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严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严惩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严惩

        炽热的温度,自那暗红色的药鼎之内弥漫而开,令得这片天际的温度都是变得干燥下来...

        炼制八品丹药极其的繁琐,那多达数百种的药材,寻常炼药师莫说是炼制了,就算是让他们全部的将这些药材控制得悬浮起来都是得手忙脚乱,当然,这些在萧炎那浩瀚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灵魂力量面前,却是并不具备丝毫的问题...

        一株株在场大多数炼药师闻所未闻的高级丹药,源源不断的投入药鼎之内,其中的火焰只需要随意一卷,一株药材之内所需要的精纯药力,便是被完美的提炼出来,最后悬浮在药鼎之中,密密麻麻的,弥漫着惊人的精纯能量。.org

        一始丹号称是能够引来五色丹雷的丹药,这种级别的丹药,对于现在的萧炎来说,却并不具备着太大困难度,这些年中,他的灵魂力量经过修炼,比起当初在丹会时,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因此,这一始丹虽然炼制起来颇为的繁琐,但在萧炎手中,却是炼制得行云流水...

        炼制丹药,特别是八品丹药,是一件相当耗时的时间,即便萧炎有着异火相助,但待得他将所有的药材提炼完毕时,半日的时间,已是悄然而过,而广场上的那些炼药师,也是全部都沉侵在萧炎那种行云流水般的炼丹之中,丝毫未曾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同时,他们眼中的敬畏之意,也是越来越浓,萧炎的这些手段,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神乎其神,以往他们所遇见的那些炼药大师中,基本上无一人能够达到萧炎这种地步。

        而在这种安静的氛围之中,将近三日时间,便是这般悄然度过,这三日中,被萧炎炼丹吸引而来炼药师却是越来越多,一些原本不是丹堂,但却逗留在玄黄要塞之中的炼药师,也是闻风赶来,最后也是直接导致丹堂附近,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天上地上,都是站满了不少人。

        而伴随着这边的动静越来越大,到得后来,一些不是炼药师的强者也是赶来,因为狮冥宗的缘故,导致有着不少势力的强者都是投靠了炎盟这一边,这些人中的一些,在狮冥宗败退后,便离开了,但所留在这里的,依旧还是有着不少,如今便是全部的被要塞之内的炼丹给吸引了过来。

        而当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彩鳞也不得不调动炎盟的强者前来维持秩序,这才未给萧炎的炼丹带来什么骚扰。

        在这种无数人的注目下,又是将近三日时间过去...

        “轰!”

        在萧炎沉侵在炼丹之中约莫第八天时间,万里无云的天空上,突然传出了一道低沉的闷雷之声,旋即便是有着感知敏锐的强者发现,这片天地间的能量,突然间变得暴动了起来...

        当众人因此而变得略微有些骚乱时,这片天空上,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厚压压的乌云,隐隐间,有着一道道银蛇闪电在其中穿梭飞舞。

        望着这突然间便是从晴空万里变成的雷云密布,玄黄要塞也是有些骚动,不少强者面色都是大变,他们能够感应到这雷云之中蕴含着何等可怕的能量,若是任由其倾泻而下的话,玄黄要塞几乎被被轰烂一半...

        在玄黄要塞为之骚动时,那盘坐在石台上闭目好几日的萧炎,却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眸,在其睁开双眼的那一霎,天际上的雷云如同受到了某种牵引一般,雷云翻腾,竟然是逐渐的变得绚丽起来,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乌黑的雷云,便是在一道道震撼目光中,转化成了绚丽的五色雷云...

        “这便是传说中的彩色丹雷么...”

        望着天空上的五色雷云,在场的所有炼药师脸庞上都是浮现一抹虔诚与狂热,这种丹雷,很多炼药师拼尽一生,都是无法将之招引而来。

        “果真是五彩丹雷...”

        古河与法犸看着天空,前者轻轻叹了一口气,望着那道削瘦身影, 心里略微有些挫败,难怪云韵始终钟情于他,这等天赋,古河自认是无法达到。

        “轰!”

        在天际之上雷云翻腾时,突然剧烈的雷暴之声响起,云层陡然撕裂而来,一道足有数百丈庞大的五彩丹雷,在一道道惊骇目光中,猛的对着下方的萧炎爆轰而去。

        感觉到那五色丹雷之中所蕴含的可怕能量,即便是彩鳞等人,脸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

        萧炎缓缓抬头,望着那如同巨龙一般撕裂天空暴冲而来的五色丹雷,屈指一弹,一道暗金色身影便是暴掠而出,然后直接是与那道丹雷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嗤!”

        两者相撞,那看似无比凶猛的丹雷,却是瞬间消失不见,让得所有人都是一脸愕然,目光细细瞧去,却是发现那道身影,居然是一道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的傀儡,正是萧炎的天妖傀。

        “轰隆隆!”

        在被天妖傀吞噬掉一道丹雷后,天空上的雷云也是如同发怒一般,疯狂的倾泻下一道道五色雷柱,不过却并没有一道顺利的闯过天妖傀的守护...

        这种疯狂的雷霆肆虐,持续了足足将近十分钟时间,方才逐渐变淡,而那恐怖的雷云,也是在一道道惊悸的目光中,徐徐消散。

        “八品丹药的丹雷果然可怕,这种威力,就算是一些斗尊强者都是抗不下来啊...”

        见到那徐徐消散的丹雷,在场不少人都是暗暗咋舌,这种级别的丹药,果然不是寻常人能够炼制出来的。

        见到丹雷消散,萧炎手一招,将天妖傀收入纳戒之中,屈指一弹,鼎盖便是自动掀开,一道惊虹,顿时如同闪电一般自其中暴射而出,刚欲远远逃遁,便是被萧炎手掌一握,无形劲风将之死死束缚,最后吸入掌心,往玉瓶之中一塞,丢入纳戒。

        “盟主威武!”

        见到萧炎炼丹成功,周围顿时响彻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众多炼药师面色涨红,目光狂热的望着前者,这是他们首次见到这种等级的炼药师,这种层次的丹雷...

        对于那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萧炎微微一笑,手掌轻压,目光缓缓的在丹堂那些炼药师脸庞上扫过,最后目光在柳昌与乌镇二人脸庞上停了停,而两人此刻也是面色有些不太自然,不敢与萧炎对视。

        “此番前来丹堂,炼丹仅是其一...”

        听得萧炎淡淡的声音,全场也是有些鸦雀无声起来,一些人有些坐立不安,似乎是预感到将要发生何事。

        “丹堂,乃是炎盟一体,与其他堂门并无高低之分,然这些年一些人滋生骄狂之气,视炎盟于无物,独自私为,导致内部失和,此为盟之大罪!”萧炎的面色,缓缓冰冷,冷喝之声,在每一个人耳边响彻而起。

        “我这里,有一份名单,其上所写,各有罪名!”萧炎手掌一握,一卷卷轴出现在手中,然后丢向彩鳞,沉声道:“念!”

        听得萧炎沉声,不少人都是战战兢兢,心头发寒。

        彩鳞接过卷轴,美眸冷冷的扫了场中一圈,这上面所记载的人,都是尤为嚣张跋扈,甚至一些还闯出了不小的祸端,但最后却被不了了之的人,以前她顾忌丹堂重要性,因此只能姑息,但此次萧炎归来,这种顾忌,却是彻底消失。

        “丹堂一部,胡固,不听指令,倨位而傲,曾因私事,耽误丹药送达,导致数百炎盟弟兄丧命!”

        “丹堂二部,贺圆鸣,暗中私吞炎盟药材,被人告发,不知求罪,反伤告发之人!”

        “丹堂一部,......”

        听得那自彩鳞嘴中一个个吐出来的名字,那丹堂之中的某些炼药师,脸色瞬间便是煞白了起来...

        “丹堂长老,柳昌,乌镇,居功自傲,不服调遣,遇战便退,暗中贩卖炎盟丹药,私吞其利!”

        当彩鳞最后一句话冷喝而出时,广场上顿时有些哗然,那柳昌与乌镇面色也是一白,没想到萧炎居然真的敢对他二人出手!

        “国有国法,盟有盟规,其上所说,全部按照炎盟规矩处罚,无人能免!”萧炎淡淡的道。

        “盟主!”

        柳昌与乌镇猛的站起,怒喝道:“我二人乃是七品高级炼药师,丹堂能发展至今,我二人居功至伟,你如今是想要过河拆桥不成?”

        “功不抵过!炎盟并非是松散机制,任何人,都不得犯其法!”萧炎冷喝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任由丹堂这般下去,迟早会造成炎盟内乱,因此,真要下狠手,萧炎必定不会手软。

        “混账,谁稀罕你这丹堂长老,老夫不干了!”

        柳昌与乌镇面色一阵青一白,片刻后,猛的冷笑道,拂袖而起,大喝道:“可有人随我二人走?”

        听得他的喝声,广场上的炼药师面面相觑了一眼,最后两人的一些亲信以及先前那些被念到名字,知道留下来要倒霉的家伙,都是赶忙行出,全部跟在柳昌二人身后。

        见到这些人,柳昌与乌镇也是忍不住得意一笑,望向萧炎,开口道:“盟主大人,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告辞了!”

        望着那冷笑着就欲转身而走的柳昌等人,萧炎脸庞上,却是突然浮现一抹笑容,缓缓的道:“彩鳞,私自叛盟而出的人,是何等惩罚?”

        闻言,彩鳞唇角也是掀起许些冰冷弧线,淡淡的道:“杀无赦!”

        听得彩鳞此话,那刚欲转身的柳昌等人,身体陡然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