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两百六十四章 药老沉睡
  • 正文 第两百六十四章 药老沉睡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两百六十四章  药老沉睡

        脸色变幻的盯着手中的淡蓝金属片,这位云岚宗的掌控者,那恬静淡然的美丽脸颊上,破天荒的闪过一缕急切,玉手悄然紧握,心中不断翻腾着。.org

        “海之心甲的碎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小家伙先前也在这里不成?既然海之心甲已经破碎,那他也应该受了极重的伤吧?这家伙,怎么哪里有事都有他啊?”目光泛着许些焦急的在地面上扫过,可却是没有找到半点可疑的痕迹,锦袍女人柳眉微竖间,隐有几分怒气。

        “云韵宗主,你这是?”一旁,老者瞧得锦袍女人竟然这番姿态,不由得一愣,惊诧的问道,这还是他头一次瞧得这位云岚宗的掌控者,会同时闪现过如此多的异样的情绪。

        “呵呵,没事。”被老者的声音惊醒,锦袍女人俏脸上的急切迅速收敛,瞬间后,便是回复了先前的淡然,笑了笑,当着老者的面,将海之心甲的碎片收进纳戒中,轻声沉吟道:“加老,我想,我们应该调查一下先前那四位斗皇强者的确切身份,毕竟,那两位他国的斗皇强者潜入加玛帝国,应该不会只是来游玩这么简单。”

        闻言,老者顿时有些诧异的望着锦袍女人,以她的性子,可不像喜欢对这些感兴趣的人啊。

        “先前那金属碎片究竟什么东西?”心中闪过一抹疑惑,老者身为帝国皇室的守护者,对于这些外来强者的调查,却是属于分内的事,本来他还在打算出口请云岚宗也顺便帮帮忙,没想到她竟然是主动开了口,因此,老者也是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顺水推舟的笑道:“也好。”

        “下面便是盐城了,墨家总部正好在此处,先收集一些情报吧。”美眸瞟向地面下的城市,锦袍女人笑了笑,旋即便是率先对着盐城之外降落而下,其后,老者也是不急不缓地跟了上来。

        三天之后,石漠城。漠铁佣兵团总部。

        幽静的房屋,淡淡的檀香缭绕其中,让得人精神略微有些舒畅与陶醉,在房间角落的床榻之上,少年眼眸紧闭的躺在其上,许久方才有一次的微弱呼吸,让得人忍不住的有些担心那口气会不会忽然的接不上,而导致那最悲惨地结果。

        躺在床上的少年。迷糊间,隐约的感觉着周围不断有着人来回走动着,许久后,随着几道低低的叹声响起,缓缓消失。

        不知道是在多少次的关门声响后。床榻上犹如死人一般的少年,手指忽然轻轻颤抖了颤,半晌之后,微弱的呼吸。终于是强盛了一点,再过得一会,睫毛轻轻颤抖,眼皮挣扎着,微微睁了开来。

        淡淡的柔和灯光透眼而进,萧炎地手掌猛的一紧,努力的移动着目光,将这处略微有些眼熟的房间完全打量之后。方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全身疲软地躺在柔软的床榻上,没有丝毫的气力动弹。

        微微的喘着气,待得脑子完全清醒之后,一股股记忆迅速从脑海深处涌出,让得萧炎回想起了事情始末。

        “受伤了么…”回想起当时那毁灭火浪席卷而来时地剧痛,萧炎苦笑了一声,轻吸了一口略带着檀香的空气。脑子更是清明了一点。缓缓闭目,心神逐渐的沉进体内。

        随着心神沉入体内。顿时,一副残破得几乎让萧炎目瞪口呆的身体内部状况,出现在了他的心神注视之下。

        望着这具犹如被恐怖力量强行摧毁过一次的体内,萧炎心头猛的下沉了许多,他虽然能够猜到自己受的伤不轻,可却依然是没想到,这个不轻,竟然是到了这种地步,现在体内地这幅惨状,若是放在其他任何一个人身上,恐怕唯一的结局,那便是成为彻彻底底的废物!

        “这次麻烦大了啊…”苦涩的在心中喃喃了一声,萧炎的心神顺着残破的经脉缓缓的流转着,最后来到小腹位置的气旋之上,望着那气旋内部仅仅残余地几滴青色液体能量,心中再度叹了一口气,这可真地是雪上加霜啊。

        气旋中央位置,一个细小的光点微微蠕动着,在光点之内,隐藏着萧炎最大地底牌,青莲地心火,不过此时的萧炎,却是不敢从中抽调出一丝青火,现在体内的经脉,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他甚至不怀疑,若是现在谁再在自己身上给狠狠加上一掌,恐怕自己就得真正的彻底完蛋了。

        心情沉重的从体内撤回心神,萧炎缓缓睁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半晌,萧炎心尖忽然猛的一颤,他现在才想起,从醒来到现在,似乎差了点什么…现在他终于想起来了,药老竟然没有动静…

        想起这一事情,萧炎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心中急忙呼喊道:“老师?老师?….”

        呼喊持续了几分钟,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丝毫的回应,而萧炎的心,也是随着药老回复时间的延长,而越加下沉。

        “出事了?”嘴角微微抽搐着,萧炎猛然间感到口干舌燥,一股恐慌的情绪,悄悄的从心底深处蔓延了出来,这种恐慌,就犹如几年之前,自己从天才,一夜变为废物的那一刻所产生的恐慌一模一样。

        自从与药老熟识以来,只要有着他的存在,萧炎心中便是无比的踏实,因为不管怎样,他也清楚,只要药老在,那么他便绝对不会让得自己真正的死亡,可如今,药老忽然杳无音信,这让得一直将他视为依赖的萧炎,真正的感觉到了一股难以掩饰的恐慌。

        紧紧的咬着嘴唇,萧炎费尽全身力气的抬起手掌,当他瞧得手指上那枚安然无恙的黑色古朴戒指之后,方才轻松了一口气,努力地将心中的恐慌压制而下。萧炎再度闭上眼眸,灵魂力量在身前纠结成一丝,然后对着黑色戒指触碰了过去。

        当灵魂力量刚刚接触到黑色戒指时,一股庞大的吸力猛的自其中爆发而出,旋即在萧炎措不及防之下,将之吸进了黑色戒指内。

        灵魂力量的触感,先是一黑,紧接着。便是出现在了一处充斥着淡白光芒的圈罩之中,在那圈罩内,药老那虚幻的身形,正漂浮在半空,笑盯着萧炎的那一缕弱小灵魂力量。

        “小家伙,你终于醒过来了啊。”药老飘近萧炎,笑道。

        “老师,您没事吧?…”瞧得药老地身形。萧炎心中的重石这才落了下来,不过虽然心中轻松了一点,不过他并非笨蛋,以前药老与他说话,直接就能在心中对话。而现在,却必须他进入黑色戒指,方才能交谈,由此可知。药老的情况,应该不太好。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

        药老笑了笑,手掌轻拍了拍萧炎那由灵魂力而构成的虚幻人影,欣慰的笑道:“好消息便是,我很佩服你,你所创造出来的那佛怒火莲,那毁灭性的威力,即使是我。也为之感到惊叹,日后你若是能够将之创造完善,我想,同等级之中,你应该再无敌手。”

        萧炎脸庞上没有喜悦,佛怒火莲威力的确恐怖,可使用它地代价,也同样是恐怖得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至于坏消息。或许你应该已经发现自己那被破坏得一塌糊涂的身体内部了吧?”药老笑道。

        “嗯。很严重。”萧炎点了点头,叹道:“基本快要崩溃了。”

        “呵呵。伤势虽然严重,不过只要调养得当,会逐渐恢复,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个休养程序,待会我会传给你,只要你按照我所说的做,你会恢复巅峰的。”药老笑了笑,说道。

        “那老师你呢?”敏感的听出了药老地一丝弦外之音,萧炎急忙问道。

        “我?或许这才是最大的坏消息,你虽然成功了创造出了一次堪称完美的爆炸盛宴,不过那可是抽取了我将近百分之七十的灵魂力量,加上最后还在那火浪中保护你,我地灵魂力量,几乎被消磨殆尽了。”药老苦笑道。

        闻言,萧炎脸色狂变,那由灵魂力所凝聚而成的虚幻人影,猛的波动了起来。

        “别急,虽然灵魂力量被消磨殆尽,不过并非是不能恢复,只是我可能要像以前那样,沉睡一段时间了。”药老柔和的盯着紧咬着嘴唇的萧炎,笑道:“以后的一段时间,或许老师不能再继续保护你了,一切的事情,都得靠你自己了。”

        望着那笑容安详的药老,萧炎眼圈忽然红了许多,拳头紧紧地握着,低声嘶哑的道:“对不起,老师…”

        萧炎心中清楚,若非自己一意孤行的想要融合异火,那么药老的灵魂力量也绝对不会被吸收殆尽,现在,也不用以沉睡,来回复力量了。

        “呵呵,不用自责,只是沉睡一段时间而已,又不是彻底消散,你所创造的佛怒火莲,我很满意,我的学生,的确非同常人!”拍着萧炎的肩膀,药老大笑道。

        “好了,剩余地灵魂力量快要使用光了,你出去吧,青鳞地事,无须担心,那绿蛮不会像墨家那样对待她,放心吧。”药老的身体,忽然变得虚幻了许多,他对着萧炎挥了挥手,笑道。

        “老师,保重!”双膝缓缓跪立虚空,萧炎红着眼圈,头颅对着药老,重重地磕了下去。

        欣慰的望着那经历这番变故,彻底脱离稚嫩的少年,药老含笑点头,虚幻的身体,终于是逐渐的完全消散在了光圈之中。

        “小家伙,希望等我苏醒过来时,能看到一个彻底成为强者的弟子,戒指中,我存有一些骨灵冷火,若是危机关头,可以使用它们…另外,从认识到现在,老师对你,非常满意…”蕴含着许些期盼的淡淡笑声,缓缓的光圈之中响彻着,久久不散。

        缓缓站起身子,萧炎望着空荡荡的光圈,哀伤的深吸了一口气,从此以后,他便是要孤独的面对整个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