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18章 域外战场
  • 正文 第118章 域外战场

    作品:《仙逆

        第118章 域外战场

        那巨人双眼露出贪婪之色,狂笑道:“好,好,这天大的功劳,是老子的了,这次收获不错,先是看到戾气,接着又看到了那珠子,林奕,你若是敢和我抢,你信不信我杀了你。.org”说着,那巨人一下子从云层中走出,高达数十丈的身躯,充满了压迫感。

        他身子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迅速缩小,最终达到正常人的高度,在他的眉心处,露出一个锤子形的图案。

        “褫,你是什么意思!”林奕厉声道。

        他狠狠的瞪了林奕一眼,一脚迈进域外通道的圆圈内,进入后右手一挥,通道瞬间再次化为两条蛟龙,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空立刻恢复了明亮,黑压压的云层,顿时全部消散。

        林奕面色极为难看,他眼中寒光闪烁,回头看了眼茫然不知发生何事的藤化元,冷笑几声,脚步一踏,身子迅速飞起,化作一道长虹,消失在天际。

        决明谷外的赵国修士,无论哪一个人,都记住了那个敢与元婴期高手战斗的青年,那个叫做王林的筑基期修士的身影,牢牢的刻在了所有人心中,久久不散。

        这一次赵国的域外战场资格,被无情的取消了,无论是否还有令牌存在,都没有了价值,开启通道的使者都追出去了,哪里还记得这些事情。

        而林奕,也是一肚子怒火,眼睁睁的看着修真联盟发布的任务物品在自己眼前飞过,却被别人生生的抢去,那种感觉,让他几欲吐血。

        尤其是想到,这珠子居然一直都在赵国,而他正是赵国的监察使者。这事情传出去,实在是太过丢人了。

        藤化元阴沉着脸,他不知道王林到底死没死,虽说心底猜测对方应该是死了,可他不知为何,总是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决明谷外的众人,慢慢地散开了,有关王林的故事。慢慢也被流传开来,一时之间,整个赵国的修真者,几乎都知道了这么一个人。

        朴南子带着弟子回归玄道宗,在他身后有一个女子,这女子正是柳眉,她目睹的一切,心底泛起阵阵复杂难明的苦涩。

        对于王林。她也不知为何,有着一丝好感,随着时间的过去,这种感觉不但没有淡却,反而在夜深人静之时。常常浮现在她的心底。

        王卓与王浩,也渐渐的知道了当日决明谷外地一切,原本内心对于王林惹来灭门之灾的怨意,渐渐的消散了。

        他二人自问没有王林的胆量。敢与元婴期高手决斗,但这不代表他二人放弃了报仇,王卓与王浩,已经把杀死藤化元,当成了今生最大的目标。

        朴南子在回来后,详细的了解了王家的惨剧,沉默了少许后,在柳眉的恳求下。他收留了王浩,让其成为弟子。

        柳眉知道,这是自己现在唯一能稍微帮地上王林的事情了,即便王林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

        藤化元带着那心惊肉跳的感觉,回到了藤家城后,开始了闭关,发誓不达到元婴后期,绝不出关。

        整个赵国。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域外战场。充满了罡风与空间裂痕,此时此刻。在这存在了无数年的域外,有着来自数十个三级修真国,数量高达千人的清理队伍。

        这些人最高也就是筑基后期,按道理说,以这样地修为,在这可怕的域外战场,根本就是寸步难行,又怎能完成清理的工作呢。

        实际上,在进入域外战场时,本国的监察使者,都会给每人发放一枚玉符,这玉符地作用是防御罡风,同时也是50年期限满后,传送回本国的信物。

        但是对于神秘莫测,常常无声无息、可在域外战场任何地方出现的空间裂缝来说,这玉符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所以,域外战场,对于这些筑基期修士来说,还是极其危险的,不过若是谨慎一些,运气好一些,倒也可以安然无恙。

        一般来说,域外战场的生还率,是百分之三十左右。

        虽说不高,但相比于在此地进行清理时会获得许多的材料与法宝,那些风险就无所谓了,修仙之人,本就是与天斗,风险越高,收获自然也就越大。

        而且基本上凡是从域外战场安然回归的,在各自地宗派,地位总会比其他弟子要高出一头,而且大都能在回归时,修为有所提升,速度远超在门派修炼。

        毕竟域外战场,灵气极其的充沛,再加上常年的生死危机,修为自然迅速提高。

        基本上,每次清理工作,都会有人结丹成功,这点,也是筑基期修士,不怕生死前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时,域外战场东北角67度的位置,一个面容白皙的青年,正在一具漂浮的巨大尸体上,用刀子挖来挖去,若仔细看,会发现这人专挑那人身上穿着的巨大铠甲接缝处下刀,显然是看上了这个铠甲。

        那尸体上地铠甲,已经多处破损,有地地方露出被火烧过的痕迹,尤其是在巨人胸口处地那块,全部碎裂,露出一个正常人拳头大小的伤口。

        除此之外,在那巨人的眉心处,有着一个锤子形的图案,这图案比较淡,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这青年名叫马良,是三级修真国火焚国战神殿的修士,拥有筑基中期的修为,已经在域外战场逗留了三十多年,可谓是经验丰富。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域外战场是个神秘的地方,在这里,容颜不会改变,只会在离开的那一瞬间,才会飞快的过度。

        他正挖着,忽然神色一变。身体立刻趴下,只见从远处,急速的射来一道墨光,刷的一下从他身边过去。

        青年一怔,他刚才隐约看到那墨光内好似有一个珠子,于是二话不说迅速放弃巨人身上的铠甲,向前追去。

        他在域外空间三十多年了,除了同行之外。活人虽说没看到一个,但自己会飞地法宝,到是见识过几次,不过每次都会引起大量的同行抢夺,马良有一次就远远的看到,最少有一百多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抢夺一把自己会飞的飞剑。

        最终虽说还是没人抢到,但马良却听人说。那些会自己飞的东西,大都是拥有物质灵魂,这样的宝贝,威力都是极强。

        马良展开自身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越追他心里越是兴奋,尤其是这里比较偏僻,他来到在此地一年多地时间,还没遇到过一个同行。想到这里,他心脏加速跳动,暗道小爷的运气来了,若是能得到那宝贝,以后回到门派,想必小师妹定会对我刮目相看,到时候把这宝贝送给掌门,让他把师妹许配给我。作为我的双修道侣,岂不是妙哉。

        带着幻想,马良使出吃奶的力气,追出。

        可那墨珠的速度太快,马良没追多年,便被拉出老远,马良一咬牙,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样物品。这物品是一把梭子。通体红色,一丝丝火热之气从其上散发出来。

        这是马良在域外战场清理时。最大的收获,他平时不敢拿出,生怕被人抢走,可现在眼看墨光速度太快,宝贝就要从眼前消失,他不甘心之下,也顾不得许多,拿出梭子向前一抛。

        那梭子立刻变大数倍,嗡的一声,以极快的速度向前冲去。马良早就在梭子变大地一瞬间,趴在上面死死的抱住,他只感觉狂风猛吹,如同拳头一样打在身上,眼睛好不容易才睁开,转眼间就与那墨光拉近了不少距离。

        带着兴奋的心情,马良抱着梭子,飞快的追近,时间很快过去,有了梭子之后,马良虽说不会在追丢墨光,但若想超过或者拦截,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只能保持一前一后的距离不被拉开。

        一直到第三天,马良看着四周陌生地域外战场,心底开始打起了退堂鼓,要知道在域外战场,最危险除了罡风与空间裂痕外,就是来到陌生的地方。

        陌生,代表着很多含义,这里有可能会突然出现大量的空间裂痕,吞噬掉一切,马良以前就听老人说过,域外战场太大了,他们清理的只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仅仅是这一小部分,就有数个地方会出现大量地空间裂痕。

        正犹豫间,马良忽然发现前面突然出现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白色细条,一看这细条,马良神色大变,立刻控制梭子,强行停了下来,迅速后退。

        那白色的细条,他太熟悉了,那就是空间裂痕,这空间裂痕刚刚出现时,正是这样,相信很快,那些细条就会越来越大,最终彻底的形成一个巨大的裂痕,吞噬掉一切。

        马良脸色苍白的四下看了看,发现只有前方有空间裂痕后,他明显松了口气,苦笑道:“罢了,为了个不知道什么作用的宝贝丢掉性命,那也太不值了,我还没和小师妹双修,要是这么死了,那我得死不瞑目,罢了,不追了。”

        就在这时,在墨光的前方,一道细条忽然飞快地裂开,墨光没有半点停留,钻入裂痕内,消失了。

        马良叹了口气,骂道:“空间裂痕,你又吞下了一个宝贝,老子在这里三十多年了,看见你吞了多少?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就不能给老子留一个啊。”

        他刚骂完,蓦然间身体一寒,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冷汗瞬间泌出,他哆嗦着身子,慢慢的转过身,只见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中年汉子,这汉子面色很难看,冲马良说道:“小家伙,那道墨光,你看见了?”

        马良一眼就看到中年人眉心处有一个锤子形图案,倒吸了口冷气,他在域外战场三十年来,讲过很多次这样的图案,甚至就在几天前,他还见过呢。

        这图案,他曾经从一些老人那里听说过,是五级修真国巨魔族的标志,巨魔族的族人,天生就拥有灵力,是最佳的修真者,同时也是本土修真星几个五级修真国中唯一地一个全国只有一个宗派地修真国。

        巨魔族的人,只有达到了婴变期,才可以随意地变化身体,眼前这个中年人既然有这常人的身形,显然正是巨魔族中婴变期的强者。

        马良口干舌燥,不敢有丝毫隐瞒,连忙点头,说道:“前辈,我看见那道墨光了,他飞向那里,被空间裂痕吞了。”

        这中年汉子正是从赵国追来的褫,他一路上紧追快赶,越追越是心惊,那珠子的速度,居然与他不相上下,而且在他的拦截之下,全部都闪躲过去,速度不但没减,反而越来越快。最后他险些被甩开。

        再加上时而出现的空间裂痕,褫虽说不怕,但若是被空间裂痕缠住,也是颇为麻烦,拥有婴变初期修为的他,面对空间裂缝,只能做到不被吸入,还做不到来去自如。

        有了空间裂缝的阻碍之后,他的速度再次被降了下来,即便是加上瞬移,也只能保持不追丢罢了。

        在半路上,他发现了马良,没想到这马良使用了那梭子后,居然比他速度还要快一些,走在了他的前面。

        听完马良的叙述,褫阴沉着脸,心底极为恼火,域外空间尽管很大,但他知道,这里还是有边际的,可空间裂痕内,那几乎就是无边无际了,即便是回去寻找族内婴变后期的绝世强者去寻找,恐怕也是大海捞针,期望渺茫。

        想到这里,他看了马良一眼,右手一抓,把那梭子抓在手中,看了几眼后,喝道:“这个鸟东西,归老子了。”

        说完,他身子一动,看都不看马良一眼,向原路飞回。

        待对方走后,马良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送了口气,慌忙离开此地。

        他不知道,那褫,在五级修真国名气颇大,不过他的名气大都来自所谓“不捡东西就算丢”的性格,这厮连去三级修真国,都要把林奕通天塔的光柱埲走,由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