在东方,王林之前早有打算,他在马良的记忆中并没有探查到回赵国之路,若要寻找,只有去战神殿的藏经阁,那里有一张地图。

        除此之外,血炼法宝绿色小剑。现在变成了铁片,威力大为减弱,若是对付筑基期修士,王林倒也不用使出,但如果遇到了结丹期,极识无法起效,这法宝的作用,将会起到保命的效果。

        所以。这炼器之术。王林必须要学会,学习炼器术。也还是要回到战神殿,那里有专门的炼器殿。

        除了这些,王林还要找到极阴之地,否则的话,他的修为只能停留在筑基中期,只有在极阴之地,黄泉升窍决才有可能结出三个寒丹,从而进入筑基后期,乃至结丹。

        黄泉升窍决王林不打算放弃,毕竟司徒南曾说过,修炼此功法,三颗寒丹全部出现后,融合在一起,有很大地几率突破进入结丹期。

        之前恢复修为,因为没有阴寒液体,王林只能在筑基时修炼马良记忆中战神殿的次等神道之术,只不过这神道术修炼出来的灵力,没有任何属性,单纯从品质上将,比之阴寒灵力差上不少。

        但它却胜在绵长,如果把阴寒属性比喻成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那么神道修炼出的灵力,就是一道绕指柔韧的蚕丝。

        战神殿,位于火焚国东部一座直冲云霄的山峰之上,山峰内云雾缭绕,灵兽众多。主峰之后还有四座稍矮的副峰,分别是战神殿四大偏殿地修炼之地。

        作为火焚国四大派之首,战神殿弟子超过三千,即便是除去一些外门杂役,也有两千三百多内门弟子。

        这一日,战神殿千里之外的一座孤峰上,周紫虹、杨雄、林涛三人,早早就等候在此。三天前,他三人忽然心灵震动,接到了王林以魂魄精血为引传递的信息,让他们取出一些物品,三日后来这里相见,现在约定的时间早就过去,但他三人却不敢离开。

        三人中林涛神态惶恐,心底暗自紧张,搜刮说辞。

        周紫虹神情茫然,抿着红唇,脑子里一片空白,马良已经消失一年了,本来她以为对方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可三天前,当她心灵一震,听到对方声音的瞬间,她地面色,立刻苍白起来。

        杨雄的表情最沉稳,除了目光时而闪烁几下外,基本上看不出任何异常,但若仔细看,则会发现他的右手,紧紧的握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夜幕降临,王林还是没有出现,三人彼此看了看,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在距离此地两千米外地一座山峰上,王林冷冷的盯着三人,自赵国的巨变之后,王林的性格变的极其谨慎,他虽说拥有三人的魂魄精血,但人心隔肚皮,说不准三人真有必死之心绝地一搏的勇气。

        所以,王林在熬,在观察四周,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就会立刻捏碎三人魂魄精血,迅速遁走。

        同时,他也在观察三人地反应,要知道即便是装,也不可能长时间维持,三人中林涛的反应最为正常,至始至终都是惶惶不安。

        周紫虹则一直在发呆,茫然之色难以掩饰的涌现出来。

        对他二人稍加注意后便把重点放在了杨雄身上。此人的神态,开始时极为稳定,但随着时间的度过,渐渐的阴晴不定。

        王林盯着他的右手,眼神露出一丝冷意。他沉吟少许。身子一送,向三人所在之处落去,转眼间便来到三人身前,一股冰冷的气息,迅速弥漫开。

        看到王林后,三人心底均都是一颤,等待很长时间地疲劳感,一扫而空。

        这一年多地时间。域外战场的种种事情,几乎每天夜里都会在他们地梦境中回荡。

        王林到底有多强,他们不知道,但现在一看,眼前的这个马良,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他们有一种心惊胆颤之感。

        甚至他们有一种错觉,即便是没有灵魂精血牵引。只要王林一个念头,他们三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会立刻被杀死。

        这种感觉在王林冷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后,立刻攀升到极限,林涛第一个承受不住。噗通跪在地上,颤声道:“林涛拜见主人。”

        杨雄与周紫虹,也好不到哪去,只不过强忍着罢了。

        王林极境神识一收。那种危险的气息立刻消散一空,三人这才松了口气,杨雄与周紫虹,连忙低头拜见。

        低头时,杨雄苦涩之意一闪而过,右手玉符死死地握紧,他这次来有两个想法,一是打算骗王林去战神殿。然后借机请长辈帮忙抢回灵魂精血。二呢,若是王林不去,那么就偷偷借着手中玉符传递方位,在战神殿他的师弟手中,还有一块玉符,自己这里只要输入一道灵力,他师弟的玉符立刻会亮起,按照他的吩咐。他师弟定会立刻把玉符交给师父。

        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愚蠢。如果真的那么做了,恐怕第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这夺舍马良地前辈,一定是上级修真国的高人,否则怎么可能修为只是筑基中期,但神识却让他有心惊肉跳之感呢。

        杨雄暗叹一声,绝了反抗的念头。他深吸口气,连忙左手一拍储物袋,拿出一块玉简,恭敬的说道:“主人,您三日前吩咐的物品,我为您取来了,这是炼器偏殿地玉简。”

        王林接过后,神识一扫,从神态上看不出半点波澜,他略一点头,目光放在林涛身上。

        林涛心脏快跳几下,低声道:“主人,那张地图放在藏经阁最顶处,我……我修为不够,上不去。”

        看到王林面无表情,林涛一咬牙,抬头说道:“十天!主人你再给我十天的时间,我表哥十天后轮值,我说什么也让他帮我拓印一份。”

        王林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平淡的说道:“你若真取来,我离开火焚国之时,自会把灵魂精血还你。”说完,他看向杨雄,眼神渐冷,说道:“原本现在就可把魂血给你,不过,你手中之物将过补功,我不杀你,但魂血能否拿走,就要看下次了。”

        杨雄身子一晃,面色立刻失去血色,尤其是看到王林的眼神,强烈地恐惧感涌上心头,他噗通跪在地上,交出手中的玉符,脸上露出紧张之色。

        王林并未看他,而是望向周紫虹,周紫虹一咬牙,抬其俏脸,轻声道:“前辈,那神道术非常奇怪,我半年前虽说看了一次,可看完后根本没有半点印象,实在是无法拓印。其实您大可不必如此周折,只要回到门派,以马良域外战场回来的身份,自然有资格参悟。”

        神道术,是王林在马良记忆中最感兴趣之物,在马良的记忆中,他做梦都想参看一番,可惜战神殿不知为何,对本派弟子参看神道术控制极其严格,若是外派弟子只需要在规定时间交纳一定灵石便可参看。

        但本派弟子,除非是达到结丹期,又或者是为门派立下大功,只有满足这两个条件之一,才会在长老的护法下参看。

        按照王林的分析,这神道术恐怕有些古怪,很有可能筑基期看了,若没有护法者,对于参看人来说并非益事。

        他让周紫虹拓印一份,本就没打算成功,此时倒也没有失望,仔细的看了三人一眼,他声音平缓的说道:“你三人大可不必对我如此防范,只要不招惹我,待我离开之时,魂魄精血必定会还给你们,但若是心存歹意,休怪我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