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底牌,三色火莲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底牌,三色火莲

    作品:《斗破苍穹

        第六百八十六章    底牌,三色火莲

        庞大的能量手印,在无数道震惊目光中浮现而出,旋即略一停滞,便是带起一股异样强烈的威压以及能量波动,对着那暴射而来的能量长剑,狠狠撞击而去。.org

        “轰!”

        瞬息之间,两道皆是蕴含着极为恐怖的攻击,便是在天空相遇,旋即,惊雷般的炸声陡然响彻,即便早有准备,可依然是有着不少人双耳一阵嗡鸣,连带着连视线,都是略微有些模糊了起来。

        两道凶悍攻击所碰撞之处,一股股宛如实质般的能量波动疯狂荡漾,甚至连空间都是在这般可怕的能量碰撞下变得扭曲了起来,由此可见,两人此次所发动的攻击,是何等的可怕。

        扭曲的空间,也是将萧炎与云山所处的位置被囊括而进,因此,那些望向天空的众多目光,也并不知道,在这般近乎可怕的能量对碰中,两人究竟是谁占得上风。

        在那无数道眼巴巴的目光注视下,那弥漫天际的能量波动,片刻后方才缓缓淡去,而那扭曲的空间,也是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

        随着空间的恢复,遥遥天际之上,两道身影也是再度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而当众人瞧得天空上出现的人影时,皆是忍不住的一怔。

        此刻的萧炎,双袖尽数破裂,露出**的双臂,手臂之上,还隐隐布满着一道道细小的血痕,其面庞也是噙着一分苍白,嘴角依稀有着血迹残留,原本雄浑气息,此刻也是减弱了许多,显然,先前的那番惊天大碰撞,虽然他算是接了下来,可却依然是被反震得受了不轻的伤。

        不过萧炎虽然狼狈,可对面的云山却也并非安然无恙,一身衣衫,照样破烂,露在袖袍之外的干枯手掌微微颤抖着,一缕血迹顺着掌心溢流而下,最后沿着手指,悄然滴落。

        而望着那手掌滴血的云山,不少人皆是暗自在心中吸了一口凉气,旋即目光惊异的望向那位黑袍青年,谁都没想到,这个家伙,不仅接下了先前云山那恐怖的一击,反而还令得后者本身也是出现了一些伤势......

        混乱战圈中的加刑天,海波东等人,也是一脸惊疑愕然的望着手掌颤抖,面色阴沉如水的云山,即便他们对萧炎一直颇有信心,可在亲眼看见他接下那能够令得斗皇巅峰强者都是得重伤的恐怖攻击时,心中依然是忍不住的一番震动。

        喜台处,见到萧炎并未直接被云山击杀,云韵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不过当其看见云山那滴血的手掌时,俏脸上也是闪过一道复杂情绪,她不想看见萧炎死在云山手中,但同样也并不想看见云山被萧炎所杀,然而此时此刻,她却只能安安静静的在下面等待着战斗的结束。

        “混账小子,没想到最后本宗还是小看了你...”云山面庞阴沉,手掌在衣袍上搽拭了一下,将鲜血抹去,然后抬头望向对面气息略有些萎靡的萧炎,森然道:“先前那道斗技,怕阶别不低吧?所需要的斗气应该也极为庞大,现在的你,可还能再施展几次?”

        萧炎抹去嘴角血迹,淡淡的道:“足够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重伤...”

        “是么?”云山阴冷一笑,道:“你先前那道斗技,威力的确强悍,连我都不敢小觑,不过,凭这便想击败本宗,恐怕还差了一点。”

        萧炎眼眸微眯,拳头也是缓缓紧握,云山的话虽然讨人厌,可也并不假,以他如今的实力施展这并非很纯熟的开山印,能够将云山那般同样极度强悍的攻击抵消,便已颇为了不起,若是想凭借此便是一举击败他,除非他毫无防备的站在那里硬受一击,否则的话,怕难度不小...

        拳头紧握,萧炎目光也是瞥了一眼药老那边的战况,眉头忍不住的微微一皱。

        此刻的药老与那鹜护法,几乎已经陷入了异常火爆的僵持,双方杀招尽出,险象环生,可却是维持在一个诡异的平衡下,无论如何加力,却依然难以令得对方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虽说看这场面,应该说是药老隐隐占据上风,然而清楚药老的萧炎却是知道,由于是灵魂体的缘故,药老虽然实力能与斗宗强者相抗衡,可持久力,却是远远不如,因此,这般僵持,真要说起来,对药老并未有太大好处,一旦被那鹜护法撑到其力量减弱时,恐怕这场战斗,便是得出现大逆转了......

        缓缓从那处战场收回目光,萧炎再看了一眼远处的那混乱大战圈,那里,厮杀更是混乱与激烈,几乎时不时的便是有着强者重伤坠地,旋即生死不知,云岚宗的强者在此刻几乎是精锐尽出,拼了命的阻挡着那联盟强者的凌厉攻势。

        视线快速的从混乱战圈中的海波东等几个重要战圈扫过,萧炎略微松了一口气,还好在这顶端强者交锋中,他们这边都是处于优势,想必给予他们足够的时间,便是能够击败各自的对手,而到时候,一旦海波东等强者腾出手来,这混乱战场便是会开始稳定下来。

        目光转动间,萧炎目光也是瞟了瞟云岚山之下,那里,隐隐有着厮杀声传来,想必应该是那准备再山下的十万皇室大军,开始了进攻。

        如今的云岚山,几乎每一处地方,都是在爆发着厮杀与战斗,这块往日安静的宗门,现在却是完全被笼罩在了血雨腥风之中。

        萧炎目光四处扫视一圈后,便是迅速收回,缓缓的吐了一口气,眼芒闪烁的冷视着面前嘴角噙着狞笑的云山,目光微低,瞥了一眼手指上的一枚森白色戒指,心中略一迟疑,便是狠狠一咬牙,想要真正击败云山,恐怕唯有动用这招杀手锏了!

        心中打定了念头,萧炎也是不在迟疑,手掌一动,一把丹药便是出现在手中,然后一股脑的全部塞进嘴中,使劲的一阵嚼动。

        两种异火融合的佛怒火莲,所消耗的斗气,便是丝毫不逊色施展开山印,而这三种异火融合,所需要的斗气,自然又是成倍翻涨,因此,现在的他,需要不顾一切的令得自己体内斗气保持着充盈状态。

        丹药狼吞虎咽的吞进肚中,萧炎也不去分神炼化,拥有着琉璃莲心火这等异火,对于吞噬而进的丹药根本不需要太过关注,异火便是会自动的将之炼化,然后化为最精纯的斗气,流淌在宽敞的经脉之中。

        望着萧炎这般狂吃丹药的举动,云山脸皮也是抖了抖,即便他身为斗宗强者,可论起丹药所存,自然也是不可能超过萧炎的丰厚收藏,因此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炎消耗的斗气,在丹药的帮助下,缓缓的恢复。

        当然,云山也自然不可能就这般傻乎乎的等着萧炎将斗气恢复,因此,在萧炎咽下丹药那一霎,其身形也是猛的一动,旋即诡异浮现萧炎面前,手掌对着后者喉咙横切而去,指甲在那深青色斗气的覆盖下,丝毫不逊色于锋利刀刃。

        身体微微后仰,云山手掌贴着萧炎面门削飞而过,那森冷的劲风,令得萧炎皮肤一阵发寒。

        身体后仰,萧炎脚掌银芒闪烁,旋即身形骤然暴退,在退后时,屈指一弹,玄重尺便是闪现而出,一脚狠狠踢在尺柄上,重尺便是带起一股凶悍力量,直射向那想要追赶而来的云山面门。

        暴掠而来的重尺令得云山身形一顿,拳头狠狠砸出,直接便是将重尺砸飞而出。

        而在云山砸飞重尺那一霎,萧炎手指一震,那枚森白色的戒指,便是顷刻间爆裂而开,一团熊熊的森白色火焰,迅速涌现萧炎面前。

        见到森白色火焰出现,萧炎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便是将琉璃莲心火撕扯而开,化为一团青色与无形的火焰,紧接着,萧炎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掌一拍,青莲地心火与陨落心炎,便是被其拍进了那团森白色火焰之中。

        随着三种异火的相触,萧炎周身的空间,利马剧烈的波动了起来。

        见到萧炎这般举动,云山脸色也是大变,他能够感受到,萧炎面前那三种颜色不同的火焰,正在衍生着一种极端可怕的能量!

        咻!咻!咻!咻!咻!  咻!咻!咻!咻!咻!

        几乎是在同一刻,云山的身形瞬间消失,对于萧炎这恐怖的一击,他必须将之打断,不然的话......

        化为黑影闪掠而来的云山,同样是令得萧炎脸色微微一变,背后墨绿双翼一振,双掌紧握着那团正在急速融合的三色火焰,身形也是急忙闪退,在闪避之余,萧炎屈指一弹,那纳戒之中,便是突然间射出一些玉瓶,玉瓶之内,有着一朵不足巴掌大小的火莲......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玉瓶飞出,旋即便是在距离云山不远处,宛如烟花一般,噼里啪啦的一阵乱爆。

        虽然这些小火莲对于云山根本不可能造成什么伤势,可却的确将其追赶的速度延迟了下来,因此,当云山突破那连绵不绝的火莲爆炸时,那不远处,萧炎却是停止了逃窜的身形。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目光缓缓从萧炎那张苍白虚弱,可又带着些许如释重负的脸庞上转移开去,最后停留在了其手掌之上,这一刻,云山眼瞳,猛然紧缩!

        半空中,萧炎振动背后墨绿双翼,脸色苍白,气息异常虚弱,而其掌心上,一朵尺许宽长的三色火莲,轻轻悬浮,一股令得在场所有人面色都是涌上骇然的可怕狂暴能量,缓缓满溢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