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下杀手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下杀手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下杀手

        听得萧炎那充斥着杀意的森然话语,辰闲脸色也是瞬间剧变,没有丝毫的迟疑,体内斗气在这一刻铺天盖地的爆发而出,旋即尽数凝聚在其右掌之上。.org

        浓郁的火红斗气凝聚在辰闲右手之上,令得其整条手臂都是犹如烧红的火炭一般,掌尖处,可怕的火红斗气极度凝聚,宛如一柄异常锋利的火刀!

        “玄火刀!”

        辰闲面色也是在此刻涌上一股狰狞,手掌微斜,倾成刀状,然后狠狠的对着萧炎脑袋劈砍而去!

        随着其手掌挥动,炽热的火红斗气所凝聚而成的火焰刀,也是随之而动,灼热的凌厉劲风,连空间,都是生生撕裂出了一道漆黑裂缝。

        不管怎样,辰闲也是一名实力与萧炎相差不多的强者,在这拼命反扑之下所发动的攻击,威力也是极为不弱。

        面对着辰闲这等凶狠反扑,萧炎脸庞上的森冷之意,却是变得更浓,手掌曲成爪形,碧绿火焰暴涌而出,旋即化为一只火焰拳套,将萧炎手掌包裹而进。

        凝聚成火焰拳套,萧炎面色不起丝毫波澜,然后一拳狠狠击出,在那众多目光注视下,与辰闲的火焰刀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

        “嘭!”

        拳掌交接,一股炽热的高温劲风,在这一霎席卷开来,灼热的温度,令得地面上的一些枯叶,瞬间噗的一声化为灰烬,一些巨石,也是爆裂出一道道裂缝,然后嘭的一声,爆裂成无数碎石...

        拳掌碰撞,辰闲脸庞迅速变得苍白起来,而反观萧炎,脸色却依旧布满森冷,并未因为前者此次凶狠反扑而有丝毫的变化。

        “滚!”

        火焰刀之上的凌厉劲风,在与琉璃莲心火接触间,飞速的被减弱,片刻之后,终于是达到崩溃边缘,而萧炎那漆黑眸中,也是在此刻掠过一抹寒意,一道冷喝,如同春雷般,在其舌尖炸响开来。

        喝声携带着声浪扩散而出,连带着涌出的,还有着那令得辰闲脸色恐惧的磅礴劲力!

        “噗嗤!”

        掌心处,可怕的劲力如潮水般的暴涌而进,而辰闲体内的斗气防御,在这股劲力之下,几乎是利马土崩瓦解,一口殷红鲜血,噗嗤一声,便是从其嘴中被喷射而出。

        鲜血喷射间,辰闲手右臂处,顿时爆发出一阵清脆的骨骼破碎声响,而其身体,也是再度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之上,将那山石震出一道道细密的缝隙,片刻后,终于是咔嚓一声,巨石爆裂而开,其内,却是已经尽数被那股暗劲震成了粉尘。

        辰闲身体瘫倒在巨石粉尘之中,身体不断的抽搐着,显然,萧炎先前那一击,绝对已将其重伤!

        施展了天火三玄变第一变的萧炎,足以和七星甚至八星阶别的斗宗相战,而至于九星斗宗么,则是略微有点勉强,先前那白姓老者被萧炎一击震退,更多的,还是他本身实力的缘故,经过那番交手,萧炎知道,那白姓老者顶多刚晋入九星不久,不然的话,不可能会被他一尺震退。

        当然,面对着九星斗宗, 即便是萧炎施展了天火三玄变第一变,也不可能令得对方出现什么伤势,但可惜,辰闲,却并未达到这个实力,他那自以为傲的实力,在萧炎眼中,却是根本不值一提!

        山丘上,一道道目光望着那瘫倒在石灰之中,看上去极为狼狈的辰闲,皆是暗自咽了扣唾沫,转向萧炎时的目光,已经是多了几分惊惧之意,后者那狠辣的出手,对于他们来说,可是相当的具备震慑条件。

        宋清与曹颖的目光,也是停留在那狼狈的辰闲身上,两人神色各有不同,前者是面色阴沉,他与辰闲略有交情,但萧炎却是当众如此对待辰闲,自然也是令得他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而至于那曹颖妖女,似乎对于这种男人间的战斗很是感兴趣,妖娆的美眸中,跳动着许些兴奋之色,看那模样,似乎恨不得两人再冲上去狠狠的打个你死我活一般。

        “小子,你太过分了!”

        这个时刻,那被萧炎震得体内斗气虚浮了一阵的白姓老者,也是缓过气来,望着重伤的辰闲,脸色也是一变,一声怒吼,身体化为一抹闪电,带起凌厉劲风与杀意,对着萧炎暴掠而去!

        见到白姓老者出手,萧炎眉头微皱,瞥了一眼那正瘫在石灰中,但却依旧怨毒的盯着自己的辰闲,当下也是一声冷笑,身形一动,直接是再度对着后者掠去,看这模样,似乎是想给重伤的辰闲,来上真正的最后一击!

        萧炎的身形刚动,便是被不少人察觉到了他的目的,当下不少人皆是有些变色,他们未曾料到,萧炎居然真的敢在此处对玄冥宗的少宗主下杀手!

        “小子,你敢!”

        萧炎的举动,也是被那名追来的白姓老者发现,当下脸色立刻剧变,怒声咆哮道。

        对于他的咆哮,萧炎倒是犹若未闻,对于辰闲,他早便是抱有杀心,此人睚眦必报,当初不过是在炼药师交易会有一点点小矛盾而已,但他回头便是对他进行调查,然后将他的情报卖与魂殿的人,令得自己险遭截杀!

        那一夜,若非玄空子突然插手的话,恐怕萧炎除了施展毁灭火莲之外,别无他法,斗尊阶别的强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还是极度强悍的存在!

        在没有将第三种异火炼化之前,萧炎明白,面对着斗尊强者,他并没有太多的相战手段,毕竟,那阶别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多了...

        辰闲令得他险些丧命,这件事,萧炎自然不可能一笑而过,从某个方面来说,他同样也是属于那种睚眦必报的人!

        恩要还,仇,也必须报!

        望着那对着自己满身杀气暴掠而来的萧炎,辰闲眼中的怨毒立刻被惊恐所取代,如今以他的这个状态,根本不可能是萧炎的一合之将,现在的萧炎,只需要轻轻一动手指头,便是能够让得他这个玄冥宗少宗主命丧于此!

        “萧炎,你敢杀我,玄冥宗一定不会放过你!”

        性命攸关关头,辰闲也是顾不得许多,声色内茬的厉声喝道。

        对于他的厉喝声,萧炎却是不闻不顾,他从来不会天真的认为,若是真的将辰闲放走了,他便是会因此感恩戴德,一条恶狼,你放过了它,它却还会寻找机会,伺机反噬,这种事,萧炎这些年历练中见过不少,自然不可能在这种时刻留手。

        瞧得萧炎直接是无视自己的威胁话语,辰闲脸色也是瞬间煞白了许多,心中终于是在此刻涌上一抹后悔,早知道这家伙这么狠的话,当初就不该招惹...

        这种时刻,后悔已是无用,因为那携带着满身杀气的萧炎,已是在这瞬间,闪现在了辰闲头顶上空,漆黑双眼透着丝丝令人感到寒意的森冷,在其手中,一柄硕大的黑尺,正被炽热的火焰包裹而住,黑尺过处,空间一片扭曲...

        “下辈子投胎,记得动歪脑经的时候,多想想后果!”

        望着辰闲那一脸的恐惧,萧炎嘴角也是掠过一抹狰狞之色,旋即手中重尺,毫不犹豫的带起震耳欲聋的破风之声,嘭的一声,便是对着其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萧炎这一手极狠,显然是想一尺将这辰闲的小命给取走。

        辰闲望着那在眼瞳之中不断放大的碧绿火尺,一张脸庞,已经是惨无人色。

        “住手!”

        重尺挥动,一道喝声,突然如同惊雷般,在萧炎耳边炸响。

        听得这喝声,萧炎眉头一皱,但却依旧未曾理会,重尺下落的速度,反而陡然加快!

        “土玄地火盾!”

        先前那发出喝声之人,似也是知道此话对萧炎无用,因此在其喝声落下之后瞬间,便终于是忍不住的出手了。

        辰闲面前的地面,在这一刻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旋即嘭的一声,土流如同洪水般的暴涌而出,令人奇异的是,在那土流之中,居然还掺杂着一种深黄色的火焰。

        土流暴涌而出,立刻便是在辰闲面前凝聚成了一面极为厚实的泥土之盾,在那盾面上,缭绕着一种奇异的深黄色火焰。

        “嘭!”

        土盾刚刚凝成,重尺便是轰然落下,旋即重重的落在了其上,一道低沉的爆炸声,陡然响彻而起!

        重尺落下, 只见得那土盾也是急速溶解,泥沙四溅,但总的说来,萧炎的这一记攻击,被这土盾缓解了下来。

        感觉到重尺陷入土盾中的那种细微的滞涩感,萧炎面色也是微沉,他知道,出手之人并非是想将他这记攻击拦截而下,而是想给那白姓老者争取一点宝贵时间!

        也正如萧炎所料,在其尺身滞涩间,其身后,一股磅礴斗气,已是瞬间掠来,而且直指其后背心,显然,若是他真执意要杀辰闲,后方之人,也必取他性命!

        千钧一发时刻,萧炎眼眸微眯,手掌突然诡异一抖,而下落的尺身,也是陡然一震,一股暗劲,悄然的透过土盾,重重的轰击在了辰闲小腹之处!

        在这股暗劲轰击在辰闲小腹处时,后者身体,瞬间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