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同样的心思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同样的心思

    作品:《斗破苍穹

        第五百七十三章    同样的心思

        “轰!”

        山崩地裂般的雷鸣炸声,在遥遥天空之上,轰然响彻,那一霎,无数人在这巨声之下,陷入了短暂的双耳失聪中。.org

        清朗天空,一道宛如龙卷风暴般的能量涟漪,自青色能量匹练与血色能量接触处暴涌而出,旋即在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中,漫天席卷!

        在那能量交接处,空间扭曲不堪,深深的皱痕清晰可见,在萧炎与范痨这次的全力对轰中,甚至连空间都是差点直接给被轰破了去,斗皇强者的对碰,竟然如此可怕。

        被青色火焰与血色能量所充斥的能量风暴,足有几十丈庞大,宛如横立天地的庞然巨人般,风暴疯狂旋转间,释放出的破坏力,即使是天空上的众位强者,也是不免有些变色。

        能量风暴底部连接着内院,无数楼阁房屋在此刻被彻底摧毁,除了那漆黑色天焚炼气塔之外,其周围几百米处的所有房屋乃至树木,皆是在那风暴席卷间,被摧毁成一片废墟!那股恐怖的破坏力,令得远处躲避战乱的学员们目瞪口呆。

        风暴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将内院的一角破坏得一塌糊涂后,那席卷的风暴也是逐渐的削弱,直至最后的完全消散。

        风暴散去,略微阴沉的天空再度恢复清朗,只是遗留下了一片狼藉。

        天空上,众多长老望着风暴散去后的下方内院,嘴角皆是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这如果再打几次的话,恐怕内院根本不需要陨落心炎的爆发,就会在这激烈的战斗中,被彻底摧毁了。

        与众位长老心疼内院被破坏的凄惨相比,那些黑角域的强者,却是满脸惊诧的望着天空遥远处的黑袍青年,他们都未曾料到,萧炎竟然能够在范痨如此强横一击下毫发无损。

        “这个年轻的小子先前所施展的斗技怕至少也是地阶等级吧,不然不可能将范痨那大血菩噬完全抵御。”想起先前那道犹如要斩破虚空般雄浑气势的尺芒,众人心中也是略感恍然,旋即对那远处的青年,悄然的多了一分重视,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想要真正的击伤或者击杀实力相仿的对手,普通的玄阶斗技已然效果不大,只有地阶斗技,方才能够起到这等奇效,所以,地阶斗技,对于斗王或者斗皇这种阶别的强者来说,方才具备真正的威胁力。

        然而,地阶斗技,大多都是拥有大智慧,大机缘的前人所创,所留,毕竟想要自创斗技,这不仅是对实力有着苛刻要求,而且还需要一些机缘,因此,那些够资格并且成功创出了斗技的强者,无不是大陆上声名显赫之辈,而至于创出地阶斗技者,那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所以,放眼整个大陆,地阶斗技都是稀罕之物,寻常二流势力,能有一种,便得当做真正的镇派之宝。

        甚至,一些只知道闷头修炼的强者,除了斗气雄浑之外,还真没多少拿得出手的斗技,这种人,大陆上几乎是屡见不鲜,而且,他们与人战斗,若是等级低于自己许多的倒还好,随手使用斗气攻击,便是足以将对方施展的斗技震散,但如果遇见实力相差不多的强者,那怕便会落个被人家越级干掉的悲剧下场。

        表面实力仅仅是一个震慑,最具备决定性的,还是得取决于本身战斗力,而战斗力,则是依赖最主要的三个条件:本身等级实力,功法, 斗技。

        三种条件,若是全部具备,越级甚至越阶挑战,并不难......萧炎则正在这种人,一路而来,所遇对手,大多都比他强,然而这些强者,大部分都是成了其手下败将,而其所依仗的,便是焚决功法与强横斗技之缘故。

        因此,对于地阶斗技,实力在斗王之上的这些强者,其实看得比任何阶别的人都要重,所以,当他们在看见萧炎这般年纪,竟然便是掌握着一种足以匹敌范痨那“大血菩噬”的强大斗技时,心中难免会有一些艳羡甚至嫉妒。

        遥遥天空上,范痨狰狞的脸色此刻已经浮上了一抹淡淡的苍白,显然,先前施展出“大血菩噬”这等强悍斗技,对其也是造成了颇大的消耗,然而,即使施展了如此强横斗技,但却依然未取得多少成果,望着对面那依然挺立的黑袍青年,范痨忍不住有种呕血的感觉。

        “这小杂种实力的确很强,再纠缠下去,怕也没有多大的成效。”尖锐如刀锋般的指甲斜划过空间,带起一道森冷光泽,犹如范痨眼神一般阴森令人心生寒意:“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不过这家伙突然暴涨的力量应该不属于他,想必是使用了什么古怪的秘法缘故,不过再古怪的秘法增幅,也是有着时间的限制,等那时间一过,实力退回本来级别时,杀他,定然是易如反掌!”

        不得不说,这范痨的确不愧是混迹在黑角域中强者,几番猜测,便是勉强猜到了一些门路,可对于这点,萧炎也是极为清楚,后者并非是傻瓜,自然是不会给予他拖延时间的机会,既然范痨对他已经有了必杀之心,那么他也不用再做什么心慈手软之举,若是有机会,杀了范痨那老狗,免除后患方才是最好之举,毕竟一名斗皇强者若是发起疯来报复,那后果,倒也极为的令人头疼。

        心中这般念头闪过,萧炎几乎未有丝毫的迟疑,手掌一翻,玄重尺便是被收进了纳戒中,失去了这等重量武器的束缚,萧炎的速度,也是猛然提升。

        脚底银色光芒一闪而逝,淡淡雷鸣凭空响彻,身形一颤间,便是化为一道黑线,近乎闪烁般,对着范痨闪掠而去!

        萧炎身形刚动,那一直将注意力让在他身上的范痨便是有所察觉,已经打定了暂避锋芒的后者,血翼一振,身形也是急速倒射而退。

        “想走?”

        冷笑声在天空大喝而起,旋即在一道淡淡雷鸣声中,萧炎的身形,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范痨面前。

        萧炎陡然间所展示出来的速度,即使是范痨也是微微有所变色,不过他反应倒是不慢,在萧炎刚刚出现的那一霎,锋利的指甲便是如刀片般,对着萧炎脖子切割而去。

        面对着范痨的锋利攻击,萧炎却是不退反进,脚下银芒一闪,身形便是诡异般的闪进范痨怀中,五指猛然紧握,旋即狠狠轰出。

        “砰!”

        拳头重重轰在范痨胸膛处,一圈血膜涌现而出,将其上所蕴含的劲力卸了大半,不过绕是如此,残留的劲力,依然是将范痨震得狼狈的退后了两步。

        一击得手,萧炎没有瞬息的停滞,身形再度闪电般的欺进,手臂抖动,拳影残留,拳风呼啸,凌厉如寒风。

        在萧炎这等近乎狂风骤雨般的近身攻击下,范痨彻底的陷入了下风,不断狼狈的躲避,偶尔间还会因为一时失措被萧炎重重轰上一拳而使得脸庞上苍白更甚。

        远处无数内院学员,望得那大发神威,竟然将一名斗皇强者压得没有丝毫反手之力的萧炎,亮晶晶的一道道眼中,皆是充斥着难以掩饰的狂热。

        视线转移至天空上的整片战场,只见得人影闪掠,斗气碰撞而产生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并且偶尔间还会有着个别强者从战场中落出,从那身形摇摆来看,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不过令得众人心中稍安的,那受伤出场的强者,并非只有迦南学院的长老,黑角域的一些人,也是有一些在混战中,被人联手攻击而受伤。

        当然,作为几乎决定着这次异火争夺最主要的战圈,依然还是苏千与那金银二老身上,众人视线对着那处战圈望去,却是只能听见能量碰撞间响起的轰隆隆巨响,人影,竟然是肉眼难以察觉,只能在偶尔眯眼时,方才能够看见三道纠缠不休的模糊身影。

        这场与黑角域的冲突,几乎是这么多年来,规模最为庞大,参战强者最多的一次,那种几乎遮天蔽日的能量涟漪,看得下方那些学员满心澎湃与火热,人活一世,苦心修炼,为的,不就是矗立那实力顶尖并且成为别人仰望的强者么?

        在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在天空上的大混战时,却是无人发现,战场下方的那破碎天焚炼气塔顶尖处的那层黑色能量膜,不知在何时,已经悄悄的再度变得虚薄了起来,甚至,若是仔细查看的话,还能隐约看见那能量膜之下的一对巨大的阴冷三角蛇瞳!

        阴冷蛇瞳,缓缓的在天空上移动着,最后,停留在了韩枫与...萧炎身上,特别是当二者身体上的异火升腾而起时,那对蛇瞳中的温度,也是悄然暴涨了许多,而且,一抹极为人性化的贪婪,也是顺之而生......

        看来,不仅是萧炎他们想要将陨落心炎吞噬,而后者.....似乎对他们也是有着同样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