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两百五十七章 斩杀墨承
  • 正文 第两百五十七章 斩杀墨承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两百五十七章  斩杀墨承

        葛叶的身体,犹如那秋风中的一片落叶,狼狈的急射而退,沿途的桌椅,在接触到葛叶的身体时,都是被那股暗含的劲气,轰然震裂。.org

        双脚搽在地面足足后退了半个大厅,葛叶的身体这才缓缓停住,略微有些苍白的脸庞上,覆盖着一抹难以置信的震惊。

        “你…”搽去嘴角的血迹,葛叶剧烈的喘了几口粗气,心中却是犹如翻起了惊涛骇浪:“那张面孔…为什么有些熟悉?”

        脑海中,三年之前,萧家少年那稚嫩中蕴含着不屈与倔强的脸庞,缓缓从记忆深处浮现而出,与先前那惊鸿一瞥的面庞互相重叠,竟然是隐隐有着几分神似。

        “不可能!”

        心尖猛的狠狠一颤,葛叶胸膛急速的起伏着,深吸了几口有些冰凉的空气,片刻后,摇了摇头:“眼花了!就算那少年脱去了废物的名头,可想要在短短三年达到这种境界,绝对不可能!!”

        三年时间,从一名连斗者都尚还不是的实力,提升到斗皇级别?这种话,葛叶敢拍着胸口打包票,即使是放眼整个斗气大陆,恐怕也绝对不可能有人办到!

        随着心情的缓缓平复,葛叶也是开始怀疑自己先前的所瞟见的面目,在略微思量之后,心中非常坚定的认定了一个事实,先前,自己绝对,绝对是眼花了!

        心中这般认定之后,葛叶脸庞之上的震惊方才缓缓平复,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一缕血迹再度从嘴角溢流而下,先前黑袍人的那一掌,让得他受了不轻的伤。

        “葛叔,你没事吧?”高台上。纳兰嫣然飘然落在葛叶身旁,俏脸上浮现许些担忧,急切的问道。

        “咳,不碍事。”摇了摇头,葛叶苦笑道。

        望着葛叶那苍白的脸庞,纳兰嫣然柳眉微竖,这还是她第一次瞧见有人敢这般对付云岚宗的人,当下寒着俏脸。将视线投向那位黑袍人,清冷地道:“这位大人,你今日这般举止,是在向云岚宗挑衅么?”

        黑袍微微抖动,纳兰嫣然似乎能够察觉到那从黑袍下射出来的淡漠目光,当下玉手紧握,心中隐有一分怒意。

        “你除了会抬出云岚宗之外,还能做什么?墨承的命。今日我必收,你若是想要阻拦,出手便是,不用拿云岚宗和云韵来说事,那对我没用。”黑袍人轻拍了拍袖袍。声音中,却是蕴含着许些讥讽与冷笑。

        “你…”听得黑袍人的讥讽话语,纳兰嫣然黛眉间涌上一股怒火,冷笑道:“阁下是一届斗皇强者。想必在加玛帝国内也不是无名之人,既然你今日执意要杀墨承,那还请将名号报出来,日后,我云岚宗自会找大人说理。”

        “说理?呵呵,应该是云韵带着几百人一起来说吧?”黑袍人摇了摇头,嘲讽的笑道。

        “既然阁下能当着东北省份众多势力首脑的面,击杀墨承。那又怎藏头露尾的?以你的实力,我想,应该不是害怕墨家报复,而是忌惮墨家身后地云岚宗吧?”纳兰嫣然冷声道。

        “并非不敢,只是不想,你也不用着急,云岚宗,我迟早会上去。到时候。我是何身份,你们自然会清楚。”黑袍人淡淡的道。

        听得黑袍人如此不将云岚宗放在眼中。纳兰嫣然轻咬着银牙,恨恨的道:“好,既然阁下有这般胆量,那我倒是真要看看,你是否真有胆闯上云岚宗!”

        “说完了?”黑袍微微抖动,黑袍人似是耸了耸肩:“说完了,那便停止恬噪吧,我要动手了,若是想要阻拦,请便,不过提醒一句,我并不会因为你的身份,而有所留情,不想云岚宗少个接班人,那便安静的在一旁待着。”

        闻言,纳兰嫣然红润的小嘴紧紧的抿着,丰满的胸脯微微起伏,荡起一条颇具诱惑地弧线,然而虽然心中愤怒,可她却是没有半点办法,在这个大厅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与这位神秘强者相抗衡,而且对方似乎也并不惧怕云岚宗,因此,她除了眼睁睁的看着墨承成为他的掌下亡魂之外,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法子。

        没有再理会身后纳兰嫣然的举动,黑袍人缓缓转过身来,森冷地望着那依靠着台柱,想要站起身来的墨承,掌心之上,森白的火焰升腾而起,却是带起了许些冰冷。

        “这位大人…”望着那欲下杀手的黑袍人,墨家家主墨阑脸色苍白,虽有心想要上前阻拦,不过瞧着先前葛叶与纳兰嫣然地下场后,他只得强行忍住这种冲动,那位黑袍人明显是因为葛叶的身份方才有所留手,可若是他们这些人冲上去,恐怕大厅内,又将多出一些冰冷的冰雕,因此,墨阑也只得站在离黑袍人一个较为安全的距离外,出声道:“大人,那位叫做青鳞的小女孩并未有任何事,只要您能放过大长老,我墨家愿意赔偿你所开出的任何条件!”

        对于墨阑所说的话,黑袍人依然是无动于衷,在大厅内众位首领的注视下,缓缓地对着墨承行去,淡淡的阴冷杀意,让得大厅内部,缭绕着一股冰寒的气息。

        望着那连理都未曾理自己的黑袍人,墨阑惨然一笑,在这种绝对实力的压迫下,他只得放弃援救的心思,满心颓丧的他,也只能希望着,这位手段颇为狠辣的斗皇强者,在将墨承斩杀后,不会再对墨家进行清除,不然地话,墨家恐怕就真地将会从一流势力,沦落为末流了。

        似乎是明白黑袍人对自己所怀有的必杀之心,所以墨承也并未再发出无谓地求饶声,怨毒的望着那缓缓走来的黑袍人,那唯一的左手臂,忽然微微蠕动着。

        “想杀我,我也得让你留下几条疤!”狰狞的一笑,墨承曲卷着身子。左手臂猛地一震,一股凶猛的暗劲,将衣袖震得粉碎,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上,青筋犹如一条条小蛇一般,不断的鼓动着,那只手掌,也是忽然诡异的变宽阔了许多。原本正常的指甲,也是暴涨半寸,并且颜色还变得奇黑无比。

        此时墨承的手臂,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类正常的形态,看上去,反而更像是魔兽地四肢。

        手臂之内,逐渐涌上淡红之色,片刻之后。整条手臂,竟然是变得通红了起来,一眼望去,犹如是一团火焰臂一般。

        “破山臂?大长老竟然把家族珍藏的五阶魔兽炽炎破山犀的前肢移植到了自己身体上?”望着那手臂变得极为宽大的墨承,墨家一干核心高层。不由得失声惊呼道。

        脸色大变的望着墨承的手臂,墨阑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这作为家族最宝贵的东西,居然是私下被墨承给占位私有之物。作为一家之主,他心中着实是有些愤怒。

        “去死吧!”怨毒地盯着黑袍人,墨承脚掌狠狠在身后的台柱之上一踏,膝盖微弯,旋即身体犹如一颗炮弹一般,直冲向黑袍人。

        在冲掠之间,墨承那显得有些巨大的手掌拖在地面上,尖锐的手指。竟然是生生的将坚硬地地板,撕裂出了五道深深的沟壑。

        望着墨承那骤然间变得颇为恐怖的力量,大厅内的众人,脸色皆是有些变化,虽然他们有些人也听说过墨家地人能够移植魔兽肢体来代替原本的器官,不过却从未见识过,代替之后所能带来的变化,到底有多巨大。

        立在原地。黑袍人望着那眼睛变得通红。并且布满血丝的墨承,低声冷笑道:“可怜的家伙。原来在你获得魔兽力量的时候,精神也在逐渐被兽性所侵蚀,你们这所谓的移植,最大的出彩之处,恐怕就是将一个人,变成一头只知杀戮地魔兽吧?”

        “杂种,去死吧!”

        脸庞狰狞,墨承怒瞪着眼瞳,脚掌狠狠一踏地面,身体暴射向黑袍人头顶,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挥击而下,手掌挥动的霎那,空气竟然都是在这股恐怖的劲气中,被砸得产生了刺耳的音爆之声。

        黑袍人立脚之处,坚硬的地板,在上空那恐怖力量的压迫之下,开始了寸寸龟裂。

        感应着头顶上方那暴袭而来地劲气,黑袍人缓缓抬头,将黑袍之下地那张清秀面孔,清楚的展现在了那双眼赤红地墨承视线内。

        即使此刻精神已经进入狂暴状态,不过在瞧得黑袍人那张年轻宛如少年般的清晰面孔之后,墨承那赤红的眼瞳中,依然是忍将不住的浮现几率难以置信的震惊。

        “结束了…”清秀的脸庞,面无表情的望着震惊中的墨承,手掌缓缓举起,其上,森白色的火苗,微微翻腾着,瞬息之后,犹如喷火器发射一般,猛的暴射而出。

        阴森的森白火焰,暴掠过半空,将那墨承,包裹其中,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处于火焰之中的墨承,森白的冰层,忽然从其身体表面涌现而出,眨眼时间,便是将之完全的包裹成了栩栩如生的冰雕。

        骨灵冷火,一种极热与极冷的混合体,极热时,焚尽万物,极冷时,冰冻大地……

        半空中,冰雕无力的坠落而下,在冰雕上,依稀还能瞧着那临死前的惊骇与狰狞。

        “咔嚓…”

        冰雕坠落下地,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轰然裂开,其中,尸骨无存……

        望着那在鲜艳的地毯上,逐渐化开的白色冰块,大厅内,死一般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