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药老苏醒?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药老苏醒?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三百二十八章    药老苏醒?

        一路风风火火的离开纳兰家族,刚欲回所住旅馆的萧炎,却是忽然止住了步伐,将七幻青灵涎炼制成液体,那自然是需要药鼎,而他的那尊药鼎,在大会上,早就炸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略一踌躇后,便又是急匆匆的对着米特尔拍卖场行去,由于害怕遇见雅妃耽搁时间,所以萧炎只是在拍卖会外围购买了一个和以前那药鼎差不多品阶的后,就是赶紧马不停蹄跑回了旅馆。.org

        闷头赶回了所住的旅馆,进入房间后,萧炎反手将房门紧紧关上,快步进入内房,喘了几口粗气后,方才将那株“七幻青灵涎”拿出放在桌面上。

        坐在桌旁,萧炎目光直直的盯着这株美轮美奂的植物,半晌后,方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费了这么大的劲,终于是弄到手了啊,就是不知道,究竟能否对老师有用。

        缓缓的平复下了激荡的心情,萧炎小心的将窗户关好,来到桌旁,凝神望着不断变幻着色彩的七幻青灵涎,手掌一招,一尊红色药鼎,便是出现在了桌面上。

        手掌轻贴着装盛七幻青灵涎的玉盆,萧炎掌心劲气暗蕴,旋即猛然一吐,听得“咔嚓”一声,玉盆表面,裂纹犹如蜘蛛网一般,迅速的蔓延了开来。

        屈指弹在布满裂缝的玉盆之上,顿时,后者便是彻底破裂开来,露出了里面那被泥土包裹着的七幻青灵涎根茎。

        望着那些湿润的泥土,萧炎略微沉吟,手掌再度贴了上去,淡淡的青色火苗,释放出一股炽热的温度,迅速将湿润的泥土烘烤得干燥了起来,此时手掌轻拍一下,那些包裹在七幻青灵涎之外的泥土,便是全部自动的脱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那丝毫无损的根茎底部。

        掌心微曲,一股轻微的吸力将七幻青灵涎缓缓的拉扯而起,然后小心翼翼的装盛进了药鼎之中。

        手掌微旋,青色火焰在掌心吐缩而现,屈指一弹,火苗迅猛的窜进药鼎之中,围绕着七幻青灵涎转了几圈。

        随着青色火焰的出现,其本身所携带的炽热温度,让得本来犹如青玉一般的七幻青灵涎开始了迅速枯萎,然而虽然枝叶越来越枯萎,可那七色花朵,颜色却是越来越鲜艳,当枝叶完全枯萎化灰而散时,颜色,更是鲜艳得有些让人眼睛刺疼,并且,一股浓郁得仿若久埋大地的佳酿一般的芬香之味,缓缓的从药鼎火口处渗透了出来。

        吸了一口浓郁的芬香之味,萧炎浑身一个激灵,错愕的发现,白日虽然经过休养,可依然有些疲惫的后遗症,竟然是真正的完全消散了去...

        “啧啧,的确是个好东西,光是花香,便是有这般堪比三品丹药的奇效,想必对于衰竭的灵魂,它应该有着一些作用吧。”赞了一声,萧炎将目光投入药鼎之中,手指微动,那缭绕在七色花朵之外的青色火焰,便是猛然扑涌而上,将之包裹而进,开始了猛烈焚烧...

        随着火焰的翻腾,目光紧盯在药鼎中的萧炎,忽然轻咦了一声,他发现,在火焰对七幻青灵涎开始煅烧之时,那不断变幻的七彩光芒,竟然能够与青莲地心火相抗衡着,意图使得自己在火焰中保全下来。

        “嘿,这东西,果然不是寻常之物,居然连异火的温度,都能抵御这么久,不过...也仅此而已了。”轻声笑了笑,萧炎也发现,随着青莲地心火的不断升腾,那抗衡的七彩光芒,正在逐渐的减弱着,看来,七彩光芒所能够使用的能量,也是有着界限的。

        手掌轻挥,又是一团青色火焰从指间喷涌进了药鼎内,顿时,青色火焰的温度,再度暴涨,过得片刻,终于是一举将那反抗的七彩光芒,全部吞噬而下...

        当七彩光芒消失之后,那七色花朵,立刻便是变得柔弱不堪了起来,仅仅是火苗的一个窜动,花叶便是急速枯萎,一滴滴七彩的小露珠,从枯萎的花叶中渗透而出,闪烁着奇异光泽。

        随着七色花朵的尽数枯萎,那一滴滴细小的七彩露珠,也是缓缓的融合在了一起,宛如一颗散发着七彩霞光的明珠,极为绚丽诱人。

        “应该就是这样了吧?”自言自语的喃喃了一声,萧炎在七彩露珠出现后不久,便是收回了火焰,手掌一招,鼎盖被掀了开去,七彩露珠飞射而出,在半空中划起一道七彩弧度。

        飞射而来的七彩露珠,缓缓悬浮在萧炎的手掌上空半寸处,蠕动间,微弱的七彩毫光,悄然涨缩着。

        “这个...怎么使用?”疑惑的眨了眨眼睛,萧炎先前用灵魂力量扫视了一遍,发现这七彩露珠中,倒还是真的蕴含着一种能够让得灵魂为之雀跃的奇异能量,不过...这要如何才能让药老吸收?

        右手下移了一些,萧炎将悬浮的七彩露珠靠近了左手上的漆黑戒指,苦笑道:“不会就这样丢进去吧?”萧炎也知道这个漆黑戒指,有着与纳戒相同的储存功能,可这东西似乎只听药老的命令,萧炎的灵魂力量,根本是进不去。

        皱眉苦恼了半晌,依然没有半点头绪的萧炎,也只得小心翼翼的将七彩露珠对着漆黑戒指贴了上去。

        随着两者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萧炎忽然发现,那一直古朴深沉的漆黑戒指,竟然微微亮了少许!

        “果然有用...”发现这一现象,萧炎心头大喜,再不迟疑,手掌移动,猛然间将那七彩露珠,对着戒指碰了上去。

        两者相碰,七彩露珠却并未就此滑落,而是有些奇异的黏附在了戒指之上,一时间,漆黑的戒指,犹如是被转换成了七彩颜色。

        随着七彩毫光的绽放,那漆黑的戒指也是逐渐的散发出一股深处的黑色光芒,在黑色照耀下,七彩毫光犹如被前者吞噬了一般,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微弱,而随着七彩毫光的变弱,那黑色光芒,则是越来越浓郁

        望着戒指发生的这奇异一幕,萧炎脸庞涌上狂喜,他能够模糊的感觉到,似乎有股他所熟悉的灵魂,正在缓缓的回复着。

        黑色戒指,漆黑光芒越来越浓,到得最后,几乎是犹如那见不到底的黑洞一般,某一刻,戒指忽然从萧炎手指上脱落而下,然后缓缓漂浮在后者面前,漆黑的光芒,一收一吐,如此循环不休

        “老师?您苏醒了?”望着面前的漆黑戒指,萧炎忍不住有些激动的道。

        萧炎的问话没有得到回答,漆黑戒指就这样飘飘荡荡,却并没有萧炎想象中的药老身影出现。

        “怎么回事?”微微张着嘴,萧炎有些茫然,刚欲伸手将戒指取回来,一直安静的戒指,猛然一颤,一道浩瀚恐怖的灵魂力量,猛然成涟漪之状,以戒指为中心点,轰然爆开!

        骤然出现的灵魂爆炸能量,让得萧炎脸色大变,这股恐怖的灵魂冲击波,若是击中他,恐怕能够将他的灵魂瞬间轰杀!

        眼瞳紧缩的死盯着那扩散而来的灵魂能量涟漪,萧炎强行忍住内心的惊慌,这种范围攻击,他根本就不可能逃脱得了,而去,他也相信,药老不会伤害自己。

        灵魂能量涟漪闪电般的暴涌而出,而就在即将接触到萧炎身体时,那一处的涟漪,却是骤然一颤,然后瞬间消失...

        灵魂冲击波跳过了萧炎,对着房顶之上,狠狠的暴涌了上去。

        “噗嗤...”

        空无一人的房顶,虚幻的灵魂波动,没有摧毁任何物体,然而,在那一处阴影黑暗下,一道人影突然从黑暗中被弹射了出去,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来,月光洒下,照出了一张有些黝黑的苍老面孔。

        “遭了,那家伙又醒了...以后不能再这么接近了,这混蛋,明知道我没坏意,竟然还下这么重的手!”黑影抹去嘴角血迹,骂骂咧咧了一声,脚尖在虚空轻点,身体几个闪烁,便是消失在了远远的黑暗之中。

        距离帝都几十里之外的一处偏僻小道,海波东淡漠的望着下方的一具人形冰雕,随手对着冰雕丢出了一片落叶,落叶飘飘荡荡,缓缓落下。

        “走吧。”海波东抬起头,对着树枝之上的两道影子笑道。

        “嗯。”法犸与加老微微点了点头,刚欲动身,两人脸色骤然一变,豁然转头,将目光投向了远处那庞大的帝都。

        “好强大的灵魂!”一道惊呼,从两人嘴中不约而同的传了出来,旋即两人对视,皆是从对方眼中瞧出一抹凝重。

        “帝都怎会忽然冒出这等强者?为什么我们没半点风声?”加老低沉的道,作为皇室的守护者,任何忽然出现在帝都的强者,他都必须第一时间知晓。

        “不知,这灵魂,太强大了,远非我等可比...”法犸低低的声音中,隐隐噙着一抹骇然。

        另外一颗树上,海波东也是转头望着帝都方向,嘴巴微微张了张,眼中逐渐流露出一抹惊喜:“这灵魂力量,好像是萧炎那个小家伙体内的吧?他...他实力回复了?”

        “走吧,回去看看!”海波东微眯着眸子,并未对法犸二人说这股灵魂力量的来历,随口说了一声,便是闪身对着帝都飞掠而去。

        “嗯。”法犸两人点了点头,腾身紧跟而上。

        随着三人的消失,那片飘飘荡荡的落叶,终于是缓缓落在了冰雕之上,顿时,随着一道清脆的咔嚓声音,人形冰雕猛然爆裂成漫天冰尘,在月光照耀下,逐渐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