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 养伤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 养伤

    作品:《斗破苍穹

        第五百五十三章  养伤

        在强榜大赛落幕之后的两三天,整个内院依然是沉侵在那种惊天战斗所带来的震撼之中,整个内院之中,到处都是在谈论着强榜之中的那一场场战斗,而这之中,自然又是以萧炎与柳擎,薰儿与林修崖的那两场战斗,最是令得人津津乐道,特别是后者,每个人在说起此事时,脸庞依然是带着一股震撼的神色,谁也想不到,这个虽然有着绝美容貌,可却显得颇为恬静的少女,竟然会隐藏着如此恐怖的实力。.org

        甚至,以前内院之中不乏有人因为薰儿的容貌,而暗中讽刺为花瓶的人,然而经过这件事,众人方才明白,原来这磐门中,最恐怖的并非是萧炎,而是那个一直对后者百依百顺的美丽少女。

        而借助着薰儿与萧炎所创的声势,在这短短两三天的时间中,磐门的声望与地位,几乎是呈直线上升,每一位磐门成员行走在内院之中,无不是昂首气壮,再无以前那段时间的小心翼翼,而旁人瞧得这些磐门成员,也同样是脸带艳羡之色,有了萧炎与薰儿这两位实力超然的强者做后盾,磐门势力超过林修崖与柳擎等势力,几乎是指日可待。

        不过在内院之中各种各样的风声传得沸沸扬扬时,作为当事人的萧炎与薰儿,却是变得销声匿迹了起来......

        磐门小楼阁中的一处密室内,几道人影立在其中,目光皆是望着密室床榻上闭目盘腿而坐的萧炎,此时的萧炎,脸色已经没有了当日的那种苍白,淡淡的红润看上去似乎其体内的伤势已经痊愈,而且其气息,也是恢复了以往的雄浑,甚至,若是仔细感应的话,还能察觉到,这股气息似乎隐隐间有些不太稳定的迹象,这种上下起伏不定的气息,对于一旁的薰儿几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每当晋级时,他们也都是会出现这般状况。

        “萧炎这家伙都修炼三天时间了,怎么还没好啊?就算是晋级,似乎也要不了这么久的时间吧?”皱眉望着紧闭眼眸的萧炎,吴昊开口道。

        “寻常晋级自然是要不了多长时间,所以他这明显是不寻常的晋级嘛,笨蛋。”清脆的嘟囔声响起,扎着淡紫色马尾辫的紫研冲着吴昊翻了翻白眼,故作老成的道,只不过她这番解释,却是令得薰儿等人哑然失笑。

        “有什么好笑的?这家伙再不醒过来,我就又要去啃那些难吃的东西了。”紫研皱着小脸,很是苦恼的道。

        薰儿揉了揉紫研的小脑袋,笑着将目光投向紧闭眼眸的萧炎身上,道:“萧炎哥哥这次受伤极重,体内斗气几乎是在与柳擎的战斗中彻底的油尽灯枯,不过也正是如此高强度的战斗,方才令得他因祸得福,得到晋级的机会,并且也正如紫研所说,萧炎哥哥的这次晋级并不似寻常晋级,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萧炎哥哥若是晋级成功的话,怕并不止提升一星的实力。”

        “你是说...连升两星?可这种情况很罕见的啊,一般除非是服用了什么天材地宝的灵药,否则光凭正常晋级,很难有这种效果的。”琥嘉一怔,有些错愕的道:“而且就算是服用灵药而导致的等级连升,那也是有着不少的水分,日后定然需要极大的努力,方才能够将根基扎实。”

        薰儿摇了摇头,轻笑道:“这次的战斗,对萧炎哥哥来说的确有着极大的好处,至于为何会出现这般状况以及究竟会提升多少,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唯一一点的便是,这次之后,萧炎哥哥实力将会大为精进便是,这对他没半点坏处,你们也就不用担心了。”

        “好了,你们可还有其他事要干呢,这里有我就行了。”美眸盯着萧炎面庞,薰儿对着吴昊等人挥了挥手。

        闻言,吴昊几人也只得耸了耸肩,然后便欲离开。

        “哦,对了,薰儿,林修崖又来磐门了,说是要探望萧炎的伤势呢。”琥嘉脚步忽然一顿,目光转向薰儿,皱了皱黛眉:“这家伙这几天吃了什么药,没事就往我们这里跑,以前可从不见他有这么热情,难道你把他打败了,还让得他赖上了不成?”

        微微一怔,薰儿随意的点了点头,旋即淡淡的道:“就说我没空吧,你们打发了就好,萧炎哥哥处在晋级关键期间,并不见客。”

        琥嘉眼珠转了转,忽然凑近薰儿耳边低声道:“我觉得那家伙好像对你的态度有些古怪啊,貌似,和当初白山,甚至吴昊那时...一样呢。”

        明眸斜瞥了一脸古怪的琥嘉一眼,薰儿若无其事的道:“以后这话可别在萧炎哥哥面前说,还有,告诉他,最近几天萧炎哥哥都没空,让他不必再来了,不然来了也没人接待。”

        “可怜的家伙...”琥嘉摊了摊手,沉吟了一会,道:“不过你不出一下面似乎有点不太好吧?他来了几次,你都避而不见,不管怎样,他与萧炎也是有着一点交情......”

        薰儿柳眉微蹙,旋即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对着外面走去:“走吧,我去打发他。”

        望着转身就走薰儿,琥嘉吐了吐舌头,同时嘴中嘟囔道:“看上谁不好,看上这个把所有心都挂在那小子身上的妮子...活该啊活该。”

        客厅之中,林修崖静坐在椅上,手指缓缓的敲打着桌面,目光环视着周围,不知为何,心情却是稍稍有些急促。

        目光环视间,一群人忽然从楼上涌下,林修崖急忙站起身来,当其目光扫到那缓缓行下楼的青衣少女时,一抹淡淡的喜意不着痕迹的从脸庞上闪过。

        “林学长,萧炎哥哥正在疗伤期间,并不能出面,抱歉了。”薰儿缓步走下,来至大厅中,冲着林修崖以及其身旁的严浩淡淡的微笑道。

        “呵呵,不碍事。”林修崖笑了笑,不得不说他的确很是有些俊逸,一身青衫更是衬托出几分潇洒气势,声音温和,难怪被众多女学员称为内院最具魅力的男人。

        不过他这份儒雅笑容,似乎对于面前的少女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后者优雅的坐于椅上,微敛着睫毛,目光始终未在前者身上停留过。

        见到薰儿这般姿态,林修崖心中也是一声苦笑,在几次扯起话头都是被对方不着痕迹的淡淡回了后,终于是沮丧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玉盒,轻放在桌面上,笑道:“这是一种疗伤效果极其不错的灵药,想必对萧炎兄弟有一些作用,薰儿学妹可不要拒绝。”

        略微迟疑了一下,薰儿微微点头,明眸首次停在了林修崖脸庞上,轻声道:“那薰儿便待萧炎哥哥谢谢林学长了。”

        “呵呵,没事...”连忙摆了摆手,被对方那对眸子扫中脸庞,林修崖只觉得自己以往那种淡如轻风的淡然已经快要保持不住,当下一拱手,便是有些狼狈的带着严浩离开了大厅。

        薰儿对于他的离开倒是未曾表现出半点挽留之意,若无其事的收起桌上的玉盒,便是缓步行上二楼。

        “可怜的家伙...”望着淡然风范不在的林修崖的背影,再瞧得根本没半点波动的薰儿,琥嘉啧啧着咂了咂嘴,旋即满脸同情。

        “喂,你这家伙...人家不过打败了你一次,你就动心了?”磐门之外,严浩望着一扫以前气势的林修崖,不由得一拍额头,苦笑道。

        林修崖尴尬的一笑,也是极为无奈,他也没办法啊,那种感觉,说来就来,连挡都挡不了。

        “唉,看来你是要注定凄惨了,看她的态度,明显对你没半点感觉,整天萧炎哥哥前萧炎哥哥后,我可不认为你有什么机会。”严浩叹了一口气,道。

        林修崖沉默,他也清楚严浩所说,看这先前薰儿对他的态度便知,他在其他女人面前无往不利的风度与容貌,几乎对其没有半点杀伤力,而对于修炼天赋,成就等等,萧炎似乎并不比他弱,当日的那场惊天战斗,他自付若是换上自己,多半下场也比柳擎好不到哪里去。

        况且薰儿所表现出来的那股清雅淡然,几乎就是没有任何空子可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说明着,他林修崖几乎没有一点点的机会......

        “唉。”仰天长叹了一声,林修崖使劲的摇了摇头,在严浩那错愕的目光中爆了一句粗口:“他***,我好嫉妒萧炎啊,那小子怎么就这么好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