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一个不留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一个不留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一个不留

        顺着门缝蔓延而出的阳光通道之中,身形削瘦的青年,缓缓走进,旁若无人的穿过那一众手持武器的大汉,最后再从那满脸呆滞的加列毕,奥巴帕顿两人身旁,徐徐而过。.org

        大厅之中,气氛安静得鸦雀无声,仅有那略显急促的呼吸之声。

        在所有目光的注视下,青年缓缓来到萧家众人之前,低头望了一眼那激动得老泪纵横的老人,轻轻欠身。

        “萧,萧炎...”在身后族人的搀扶之下,大长老激动的望着面前那张比两年前少了许些稚嫩,多了几分刚硬线条的清秀脸庞,声音忍不住有些颤抖着道:“真的是你?”

        抬头望着那张两年前曾经让得他看着就想踩一脚的老脸,萧炎轻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是略有些感慨,经历了两年历练,他也的确是成熟了许多,当年的那些怨恨,也是在时间流逝中,变得淡了去,不管如何说,自己与这个家族,也是有着那难以抹除的血缘关系。

        “大长老,真的是萧炎少爷!“

        “萧炎少爷回来了!我们萧家有救了!”那搀扶着大长老的萧家族人,面露狂喜,几乎是激动得有些口不择言。

        望着那张依稀能够见到两年前一些熟悉轮廓的脸庞,那这两天精神极为紧绷的萧家众人,终于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顿时,一股欢喜的气氛,替代了先前的那股绝望,一些定力稍差之人,甚至都是忍不住的发出了欢喝声音。

        二长老与三长老对视了一眼,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目光盯着那张微笑淡然的清秀脸庞,欣慰的点了点头,经过两年历练,这个以前锋芒毕露得有些刺人的家族晚辈,终于懂得了如何收敛自己的锐气。

        过刚易折,太过锋芒毕露,并非完全是好事,宝剑藏匣,剑气暗蕴,方才是正道之途啊。

        与萧家众人的欢呼声相比,对面那本来还气势汹汹的加列毕一干人,却是在瞬间哑火,一众人面面相觑着,那紧握着武器的手掌,却是忍不住的有些颤抖了起来,这些天几乎每一个乌坦城人,都听说了不下于十个不同版本的萧炎大战云岚宗的震撼事件,而对于这个犹如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所有人都是满心敬畏,而如今那传说中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也难怪这些杀气满溢的家伙,也会感到一股恐惧。

        “加列毕,你个混蛋不是说萧炎已经被云岚宗暗中击杀了吗?那现在为何还活着?”眼睛盯着那背对着他们的削瘦背影,奥巴帕顿眼中闪过难以掩饰的惊恐,脸色铁青的转过身来,一把抓住加列毕的领子,低声怒吼道,吼声中,有着点颤抖。

        视线同样粘在那背影之上,加列毕嘴角不断的哆嗦着,脚跟也是在此刻有些发软,他艰难了咽了口唾沫,原本阴狠的脸庞,此时却是有些哭丧了起来:“我怎么知道,那个人明明说了萧炎已经被击杀,以他的实力,没必要骗我一个小家族族长吧?”

        “那面前这个人,难道是萧炎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奥巴帕顿咬着牙怒道,他答应加列毕的游说,共同对付受重创的萧家,虽说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两年的确被萧家压制得太狠,不过更多的,还是加列毕所说的,萧炎已经被云岚宗的强者暗中击杀,因此,他这方才敢点头拼命一搏...

        要知道,在他第一次听说萧家那个小子竟然与云岚宗那个庞然大物大战且全身而退之后,心中是如何的震惊...

        正因为如此,所以当加列毕在以极其恶毒的赌咒发誓下,他方才将信将疑的点头答应。

        在答应之后,那迟迟未归来的萧炎,却更是让得奥巴帕顿对于加列毕的话相信了几分,然而.....就当他在以为所需要的东西即将到手时,那照加列毕所说,原本该是已经被击杀的萧炎,却是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种打击以及那个人影所带来的恐惧,让得奥巴帕顿陷入了暴怒与惊恐之中。

        加列毕脸色惨白,此刻的他,也是处于浑身冰凉的状态。

        眼睛死死的盯着萧炎,那名三品炼药师喉咙滚动了一下,脸庞上阴晴不定,先前那股爆发出来的强横气势,也是萎靡了许多。

        “三位长老,没事吧?”背对着那些脸色各不相同的人,萧炎望着三位长老苍白的脸色,轻声道。

        “没事。”大长老挣扎着站直身来,摇了摇头,旋即脸庞肃穆的对着萧炎缓缓弯身,然而在其身体弯下一半之时,一只手臂却是将之撑了起来,他抬头,却是瞧着一张噙着柔和笑容的年轻脸庞,当下老眼忍不住的有些发酸。

        “大长老,你是长辈,这般对萧炎,可使不得,要不然,父亲看见,恐怕又得责怪我了。”萧炎微笑着轻声道。

        “以前...是我们几个老家伙过分了,日后,往日的那些事,我以大长老的身份保证,不会再重复...”大长老偏头搽拭了一下有些湿润的眼角,对着萧炎叹息道。

        “呵呵,小时候我也挺不遭人喜的,而且事情已经过去,我这人,挺健忘的。”萧炎笑着耸了耸肩,在再次踏进这个家族之时,他便是知道,不管如何,自己的血脉,属于这个家族,至少,在当初变成废物之前,这个家族给予了他完美的童年。

        萧炎目光在三位长老身后那些熟悉的族人面孔上扫过,微笑道:“不过现在,我觉得还是先把这里的麻烦解决掉再叙旧好点。”

        “孩子,小心点,加列毕与奥巴帕顿都已经是五星大斗师,而那个老头,就是当年柳翎的老师,三品炼药师,六品大斗师的实力。”大长老点了点头,低声提醒道。

        微笑着点头,萧炎缓缓转过身来,脸庞上的笑意,在扫向加列毕等人时,却是逐渐变得阴冷。

        “两年没见,加列毕族长依然是雄风不减当年啊。”萧炎目光从对方人群中缓缓扫过,最后停在了加列毕身上,笑道。

        目光死死盯着那张依稀有着两年前少年的轮廓的脸庞,身体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咽了一口唾沫,颤声道:“呵呵,萧炎侄儿,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啊...”

        萧炎微微笑了笑,随手从身后抽出一张椅子,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刺刺的坐下,手掌握住尺柄,猛的一抽,重尺夹杂着凶悍劲气,插进了坚硬的石板之中,顿时,一道道细小的裂缝,顺着尺子落地处,蔓延了出来。

        “奥巴族长,没想到您也在啊。”目光再度转向一旁脸色变幻不定的奥巴帕顿身上,萧炎缓缓道。

        “啊?哦,呵呵呵...两年不见,萧炎侄儿气度也是越来越不凡了啊,当真是虎父无犬子,萧老哥看见的话,肯定会高兴得合不拢嘴的。”听得萧炎声音,奥巴帕顿浑身一颤,赶忙赔笑道。

        “废话就吞回去吧。”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萧炎手掌缓缓摸上一旁的玄重尺柄,声音悄然变得森然:“我只想知道,两位今日带人来我萧家,究竟是想干什么?”

        “啊?那个...那个...哈哈,萧侄儿,今天的事是误会,我们过来,只是因为听说萧家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特地来看看,你也知道,我们与萧家也有着不少合作的地方,如今萧家出事,我们自然是需要来关注一下。”听得萧炎声音中暗蕴的森冷杀意,奥巴帕顿脸色再度白了一分,赶忙笑道。

        一旁,加列毕脸色也是忽白忽青。

        “是么?”

        萧炎低头笑了笑,脑袋猛然抬起,漆黑的眸子犹如锋利刀芒一般,冷冷的盯着奥巴帕顿两人,安静的气氛中,一道轻微闷响,忽然响起,旋即,炽热的青色火焰,毫无预兆的自萧炎体内暴涌而出,在这一刻,大厅中的温度骤然升高,那距离萧炎颇近的萧家族人,赶忙后退着。

        “如果两位是来打我萧家的主意,今天,那也就别走了吧...”青色火焰缭绕着全身,萧炎的声音,却是冰寒无比。

        口干舌燥的望着那从萧炎体内升腾而起的青色火焰,奥巴帕顿,加列毕以及那位三品炼药师,皆是面现恐惧的后退了两步。

        “萧炎侄儿,不要误会,在下可并没有对萧家有半分其他念想,今天的事,只是一场误会,现在我立刻带人离开!”奥巴帕顿咽了一口唾沫,声音因为恐惧,竟然变得有些尖锐。

        在说完这话之后,他便是赶忙一挥手掌,几十名手持武器的大汉急忙向他靠拢,然后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对着大厅外退去。

        “少族长?不能放他走啊,这两天,我们不少族人被他们给伤了,有些甚至...”望着那退出的奥巴帕顿,性子急躁的三长老忍不住出声道,然而他的话语还未说完,便是被萧炎挥手止了下去,当下,他也只得咽下口中话语,退了回去,看他这般模样,明显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将萧炎当成了支撑这个家族的顶梁柱。

        “你...”瞧得那竟然这般就要退出的奥巴帕顿,加列毕一怔,脸庞微微抽搐着,身体僵硬了瞬间,也是急忙转过身来,对着那坐在椅上,一脸平静的萧炎谄笑道:“萧炎侄儿,今日之事,的确是误会,来日我定然会亲自登门谢罪,今日族内有事,便告辞了...”

        说完,他也是赶忙一挥手,带着手下,转身就欲赶忙离开。

        望着那都是带着各自手下,狼狈望外窜的加列毕与奥巴帕顿,那位三品炼药师脸色一片铁青,虽然他心中也为萧炎的名声而有些发憟,可身为炼药师,他的高傲,并不允许他也这般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离开,当下他咬着牙,厉声喝道:“你们给我站住,萧家如今元气大伤,一个毛头小子就将你们吓成这般模样,日后还有何脸面在乌坦城立足?”

        听得炼药师的喝声,加列毕与奥巴帕顿脚步皆是一顿,然而,就在他们思想刚刚犹豫了一瞬后,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便是在大厅中响了起来,两人忍不住的回头一望,却是骇然的看见,此时的那位三品炼药师,正被包裹在一个七彩颜色的能量膜之中,而且,那能量膜顶上,竟然还在不断倾洒下七彩液体,那七彩液体似乎具有极烈的腐蚀性,每一滴液体掉在炼药师身体上,都将会带起一道凄厉惨叫。

        在大厅中一道道惊骇的目光下,那位三品炼药师的身体,几乎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着,当时间过去十几秒后,七彩液体已经灌满了一半的能量膜,而其中,炼药师的身体...已经连着骨头,全部被腐蚀掉了。

        “咕...”三品炼药师极为凄惨的死状,让得大厅内众人喉咙忍不住的滚动了一下。

        “砰...”能量膜忽然爆裂而开,七彩液体喷薄而出,最后在众人注视下,缓缓融合成了一具曼妙娇躯,片刻后,一位妖艳的美人,几乎是犹如变身一般,出现在了大厅之中,妖异美眸轻抬,其中的森然,却是让得与之接触的人,浑身发寒。

        牙齿打颤的望着那妖艳的美人,这一刻,一个让得人几乎要瘫痪的名字,从加列毕与奥巴帕顿心中浮现而出。

        “美...美杜莎女王?”

        “萧...萧侄儿,告辞了,今天的事,绝对只是误会啊。”

        对着那犹如木桩一般安静坐在椅子上的萧炎颤抖着拱了拱手,加列毕与奥巴帕顿终于是忍不住心中恐惧,带着手下狼狈的蜂拥而出,他们已经决定,只要一离开这里,就立刻收拾东西,远离乌坦城!

        淡漠的望着那狼狈涌出大门的加列毕等人,一直沉默的萧炎,这才轻轻挥手,平淡的声音,却是让得所有萧家族人,有种大快人心的激动。

        “一个不留。”

        随着萧炎声音落下,大厅中,美杜莎女王的身影,缓缓变得虚幻,而那大门,也是哐的一声,紧紧反关而上,紧接着,大门之外,惨叫声,接连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