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魂帝,魂天帝!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魂帝,魂天帝!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魂帝,魂天帝!

        浩劫之下,生灵不存。.org

        血云笼罩着中州,足足持续了三个月,而且依然是没有减弱的迹象。

        这三个月中,原本繁华的中州,却是已经异常破败与荒凉,所有的人都是在惊惶中寻找着安全的躲避之处,不少人甚至都是钻进了一些地底之内,以期盼如此作为,能够让得他们将这场浩劫躲避而去。

        厚厚的血云,笼罩着中州的天空,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血腥之味,弥漫着空气中,大地之上,一片赤红,粘稠的血浆将中州渲染得如同修罗之地。

        森森白骨漂浮在血海之中,隐隐间,仿佛是有着无数凄厉惨叫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着,令得人毛骨悚然。

        这等杀戮,即便是放眼斗气大陆的历史,都是显得极其的罕见,毕竟,一般说来,不论是展开何种的大战,寻常之人,大多都不会出手,然而这一次魂族却是显得丧心病狂,他们的屠戮,不会因为任何的身份,而有所停止。

        望着天空上越来越令人心生寒意的血云,不少人心中的绝望也是越来越深,时间拖得越久,那大阵之内所凝聚的能量便是越恐怖,谁都知道,一旦当其中的魂天帝破关而出时,这片天地间,将无人能够阻拦他的任何行为!

        整片大地,都是笼罩着死亡的阴影之中,绝望得令人不寒而栗。

        天府联盟总部。

        一处高台之上,数道人影站立,他们的目光,皆是泛着阴沉的透过笼罩天空的巨大防御罩,最后望着那弥漫天际的血云。

        “魂天帝的气息越来越强了,我能感觉到,他快成功了…”压抑的沉默持续了片刻,烛坤终于是缓缓的开口道。

        听到他这话,一旁的几人,心头皆是忍不住的一沉。

        “难道便只能这样看着他完成最后一步么?”雷赢咬牙道,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憋屈,这段时间,他们就如同乌龟一般,死死的缩在防御罩中,这种感觉,对于性子略微有些火暴的他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大阵已成,光是那血云之中所凝聚的能量,便足以让得我们喝上一壶,更莫说冲进去与魂天帝决战了。”古元摇了摇头,眼中却是透着浓浓的无奈,现在魂天帝的力量,已不是他们能够相比,他们能够暂保其身,已是相当不容易的事,至于进攻,现在可真是妄想了。

        闻言,众人拳头都是忍不住的紧握起来,这等局面,就算是他们,都是感到有些绝望,更遑论其他人?

        “联盟附近范围,也是摩擦不断,那些前来寻求庇护的宗派势力,为了占据安全的位置,不少都是在互相出手…”炎烬轻叹道。

        “这些废物,当初我们与魂族开战,他们便是袖手旁观,如今尝到苦果,又想要寻求庇护!”雷赢怒声道。

        众人苦笑,面对着联军与魂族的开战,这些势力,又怎敢随意介入?

        “也不用太过悲观了,我们同样还有着希望…”古元振作精神的一笑,道。

        众人闻言,似也是想起了那最后的希望,当下双眼深处都是有着点点亮光涌现,的确,他们依然还有着一些希望…

        “现在…便只能祈祷萧炎能够顺利的接受到古帝传承,那样的话,方才能够力挽狂澜…不然,这中州,应当便是要完了。”

        脑海中浮现那道削瘦的青年身影,古元轻声道:“不过我倒是挺相信,那个小子,会上演一些奇迹…”

        “那样的话,自然是最好啊…”

        似是被古元此话感染一般,一旁原本面色紧绷的数人,面色也是徐徐松缓下来,脸庞上露出一丝笑容。

        时间,在无数人的惶恐与绝望下缓缓流逝,天际笼罩的血云,压抑得人有种发疯的冲动。

        三个月…四个月…五个月…半年…

        血云在天空之上越来越深沉,同时也是变得越来越厚,有时候,甚至是连阳光都是很难自其中穿透而进。

        而在这些时间,也是有着越来越多的血芒横扫天地,而每一次血芒的涌动,都将会带起冲天的血腥之味。

        不过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进联盟所设的防御罩之中,那一些可怕的血芒,也是逐渐的转移目标,到得后来,甚至是开始撞击着防御罩,不过所幸联盟强者众多,虽说无法撕裂血云,但稳住这些防御罩却并不成太大的问题,当然,每一次血芒冲击防御罩,自然也是会引起不少人的提心吊胆,毕竟,现在他们唯一的庇护处,便是天空的防御罩!

        这防御罩若是一旦破裂,那他们,也将会成为那满地腐尸之中的一员!

        半年时间,便是在无数人的提心吊胆下缓缓度过,这半年,并没有爆发太过惊天动地的大战,然而,这种压抑的血腥,却是比任何大战,都是令得人疯狂。

        半年中,血云只是笼罩着中州,没有任何魂族的强者出现,甚至是连那魂天帝的声音,都是未曾在天地间响彻,然而,那血海中的一道凶戾可欲滔天般的气息,却是在时间的流逝下,越来越恐怖…

        当大阵笼罩中州第七个月时,那遥遥天空之上的血海,终于是泛起了阵阵波动。

        血海翻涌,一个漩涡自血海中浮现,而后一朵巨大的血色莲花,缓缓的从血海之中升腾而起。

        血莲之上,一道身影盘坐,血色头发如同瀑布般垂落而下,一些甚至是落进了血海中,漂浮在血海上,宛如恶魔展翼。

        “令人陶醉的力量啊…”

        人影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其中所弥漫的猩红之色,令得这片血海都是泛起了阵阵涛浪。

        “哗啦啦!”

        在魂天帝睁开双眼时,在其后方的空间也是扭曲起来,一道浑身笼罩在黑炎之中的人影浮现而出。

        “灵石药三族的裔民,已尽数投入血池,魂族本族的裔民,也已投进了十之六七,不过这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虚无吞炎望着那道头发转变成血色的人影,道。

        魂天帝血眸波动了一下,旋即轻轻一笑,血莲转动,直视着虚无吞炎。

        被魂天帝这般注视着,虚无吞炎眼中黑炎一跳,淡淡的道:“怎么?”

        “血海的能量中,似乎是多了一些东西?”魂天帝笑吟吟的道。

        “哦?”虚无吞炎眼中人黑炎剧烈一跳。

        魂天帝满脸笑容,他的手掌猛的插进面前的血海中,然后狠狠一抓,整片血海都是翻腾了起来,然后,一丝丝黑芒在其掌心凝聚,最后化为了一团黑色火焰。

        “将这些吸进体内的话,应该会被种下吞噬种子吧?”望着这团黑色火焰,魂天帝一笑,然后看着虚无吞炎,道:“看来你跟我不是一条心啊?”

        “这是你逼我的!”

        虚无吞炎眼中,猛的暴射出凶光,其双手骤然按在血海之上,一道波动传出,顿时血海翻涌,无穷的黑炎自血海中弥漫而出,疯狂的对着魂天帝暴涌而出。

        “出手!”

        在虚无吞炎动手时,他突然一声厉喝,只见得周遭空间涌动,数十道身影闪现而出,略作迟疑,便是张口喷出一团浓郁的黑炎!

        这些黑炎,飞快的凝聚,最后在血海上化为一道诡异阵法,当头便是对着魂天帝罩了下去。

        “呵呵,看来这些年,你也是暗中作了不少手段啊,这些长老,居然已是不知不觉尽数被你控制…”见到那些熟悉的身影,魂天帝也是有些讶异,道。

        “哼,莫说这些长老,魂族族人十之七八,体内都是有着我所设置的血脉印记,魂天帝,你还真当我什么都没准备吗?只要我心念一动,你魂族,便是得元气大伤!”虚无吞炎冷笑道:“我本不欲如此,但奈何你竟然对我心存杀意,这就怪不得我要先下手为强了!”

        “元气大伤?”

        魂天帝笑着摇了摇头,旋即他眼神陡然阴森:“只要我在,魂族便永远谈不上所谓的元气大伤!”

        “现在的你,也妄想与我抗衡,自寻死路!”

        魂天帝陡然自血莲之上站起身来,仰天一声大笑,旋即嘴巴一张,吸力暴涌,那当头罩来的黑炎大阵,居然直接是化为一道道火线,被其一口吞进体内。

        在魂天帝出手的同时,一股仿若凌驾于天地之上的气息,陡然自其体内暴涌而出,顿时,这片无边无尽的血海之中,便是泛起了惊涛骇浪。

        “砰砰砰!”

        那数十位魂族的长老,身下血海涌动,直接是化为血泡将他们包裹而进,旋即血泡狠狠紧缩,只听得一道道沉闷之声响起,他们的身形,便是爆炸成血沫,汇入下方的血海之中。

        这些魂族的强者,连反应的机会都是没有,便是被魂天帝一手抹杀!

        “你已经成功了?!”

        感受到那股凌驾天地般的浩荡气息,虚无吞炎终于是惊骇失色。

        “已成功半月,只不过是在等着你而已…”魂天帝舔了舔猩红的嘴唇,手掌对着虚无吞炎轻轻一抓:“为了庆祝我成为这万载之中的第一位斗帝强者,将你的本源之火,交给我吧。”

        “魂天帝,魂族那些族人的性命,都在我的一念之间,你若胆敢出手,那便别怪我心狠手辣!”虚无吞炎暴喝道。

        闻言,魂天帝手掌微微一顿,微偏着头,古怪的看着虚无吞炎,道:“你跟着我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性?”

        虚无吞炎心头一寒,这个家伙为了达到目的,足可付出任何的代价,即便这个代价,是整个魂族!

        “过来吧…”

        然而,就在虚无吞炎想通此事,就欲逃跑之时,却是骇然的发现,他的身体,竟然完全的失去了移动能力!

        “爆!”

        魂天帝面带微笑,对着虚无吞炎的手掌轻轻握下,后者的身体,便是直接爆炸而开,化为漫天的黑炎,疯狂的对着四处逃窜。

        魂天帝瞥了一眼那些逃窜的黑炎,嘴巴一张,吸力暴涌,那众多的黑炎,便是飞快的倒飞而出,最后尽数掠进了他嘴巴之中。

        “你现在的力量,对我来说,宛如蝼蚁…”

        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将虚无吞炎吞进体内,魂天帝手背优雅的搽了搽唇角,猩红的嘴唇,显得格外的邪异。

        “现在…似乎也是该去解决那些烦人的家伙了吧?”

        魂天帝的目光,投向中州大地,脸庞上,浮现一抹妖异笑容,而与此同时,一道含着无尽血腥味道的声音,也是在中州之上,浩浩荡荡的响起而起。

        “记得今日,乃是我魂天帝,封帝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