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七章 六合游身尺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七章 六合游身尺

    作品:《斗破苍穹

        第八百一十七章 **游身尺

        白发老者双手小心翼翼的将那赤红卷轴从银盘之上取出,然后对着拍卖场中微微举了举,含笑道:“此尺法斗技,名为**游身尺,地阶中级斗技,乃是几百年之前横行大陆的**尊者所创,此尺法也是其成名斗技,威力极强,唯一的缺陷,便是尺法略显偏门,若非是要此中侵淫数载之人,想必颇难将之驾御。.org”

        听得那所谓的**尊者的名头,拍卖场中也是响起道道惊呼声,斗尊,那个地步距离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颇为遥远的层次,而凡是与这个层次沾上边的东西,无疑不将会身价暴涨,因此,虽然尺这种武器略显偏门,可依然有着不少人有些心动。

        “怎么?心动了?”望着那突然间坐直身子的萧炎,一旁的小医仙不由得微笑道,她自然是知道,萧炎最擅长的武器,便是那宛如庞然大物般的黑尺,而这所谓的**游身尺,等级不低,而且来历也不凡,引起他的心动,自然是最平常的事。

        萧炎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卷赤红色的卷轴,微笑着点了点头,玄重尺他用了不少年,已经顺手了,并不想再换其他武器,但尺法斗技,他除了焰分噬浪尺这种纯攻击性的之外,便是再没有了其他可用斗技,虽说他依靠着自己的领悟,掌握了一种能够宛如大海涛浪般连绵不尽的尺法,但这种尺法太过稚嫩,想要成器,至少也是需要千锤百炼,所以对于现在的萧炎来说,却是并没有太过重要的作用。

        因此,现在这出现的“**游身尺”,倒是极对萧炎胃口,就是不知道若是修炼成功之后,威力将会如何。

        “呵呵,此尺法斗技,拍卖价格定在一百八十万,每次初始加价,不得低于一万。”望着那响起一片窃窃私语的拍卖场,白发老者微微一笑,道:“那么...诸位,请出价吧。”

        白发老者话音落下,拍卖场中出现了短暂的平静,一百八十万对一些小势力来说,不算小数目,而一些大势力却喜欢在最后的时候,一手定乾坤,因此,方才出现了这般安静情况。

        对于这种毫无应声的局面,那白发老者却是脸色不变,脸庞上依然挂着热情笑容,目光缓缓的在场中扫过。

        “一百八十三万。”安静持续了半分钟左右,终于是被一道从后方传来的喊价声打破。

        这道喊价声刚刚落下,便是犹如带起了连锁效应一般,喊价声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那价格便是直接被抬到了一百九十八万,这般价格,已是这场拍卖会首次出现的最高价格。

        “两百五十万。”

        突然猛飙了一段的价格,利马引起整片拍卖场的哗然,旋即一道道目光顺着声音望去,最后停留在了前方贵宾席处,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人影。

        喊价之人,自然便是萧炎,对于这“**游身尺”,他兴趣不小,不过他身上所存金币倒是没有太多,加起来也不过三百万左右,但他也深知这种拍卖,一点点的耗着可没什么意思,竟然要竞争,便是直接出一个竞争者不敢再跟随的高价。

        如今的萧炎,因为当日那场炼丹风波,以及其身旁小医仙的缘故,在这贵宾席之中,也是颇受人注意,因此如今一开口,那贵宾席上众多的目光,也是带着些许惊异之情的投射了过来。

        对于那一道道掺杂着各色情绪的目光,萧炎宛若未闻,只是将目光投于拍卖台上,静等着别人的加价,他知道,以这**游身尺的吸引力,这贵宾席上应该会有不少人会动心,这两百五十万的价格或许对寻常人很有震慑力,可对于这些财大气粗的大势力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两百五十五万。”

        也正如萧炎所料,就在他喊价落下之后不久,一道声音便是紧跟着响起,萧炎目光顺着望去,那喊价之人却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此人那望向拍卖台的目光也是颇为火热,显然对于这**游身尺,也是颇为的觊觎。

        “三百万。”萧炎淡淡的道,直接是一口将所有身家给丢了上去,他现存的金币只有这些,但他也并不心虚,他纳戒之中所存的那些高阶丹药,随便拿一些出来,价值便是不会比这地阶卷轴低多少,不过丹药他是想要留到最后竞争菩提化体涎所用,并不想浪费在这中途之上,所以不到万不得一,能不拿出丹药,最好还是不拿的好。

        萧炎这般狠狠加价,也是令得那名中年大汉脸色微微变了变,刚欲再度狠心跟上,其身旁的几人却是伸手拉了一下,为了一卷尺法斗技,得罪一名六品炼药师与斗宗强者,可是有些不太划算的。

        被同伴拉扯了一下,那中年大汉也是从**游身尺所带来的狂热中清醒了不少,目光望向萧炎那边,刚好是瞧得小医仙那淡漠视线,当下浑身便是一个哆嗦,咽了口唾沫,只得悻悻的坐了回去。

        “三百万,可还有更高价格?”白发老者笑眯眯的望着场中,问道,这个价格并未超过**游身尺本身的价值,但他也知道萧炎与其身旁小医仙代表着什么,寻常人,即便是想,也不敢真与他们死命竞价,这样看来,这**游身尺,怕是得拍卖得亏一些了。

        白发老者的话语在拍卖场中回荡着,片刻后都是未曾有人回话,从萧炎这两次出价来看,明显便是对这**游身尺抱着必得之心,寻常人抢不过,而贵宾席上的一干人,又是因为萧炎那六品炼药师的身份以及小医仙的实力,皆是不想因此而与之结怨,他们的最终目标是菩提化体涎,在这里得罪一名六品炼药师与一名斗宗,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安静在拍卖场中持续了约莫半分钟,白发老者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其刚欲砸下小银锤,一道声音突兀响起。

        “三百一十万。”

        突兀的喊价声,令得不少人皆是怔了下来,旋即目光顺着声音望去,当下眼中皆是涌现许些愕然,这家伙怎么会出价与那神秘炼药师竞争?

        萧炎目光在那喊价声出现时,眉头也是紧皱了起来,视线顺之望去,顿时一愣,脸庞之上,涌现一片古怪之色,不为其他,因为那出价之人,不是旁人,居然便是他二哥,萧厉。

        小医仙与紫研也是因为这变故而愣了愣,旋即两人皆是有些莞尔,没想到这两兄弟会竞争到一块去了...

        在那一道道惊愕目光中,那站起身的萧厉,冷厉的脸庞上也是布满着无奈与苦笑,他也知道,此刻出价明显便是与那名神秘炼药师过不去,可这卷尺法斗技明显很是不弱,他自己虽然不擅长尺法,但他却是在为自己三弟打算,他知道,自己那三弟的武器便是一柄大尺子,这斗技若是落在他手上,定然能让其实力涨上不少,因此,他在踌躇再三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喊出了价格......

        在萧厉身旁,苏千也是一脸无奈之色,他知道萧厉出价是为了萧炎着想,但如此一来,可就得罪了那神秘炼药师啊,而且更重要的,得罪那神秘炼药师,便也是得罪了那名白衣女子......

        不过心中虽然无奈,但他也并未如何阻拦,他知道萧厉处处都在为萧炎着想,有这么一个能让萧炎实力大涨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轻易放弃,即便这个机会,或许将会得罪一名六品炼药师以及一名斗宗强者。

        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萧炎心头却是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他略微深思,自然也是能够知道萧厉为何要拍卖这尺法斗技,当下心中也是涌上一片感动。

        既然萧厉要竞争,那么萧炎自然不会去与他抬杠,反正不管谁赢,东西最后都是落在他手中,当下,微微一摇头,然后便是在众多愕然目光中,缓缓缩回了椅子。

        见到萧炎竟然放弃了竞争,贵宾席上不少人皆是一脸惊愕,片刻后,一些与萧门有些恩怨的势力,顿时将幸灾乐祸的目光投向了萧厉,在他们看来,萧厉此举,必然将会得罪那名神秘炼药师,而如此一来,当日因为小医仙对他们客气而心中产生的一点芥蒂,也是瞬间消散,现在的他们,可不用再担心萧门是否会和那神秘炼药师合作了......

        见到那神秘炼药师居然直接放弃,萧厉也是一怔,心头却是缓缓下沉,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出现了啊......

        目光与一旁的苏千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轻叹了一口气,嘴角略有些苦涩之味,得罪了一名六品炼药师与斗宗强者,即便是强如苏千,也不得不在心中一声暗叹啊。

        萧厉的出价,贵宾席上自然不会再有人开价,因为不少人皆是极为乐意的看见萧门将那位神秘炼药师彻底得罪,所以自然不会出手掺和,在他们看来,这卷尺法斗技,已经是成了烫手山芋,落在谁手中,便是会引来那名神秘炼药师的敌意。

        而在众人这般心态中,那卷地阶中级的“**游身尺”,便是这般极为轻松的落进了萧厉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