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被捕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被捕

    作品:《斗破苍穹

        第六百九十四章  被捕

        当鹜护法狞笑声响彻天际,那已膨胀至几丈庞大的虚幻人头脸庞之上的痛苦之色顿时凝固,一股异常浓郁的黑芒从其七窍之中暴涌而出,瞬间之后,在无数道惊骇目光注视下,猛然爆裂!轰!巨声如雷鸣震荡天地,极度恐怖的黑色潮流,扰如山洪暴发舰,从那爆炸看来的虚幻人头中铺天盖地的涌出,一个眨眼间,诡异的黑色光芒便是扩散开来,最后笼罩整个天地。.org

        此次黑暗,来得极为彻底,那天空之上的耀日也如同在这一刻凭空消失了一般,整个世界,突兀间被黑暗完全充斥。

        黑暗笼罩大地,令得所有人都是惊慌出声,旋即片刻之后,一道道各色斗气爆发而起,然而即便是借助着斗气光芒,可在这诡异的黑暗世界中,依然仅仅只能看到几尺之内的范围。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令得广场上顿时骚动了起来,无数人惊骇失声,慌乱在此刻蔓延。

        树梢之上,萧炎等人也是为这突然而来的黑暗微微一惊,不过紧接着便是迅速恢复冷静,凭借着出色的灵魂感应力,他知道,这诡异的黑幕只是那鹜护法能量扩散所制,只要能量散去,黑暗自然会自动消散。

        “不知老师与彩藕如何了。”紧皱着眉头望着黑暗的虚空,萧炎拳头紧握,心头却是逐渐的泛起了一抹不安,看先前鹜护法那般举止,似乎是将云山的灵魂抽出,并且自爆。”一个斗宗强者的灵魂施展自爆,那种破坏力。想到此处,萧炎身体便是忍不住的轻轻一抖。

        “这家伏枥了那么大的动静,难道就只是制造这么一个黑幕?萧炎身旁,海波东身体笼罩在一层白色斗气中,淡淡的斗气光芒笼罩着附近一丈范围,他皱着眉头看着四周,低声疑惑的道。

        闻言,一旁的加刑天等人也是微微点头,他们也是没有感觉到什么太过强悍的能量爆发,除了这个有些诡异的黑幕…

        “那家伙将云山的灵魂自爆了,那股爆炸的灵魂波动在他的控制下,主要攻击目标应该是美杜莎与萧炎老师,所以我们未能有多少感觉。”法犸皱了皱眉头,他身为炼药师,自然对那种无形的灵魂波动异常敏感,别人或许不能察觉到,可他却能隐隐的发现,那黑暗的天空某处,一股异常可怕的能量波动,正在逐渐酝酿澎湃。

        听得法犸此话,海波东等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体内斗气迅速奔涌,警惕着随时爆发的灵魂波动。

        就在几人说话时,突然有着一道难以听闻的奇异声响在天空响彻。

        这道声响颇为低沉,寻常人根本难以察觉,可这落在萧炎耳中,却是宛如雷鸣般。

        感受到这声响中所蕴含的那恐怖灵魂波动,萧炎面色大变的猛然抬头,目光死死的盯着黑暗的某处天空,然而在这黑暗的天幕下,却是看不见丝毫东西。

        “该死的!”

        察看无果,萧炎一声怒骂,紧皱着眉头,片刻后心中忽然一动,一缕碧绿火焰顺着经脉流淌,最后窜上双眸,将那漆黑眸子,印衬得犹如火焰双眸般。

        随着琉璃莲心火浮现双眼,那视线不可及的黑暗,竟然开始了缓缓消散一副带着些许碧绿颜色的世界,绂纹出现在萧炎视野之中。

        黑暗消散,萧炎目光瞬间-便是停顿在了那一处天空之上,旋即脸色逐渐浮现一抹苍白。

        在那黑暗的遥遥天际之上,药老与美杜莎并立此刻的二人,情况并不妙'后者倒还稍好一些,前者那本就虚幻的身体,此时更是越加透明。

        在两人对面不远处,鹜护法悬空而立,干枯的手掌之上悬浮着一团庞大的黑色光团,光团之内,凝聚着一股可怕的灵魂力量,而这殷略有些熟悉的灵魂能量,则正是先前云山灵魂自爆时,所爆发而出,而此刻,这股由自爆而衍生而出的灵魂能量,已完全被鹜护法所掌控。

        虽然视线能够看透这片黑暗,但似乎这黑暗天幕连远处的声音都是隔绝了去,因此萧炎并不-清楚三人之间是否有所交谈,因此,他只能看见三人在对悖了瞬间后,那鹜护法便是脸现狰狞之色,手中庞大的漆黑灵魂能量团高高举起,旋即双掌猛然一推,那团恐怖的灵魂能量便是如一枚黑色流星般划破天际,暴掠向美杜莎与药老。

        漆黑灵魂团划过天际,即便是相隔如此之远,可萧炎依然是感觉到一股极强的灵魂压迫。

        这股突然出现的灵魂压迫,也是被海波东等人所察觉,不过他们却并不能如同萧炎一般看透这片黑暗,因此只能惊呼出声:“怎么回事?上面打起来了?”

        “好可怕的灵魂威压。”法犸面色涌现一抹苍白,他发现,在那股灵魂压迫下,他的灵魂感知力已经被尽数压缩进了体内,丝毫外溢不得。

        在所有人都暗自惊骇时,天际之上那庞大的灵魂能量团也是骤然出现在了面色凝重的美杜莎与鹜护法面前,旋即没有丝毫停滞,便是狠狠的砸了下去,那股恐怖波动,直接是将空间震得一阵颢抖。

        毒!狂暴的灵魂能量,径直砸在已经闪避不开硌美杜莎与药老身体之上,虽然两人已经将本身能量发样至最大,可一名斗宗强眷自爆的灵魂,其威力,又是这般好应付?

        七彩能量与森白火焰暴酒而出,死命的抵挡着那狂暴的灵魂力量侵蚀,然而仅仅是片刻时间,漆黑的灵魂力量便是大涨,将那由两人休内涌出的磅礴能量,压制而回!噗嗤!七彩能量迅速消散,美杜莎面色也是浮现一抹苍白,片刻后脸颊一红,一口鲜血忍将不住的喷出,而其身形也是急速暴退。

        美杜莎能够全身而退,雨如今已经颇为虚弱的药老,却是没有了这般能力,而且那自爆的灵魂力量,对于他这种没有**防护的灵魂,伤害更是异常之大,因此,当防御在面前的骨灵冷火消散时,那诡异黑芒顿时如潮水般的尽数倾卸在其身体之上。

        身体遭受这般重击,药老的身躯,几乎变得犹如透明水迹般,显然,这一击,真正的令得药老受了重伤,而且,萧炎也是能够感觉到,药老的气息,越来越虚弱。

        “桀桀,药尘,本护法说过,今日,你是难逃我之手!”望着那身形变得几乎透明的药老,鹜护法那阴森笑声顿时在庞大的黑幕中响起,旋即其身形一闪,瞬间便是出现在了药老不远之地。

        瞧得鹜护法这般举动,暴退的美杜莎脸色也是橄做一变,身形一动,闪电般的对着前者暴掠而去。

        “哼!”美杜莎身形刚动,那鹜护法便是冷哼一声,手印一变,美杜莎周身的黑幕便是一阵诡异蠕动,旋即空间迅速扭曲,将前者掠来的身形阻拦而住。

        借助着黑幕之助,将美杜莎阻拦,鹜护法干枯手掌之上,黑芒陡然浮现,旋即如鬼爪般,直接抓向药老那已变得透明起来的灵魂。

        感受着那临面而来的阴森波动,药老透明的身体也是略微波动了一下,露出一张眉头紧皱的苍老面庞。

        目光直视着鹜护法这一击,药老眼眸微微波动,他知道,以此刻体内重伤状态,已经不可能再顺利躲避开鹜护法的攻击,看来今日,被捕已成定局了…

        心中念头急速闪动,药老日光下移,视线犹如看透了黑暗,直视着那树梢之上脸色苍白的黑袍青年,平和一笑,一缕白色火芒骤然自其眉心间暴射而出,最后闪电般的掠过空间,直接是窜进了萧炎额头。

        “小家伙,或许老师以后不能再继续伴你身旁了,日后,一切都是要依靠自己了啊,呵呵,这么多年了,你也不再是当年那个需要老师随时伴在身旁的小男孩了,日后的你,待会走得比老师预测得远…希望我能再次看见那一天。”

        火芒掠进萧炎额头,柔和的苍老声音,也是突兀的在其脑海中响起。

        听得这句话,萧炎身体顿时剧烈颢抖了起来,牙齿紧咬着嘴唇,鲜血渗透而出,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终于是出现了。

        “放心,老师可不会那么容易死去,这绫火芒是骨灵冷火的本源,我将它留在你额头上,当你将它熟练之后,便是也能施展骨灵冷火,不过因为我早已将之炼化过的缘故,所以你的焚决并不能持之吞噬炼化,当然,若是我那一天真的遭遇不幸,你额头之上的火印便是会自动消失,而骨灵冷火便也持会成为无主之物,那时,便当是老师给你的最后礼物,将它给吞噬了吧…”

        “呵呵,还有,我躲藏灵魂的戒指名为“骨炎戒”,里面有森硇解你二哥那“噬生丹”的方法以及我的一些所留,而且日后你若是遇见我的老友风尊者,便将此戒给他一看,他会相信你所说的一切…也会擘助你。

        “虽然我落入魂殿手中,不过他们想要炼化我的灵魂也并非容易之事,或许日后我们还会有机会相见,但你要谨记,在没有实力之前,不要乱来,想要救为师与你父亲,你便不能有着丝毫的意外!”

        “呵呵,小家伙,“你是为师最骄傲的学生,我对你,“一直很满意。

        脑海之中,柔和的笑声缓瑷消散,而萧炎额头处,也是逐渐浮现出一朵白色的火焰之印。

        火印成形之时,那鹜护法手爪也是陡然穿透药老身躯,黑芒暴涌,一声阴笑,便是持其强行吸纳进入一团黑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