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 白衣人
  • 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 白衣人

    作品:《斗破苍穹

        第八百零七章  白衣人

        桌子爆裂而开,木屑四处飞射,然而萧炎脸色却是没有丝毫变化,手中端着的茶杯,宛如平静湖面般,泛不起丝丝涟漪。.org

        对于那位面色阴狠的中年男子的森然声音,萧炎抬起眼来,轻瞥了他一眼,缓缓的道:“一些渣滓而已,杀了也就杀了。”

        见到萧炎居然直接承认了下来,周围那些众多围观者也是略感讶异,旋即心中有些恍然,看来这年轻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然的话,在这种场合还敢如此说话,那便是傻子了。

        听得萧炎此话,那一干赤膊大汉眼中凶芒猛然大盛,目光泛着狞然的盯着萧炎,看那模样,似乎只要那中年人一身令下,便是会直接将后者撕碎一般。

        “小子,够狂,也正如你所说,那群人大多都是实力不济的渣滓,杀了也就杀了,不过可惜,在那群渣滓之中,还有着我一位不争气的亲侄子,你说,此事如何解决?”中年男子脸庞微微抖动,旋即森冷的道,声音之中,充斥着难以掩饰的杀意。

        闻言,萧炎眼眸微抬,旋即在众目睽睽之下,轻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道:“即便我预先知道,也不会留手。”

        萧炎此话,在引起周围众人哗然时,也是彻底令得面前这位中年人脸色阴沉了下来,在暴怒之下,他却是逐渐的平静了许多,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如此平淡,不是本身实力超强,恐怕便是身后有着什么大背景。

        心中闪过些许念头,中年人压下心中暴溢的杀意,目光缓缓在萧炎身上扫视,旋即声音阴冷的道:“奎狼帮帮主奎刹,小子,今日你若能搬出一尊让我忌惮的势力背景,那这个亏,我就自己咽下去了!”

        “不用试探了,放心,我们是独自三人,背后没什么势力,所以你也不用担心。”闻言,萧炎却是一笑,道。

        萧炎话语一落,大厅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而在这般噙着些许嘲讽的笑声下,那奎刹嘴角也是一阵抽搐,眼中杀意暴涌。

        “嗤!嗤!嗤!嗤!嗤!嗤!嗤!”

        心中杀意暴涌,某一刻,奎刹身形猛的一动,右腿抡起,身体成半旋空之状,右脚带着一股凶悍劲风,直接是撕裂了空气,狠狠的对着萧炎脑袋怒甩而去。

        奎刹这说动手就动手的狠辣心态,倒是令得不少人惊呼了一声,这家伙果然如传闻所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滚刀肉。

        面对着奎刹这般极其突兀的凶悍攻势,萧炎却是连眼睛都不抬一下,右手轻拂而出,瞬息后便是轻飘飘的与奎刹右腿撞击在了一起,当下一道低沉声音爆响,旋即一道劲风涟漪扩散而出,周遭的桌子,尽数爆裂开来。

        手脚一触便分,萧炎身形纹丝不动,不过所坐的椅子,却是突然爆裂成一团粉末,而反观那奎刹,却是脚步噔噔的连退了好几步,这短短一回合的交手,双方实力强弱,顿时一眼便分。

        “这小子竟然也是一名斗皇强者?”这短暂的交手,直接暴露了萧炎的实力,当下大厅中那些目光之中,涌上了一丝震惊,斗皇强者在黑角域并非没有,然而能够像萧炎如此年轻的,倒是寥寥无几。

        而一般来说,越是更早的达到斗皇层次,那么便是说明一个人的修炼天赋以及潜力越加强横,像萧炎这种年龄,明眼人皆是知道,只要给予他足够的时间,日后定然有机会成为一名斗宗强者,甚至,若是机缘足够的话,即便是斗尊强者,也未必不可能。

        稳下身形的奎刹,脸庞之上也尽是震惊,他同样未曾想到过,以萧炎这般年龄,居然会是一名与其同阶别的斗皇强者,而且,从先前的交手来看,似乎对方的等级,还要比自己更高一些!

        以奎刹这三星斗皇的实力,根本就难以察觉萧炎的真实实力,因此先前说话,方才会如此嚣张。

        “这次真是瞎眼了...”心中深吸了一口冷气,奎刹那满心的杀意,此刻也是被浇了一盆冷水,先前接到消息,他也是被暴怒冲昏了头脑,没想到这带着人冲过来,对方实力居然如此之恐怖。

        在周围那一道道目光注视下,奎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念头飞速转动,片刻后,浑身凶煞之气一收,对着萧炎一拱手,沉声道:“在下技不如人,这恩怨,我记在心中,日后再来讨还。”

        说完,他一挥手,便是欲带着人有些狼狈的离开。

        然而就在其转身时,萧炎却是突然缓缓的道:“奎帮助把在下当做什么了?想动手就动手?想走就走?”

        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着几日时间,而他想要在这段时间获得安静,那么便是得展露一些手段,而这奎刹自动送上门来,萧炎自然是不会让他随意离开,这种送上门用来立威的人,放过了,可真是有些可惜了。

        身形一滞,奎刹望着萧炎,后者眼眸中,同样是闪烁着些许杀意。

        “你想如何?这里可是黑皇宗的地方。”感受到萧炎眼中的杀意,奎刹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道。

        “接她三拳,接得过,便走,接不过,死!”萧炎指着一旁的紫研,淡淡的道。

        见到萧炎指来,紫研先是一怔,旋即小脸上顿时涌上跃跃欲试的兴奋之色。

        周围一道道目光顺着萧炎手指望去,瞧得那粉雕玉琢般极为可爱的紫研,脸庞上顿时涌现一抹古怪之色,这个家伙,竟然让一个小女孩去跟奎刹出手?

        那奎刹同样是为此怔了半晌,旋即心头涌上一股怒火,冷笑道:“我可以接你三拳,不用拿一个小女娃出来,免得到时候打死了,还得惹一身麻烦。”

        萧炎却是不理他,偏头对着紫研微笑道:“动手吧,不用留手。”

        “嗯!”紫研重重的点了点小脑袋,旋即十指紧扣,微微一按,骨头间顿时爆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迈着小步子,走向奎刹。

        “这是你自找的,老子可没什么尊老爱幼的爱好,她出了什么事,那就怪你自己!”见到紫研对着自己走来,奎刹心头怒火更甚,冲着萧炎咬牙切齿的道。

        在奎刹说话间,紫研已至其面前,宝石般的大眼睛斜瞥了这个身高是你两三倍的大汉,然后小拳头紧握,最后在周围那一道道哑然失笑的目光下,直接就是对着奎刹直轰而去。

        拳头出手,陡然间,一道空气炸裂的音爆之声,猛然在大厅之中响起,旋即众多喧哗声音噶然而止,一道道目光,震惊的望着那在小拳头的挥动下,出现了一个巨大弧度的空气凹槽。

        在那音爆之声响起的霎那,那奎刹脸色也是瞬间大变,体内斗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暴涌而出。

        斗气涌出,奎刹还来不及松口气,紫研的拳头,便已是临体,旋即,一股铺天盖地的可怕力量,如山洪般的倾泻而出!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缭绕在身体表面的斗气,在那小拳头可怕的力量之下,直接被撕裂而开,紫研的拳头,便是正正的落在其胸膛之上,顿时,一口鲜血,在周围那一道道惊愕目光的注视下,爆喷而出。

        鲜血在半空凝成血雾,而奎刹的身体,则是犹如受到重击的沙袋般,直挺挺的对着后方倒飞而出,沿途所碰撞的桌椅直接被震裂成粉末,如此在倒飞了几十米之后,终于是狠狠的撞击在一根巨大的柱子之上,当下整个大厅都是出现了细微的晃动。

        满场寂静无声,所有目光皆是凝固在紫研与那嘴中吐着鲜血的奎刹身上,谁都未曾想到过,这在前者那小小的身躯之中,居然隐藏着如此可怕的力量!

        震惊之余,一道道目光转向那至始至终脸颊上都是噙着一抹微笑的萧炎身上,心中越发的觉得后者的神秘。

        到得现在,绝大部分人心中,都是在萧炎那张微笑的脸上贴上了一个危险的标签,这黑角域之中,果然不能以貌取人。

        一拳直接打飞奎刹,紫研却是没有就此罢休,脚尖一点地面,身体就犹如炮弹一般的暴射而出,旋即拳头再度紧握,狠狠的对着那已受重伤的奎刹暴冲而去。

        望着紫研此举,那奎刹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骇,高声叫道:“莫少,救我!”

        其声音刚刚落下,紫研身形如飞燕般的闪掠而至,而就在其拳头轰击而出时,一道清朗淡笑声,却是突然在大厅之中响起:“呵呵,这位小姑娘,出手何必如此之重?黑皇阁中,可不能出现死伤哦。”

        笑声落下,一道白影突然如鬼魅般的闪掠而出,旋即出现在奎刹面前,双手微曲,旋即诡异一旋,只见得紫研身形,便是从其身旁滑了开去,措不及防下,差点摔倒而去。

        紫研稳住身形,小脸上浮现一抹怒色,脚尖一弹,身形再度对着那出现的白衣人怒冲而去。

        瞧得紫研再度猛冲而来,那白衣人淡淡一笑,双手再度诡异一扭,手掌一探一曲,便是将紫研双拳握住,轻轻一拖,旋即猛然推出!

        这位白衣人似乎极其擅长对付刚猛之力,紫研的攻击,不仅被其尽数卸开,然而还有着余力反震她,看其这一推,看似柔和,但其中力量也是相当之猛,若是紫研不可闪避的话,想必也会被震退几十米,甚至,说不得还会略有受创。

        身处半空,紫研闪避起来自然异常麻烦,而对方经验似乎极为丰富,出手间,几乎将其退路封死,一时间,紫研居然是无路可退。

        然而,就在那白衣人推手施展而出时,一道黑影也是诡异般的闪现而出,旋即一手搭住紫研身体,往后一扯,五指猛然紧握,旋即带起一股炽热劲风,狠狠轰出。

        拳头与那蕴含着暗力的推手相撞,爆发出一阵沉闷声音,劲风扩散间,两人皆是后退了一步。

        将紫研放下,萧炎缓缓抬头,目光望向那名出手的白衣人,漆黑眸中,掠过许些寒意。

        “对一个小女孩出这般重手,阁下是不是过分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