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关键时刻
  •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关键时刻

    作品:《斗破苍穹

        第四百零六章  关键时刻

        “嘿,竟然还真的那个一请便是请了两年假期的新生...”宽敞房屋中,霍德手中捧着一卷档案,档案之上,绘有萧炎的图像,虽然那张图像是三年前所画,脸庞上还略微带着几分青涩,不过那大致轮廓,倒是与萧炎一模一样。.org

        将手中档案合拢,霍德脸庞上方才真正露出一抹笑意,拍了拍萧炎的肩膀,若有深意的笑道:“小家伙,不简单啊,档案上说两年前,你仅仅只是四星斗者,可如今...恐怕至少也是斗师级别了吧?”

        听得霍德这话,房间中的那些执法队员顿时有些一怔,旋即将错愕的目光投向萧炎,两年时间,从四星斗者晋阶成为斗师,这种速度也很是不错了啊。

        萧炎微微笑了笑,既没否认,也没承认。

        “你现在是打算去学院里么?”霍德笑着问道。

        “嗯。”萧炎点了点头。

        “带着它,你才能够进入学院。”霍德从纳戒中取出一块蔚蓝色徽章,将之递给萧炎,然后似是忽然想起来什么,转头对着房间中的那些执法队员笑问道:“对了...明天似乎正好便是内院选拔赛吧?”

        “嗯,是的,霍德队长。”一名队员赶忙回道。

        “你倒是好运,刚来学院便是能够见到这种盛事,不过我记得,去年那内院选拔赛便是有你的名字,这还是若琳导师力排众议给你报上去的,不过可惜,最后你却没来,这可把若琳导师气极了,所以我想,今年她应该不会再报你的名额了,毕竟这一次选拔赛,可是关系她能否晋级成为玄阶导师的关键...”霍德笑眯眯的道。

        “呃...”闻言,萧炎一怔,想起当年所见的那性格温婉的女人脸颊铁青的模样,便是苦笑了一声,道:“我那是的确有事赶不过来...”

        “嘿嘿,这可不关我的事,你要解释自己和她解释去。”霍德幸灾乐祸的笑了笑,目光望了一眼外面逐渐暗下来的天色,沉吟道:“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不过我看你急着去学院,也就不留你了,不过在迦南学院之外,还有着一片极大区域的原始森林,那里面高阶魔兽众多,夜晚穿行危险系数不小,我可以让人驾驭狮鹫载你直接赶往迦南城,如何?”

        “那便多谢霍德导师了。”听得这话,萧炎一喜,感激道,多玛给他的地图,仅仅只是黑角域的范围,对于进入了和平镇后,该对哪边飞行,他便是有些一头雾水了,如今有人带路,自然是求之不得。

        “呵呵,没事。”

        霍德笑了笑,现在的他,与先前在镇门口时所展现的冷漠极为不符,他挥了挥手,将一男一女两名执法队员叫了出来,然后吩咐了一声,便是让得两人出去准备。

        “萧炎呐,在临走前,我可得提醒你一下,虽然你还没进过学院,可你在迦南学院中的潜在对手,恐怕已经不少了,呵呵,想必你也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薰儿那种优秀的女孩子,对学院中那些天之娇子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这才来学院两年多时间,名声便是追赶上了那个令人头疼的小妖女,所以,你的那些情敌,可都不是简单货色哦,不过我建议你懂得一些隐忍,那样会好点...”霍德靠近萧炎,善意的提醒道。

        闻言,萧炎轻笑了一声,虽然少了两年学院生活,可他相信,自己这两年的生死打磨,绝对不会比任何教育方式弱,这两年时间,即使是斗皇甚至斗宗强者,他也毫不畏惧的与之斗过,难道如今还会在这学院中,被一些同龄人所吓倒?

        “多谢霍德导师提醒了,萧炎谨记在心。”冲着霍德笑着一拱手,再听得外面响起的狮鹫低吼声,萧炎也不做过多停留,转身快步行出房间,瞧得那立在门外街道上的巨型狮鹫兽,此时,狮鹫上面的一男一女正冲着萧炎笑道:“萧炎学弟,上来吧,我们护送你到迦南城。”

        “多谢两位了。”笑了笑,萧炎脚尖轻点地面,身形矫健的跃上狮鹫兽背上,旋即双脚犹如黏在了后者身体上一般,没有丝毫颤动。

        瞧得萧炎那纹丝不动的身形,狮鹫背上的两人脸庞上闪过一抹讶异,要知道,这狮鹫的羽毛有着一种奇异的湿气,一些初次乘坐它的人,只能坐在特定的人造位置上,方才能够稳住身形,而萧炎,却是完全凭借着自己,将身体保持在平衡线上,这一手,即使是他们两人也是不可能这般从容的露出来。

        “副队长说得果然不错,这个萧炎,还真是有一些本事...”两人心中嘟囔了一声,冲着那走出屋来的霍德等人摇了摇手,然后嘴中发出一道哨声,顿时,匍匐在地面上狮鹫翅膀一振,巨大的身体便是盘旋着升空了起来。

        望着那迅速变得渺小起来的小镇,萧炎轻吐了一口气,抬头目光迷离的望着蔚蓝天空,一张淡雅精致的少女容颜,缓缓在脑中浮现,那一颦一笑,都是让得过了两年苦日子的青年那般牵挂。

        “薰儿,终于是能够见到你了啊...”

        这一次的飞行,足足持续了将近一夜时间,当然,这也是将中途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加了进去的缘故,在第二日天色蒙蒙亮时,一缕晨辉,从大地尽头投射而出,将天地间的黑暗尽数驱逐。

        而此时,正闭目沉神的萧炎,却是忽然有所感应一般,睁开了紧闭的眸子,目光投向遥远之处,那里,一座占地庞大得让人咋舌的城市轮廓,缓缓出现在了薄雾之中。

        “这便是迦南城么...”

        即使身处高空,可却依然未能将整座城市完全收入眼中,由此可瞧出,这城市的面积,究竟是何种庞大。

        “呵呵,萧炎学弟,待会我们会把狮鹫停在城中的飞行停留所,而到时候,你便需要自己赶去学院了,这一周,是我们这一支执法队值勤,所以可不能离开和平镇太久。”那名执法队青年转过头,对着萧炎笑道。

        “多谢两位学长了。”萧炎点了点头,微笑着感谢道。

        “不用...”青年摆了摆手,嘴中再度发出一声哨音,狮鹫兽顿时一道低吼,振动着翅膀,对着那庞大的城市俯冲而下。

        迦南城,飞行停留所,萧炎抬头望着那再度腾空而起的狮鹫,缓缓吐了一口气,转身行出这空旷地所。

        出了飞行停留所,一条青石铺就而成的宽敞街道便是出现在眼前,街道上那汹涌的人流,让得萧炎暗暗咋舌,这种人气,即使是加玛帝国的帝都都是赶之不上,不愧是大陆最古老的学院发源地啊,光是这名头,便是会吸引得无数人来到此处。

        没有过多的在街道上停留,萧炎按照先前那名执法队所指的路线快速行去,而如此在城市中兜兜转转将近半个多小时后,萧炎终于是有些无奈的停下了脚步,望着那依然是看不到尽头的街道,他忍不住苦笑道:“该死的,这城市修得这么大干什么?”

        郁闷的叹了一口气,他也懒得再急急赶路,放缓了脚步的对着那座落在城中心的迦南学院行去。

        缓步行走在宽敞的街道上,感受着那种正常的城市氛围,萧炎心中轻松了一口气,还好,这里不像黑角域那样...

        再次走过一条街道,在遥远处,萧炎似乎能够看见那座古老学院的模糊轮廓...

        “给我拦住那小子!”

        刚刚转角,前面不远处忽然传出一道喝声,旋即街道上略微骚乱了起来,一大群人迅速围成圈子,指指点点的瞧得里面的战斗。

        目光随意瞟过那些看热闹的圈子,萧炎并没有凑过去,手掌轻拍了拍背后硕大的玄重尺,脚步不急不缓的绕开人群。

        就在萧炎直行向那远处学院时,人群中一道年轻的冷笑怒声,却是让得他陡然停下了脚步。

        “玛言,别费心思了,凭你那实力,还想打我表妹主意?”

        “小子,敬酒不吃...给我上,不需要他的命,不过却是必须见红!”在那道冷笑声响起后,又是一道有些恼羞成怒的声音响起,旋即人群中,便是一阵**接触的闷响。

        背对着人群,萧炎沉默了一会,听得里面响起的闷响声,轻叹了一口气,旋即转身。

        人群之中,一位年约十**岁左右的蓝衣少年,正眼睛充斥着怒火的与周围几名男子狠狠以拳头换着拳头,从青年身体上渗透而出的斗气来看,似乎在斗师级别,不过那围攻他的四名男子明显实力不比他弱,因此,蓝衣少年一直处于下风,脸庞上偶尔挨上一拳,便是有着血迹从嘴角流出。

        “嘭!”

        又是一阵混战,一名男子抽冷子狠狠一脚踢在蓝衣少年小腹上,顿时,后者身体便是蜷缩了下来,而瞧得他没有还击之力,四名男子却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四脚齐动,刁钻狠辣的对着蓝衣少年身体狠踢而去。

        “砰,砰,砰...”

        蕴含着凶猛劲力的脚掌,在即将到达蓝衣少年身体时,一道黑影猛然闪掠而过,最后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四条腿上,顿时,四道惨叫声,利马尖叫着响起,四人抱着大腿在地面上痛苦的滚动了起来。

        黑影在击退四人后,便是化为一把巨大黑尺插在了坚硬石板上,蓝衣少年抱着小腹艰难的站起身来,脸色有些苍白,对着那背对着他的黑衣青年拱了拱手:“这位先生,多谢了。”

        “萧宁,两年不见,你倒是比以前少了许多锐气啊。”黑袍青年缓缓转身,瞧得那张因为自己的面貌而目瞪口呆起来的蓝衣少年,淡淡的笑道。

        萧宁,这蓝衣少年,竟然便是当初在萧家与萧炎有着一点恩怨的萧宁!

        “你...你是萧炎?”满脸呆滞的望着那张两年多时间不见的脸庞,半晌后,终于回过神来的萧宁犹自有些难以置信。

        “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萧炎轻笑了一声,虽然少年时对这个一直跟自己不太对头的家伙有些芥蒂,可如今他也不再是当年喜欢意气用事的小孩,那些事,自然是早就烟消云散,而且不管如何,面前的这个人,都与自己有着一丝血缘关系。

        “怎么可能会忘记,萧炎表弟...”

        苦笑了一声,萧宁望着面前的萧炎,心中情绪也是颇为复杂,如今他也是在外面混了两年多时间,也同样不再是小孩,在外面这充斥着各形人色的世界中,他方才察觉到,其实当年家族中的那段经历,方才是心中最宝贵的回忆,不管如何,总是自己亲人要亲一些。

        “萧宁表哥。”瞧得那冲着自己露出一抹歉意笑容的萧宁,萧炎微微一笑,轻拍了拍后者肩膀。

        “这些家伙?”萧炎将目光瞥向地上翻滚的四人,道。

        “还不是因为薰儿,这些家伙知道我们的关系,便是想尽办法想从我这里来搞到薰儿的消息,麻烦死了,不过在学院他们倒是不敢动手,今天出来买东西,碰巧被这群家伙遇见。”萧宁有些无奈的道,看来这种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闻言,萧炎也只得苦笑了一声,果然是红颜祸水,那小妮子如今恐怕也是真正的褪去了当年的青涩了吧?

        “嘿嘿,薰儿现在可了不得,女大十八变,她却是越变越漂亮,这两年,不知道多少人为了她所沦陷,我想,即使是你再次见到她,也会惊讶的。”萧宁嘿嘿笑道。

        “小屁孩子能变到哪去?”萧炎摇了摇头,轻笑道,老成的话语,却是忘记了他也不过才十八岁而已。

        “你这话在学院去说,可是会被群殴的...”萧宁翻了翻白眼,旋即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忽然一变,一把拉住萧炎,对着学院大门跑去:“该死的,竟然忘记了,今天可是内院选拔赛,若琳导师禁不住薰儿的撒娇磨蹭,又冒着会失去晋阶玄阶导师的机会,把你的名字报了上去,如果你还和上一次缺席的话,那若琳导师三年内都别想晋阶了。”

        “呃?写了我的名字?”萧炎一脸错愕。

        “唉,不过就算赶来了,那恐怕也没多大用处了,这内院选拔赛可不是普通选拔,那有资格参加的,哪个不是学院尖子生?没七星斗师以上的实力,恐怕上场就会被淘汰。”急跑的脚步忽然缓了缓,萧宁叹息道。

        萧炎一怔,张了张嘴巴,还没说出话,萧宁便是又道:“算了算了,能来总比缺席好,就算败了,若琳导师也只是这一次晋阶失败而已,下一次还有机会...”

        说完,萧宁便是火烧火燎的拉着萧炎对着那古老学院快速跑去。

        作为迦南学院的一大盛事,那所谓的内院选拔赛,自然是极为惹人关注,而且,在这个选拔赛上,那些平日在学院中的风云人物,皆是会露面,这对于那些将这些人视为心中偶像以及爱慕对象的男女学员们,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吸引力。

        因此,虽然院方早就准备了学院里最大的一个广场备用,可却依然是被挤满了人山人海,无数迦南学院的学员,挤破了头冲进广场上的席位,在看台上一眼望去,全部都是黑压压的人头以及那直冲云霄的喧哗声响。

        这庞大广场成圆形之状,在广场周围,石梯不断的向上蔓延,那形状,犹如一个角斗场般,坐于广场周围的人海,皆是能够清晰的看见整个广场。

        在此时的广场中,两道人影,一男一女,彼此闪掠交错,双掌接触间缩迸发的凶猛斗气波动,让得周围看台上时不时的爆发出惊叹声,不过,那些看台上的目光,明显将近有着大半,是停在那一袭淡青衣裙,娇躯闪动间,轻盈飘逸的倩影之上。

        两道人影又是一次险之又险的交错,淡青色倩影却是骤然一顿,双掌间金光大盛,带起一道光线,准确印在那名青年胸口上,强猛劲气,直接是将后者震得退出了战圈。

        “学长,承让了!”一击退敌,青衣少女微微一笑,冲着那名模样颇为英俊的男子弯身行了一个挑剔不出任何毛病的礼节。

        “薰儿学妹果然不愧是这一届最有潜力的学员,我输了。”虽然被击败了,可那名英俊男子倒也干脆,笑了笑,目光深深看了一眼那如青莲般让得人心旷神怡的青衣少女,旋即洒脱退出。

        “此局,萧薰儿胜!”

        听得那裁判台上响起的喝声,青衣少女这才转身掠下比赛台。

        “薰儿,真不错!”在青衣少女下台后,一旁的看台上,一女子冲着她挥了挥手,笑道。

        “若琳导师。”无视于周围射来的炽热视线,薰儿小跑进那特殊安置的看台,笑吟吟的喊了一声,旋即将目光转向看台旁边的一群女子,微笑道:“萧玉表姐。”

        “小妮子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竟然连那莫文都被你打败了去,看来这次你一定能够进入内院了。”一名身着淡紫院服的美丽女子,笑着走过来,在她走动时,那双被包裹在裤腿中的修长圆润长腿,便是利马将原本看向薰儿的一些炽热目光引动了过去,这般诱人长腿,实在是引诱男人的大杀器。

        “希望吧。”薰儿微微笑了笑,与萧玉身后的众女打了声招呼后,便是挽着萧玉手臂在若琳导师身旁坐下,低声笑谈着。

        “萧玉表姐,那个...萧炎哥哥还没来吗?”薰儿目光瞥了一眼一旁虽然看似放松,可眉宇间依然隐隐有着一点焦虑的若琳导师,低声问道。

        “嗯。”闻言,萧玉也是低叹了一声,旋即紧握着玉手,低斥道:“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是在搞什么,当初说好了只请一年的假期,如今却是拖了足足两年多,而且还次次缺席...”

        “他应该很快就会来的。”薰儿轻咬着红唇,道。

        “我也希望啊...不过今天就是选拔赛了,他若是再缺席的话,导师就...”萧玉苦笑了一声。

        在两人低低的窃窃私语中,那广场之中,又是过去了三波战斗,而在第四波之时,一名男子闪掠而上,手中长枪猛的触地,蕴含着侵略性的炽热目光,毫不掩饰的对着薰儿所在的方向扫了过去。

        “玄阶三班薛崩,对战黄阶二班...萧炎!”

        随着裁判席上的声音落下,顿时,喧闹的广场陡然安静了许多,无数道目光,投向了黄阶二班所在的方位,这两年时间,萧炎这个名字,早已经被迦南学院的学员乃至导师们牢牢记住,毕竟,自迦南学院创建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直接请假两年的刺头学生。

        当然,更多的原因,还是上一次内院选拔赛时,那唯一一个缺席的名字,所以,如今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都是将目光投向了薰儿她们那里,因为薰儿在学院中的出色表现,让得她追求者众多,然而两年以来,却依旧没任何人能够打动她,唯一能够从她嘴里听到最多的称呼,便是那个所谓的萧炎哥哥,而这种极其亲昵的称呼,自然又是使得那从未露过面的萧炎,成为了众矢之的。

        对于那无数道射过来的目光,若琳导师光洁额头上忍不住的浮现些许冷汗,手掌也是紧握了起来,眼睛扫视着周围,期盼那两年前让得她极为看重的身影能够犹如救世主一般的再次出现。

        安静下来的广场,也是让得薰儿与萧玉紧张了起来,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一抹焦虑。

        “萧炎么...一个胆小得不敢露头之人,让得一个女孩子去承认那些不必要的非议,这人,不行。”在一处位置不错的看台处,一袭白衫的青年,摇了摇头,淡淡的道:“他配不上薰儿...”

        白衫青年,赫然便是当日那在山脚处,与薰儿相遇之人,似乎是叫做白山,迦南学院年轻一届中的风云人物,劲头可不比薰儿等人弱上多少。

        “切,这就是让得萧薰儿念叨不已的男人?他是属乌龟的吧?跟着这种男人,还不如跟着我呢,那些臭男人有什么好的?全凭下半身思考的雄性。”在看台上的另外一处极佳地所,一名身着红色衣裙的少女,双臂环在胸前,背靠着一根铁管,妖娆的曲线,被笔直的铁管印衬得极为诱人,此时的她,望着那竟然无人上场迎战的广场,不由得撇了撇嘴,颇有些不屑的冷笑道。

        “小妖女,给我坐好,大庭广众下,这般放肆,成何体统?”在红衣少女一旁,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瞧得她那姿势以及**特行的言语,不由气得吹着胡子道。

        红衣少女毫不客气给这个明显在迦南学院地位不低的老人一个白眼,冷哼道:“亏你还是外院的副院长,换作是我,早就把那个萧炎踢出学院了,两年假期,哼,好大的架子。”

        “没办法,薰儿妮子执意要护着那小子。”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沉吟道:“不过如果这一次,他依然还是缺席的话,那么也就实在没办法了,迦南学院的规矩不能破啊...”

        “难道你还能指望最后这几分钟,那个萧炎能够出现?”红衣少女斜瞥着老人,道。

        “我倒是希望...”老人叹了一口气,缓缓闭目,等待着这场闹剧的结束。

        安静的气氛,在广场中持续了两分钟后,一些窃窃私语终于是响了起来。

        “唉,这个不守信用的混蛋...”望着一旁脸颊上布满失望的若琳导师,萧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声骂道。

        薰儿微垂着头,拉了拉若琳导师的袖子,轻声道:“对不起,导师...”

        “呵呵,不用自责,这事又不关你什么事。”若琳导师拍了拍薰儿的手掌,强笑着安慰道:“没关系,大不了再等三年便是...”

        “走吧。”站起身来,若琳导师对着萧玉与薰儿说道,看她略微有些泛红的眼圈,貌似并非是如嘴中所说那般洒脱。

        一群同班的男女失望的叹息着站起身来,便欲离开广场,然而,那刚刚站起身子的薰儿,娇躯骤然一僵,俏脸猛然抬起,喃喃道:“他来了...”

        “呃?什么?”一旁,萧玉等人一怔,没有听清楚。

        “咻!”

        就在萧玉问话之时,广场上空,一道刺耳的破空声骤然响起,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去。

        随着破空声响起,一道黑影猛然自天空暴射而下,轰然砸在广场之上,坚硬的地板,都是直接被震成了粉末,扑腾而起,缭绕了一小片区域。

        “是谁?”瞧得那射上的黑影,那名叫做薛崩的持枪青年,不由得冷喝道。

        薰儿目光死死的盯在那片被灰尘遮掩的区域,俏脸上涌上一抹难以掩饰的激动:“他来了!”

        听得薰儿这话,若琳导师以及萧玉等人皆是娇躯一颤,旋即目光急忙投向场中那片区域。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灰尘之中,有着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在这鸦雀无声的广场中,那脚步声,犹如是踏在人心口一般,让得人心脏随之跳动。

        “咚,咚”轻轻的声响,逐渐响亮,一个背负着巨大黑尺的黑袍青年,在灰尘中若隐若现的浮现,片刻后,终于是出现在了所有人的注视之下!

        “黄阶二班,萧炎!”

        黑袍青年前踏一步,微微抬头,淡淡的声音,却是如雷声一般,在广场周围每个人耳边轰隆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