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两百五十三章 搜寻以及墨家的野心
  • 正文 第两百五十三章 搜寻以及墨家的野心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两百五十三章  搜寻以及墨家的野心

        穿过几条人流汹涌的街道,萧炎两人在围着盐城转了将近半圈之后,方才逐渐的来到位于城中心位置的墨家。.org

        站在街道尽头,萧炎望着那严实得宛如一个小型堡垒的墨家总部,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这墨家不愧是加玛帝国东部省份势力最强大的家族,光是这所防卫森严的堡垒,便不知投入了多少财力来修建。

        在那高耸的墙壁之上,每间隔几十米,便是设有巡逻防御,在一些空隙之处,萧炎能够隐约的看见,锋利的箭刃,在日光下闪烁着森寒的毫光。

        灵魂之力粗略的从堡垒上方扫过,萧炎察觉到,在堡垒的上空,至少布有十几道毫无死角的视线封锁,谁若是想要从天而进,恐怕那隐藏在暗处的无数箭支,会立马将来犯者射成刺猬。

        “啧啧,这防卫挺森严的啊,看来想要不惊动任何人的潜入进去,还真有点麻烦啊。”目光在堡垒中扫过,海波东略微有些惊异的道。

        “的确有些麻烦。”萧炎微微点了点头,或许是因为今日是墨承大寿的缘故,堡垒之中的防卫力量,更是增加了好几倍,在这种近乎密不透风的守卫下,萧炎与海波东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去,还真是有点难度。

        “要不我去搞两张请帖吧?”海波东皱眉道。

        “呵呵,以我们这身打扮,一看就知道是来者不善,就算有请帖,别人在未搞清我们的身份之前,也不会放我们进去的。”萧炎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停在墨家大门口处那极其热闹的庆贺人流上,片刻后。转向一处的偏僻小道,对着海波东挥了挥手,道:“跟我来。”

        两人行进小道,最后沿着墨家外围转了半圈,最后停留在了一处安静的地所,这里因为地带的偏僻,所以来往人流极少,堡垒墙壁上虽然也是有着巡逻守卫。不过相比起外面,这里地防御无疑是要薄弱了许多。

        站在一处葱郁的树荫下,萧炎抬着头,静静的望着城墙上的守卫交替循环,许久之后,脚尖猛然一踏地面,身形化为一道黑影闪电般的飙射上堡垒墙上,手掌急速挥动。青色火焰从指间暴射而出,迅速而准确的射中那几位因为巡逻交错而过的守卫。

        青莲地心火那炽热温度,让得几名守卫连惨叫都未发出,便是随着一声轻微闷响,化为了一蓬黑色灰烬。

        淡漠的瞟了一眼地面上地灰烬。萧炎袖袍轻挥,一股劲风涌出,将之清扫得干干净净。

        在萧炎将现场清理完毕后,海波东也是悄悄的闪掠了上来。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迅速跃下堡垒墙壁,躲过那几乎没有丝毫间断的巡逻队伍,身形化为两道影子,穿梭在房屋的阴影之中。

        “你打算怎么找?这墨家这么大,若说是没有一些密室的话,你恐怕也不会相信,这样挨着的找下去。得找到哪天?”身体卷缩在一处阴影中,海波东浑身的气息,此刻都是被完全的收敛,再借助着黑袍地掩护,即使现在是大白天,可依然是将自己隐匿得极为完美,看啊这熟练的模样,明显以前也曾经干过这种事情。他四顾望着周围那些密密麻麻的房屋。无奈的道。

        “我曾经与青鳞呆过一段时间,所以对她的气息颇为熟悉。待会我会用灵魂力量扫描墨家,只要不是一些深处地下地位置,我应该能够探测到。”萧炎沉吟道。

        “灵魂力量,虽然我也不弱,不过却比不得你们炼药师,所以这搜寻的事情,只能交给你了。”海波东道。

        “嗯,帮我注意一下周围的情况便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眼眸微闭,药老的那股雄浑灵魂之力,迅速破体而出,然后成涟漪之状,对着四面八方急速蔓延开去。

        在灵魂之力蔓延而出后,一幕幕环境影象在萧炎地心中飞速闪过,不过却并未发现青鳞的踪迹。

        随着灵魂之力扩散的范围越来越宽阔,萧炎的眉头,却是皱得越来越深了起来,半晌后,没有丝毫成果的他,只得将扩散的灵魂力量收拢而回,然后仔仔细细的扫描着周围的环境。

        由于需要精确地寻找,所以萧炎灵魂之力笼罩的范围,却是缩减了下来,以至于他不得不随时的移动着身形,方才能够使得灵魂之力不断的扫描着另外的地方。

        搜寻,在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后,萧炎终于是脸色阴沉的睁开了眼。

        “没找到?”瞧着萧炎的表情,海波东便是知道了答案,不过还是习惯性的询问了一声。

        “这墨家应该有着一些难以发现地密室,不然以我这般精确扫描,不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萧炎眼睛透过墙壁地缝隙,望着外面那全副武装巡逻而过的守卫,皱着眉头,声音低沉地道。

        海波东摸了摸略微有些花白的胡须,瞥着萧炎的脸色,迟疑道:“…墨家的那些家伙会不会已经得到了所需要的东西,把那位青鳞小姑娘给…”

        嘴角急促的抽搐了几下,萧炎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再度浮现当初小女孩的那副胆怯得有些让人心疼的可怜模样,咧了咧嘴,森然道:“若真是那样,我不介意血洗了墨家!”

        望着萧炎那满脸森冷的脸庞,海波东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保持着沉默,不再出言刺激。

        萧炎阴沉着脸斜靠着墙壁,不甘心的他,再度启用药老的灵魂力仔细的搜索了一圈,得到的,却依然是那杳无音信的结果。

        望着那随着扫描的深入,脸色越来越阴沉的萧炎,海波东摇了摇头,道:“算了,直接动手吧。把墨承抓起来打个半死,我想他应该会说。”

        闻言,萧炎轻吐了一口气,袖袍中的拳头紧紧的握着,半晌后,微微点了点头,阴冷地轻声道:“也好,直接动手吧。”

        语罢。萧炎袖袍轻挥,脚尖轻踏地面,身形便是犹如大鹏一般,轻巧的跃上了房屋之顶,目光在四周扫过,然后贴着房顶,对着堡垒中央位置那座最庞大的大殿闪掠而去,其后。海波东的身形,犹如轻风中的落叶一般,轻飘飘的紧跟在身后。

        将速度施展到极限,萧炎与海波东的身体几乎是化为了两道模糊的黑线,瞬息间。便是闪掠过上百米地距离,而在那些房屋之下,巡逻的守卫,则只能感觉到一股怪风忽然狂涌而来。待得他们警惕的抬起头时,却是连鬼影都未能发觉。

        光线略微昏暗的密室,几道人影坐立其中。

        “墨林,事情准备得怎样了?”首位之上,一名头发花白,身着淡灰衣衫的老者,低沉的开口道。

        “大长老,已经确定了那小女孩的确是拥有传说中“碧蛇三花瞳”了。”一位中年男子。恭声的回道。

        “那就好…”闻言,老者眼瞳一亮,一抹兴奋忍将不住地闪掠过脸庞,阴声笑道:“没想到我墨家这次会如此好运,竟然能够遇见这种还未完全成熟的碧蛇三花瞳。”

        “大长老,那碧蛇三花瞳,真的有传说中那般神奇?”先前那位中年男子,低声问道。

        “嘿嘿。说不定还不止。你们没瞧见那小女孩护身的双头巨蛇么?那可是一头斗灵级别的守护兽,若非是因为碧蛇三花瞳地缘故。你们以为凭她那连斗者都不是的实力,能够将之驱使?”老者贪婪的笑道。

        “只要我们能够取得那双眼睛,然后将之淬炼至成熟地步,这加玛帝国,还有谁敢与我们抗衡?到时候,即使是云韵,我也能与她相抗衡,又何须再依靠云岚宗?哼,若是能够省下每年给他们上缴的那些庞大供奉,我们墨家地发展速度,恐怕远远不止于此!”老者手掌重拍着桌面,满脸不甘的道。

        对于老者这愤怒的话语,其他几人,也不敢插嘴,只得赶忙点着头。

        “对了,石漠城那边派去的人,有回报了么?那漠铁佣兵团,可是清除了干净?他们与那小女孩待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说不定也发现了她眼睛的秘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所以,他们必须死!”似是想起了什么,老者忽然森然的道。

        “呃…还没有,不过以墨冉他们的实力,想必快了。”一人迟疑了一会,回道。

        “传消息让他们搞快点,将那漠铁佣兵团清除后,最好是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沙之佣兵团也尽数杀了,我们不能留下任何的遗漏。”老者冷漠的道。

        “是。”

        “嗯…”微微点了点头,老者干枯的手掌轻敲着桌面,忽然道:“昨天墨力所汇报的那两位黑袍人,你们可探清了他们的底细?”

        “…没有,那两人似乎是忽然间冒出来的一般,我们并没有他们的半点情报。”先前那位中年人苦笑道。

        “尽量派人注意一下他们,总觉得那两人有些不对劲…等今日庆贺完毕之后,便开始移植那小女孩地眼睛,我怕夜长梦多。”老者皱了皱眉,阴冷地道。

        “是。”中年人恭声应道,略微迟疑,道:“大长老,纳兰嫣然也来了盐城。”

        “嗯,我知道。”老者点了点头,细密的老眼中掠过一抹精芒,道:“让墨黎多费点心思在纳兰嫣然身上,若是能够与她结成关系,那借助着纳兰家族与云岚宗,那我墨家地地位,也能再度迅速攀升了,到时候,东部省份,其他三大家族,也就再没可能与我们相抗衡了。”

        “听墨黎所说,那纳兰嫣然似乎挺难收服的,和云韵这种女人待久了,她也不再像几年前的青涩丫头了。”

        “对付这种性子高傲的女人,墨黎那种温和手段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若是有机会,让他动点别的脑子吧,只要能够把那女人变成我墨家的媳妇,我不反对他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老者阴笑道。

        闻言,房间内的几人,都是发出一阵淫秽的干笑,显然,那些所谓的下三滥手段,身为男人的他们,也是极为的清楚。

        “好了,外面还需要我出去把持大局,你们今天也吩咐手下多多注意一点,另外,关押那小女孩的地方,也多派点人严查,决不能在这时候出了偏差。”老者沉声吩咐道。

        “是!”几人恭声应喝,旋即起身缓缓退出房间。

        “哼,云岚宗,等着吧,我墨家迟早有一天要你们把吃下去的东西,都给我吐出来!”昏暗的房间中,老者扭曲的面目,隐隐的透着一股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