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巨富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巨富

    作品:《仙逆

        孙大柱满意的点头,说道:“这令牌你就留下吧,可自由进出药园子,但你记住,没我允许,我这院子里任何草药,你都不能碰,知道么!”

        王林点头,他知道孙大柱不喜自己,此时多半是看到他达到凝气期第三层,这才多多少少认了他这个徒弟,于是恭敬告退。.org

        时间不长,他来到了正院内的剑灵阁,这里他很早之前曾来过一次,现在旧地重回,往日一幕再次涌现心头。

        剑灵阁外盘膝坐着一个白衣弟子,他三十来岁,身体胖乎乎的,看起来很眼生,显然并未参加集训之人。

        他扫了王林一眼,惊讶道:“师弟,你才凝气第三层,来这里干什么?这里可是只有凝气四层后才可来的地方。”

        王林也不说话,拿出孙大柱给的令牌,扔了过去。

        胖子接过一看,神态立刻变的古怪起来,似乎强忍着笑意,憋了半天,最后实在忍不住笑出声,说道:“原来是孙师叔一脉的传统,这事我倒是忘记了,孙师叔这一脉有个习惯,每次与其他门派交流时,都要用飞剑充充门面。”

        王林大感尴尬,尤其是想到孙大柱刚才严肃的表情,更是苦笑起来。

        胖子笑了半天,把手一挥,强压笑意,说道:“师弟,你进去吧,我建议你选右数第三把,那飞剑,可了不得,我第一次来此地时,还以为是遇到了赵国修真界最牛的飞剑呢。”

        王林连忙告谢,先前走去,在五丈外,他忽然眉头一扬,神识中发现一层动荡的波环,从房间内扩散而出,似要阻止前进。

        胖子见此,知道自己忘记关掉剑灵阁的禁制,正要招呼王林稍等,可没等他把话喊出口,便仿佛鱼刺般卡在了嗓子里,憋了半天没蹦出一个字,眼神更是一下子瞪个溜圆,露出浓厚的不可思议之色。

        王林察觉到阻力,不由想起当年耻辱的一幕,轻哼一声,大踏步向前走去,五丈,四丈,三丈,两丈,一丈。

        任凭那阻力如何加剧,都无法拦住王林的脚步,轻松至极的踏步走进。进入房间后,他神识一扫,内心一动,这房间里很古怪,神识在这里仿佛失去了作用,被限制在三丈之内!

        胖子立刻蹦了起来,一脸震惊之色,他是专门负责剑灵阁的弟子,深知此地的阵法禁制威力,专门隔绝一切神识,他曾经就看到有几个师伯都无法强行走进阁内,内门弟子就更不用提了。

        只有在招收弟子时,才会把阵法威力降低无数倍,从而把剑灵阁内的剑气散发出来,挑选是否有匹配之人。

        “难道是阵法坏了?”胖子实在无法相信看的的事情,想了半天,认为一定是阵法坏了,于是大步向前走去,准备尝试一下。

        可刚刚走进五丈,一股庞大的压力仿佛天塌一般扑面而来,胖子身体如怒海中的一叶孤舟,被狠狠的甩出老远,在天空画出一道弧形,伴随着噗噗几声的吐血,重重的摔在地上。过了半天他才缓过神,脸上露出恐惧之色,失声道:

        “没……没坏!”

        王林轻松的进入房间,四下一看,只见房间内摆放着一把把长短不一的古剑,散发出一股股强烈的剑意

        王林的目光在一把把飞剑之上扫过,并未停留,最后看到了胖子所说的那把赵国修真界最牛B的飞剑。

        看到之后,王林有些无语,这的确可以说是最牛B的飞剑了,它根本就不能算是一把飞剑,整个就是一长方形的门板。

        两掌宽,三尺长,通体金光闪烁,不要以为这金光是什么仙家法术,这金光纯粹就是因为这剑上被渡了层黄金!

        也不要认为这黄金只不过是掩盖一把绝世宝剑的迷烟,这黄金下面,实际上就是最普通的生铁,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手柄处,两颗巨大的钻石镶嵌其上,甚至连剑穗子都是用金丝编制而成。

        总之这把飞剑,拿出去绝对牛B,绝对给人一种无敌的爆发感。

        王林摸了摸下巴,他还真有些看好这把飞剑,不冲别的,就冲以后若是缺钱了,随便找个地方一卖,都能卖到不少钱。

        在这把飞剑上,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此剑名叫巨富,是500年前门派一师祖重金打造,据说有鬼神难测之威力,可实际此剑断过数次,师祖一生对门派有大贡献,临终前唯一的遗言就是把此剑存放剑灵阁留待有缘人。

        选此剑者切记善待,若断了定要重新接上,更不能贩卖,否则逐出师门!”

        王林憋不住笑了出来,一把抓住巨富飞剑,对它说道:“就选你了,王某可是个穷人,你若断了,可别想让我给你接上!”

        把飞剑收在储物袋内,王林走出剑灵阁,胖子紧张的望着他,一改刚才嘲笑之色,寒蝉若惊,诺诺相送。

        王林刚才在房间内神识被隔绝,并未注意到胖子的异常,此时颇感奇怪对方为何前倨后恭。

        回到孙大柱的药园子,把飞剑拿出,孙大柱立刻目瞪口呆,喃喃自语了半天,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林一眼,说道:“当年我看到这把巨富,实在没胆量扛着它出去,你小子有胆色,好,三天后你就扛着它去让玄道宗以及你那些师伯看看。”

        三天后,恒岳派钟声敲响九下,回荡山间久久不绝,掌门连同所有师叔以及各自弟子,纷纷站立在大殿外。

        只见天空中浮现一个黑点,越来越近,最后赫然出现在众人眼中的,是一只长约百丈的千足蜈蚣,这蜈蚣通体漆黑,踏着黑云,飞行之间雷声阵阵,迅速奔来。

        恒岳派所有内门弟子,均都倒吸了口冷气,眼露惊骇之色。有的女弟子更是吓的花容色变,双腿发软。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千足蜈蚣样子是吓人,可你们若是每人上去捅一剑,它必死无疑!”掌门身边的红脸老者,不满的喝道,声音极大,显然是想让蜈蚣之上托着的玄道宗人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