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强榜高手(下)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强榜高手(下)

    作品:《斗破苍穹

        第四百九十九章      强榜高手(下)

        望着那张冷艳动人的脸颊上所布满的惊愕,萧炎笑了笑,道:“没受伤吧?”

        “没。.org”摇了摇头,韩月目光奇异的望着面前的萧炎,脸颊上动人的红晕稍稍减缓,轻轻的谢谢了一声,旋即叹息道:“这才两三个月时间没见,你倒是变强了很多,先前那般速度,内院中能超过你的人,恐怕没有多少。”

        以变异之后的雪魔天猿的速度,即使是林修崖那等实力都躲避不及,而面前的萧炎却是能够在那电光石火间将她救出来,这般速度,恐怕在场的没几个人能够比上,这与几个月之前,几乎是有种脱胎换骨般的进步,也难怪韩月会有这般感叹。

        萧炎再度一笑,并未对此说什么,转过头,将目光投向那闪回地面,出现在一块巨石处的红影身上,当下眼中闪过些许凝重,此时的雪魔天猿,浑身雪白毛发已经完全转变成了一种血红之色,猩红的巨眼之中,杀意与暴躁更加浓郁,一股股宛如实质烟雾般的血色雾气,不断的从其体内渗透而出,而这些血色雾气,一旦沾染到树叶等等,便是会将后者侵蚀成一片虚无,观其这等气势,实力几乎比先前暴涨了一倍之多。

        “韩月学姐,这大家伙似乎越来越强了,我看还是尽早撤吧,不然的话,恐怕...”萧炎微皱着眉头提醒道,药老说过,觉醒了狂暴血脉之后,雪魔天猿能够在短时间内与五星左右的斗王强者抗衡,如今林修崖受伤而退,凭借他们这些人,无疑再不可能对它造成什么威胁,而且一个不慎的话,恐怕还会出现不小的伤亡。

        “嗯。”韩月苦笑着点了点头,这雪魔天猿的突然变异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如今以他们这个队伍的实力,已经远远不足以将之击败,见识到先前后者的恐怖实力,她对获得“地心淬体乳”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

        不远处,严皓瞧着那在爆发了凶悍攻击后,此刻似乎陷入一种调息状态的雪魔天猿,赶忙一挥手,一人闪进森林之中寻找受伤的林修崖,其余几人,则是小心翼翼的闪掠到了韩月两人之旁的树顶上,旋即拿着奇异的目光打量着萧炎,先前他所展现出来的那般速度,足以让得这些在内院属于拔尖的强者收起一些小觑之心。

        “呵呵,这位朋友,难道也是内院的学生?为什么以前从未见过?”上下打量了一下萧炎,严皓不由得有些疑惑,以他这般速度,至少也应该是“强榜”高手才对,可为什么却是这般面生?

        “严皓学长,他叫萧炎,几个月之前方才进入内院的新生。”韩月微笑着介绍道。

        “新生?”闻言,严皓几人顿时一阵惊呼,目光略有些怪异,一个方才进入内院不到半年的新生,竟然也是有着这等实力?难道现在的外院,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不成?

        几道目光在萧炎身上来回扫视,片刻后,疑惑却是更加浓郁了起来,看气息浓郁程度,后者明显也就是在大斗师阶别左右,可为何先前所爆发的速度,竟然是连他们都是有些赶之不及?

        对于严皓等人的疑惑目光,萧炎只是一笑,并未作什么解释,对着几人微微抱拳,颇为客气的打着招呼,不管如何说,面前的几个家伙可都是内院顶尖的强者,实力远远比白程那等货色强上许多,能与他们打好点关系,他自然也是不会拒绝这等机会。

        “萧炎?我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前段时间不是说新生在“火能猎捕赛”上把老生队伍全部打败了么?好像那新生队伍的领头,便是叫做萧炎吧?我想,这应该是同一个人不假吧。”一名面色黝黑,可眼睛却异常明亮的黄衣男子,在沉吟了一会之后,忽然出声道。

        听得这话,严皓等人一怔,旋即似是也记了起来,笑着道:“原来那个萧炎就是你,这名字可真是如雷贯耳啊,当年我们进入内院时,我和林修崖那家伙还败在了最后的白煞队手中,没想到后浪推前浪,这届新生更彪悍,居然直接把黑白关煞全部给干掉,果然有几分本事啊。”

        瞧着几人那奇异目光,萧炎不由得苦笑了一声,道:“只是好运而已,当年严皓与林修崖学长可是两个人单挑的黑白关煞,我却是依靠的整个新生队伍,这如何能比?”对于当年的一些事情,萧炎也是听说过一些,这严皓与林修崖都是骨子高傲之辈,那一届的其他新生难以入他们法眼,所以两人独自组了队,然后一路横冲直闯,直到最后,方才险险的败在白煞队手中,可谓是当年的一段佳话。

        “管他什么手段,能赢就是好的,我们当年也是太傲了点,不然这第一次打破“火能猎捕赛”诅咒的队伍,也等不到今年才出现了。”严皓撇了撇嘴,笑道。

        在萧炎几人谈话之间,两道人影也是忽然从森林之中冲出,几个闪掠便是出现在了众人身旁,原来是先前被打进森林的林修崖以及先前去寻找他的另外一人。

        “这位是?”此时的林修崖,脸庞一片苍白,嘴角还隐隐有着血迹,一身青衣也是破碎了不少,然而虽然形象狼狈,可那股气质倒是未曾减弱多少,先是冲着众人苦笑了一声,然后瞧得萧炎那陌生的面孔,不由得有些愕然的道。

        “你没事吧?”严皓先是询问了一句,然后便将萧炎的来历简略的说了一遍。

        “原来是萧炎兄弟,呵呵,这名字倒是不陌生呐。”听完严皓所说,林修崖也是有些感到惊异,先前那雪魔天猿的速度是何等恐怖,他可是亲身体验过的,没想到面前这个刚进入内院不到半年的新生,竟然是能够从其掌中救人,这般本事,倒是有资格与他们平辈交谈。

        “呵呵,林学长,我也是正巧在山中修炼,方才听得这边动静才赶了过来,却是见到你们正与这大家伙对恃,再瞧见韩月学姐有难,倒是不好隐匿一旁,所以只能出手,若是有打搅之处,还望见谅...”萧炎瞥了一眼远处那因为这边人数众多而略微显出一丝忌惮而未曾继续进攻的雪魔天猿,对着林修崖笑着道。

        “这有什么好见谅的,既然萧炎兄弟救了韩月一命,那也不用对你隐瞒什么,我们在此围剿这头雪魔天猿,也只是因为想要得到其守护的一种奇物而已,所谓见者有份,若是真能够将之弄到手,定然也是少不了萧炎兄弟那一份。”林修崖不在意的笑了笑,随意的话语,却是想将萧炎也是拉进了这个小团队之中,这般举动,明显也是认为萧炎的实力有资格和他们分这一羹,但是他也并未将地心淬体乳详细说出来,这种东西太过宝贵,又是第一次遇见萧炎,自然不可能这般容易便将这些秘密告诉与他。

        见到林修崖竟然主动邀请萧炎加入,严皓等人都是愣了一愣,对视了一眼,旋即默然,萧炎的本身实力,或许还不能让得他们如何重视,但是先前所展现出来的异状速度,却是让得他们不能小觑,再者这“地心淬体乳”是韩月最先发现,而现在萧炎还救了她一命,她恐怕也不会反对林修崖的这建议,所以,他们几人心中在转了转念头后,倒也是未曾说什么反对意见。

        萧炎同样也是因为林修崖的坦白而怔了一怔,这等奇宝,别人是巴不得独自占有,这个家伙倒是能够压抑住垂涎,作出最清醒明智的建议,这份心智,可是颇深的啊,但是他的一些东西,却是不能在外人面前显露,所以这邀请,恐怕只能拒绝了。

        所以,在众人注视下,萧炎摇了摇头,苦笑道:“多谢林学长好意了,但是恐怕萧炎无福消受,这雪魔天猿可不是省油的灯,据说这种异兽体内流淌着一种狂暴血脉,一旦觉醒,实力将会在短时间内暴涨,我看这畜生现在的变化,恐怕正是觉醒了那狂暴血脉的缘故,此种时候,别说普通斗王,就算是实力达到五星斗王阶别的强者,也是拿其没有丝毫办法,虽然话有些打击人,可我并不觉得我们几人能够将之打败。”

        “狂暴血脉?”听得这称呼,林修崖等人都是一怔,旋即有些变色,虽然他们也是认识这种异兽,可对它的了解,自然不可能有药老那般深厚,因此,倒是也从未听说过什么狂暴血脉,但是从先前雪魔天猿的变化来看,倒也萧炎所说颇为吻合,因此众人脸色都是略有些难看了起来,他们自然也是清楚一个能够与五星斗王强者相抗衡的魔兽,凭他们的实力,还啃之不动的。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要放弃么?”严皓皱眉对着林修崖问道,地心淬体乳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让他放弃,可着是太过肉痛了。

        林修崖苦笑了一声,沉吟了好片刻,方才咬着牙道:“算了,就先相信萧炎兄弟一次吧,而且这次我受伤不轻,恐怕至少得休养半个月才能康复,所以这围剿,怕是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听得林修崖有暂时撤退之意,严皓等人都是有些不愿,不过当他们眼睛扫过远处那散发着恐怖气势的雪魔天猿后,心中皆是一寒,只得无奈点头。

        “先撤吧,等将伤养好之后,再想办法...”林修崖叹息了一声,旋即对着萧炎拱手道:“萧炎兄弟,你可是要和我们一起回内院?”

        闻言,萧炎略一沉吟,摇了摇头,道:“我来山中是修炼斗技,如今斗技未成,倒还没有回去的意思。”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先行回去,有一事,还请萧炎兄弟帮忙,那便是不要将今日之事与任何人说...”林修崖深深的看了萧炎一眼,抱拳道。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会有分寸。”萧炎笑了笑,道。

        “那便多谢了,日后若是萧炎兄弟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来找我,在内院之中,买我林修崖面子的人,倒也还不少。”林修崖含笑道,他倒是未曾对萧炎有多少怀疑,虽然后者速度很是令人惊讶,但是光凭这大斗师的实力,还不可能单独闯进那被雪魔天猿守护的山谷。

        “走。”语罢,林修崖 一挥手,便是率先转身对着深山之外急掠而去,其后有些不甘的严皓等人只得紧跟而上。

        “萧炎学弟,在深山中可得小心一些。”韩月对着萧炎微微一笑,关切的提醒了一声后,方才展动身形,银发飘飘的对着远处闪掠而去。

        目光望着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的林修崖等人,良久之后,萧炎轻叹了一声,苦笑着低声道:“实在抱歉了,劝你们离开也的确是为了你们好,若是继续纠缠下去,一旦雪魔天猿彻底爆发,恐怕你们没人能离开这里...”经过药老的提醒,萧炎清楚的知道觉醒了血脉之后的雪魔天猿有多恐怖,别说是林修崖几个位于斗灵巅峰的人,就算是五个正式斗王强者,恐怕都不敢在这种时候与雪魔天猿纠缠。

        转过头来,萧炎将目光投向那随着林修崖等人的离去,而暴躁气息逐渐降低的雪魔天猿,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手掌温柔的抚摸着手臂处的衣袍下,那里,一条美丽小蛇正微微扭动着,有这个小家伙在,他到时候 能够与雪魔天猿搏上一搏。

        心中念头转动着,萧炎嘴角忽然一挑,紧盯着雪魔天猿,喃喃道:“你这畜生,现在猖狂,等你晚上到了衰弱期时,再来收拾你......你那“地心淬体乳”,我可是要定了。”

        轻轻一笑,萧炎身形一动,一抹电光在脚底迅速成形,然后身形化为一抹黑影,在低低的闷雷声响中,急速的穿梭进入茫茫森林之中,旋即迅速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