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离去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离去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离去

        暗劲送出,萧炎也来不及察看对辰闲所造成的伤势,手中重尺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猛的后甩而出,旋即与那怒扑而来的白姓老者磅礴掌风重重的撞击在一起。.org

        “嘭!”

        掌尺相撞,一道低沉闷声顿时响彻而起,凶悍的劲风宛如风暴般的席卷而开,而萧炎则是脚尖一点虚空,身形急退,脚掌在天空上连踏几步,每一次脚掌的落下,都是会令得那片空间一阵荡漾,如此好几步之后,方才强行将身形稳住,白姓老者这含怒一击,威力也是相当之强,若是任由其攻击落在萧炎毫无防备的后背上,今日恐怕后者也定然会出现不小的伤势。

        脚掌连踏虚空,然后稳住身形,萧炎的目光,却是略显阴沉的转向了宋清身上,因为先前那突然出手阻拦他击杀辰闲的人,正是他。

        见到萧炎那阴沉目光望过来,宋清倒是没有什么惧色,以他在丹塔的地位,可丝毫不惧萧炎,当下便是沉声道:“萧炎,辰兄已加入了我们这暂时的联盟,你不该对他出杀手,现在的每一分力量,都将会成为我们打败万药山脉那凶兽的本钱,你这般作为,可是不想让我们这些人通过此次选拔?”

        这宋清倒是颇为的阴狠,一席话,便是将萧炎立在在场众多炼药师的对立面,不过至于能取到多大的效果,便是不得而知了。

        “照你这样说来,就只能他对我下杀手了?”闻言,萧炎嗤笑一声,道。

        宋清眉头微皱,淡淡的道:“宋兄只是让人擒住你而已,现在你还好好的,不就是证明么。”

        “你这人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倒是不弱,他口口声声说着要让我生不如死,难道在场的就你没听见?”萧炎笑了笑,斜瞥了一眼宋清,懒散的道:“你也别尽说废话,这里的人都不是傻子,你那种话也无人会理会,你要真不爽的话,尽管出手便是,我都接着。”

        宋清一滞,目光扫了一下周围,果然是见到那些炼药师皆是一股袖手旁观的模样,并未因为他的话,为表露对萧炎过多的敌意。

        “这些老油条...”见状,宋清心中也是无奈,能够参加丹会的人,哪个会是寻常之辈,想要挑拨他们与人为敌,倒并非是什么容易之事。

        “炼药师的本事,可不是打打杀杀,你真要有本事,我在丹会上等着你...”大庭广众下,宋清也自然不可能服软,目光望着萧炎,冷笑道,或许比拼战斗力,他不会是萧炎的对手,但炼药术,他却是极有信心!

        到时候,他会让得萧炎知道,什么狗屁的五大家族考核冠军,在他眼中,一毛不值!

        对于宋清这番狠话,萧炎倒是不置可否,目光瞥了一眼远处正被地妖傀纠缠动弹不得的另外一名玄冥宗长老,心中传出一道命令,地妖傀便是化为一道银芒闪掠而回,最后面无表情的立于萧炎身侧,宛如最忠实的护卫。

        那名玄冥宗长老见到地妖傀退开,这才与白姓老者身形一动,出现在那直接被萧炎震昏获取的辰闲身旁,手掌搭着其手臂,急忙探测他的伤势。

        “混蛋,你震断了少宗主的经脉!”

        这一探测,立刻便是令得两人眼中掠过暴怒,抬起头来,如同怒狮一般的瞪着萧炎,咆哮道。

        经脉,斗气修炼中最为重要的运输之道,若是经脉出现了什么问题,很容易令得人变成不能修炼斗气的废物,虽说一些高阶丹药有着修复经脉的作用,但那也是得看伤势轻重,如今那辰闲体内的经脉,却是在萧炎先前那一击之下,寸寸断裂,这般严重的伤势,想要痊愈,希望渺茫...

        而失去了斗气支撑,辰闲,也将会成为废人一个!

        听得老者的咆哮声,宋清脸色也是微变,他没料到,萧炎下手,居然狠到了这种程度。变成废人,这对于辰闲来说,恐怕比直接杀了他还要让人难受...

        半空中,萧炎面无表情,并未因此而有丝毫的动容,辰闲几次三番想要致他于死地,若非他手段众多的话,恐怕也早已变成一具冰冷尸体,既然辰闲能对他下下手,那么在动杀心的时候,也应该知道一些日后所要承受的后果...

        “事情已经这样了,谁也没办法挽回,经脉断裂,并非无救,事后或许可以向丹塔寻求帮助,说不定能够医治好他。”在众人沉默间,曹颖终于是莲步轻移,酥酥柔柔的声音令得人有种着迷的冲动。

        见到曹颖开口,那两名玄冥宗长老也是逐渐的冷静了一些,凭他二人的实力,还拦不下有着地妖傀相助的萧炎,如今之计,是得寻找一切办法救治辰闲,不然的话,回到玄冥宗,他二人必然会承受玄冥宗宗主的暴怒。

        “不过不管怎样,当下之事,还是得先将任务品弄到手,将这一次的选拔通过。”曹颖美眸停留在天空上那道削瘦身影上,却是突然嫣然一笑,道:“不知道萧炎先生是否有兴趣?大家一起的话,击败那头凶兽也是将会多上一些把握。”

        听得曹颖居然开口邀请萧炎,一旁的宋清面色却是一变,低声道:“现在萧炎得罪了玄冥宗,再邀请他怕是会得罪辰闲他们啊。”

        曹颖淡淡一笑,并未理会宋清的话,而是美眸径直的盯着萧炎。

        半空上,萧炎目光在曹颖这妖娆的美人娇躯上扫了扫,却是摇了摇头,道:“多谢曹小姐盛情邀请,不过我独来独往惯了,并不喜欢与人成群结队,所以抱歉了。”

        话音一落,萧炎身形刚动,却是察觉到一道异常目光在其身上扫过,而在这道目光的扫视下,萧炎浑身汗毛居然都是有种竖起来的冲动。

        这般变化,令得萧炎心头猛然一凛,视线不着痕迹的在下方扫视一圈,但却没有半点所获...

        “难道是错觉?”

        萧炎眉头微微一皱,刚欲收回移动的视线,目光却是陡然一凝!

        他目光所凝固的地方,是山丘的一片边缘,在那里,一名黑衣男子,正负手而立,而似是察觉到了萧炎的目光,他嘴角,却是缓缓挑起一抹诡异笑意。

        在其嘴角诡异笑意浮现那一霎,萧炎眼瞳也是微微一缩,这神秘的黑衣人,给他一种很是压抑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他只是在一些斗尊强者身上感受到过...

        “这丹会果然是藏龙卧虎,没想到还有这等强悍的存在...”

        察觉到这神秘黑衣人的强悍,萧炎心头也是忍不住的一沉,有这些家伙在,想要抢夺冠军,可不容易啊。

        在萧炎因为黑衣人的诡异而失神间,下方的曹颖,也是因为他的拒绝微微蹙了蹙黛眉,旋即有些牙痒痒,这家伙,似乎从来就没给过她半点面子...

        至于一旁的宋清,倒是在此刻松了一口气,嘴上连忙低声道:“算了,颖儿,既然他这么不识好歹,那便别热脸贴冷屁股了,到时候他吃瘪了,自然会来求着联手...”

        对于宋清的话,曹颖倒是不自觉的撇了撇嘴,从先前萧炎所展现而出的本事来看,这里能胜过他的人还真不多,说不定他还真是有着一些把握独自将任务品给弄到手。

        “今日的事,便到此为止吧,告辞。”

        萧炎也不理会两人间的交谈,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神秘的黑衣男子,然后对着曹颖等人一拱手,转身便走,因为那黑衣男子的缘故,他并不想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因为从那人身上,他总是感觉到一种淡淡的不安。

        这种感觉很是虚无飘渺,但却如同一根刺般,悬在萧炎心口,他也不得不多加提防。

        话音一落,萧炎手掌一挥,便是将地妖傀收入纳戒,然后便是对着万药山脉之内暴掠而去。

        “小子,伤了人就想一走了之么!”

        见到萧炎要走,那两名玄冥宗的长老顿时怒了,一声怒喝,两人齐齐升空,对着萧炎满身杀气的暴掠而去。

        对于这两位陷入暴怒中的玄冥宗长老,萧炎倒是未多加理会,脚掌之上银芒闪烁,低沉雷鸣声响彻,只见得几道残影驻留虚空,而其身影,却是瞬间消失在了山丘上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中。

        望着一眨眼便是不见人影的萧炎,那两名玄冥宗长老也只能气得暴跳如雷,不断的出声喝骂。

        山丘边缘,那名黑衣男子望着萧炎消失的地方,嘴角再度掀起一抹诡异笑容,低低的呢喃声,悄无声息的带着一股阴冷,缓缓传出。

        “萧炎...你跑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