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身法较技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身法较技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七百三十九章    身法较技

        听得这一直被她珍藏在记忆之中的名字,白发女子袖中纤手微微一颤,声音却是未出现太多波动:“让炎盟投降,本宗担保,一人不伤。.org”

        跟在白发女子身后的落雁天,听得这话,眼神更是变得古怪许多,一人不伤?这话从这位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嘴中说出来,怎么如此的具有讽刺效果?不过今天她似乎真的有些奇怪啊...

        心中念头闪动,雁落天目光突然投向那黑袍青年身上,似乎一接触到此人,这毒宗宗主便是会略有些不同寻常,难道她看上了这小子不成?

        “投降之事若是做了出来,恐怕就无颜见族人了,宗主这般好提议,还是算了。”萧炎笑了笑,笑容中略有些嘲讽,目光在那白发女子身上再度一扫,不知为何,心中似乎若隐若现的感觉到一抹熟悉的味道,但想要摸索,却是毫无头绪,毕竟如今的她,与当年相比,不管是性子,容貌,外形,都是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听得萧炎的话,那落雁天眼神一冷,刚欲出口喝斥,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瞥了瞥一旁的白发女子,迟疑了一些,却是将这话给咽了下去。

        闻言,白发女子顿时低声叹息了一声,灰紫双眸转向美杜莎,声音淡淡的道:“你的倚仗,想必便是她吧,既然如此,那我便将她打败,到时看看你是否还会如此坚持。”

        “好大的口气,上次那一掌看来并没有让得你懂得收敛点!”美杜莎冷笑一声,磅礴斗气猛然自体内暴涌而出,在而这股可怕斗气冲击下,连周围的空间,都是狠狠震荡了起来。

        磅礴的斗气,在弥漫至白发女子周身几丈距离时,便是犹如遭受到了什么无形之物般,停滞不前,一些强行冲进去的七彩斗气,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被分解成虚无。

        见到两人已经暗中开始对恃,那雁落天嘿嘿一笑,身形一动,直接是对着萧炎暴掠而去,嘴中冷笑道:“小子,我倒是没想到你能破去慕兰三老的三兽蛮荒决,你那身法斗技,我倒是有些感兴趣,将你擒住之后,定要好好研习一番。”

        目光微皱的望着暴掠而来的雁落天,萧炎背后火翼一动,也是急忙后退,与慕兰三老相比,无疑这个家伙更要棘手一些,毕竟他是货真价实的斗宗强者,那股力量属于自己,调动起来也是随心所欲。

        萧炎身形刚退,那雁落天背后猛然金光大放,旋即一对足有七八丈庞大的金色雁翎双翼,迅速展开,微微一扇,狂风呼啸,而其速度,也是陡然暴增,短短一瞬,居然便是直接出现在了萧炎身前,巨大的雁翎翼一振,顿时无数金芒铺天盖地的暴射而出,强悍的劲风,直接是将空气撕裂,呜呜的刺耳声响,在天际回荡不休。

        感受着那将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是笼罩的森寒劲风,萧炎脸色微变,心神一动,熊熊的碧绿火焰便是自体内陡然涌出,而随着火焰的出现,这片天际温度猛然高涨,而那些金芒,也是在这炽热高温之下,不断的化为一簇簇金色火焰,迅速消散。

        “异火?”

        瞧得萧炎身体上的碧绿火焰,雁落天也是一声惊咦,身形不退反进,手掌成刀型,璀璨金光暴涌,旋即狠狠的对着萧炎脖子劈砍而去。

        感受到雁落天手刀之上所蕴含的凌厉劲风,萧炎脚下银芒急速闪烁,而其身形,也是诡异的向后闪退而去。

        “想跑?”见到萧炎身形后退,雁落天冷笑一声,身体扭成一个奇异弧度,旋即脚掌一踏,身形便是划过虚空,如跗骨之蛆般的跟上萧炎。

        迅速跟来的雁落天,也是令得萧炎眼瞳微微一缩,对方的身法斗技,似乎也是极为奇妙,至从修炼了三千雷动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紧贴过。

        脚下银芒再度暴闪,一道残影驻留原地,而萧炎身形,则是如瞬移般,出现在了几十米之外。

        而当萧炎身形刚刚出现时,面前劲风再度袭来,只见得那雁落天双手平展而开,双腿向后微曲,犹如大雁飞行般融过虚空,再度诡异跟上萧炎。

        “嘿嘿,小子你的身法果然不错,简直便是能与我金雁宗的“雁天行”身法相媲美,若是我能够得到,稍加研习,速度定然会远超寻常斗宗强者。”落雁天阴测测一笑,脸庞之上,有着掩饰不住的贪婪,显然,萧炎所施展的身法,勾起他的贪婪之心。

        “怎么?不跑了?”见到萧炎此次被追上竟然没有再逃窜,雁落天眉头一挑,手掌之上,金光越加浓郁,凌厉劲气将空间震得微微波动。

        背后雁翎翼猛然一振,落雁天身形如鬼魅般的窜现在距萧炎不到半米处的地方,阴冷一笑,被金光包裹的手刀,便是狠狠对着后者肩膀劈砍而去。

        金光手刀划破空间,然而就在其即将狠狠劈中萧炎肩膀之时,后者脸庞上却是勾起一抹冷笑,手中保持了许久的手印,猛然间推出,旋即极为轻巧的碰在了落雁天胸膛之上。

        “开山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