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两百七十章 紫火丹
  • 正文 第两百七十章 紫火丹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两百七十章  紫火丹

        房间之内,萧炎缓缓的磨挲着下巴,满脸的沉吟之色,半晌后,手掌一翻,一个透明的瓶子便是出现在了手掌中,瓶子内,盛装着一瓶伴生紫晶源。.org

        解开瓶盖,萧炎手指伸进,小心翼翼的沾了一点,顿时,手指处,便是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抽出手指,萧炎眼睛紧紧的盯着指尖的一滴紫晶源,体内斗气流淌着,然后透过手指,轻轻的触摸了一下那滴紫色的紫晶源,顿时,“嘭”的一声轻微闷响,一缕细小的紫色火焰,从指间处升腾而起,炽热的温度,让得萧炎眼睛微微虚眯了起来。

        “温度不错…不过可惜,一滴紫晶源所能造出的紫火,实在是有些少。”笑着点了点头,旋即萧炎略微有些惋惜的道。

        “紫晶源的所存并不多,若是一滴的量,只能制造出这点紫火的话,那可是有些得不偿失啊。”萧炎盯着那瓶伴生紫晶源,皱眉低声道。

        “不过这个小家伙也没吸取多少,怎么吐火吐得跟喷火器一样?”缓缓偏过头,萧炎望着那吐得不亦乐乎的吞天蟒,疑惑的道。

        目光紧紧的盯着床榻上的吞天蟒,半晌之后,萧炎眉头轻挑,经过一阵观察,他发现,在吞天蟒即将喷出紫火的霎那,其嘴中的几颗獠牙,似乎是渗透出了许些唾液,而那些细微的紫色火苗,在与这些唾液相遇之后,体积便是骤然暴涨了将近十几倍。

        “是因为唾液的缘故吗?”嘴中低声喃喃道,萧炎微微一笑,手掌翻转间,一个空瓶子出现在了掌心中,旋即笑眯眯的对着吞天蟒缓缓走去。

        经过一番让得人满头大汗的折腾。萧炎终于是在吞天蟒那幽怨的目光中,从其獠牙下剐了小半瓶淡青色的唾液出来,放在鼻下轻嗅了嗅那股竟然略微有些淡淡香味的唾液,萧炎面色古怪地摇了摇头,瞟了一眼床榻上的吞天蟒,心中嘀咕道:“这小家伙,难道也是个母的?”

        轻轻的把玩着手中的两个小瓶子,萧炎沉吟了片刻。忽然手掌一招,从纳戒中将暗红色的鼎炉取了出来,然后放在桌面上,屈指轻弹,几率青色火焰飙射而出,顿时,药鼎之内,便是升腾起了炽热的火焰。

        瞧得药鼎内翻腾的火焰。萧炎将手指轻摸着纳戒,又是从中取出了几株通体火红,一看就知是蕴含着火系能量地植物,手掌一挥,将它们丢入药鼎之中。然后控制着青色火焰,经过反复提炼,将之化为了一团红色的粉末。

        待得红色粉末出现之后,萧炎用两根空心针管。分别吸取了一滴紫晶源以及吞天蟒的唾液,然后将之投射进入药鼎内。

        望着药鼎内升腾的火焰,萧炎微微一笑,十指灵活的跳动着,而那些青色火焰,也是随着其心念闪动间,不断的增温与降温,虽然这种快速变化火焰温度极其考验炼药师的控火能力。不过经过服用地火莲子后,此时的萧炎,明显已经具备操纵这种繁琐步骤地功力。

        药鼎之内,青色火焰妖娆而舞,半晌之后,炽热的温度逐渐褪去,汹涌的火焰也是缓缓消退,最后窜过通火口。化为一缕细小的火焰。钻进了萧炎手指之间。

        “虽然炼药时消耗了许多,不过能回收一点也是一点。”望着那缕窜进体内的青色火焰。萧炎笑了笑,屈指轻弹,一缕劲风将鼎炉盖子击落了下来,手掌一招,三枚红色丹丸,便是飞射而出,稳稳地落进了萧炎掌心中。

        把玩着手中这三枚丹丸,萧炎嘴角忍不住的浮现一抹笑意,这种丹丸,根本不能被称为是丹药,因为它们根本不具备任何丹药的特性,这东西,只要谁吞进了肚内,不仅没有丝毫好处,反而说不得会把自己搞得颇为凄惨。

        手指捻着一枚红色丹丸,萧炎将之含进嘴中,微微嚼动,待得感受到那在嘴中飞速化开的炽热能量时,体内斗气迅速汹涌而上,然后与那股炽热能量,碰撞在了一起。

        在碰撞地霎那,萧炎嘴巴微张,一团炽热的紫色火焰,猛的被喷了出来,然后稳稳的落在了那被斗气包裹的手掌之上,熊熊燃烧,颇具威力。

        嘴巴轻吐出了一口炽热的气息,萧炎低头望着那升腾在手掌上的紫色火焰,这次的紫火含量,倒是达到了与青莲地心火相融地量,当下,萧炎轻松了一口气,一滴紫晶源,一滴吞天蟒唾液,一些火属性药材,这几样东西,能够取得这般效果,已经是颇让他满意了。

        “就叫这东西为紫火丹吧…”抛了抛手中的两枚红色丹药,萧炎咧嘴笑了笑,现在的他,非常想试试,用青莲地心火与紫火相融,所制造出来的佛怒火莲,究竟能有多大的威力?

        “似乎是需要一个肉靶子啊…”

        抛着紫火丹,萧炎脸庞上涌现一抹笑意,转身将那喷火喷累得睡着的吞天蟒放进袖袍中,然后笑眯眯的行出这摇摇欲坠的房间,去寻找着肉靶子来试验这山寨版地佛怒火莲,威力能有几何。

        漠铁佣兵团地训练场上,此时正是团内每天集训的时日,因此训练场上,众多团员簇拥其中,顶着炎日,大汗淋漓地彼此较量着身手,在广场的一处阴凉处,萧鼎一行人正站于其上,目光偶尔扫过场内,微微点着头。

        “罗布先生,看来沙之佣兵团的兄弟和大家相处得还不错啊,这段时间,真是有劳你了。”望着场中那些因为这段时间的磨合,隔阂明显消除了许多的两团佣兵,萧鼎转头对着一旁的罗布笑道。

        “这些可都是萧鼎团长的办法,我只不过是执行而已。”罗布摇了摇头,眼角含着敬畏的瞟了一眼一旁的海波东,在一次偶然间,他可是见过这位老人出手。因此,他非常清楚,这位看似不起眼地老人,拥有何种庞大的实力,而能够将之邀请住在佣兵团中的萧炎,则也更是让得罗布心里多出了几分忌惮,当下瞧得萧鼎发问,赶忙客气的回道。

        萧鼎自然是知晓后者心中的忌惮。当下与之笑谈了几句,然后便是偏头望着一旁斜靠着树干,满脸愁眉苦脸的海波东,笑道:“呵呵,海老先生,石漠城的药铺没有你所需要的药材么?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附近地城市帮你搜索了,若是有消息。应该很快就能回报的。”

        “还是你小子有心啊,萧炎那家伙至从把这些药材告诉我后,便是缩在那院中,再也不出来了。”闻言,海波东脸庞上这才露出许些笑意。对着萧鼎道。

        “背后说人坏话,貌似不太好哦…”淡淡的笑声,忽然从众人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让得几人赶忙回头,望着那笑吟吟的行过来的萧炎。

        “你的伤好了?”望着那气势比以前明显更为精神的萧炎,海波东苍老地脸庞上闪过一抹诧异,愕然的道。

        “嗯。”萧炎笑着点了点头。

        “唉,果然是个bt,那么重的伤,不到一个月就完全康复…”瞧得萧炎点头,海波东顿时苦笑着摇了摇头。同时心中也为萧炎的手段感到心惊。

        笑着摇了摇头,萧炎与萧鼎几人笑谈了一会,然后目光忽然瞟到一旁的罗布身上,微微一笑,笑容却是让得后者略微有些发毛。

        “萧炎团长。”望着缓缓走过来地萧炎,罗布赶忙打着招呼。

        “罗布先生,在漠铁佣兵团还习惯吧?”萧炎笑眯眯的问道。

        瞧着萧炎的笑容,罗布赶紧点着头。如今墨家大长老死亡的消息几乎已经传遍了整个加玛帝国东部省份。虽然别地人或许不太清楚是何人所下手,可罗布心中却是清楚。那下手之人,绝对便是面前这人畜无害的少年。

        “罗布先生,闲来无事,能出来帮我实验一下东西么?”萧炎笑道,旋即不等罗布点头,便是抬脚对着阴凉之外行去,虽然如今实力变回了斗师级别,不过萧炎清楚,对待罗布这种人,你态度若是忽然和善起来了,他恐怕才会心中暗有怀疑。

        听得萧炎的话,罗布一愣,旋即苦笑着点了点头,抬脚跟了上去。

        一旁的萧鼎萧厉几人,瞧得这怪异的举动,都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然后也是好奇的跟了上去。

        缓缓的在训练场一角停了下来,萧炎对着有些忐忑不安的罗布微微笑了笑,道:“你待会尽全力防御吧,我想试试,我改造地这东西,能有多少威力。”

        “呃?”闻言,罗布嘴角一哆嗦,脸色略微有些泛紫了起来,原来是要自己来当靶子啊。

        萧鼎几人,皆是漠铁佣兵团的高层,瞧得他们簇拥在这里,顿时,训练场上的其他团员,也是围拢了过来,好奇的望着其中的萧炎与罗布。

        “当心点。”

        对着脸色青紫的罗布提醒了一声,萧炎手指一晃,一枚红色的丹药现了出来,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丢进嘴中,微微嚼动着,片刻后,嘴巴微张,一团炽热地紫色火焰,喷了出来,稳稳地落在被斗气所隔离的手掌之上。

        轻轻地抛着这团紫色火焰,萧炎笑了笑,右手平探而出,青色火焰,缓缓升腾而起…

        望着那两手颜色皆是不同的火焰,海波东微微愣了愣,旋即脸色一变,喃喃道:“这小子难道又想来那招?”

        在海波东眼中逐渐泛起惊恐之时,场中的萧炎,竟然是真的开始缓缓的将双掌合了起来…

        瞧得萧炎这一举动,海波东脸色终于是完全的变了,脚掌猛的一跺,身形在众人那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闪电般的飙射上了天空,跳着脚,尖声道:“萧炎,你个疯子,上次没把人搞死,你这次还想来?”

        抬头望着那在半空中暴跳如雷的海波东,萧炎满脸错愕,他没想到,老家伙竟然会如此惧怕自己的那佛怒火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