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力挽狂澜,大会暂休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力挽狂澜,大会暂休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三百一十章    力挽狂澜,大会暂休

        “青色火焰?”

        “天啊,他竟然拥有两种火焰?”望着萧炎手掌上升腾的青色火焰,两边的席位之上,顿时爆发起了一阵阵惊异的喧哗之声,虽然这里很多人都并非是炼药师,可不同的火焰不能相融的基本常识,大多数人,都还是懂得的,可面前的萧炎,似乎确是用事实打破了他们的认知。.org

        相比于周围席位上的观众们,广场上的炼药师们,无疑是更加的感到震撼,因为身为炼药师,所以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的明白,两种火焰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会是何种的危险以及不可思议,要知道,火焰本就是狂暴之物,两种狂暴的东西接触在一起,它们所爆发出来的炽热,足以将它们的主人焚烧成一团灰烬。

        因此,当他们瞧得萧炎竟然再度召唤出了一种似乎比紫火还要凶猛的青色火焰时,脸庞之上,皆是布满着愕然。

        “青色火焰...这个家伙,果然还留有底牌啊。”望着萧炎手掌的青火,小公主美眸闪烁,低声喃喃道。

        “这...应该便是他所掌握的异火了吧?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缓缓的吸了一口因为青色火焰的出现,而变得有些炽热的空气,柳翎在心中暗自沉声道。

        “那是...”贵宾席前台,法犸错愕的望着那显得有些飘逸的青色火焰,半晌后,眼瞳微缩,低声道:“那是...异火?这小家伙竟然拥有这种东西?”

        “嘿嘿,我先前便说过,不要小看他,他的底牌,可是能让得人目瞪口呆的。”非常满意法犸震惊的神情,海波东笑吟吟的道。

        “不简单啊...如此年纪便是拥有并且驯服这种即使是连法犸古河这等人都为之垂涎的东西,真是让人诧异啊。”青火的出现,同样是让得加老一脸惊异,身为斗皇强者,他自然最是清楚不过这种大自然的神奇之物,拥有着何种恐怖的力量,当年他曾经与一名拥有异火的强者战斗过,虽然对方真实实力远远逊色于他,可那威力无穷的异火,却依然是让得加老吃尽了苦头。

        “呼...”法码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将目光投向灰袍少年处,微笑道:“看来这一轮考核,那个家伙想要取得最佳成绩,还是有一些难度的啊...”

        “青色火焰...”贝齿轻咬着红唇,雅妃叹息着摇了摇头,她实在有些想不通,这短短不到两年时间,这个当初稚嫩的少年,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为什么能够在这般短暂的时间内,犹如飞跃一般,成长到这个连斗皇强者都惊叹不已的地步...

        “难道...都是因为她么?”微微偏头,雅妃盯着一旁的纳兰嫣然,在心中喃喃道。

        “难怪太爷爷这般重视他,原来还拥有着这种让人震惊的底牌啊...”修长白皙的右腿,轻轻的晃动着,夭夜俏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释然。

        凝望着那几乎成为了全场瞩目的青年,此时的他,无疑已经成为了唯一能够与那位神秘灰袍少年相抗衡的加玛人,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这种豪情,方才是大丈夫大英雄所有...纳兰嫣然微抿着红唇,心中这般想着,然后悄然的触动了一下。

        外界的那些各色目光,并未让得萧炎有丝毫动容,此时,他正全神贯注的凝视着药鼎之中,鼎内的紫色火焰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飘逸的青色火焰。

        手掌快速的在石台之上闪过,八种药材,被他全部一窝蜂的丢进了鼎内,不过那药方之上的最后一种药材“厚土芝”,却是被他从炼制中剔了出去,在先前的那番感知中,萧炎已经彻底发现了此次考核之中的问题,这么多炼药师,之所以不能成功的凝结成丹,完全都是因为,这名为“厚土芝”的药材,根本就是多余的...正是这份多余的药材,方才使得融合的最终失败!

        质疑药方,这很需要一些勇气与魄力,一些传统炼药师,便是太过相信药方的正统,因此无论怎样失败,都难以将问题的原因归结到药房之上,他们只会认为,一定是自己在火候或者提炼成份的某一处,出现了错误...而有着这种思想的人,在这种考核中,无疑是将会一败涂地...

        萧炎并不缺乏勇气与魄力,所以他寻找出了药方的问题所在,也因此,他方才能够抓紧时间的与那神秘灰袍少年,一争高低,而其他人,包括小公主甚至柳翎,则只能沦为看客。

        巨大的广场之上,只有两处炉火还在升腾着,场中的所有目光,都在这两个地方来回的扫视着,而萧炎与灰袍少年,也正在这些视线的注视下,争分夺秒的提炼着几种材料。

        萧炎此时的手掌,已经完全脱离了药鼎,在距离药鼎一尺之外处,修长的十指,犹如跳舞一般,灵活的在身前翻腾跳跃,凭借着他对青莲地心火的掌控能力,萧炎完全能够达到隔空控制温度的地步,若是光论炼制丹药时谁的动作更优雅以及充满魅力,无疑是萧炎更胜一筹。

        “快一点,快一点...”目光来回的扫视着双方提炼的速度,小公主在心中对着萧炎的方向不断催促道,身为皇室的人,她自然是不希望一个外国人,在加玛帝国的大会中取得最佳的成绩,那无疑是会给加玛帝国这次参加大会的炼药师狠狠一耳光。

        “那家伙的提炼速度太快了,虽然火焰远远逊色于岩枭,可却似乎经验极为老道,没有在任何地方损耗哪怕一秒的时间,相比起来,岩枭在这方面吃了不少亏,不过好在有着异火的帮助,不至于会落后,只要再快一点,应该还能超过他的.”柳翎目光紧紧的注视着远处灰袍少年的一举一动,再望着萧炎,眉头微皱的道,他虽然为人心胸不算太过开阔,可毕竟也是加玛帝国的人,这种时刻,他清楚的知道,若让那个灰袍少年取得了最佳成绩,对他们这些参赛的炼药师们将会是何种的嘲讽。

        萧炎两人,此刻无疑已经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嘭!”

        随着一道手掌拍着石台的闷响,灰袍少年嘴角噙着冷笑,手掌翻转,八股颜色不同的粉末或者粘稠液体,自鼎中飞射而出,最后被灌进了摆放整齐的玉瓶之中。

        在灰袍少年拍着石台的闷响落下之后的瞬间,萧炎手掌也是猛的一拍石台,随着闷声响起,八缕青色火焰自鼎内之中暴射而出,袖袍挥动,火焰猛然对着身前的八个玉瓶灌射而来,在即将进入瓶口的霎那,骤然消失,一蓬蓬颜色各不相同的粉末以及液体,倾洒而下。

        在将材料提炼完毕之后,萧炎借着材料冷却的空隙时间,偏过头对着灰袍少年的方向望了望。

        感应到萧炎目光的射来,灰袍少年抬起脸庞,露出讥讽的冷笑:“嘿,你慢了...火焰好,又能有何用?”

        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萧炎没有表露任何情绪,略微沉寂之后,袖袍再度挥动,面前的八个玉瓶,猛然爆裂,其中的所有提炼材料,被吸纳上半空,然后扇进药鼎之中,顿时,青色火焰猛然升腾,开始了最后的融合。

        在萧炎动身的前一霎,灰袍少年,已是抢先一步的将玉瓶之中的材料,投入进了药鼎之中。

        两个药鼎,炉火升腾,八种药材,在火焰中,缓缓的融合着,等待着最后的成丹.....

        “好一场争分夺秒的龙争虎斗啊...”望着两人间那不超过五秒的差距时间,法犸等众人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叹道,排除掉灰袍少年所造成的一些骚动之外,这场实力相近的较量,无疑是让得两边席位之上的很多人感到热血沸腾。

        “法老头,你说,谁会最快成丹?”此时的海波东,也是被场中激烈的比拼吸引得站起了身子,笑眯眯的道。

        “不好说啊,虽然岩枭有着异火优势,可因为年纪的因故,在经验方面,似乎远远比不上那个诡异家伙,因此两相抵消,谁胜谁负,还真的难以预料啊...”法犸摇了摇头,叹息道。

        “那家伙也挺难缠的啊...”闻言,海波东摇了摇头,在心中嘀咕道:“不过岩枭小子不会真输了吧?就算如今灵魂力量大损,可他毕竟曾经也是能够炼制六品丹药的大师级别啊,不会降得这么快吧?”

        广场上,萧炎两人皆是死死的盯着翻腾的炉火,颜色各不相同的火焰,将两人的脸庞,印射成青黄两色。

        “快一点,快一点,加油,加油”玉手轻轻的搓动着,小公主视线不断的在两人炉中扫过,借助着不错的眼力,她能够发现,两人药鼎中的丹药,正在缓缓的成形着。

        “丹药要成形了...”忽然嗅着从药鼎中弥漫而出的淡淡药香,非常清楚这代表着什么的柳翎众人,精神顿时紧绷了起来。

        无数人的心,都在此刻吊在了喉咙处。

        “岩枭的快成了...”

        法犸干枯的手掌紧握着栏杆,皱眉低声道:“不过对方也紧跟着,随时都会将之超越....”

        紧紧的抿着嘴,萧炎漆黑的眸子中,跳动着青色火焰,火焰反射中,一枚圆圆丹药,正在滴溜溜的旋转着。

        “这样下去...距离拉不开...”眼眸虚眯着,某一刻,萧炎忽然手掌重砸在药鼎之上,顿时,那尚还未完成最后温养的丹药,便是带起一团青火,猛然冲破鼎炉,暴射而出。

        “莽撞!虽然是最后一步,可怎么能提前让丹药出炉,初生丹药一旦接触到空气,其内未完全凝固的成份,说不定会解体啊!”望着萧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那被法犸握着的栏杆,猛然爆裂,怒声道。

        “莽撞的家伙!”萧炎的这一举动,同样是让得小公主以及柳翎等人目瞪口呆,片刻后,忍不住的叱喝了出来。

        没有理会周围的目光,萧炎脚掌一蹬地,身体暴闪而起,手掌一探,便是将那包裹在青火之中的丹药抓进掌心,在丹药入手的霎那,一股更加凶猛无匹的青色火焰,猛然自萧炎掌心中升腾而起,那尚未完成最后一步温养的丹药,瞬间,变得稳固而下...

        身体闪落而下,萧炎屈指轻弹,丹药化为一道光影,射进玉瓶之中,旋即,绿色的灯光,振奋人心的从萧炎面前的玉镜中,率先亮了起来...

        “疯子...”

        广场偏僻角落,原本面噙冷笑的灰袍少年,脸色猛然间变得铁青了起来,他没想到萧炎竟然会如此疯狂,若是先前未完全稳固的丹药一接触到空气,那么他先前的那些努力,就将会瞬间化为乌有,这种胆大的疯狂举动,仅仅就是为了把紧跟在其后面的他甩掉...

        铁青着脸,暴怒中的灰袍少年一巴掌将面前的玉瓶拍成粉末,半晌后,方才脸色阴沉的重拍鼎炉,丹药飙射而出,旋即被收入玉瓶,然而此时,距离萧炎成功,已经过去了足足一分钟时间...

        随着安静的气氛在广场之上因为萧炎的疯狂而持续了一分钟之后,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尖叫声,猛然间犹如洪流一般,将巨大的广场,震得微微发颤。

        握着玉瓶,萧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抬头望着两边那沸腾起来的席位,平静的脸庞之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哈哈,小家伙,好样的!”高台上,法犸摸着胸口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虽然先前被萧炎疯狂举动气得不轻,不过不管过程如何,现在的萧炎,却是真的取得了胜利,而且,这个胜利,还是远远将对手抛在了身后,当下,兴奋的法犸,忍不住的对着广场之上的萧炎大笑道。

        “真是个疯狂的家伙...”雅妃与夭夜对视了一眼,在松了一口之余,也为萧炎那赌博般的性子,苦笑不已。

        “虽然疯狂,不过却并非是凭着热血一头莽撞,在那种时刻,恐怕他是因为有着把握,才敢行这般举动吧。”望着场中那在无数欢喝声中淡淡微笑,显得从容洒脱的青年,纳兰嫣然柔声笑道,虽然这还只是第二轮考核,可他所引动的**气氛,已经远远超过了往届最后一场。

        “岩枭先生,恭喜了...不过以后拜托别做那种疯狂举动了,万一失手...”对着萧炎拱了拱手,小公主微嗔道。

        “这一次,你的确很出色...不过最后一轮,我也不会再有所保留...”柳翎对着萧炎耸了耸肩,此时他的表情,可以勉强称之为友善。

        笑了笑,萧炎并未回话,转过头来,将目光投向那脸色阴沉的灰袍少年,竖起拇指,微微朝下,一直显得平静温和的气质,却是终于露 出了一分属于年轻人的桀骜。

        铁青着脸望着萧炎的举动,灰袍少年阴冷的哼了一声,嘴唇蠕动着:“别得意,最后一场,我们再来一较高低!到时,我不会再有丝毫留手!”

        对于他这威胁,萧炎无所谓的摊了摊手,收回目光,瞧得周围那些还将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炼药师们,略微迟疑了一会,旋即默默的拿起石台上还残留而下的一株“厚土芝”,然后随意的丢了开去。

        望着萧炎的举动,周围的炼药师们一愣,半晌后,一些想明白了问题所在的人,脸庞逐渐显露狂喜,对着萧炎投去感激的目光,然后赶忙抓紧时间炼制了起来...

        瞧得那些开始风风火火炼制的参赛者们,萧炎眼角瞟了一下对面墙壁上已经快要完毕的沙漏,耸着肩,低头整理着石台上的各种物品,至于他们能不能在最后的时间将“风行丹”炼制出来,这便是不是他操心的事情了。

        随着时间的缓缓度过,广场之上那震耳欲聋的欢喝声,也是逐渐的弱了下来,在经过这般高度兴奋之后,观众们方才意犹未尽的将目光投向了那些还在广场上忙碌的炼药师们,当然在这之余,此时看台上不少少女的目光,都是若有若无的瞟向那埋头随意整理着石台的萧炎身上,先前他的表现,无疑已经打动了这些少女那春心荡漾的心扉,现在在她们的眼中,即使萧炎那易容后显得平凡的脸庞,也是忽然变得帅气了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小公主以及柳翎面前的绿光率先亮了起来,两人将丹药撞进玉瓶,对视了一眼,皆是松了一口气。

        继两人之后,也陆陆续续的开始有着绿光闪烁,不过更多的,却依然是红芒,广场太过巨大,那受到萧炎提点的炼药师,也就仅仅局限于他周围的一些运气好的炼药师而已,而那些在萧炎视线之外的参赛者,则只能依然是茫然的望着石台上的材料,在不知道问题所在之下,他们也只能继续闷头炼制,而加入了“厚土芝”,他们的炼制,没有丝毫意外的,全部以失败而告终。

        再者,即使除开上面的原因,可毕竟不管如何,这“风行丹”也是属于三品丹药,因此,不仅一些等级在二品左右的炼药师,只有寥寥两三人侥幸通过,就是连一些初入三品等级不久的参赛者,同样是因为大意而失败。

        在这两种有些苛刻的条件之下,大会上的参赛者,正在以一个迅猛的速度被刷下去,原本上千的人数,到得现在,或许已经不足三百,并且,看这个模样,似乎还在继续的刷新着。

        当墙壁之上悬挂的沙漏完全倾洒而下时,宽敞的广场上,竟然已经只有将近一百多人还留在其中,其他人,则是已在这两轮之下,完全被刷了出去。

        当广场中响起法犸那朗笑声之时,萧炎方才缓缓的抬起头,将目光投向贵宾席处的老人,察觉到他的目光,法犸对着萧炎所在的方向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在考核时间到达之后,接下来,便又是例行的测验,而这次的测验,因为有着异火的相助,所以丹药效果最佳者,自然是非萧炎莫属,而其次,便是那灰袍少年,后面的,便是小公主,柳翎等实力不弱的三品炼药师。

        当测验完毕之后,此时的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一丝月牙儿,从天边缓缓的显露而出,照耀着灯火灯明的帝都。

        “各位,今日的大会,便先到此为止吧,请诸位参赛者好生休息一晚,明日,便是我们大会的最后一轮,也是决定冠军的重要一局,所以,各位可千万不要因为各种事情,而导致未能出席,不然的话,那可是会终生遗憾的。”法犸朗声笑道。

        听得法犸宣布今日的考核结束,广场之上的众人包括着萧炎,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两轮考核下来,实在是让得人有些疲惫啊。

        将药鼎收回纳戒之中,萧炎忽然抬头瞟了瞟,只见在法犸这话完毕后,那灰袍少年便是收拾东西对着广场之外行去,在临走之时,还不忘对着萧炎丢去一个冰冷的目光。

        淡淡的望着灰袍少年缓缓行出广场的背影,萧炎揉了揉额头,将东西收拾完毕后,也是顺着参赛人群,挤出了广场。

        出了广场,萧炎抬头深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气,紧绷的精神略微舒缓了一些,低头望着周围那从观众席出来,两眼放光的盯着自己的一些年轻少女,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欲抬脚而走,悦耳的柔声,却是忽然从身后传来:“岩枭先生,恭喜了。”

        转过头来,萧炎望着那涌出来的一大群人,人群首位处,便是纳兰嫣然,雅妃,夭夜三女,在她们身后,纳兰桀等人也正互相笑聊着。

        瞥了一眼笑颜如花的纳兰嫣然,萧炎摇了摇头,道:“运气好罢了...”

        对于萧炎的谦虚,这段时间纳兰嫣然已经见怪不怪,微微笑了笑,她拉着雅妃与夭夜二女,冲着萧炎笑吟吟的道:“夭夜公主说了,今夜替你与柳翎,小公主摆酒庆贺,不知...”

        纳兰嫣然三女的美貌,在整个帝都,都是排得上号的美人,如今三人站在一起,优美的身姿互相印衬着,当真是人比花娇,因此此时广场门口,已经有着不少人视线直直的射了过来。

        闻言,萧炎一愣,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歉意道:“抱歉了,夭夜公主,今日实在是太累,明日还有着最后的考核,所以恐怕是分不出时间前去酒宴了,公主的心意,在下心领了,告辞...”

        说完,萧炎对着夭夜公主拱了拱手,不待她回话,便是转身大步行进街道,然后在三个被拒绝的女人错愕的目光中,挤进人流,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