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两百四十四章 直闯
  • 正文 第两百四十四章 直闯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两百四十四章  直闯

        宽敞的大厅之中,萧炎几人坐立其中,漠铁佣兵团的其他人,则是开始忙碌的清理着被搞得一片狼藉的总部,偶尔一些佣兵经过客厅,都是会向那坐在桌旁,轻轻抿着茶水,满脸和煦微笑的少年投去敬畏的目光。.org

        先前那因为萧炎出手狠辣的许些恐惧心理,在略微持续了一会之后,便是从这些佣兵心中自动的烟消云散了去,他们都是经常在刀口上舔血之辈,神经强悍度,自然是远超常人,并且那墨冉还是漠铁佣兵团的敌人,谁也犯不着为他多出一丝同情心,因为他们同样清楚,若是今日萧炎没有及时赶到的话,那墨冉屠杀起来自己的兄弟,也是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端着温热的茶杯,萧炎瞟了瞟外面那些忙碌的佣兵,在他身旁的座椅上,是那脸庞保持着淡漠的海波东,这位曾经的冰皇,也并没有因为萧鼎两人与萧炎的关系,而多出几分和善笑意。

        “海老先生是我的朋友,脾气虽然略微有些…呵呵,不过他可是一名真正的强者。”瞧得那从进屋后便是保持着沉默的海波东,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冲着对面的萧鼎与萧厉笑道。

        萧鼎微笑着点了点头,眼角目光从海波东身上扫过,隐隐间的感应告诉他,这位淡漠的老人那单薄佝偻的身体之下,隐藏着一股近乎恐怖的能量。

        “呵呵,强者自然是有着强者的脾性,不然怎能彰显个性?”萧鼎轻笑了一声,玩笑道。

        萧炎笑了笑,先是询问了一声萧厉的伤势后,这才微微皱眉,问道:“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吧?为什么那沙之佣兵团会忽然间多出这么多的强者?还有。青鳞那小丫头怎么回事?”

        听得萧炎的问题,萧鼎脸庞上的笑意缓缓收敛,苦笑着叹了一声,沉吟了一会,似是在整理着话语,好半晌后,方才缓缓的道:“半个月前,青鳞在一次外出后。便是再未回来过,经过我地调查,她应该是被人抓走了…在她消失的地方,我们发现了剧烈战斗的痕迹,那里还有不少沾染鲜血的蛇鳞,想必应该便是青鳞的那头双头火灵蛇脱落而下的。”

        “能够打败双头火灵蛇,并且将青鳞抓走,那么对方。至少也是一名斗灵强者…”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萧炎紧皱着眉头,疑惑的道:“可谁会对青鳞出手?她不过是一个小女孩而已,哪位斗灵强者,会如此降低身份地来打她的主意?”

        “这我们就不太清楚了…”萧鼎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道:“也正是在青鳞失踪后的第二天,沙之佣兵团便是忽然对城内的其他势力采取了吞噬以及清除……沙之佣兵团在石漠城的势力,除了我们少有的两三个佣兵团之外,其他的基本不可能与他们相抗衡。所以,仅仅是不到五天时间,城内的其他弱小势力,便是被他们闪电般地完全清除…”

        “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几个势力稍强的佣兵团这才回过神来,当下便欲结盟抗衡沙之佣兵团,按照我们的计算,沙之佣兵团即使是有着罗布这名大斗师。可依然不可能轻易打败我们的联盟,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中,沙之佣兵团内,便是忽然出现了一名大斗师以及好几名斗师…”

        “在对方这种暴涨地实力下,我们这边内部也是开始慌乱了起来,毕竟只是临时的松散联盟,所以没有太大的约束力。因此。在这般各自为战的情况下,其他地三个佣兵团。一个惨被灭团,一个投降,另外一个,则是在给予了沙之佣兵团一笔庞大的求和费用后,选择了撤离这座城市。”

        “因为我们漠铁佣兵团是最不好啃的一块骨头,所以被他们留在了最后,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些事情…若是你来晚些,恐怕漠铁佣兵团,也会覆灭了。”萧鼎叹息道。

        “知道那些忽然加入沙之佣兵团的人是什么来路么?”萧炎缓缓的抚摸着温热的茶杯,轻声问道。

        “不清楚…”萧鼎摇了摇头,面露沉吟之色,片刻后,迟疑的道:“我似乎觉得,青鳞地失踪,和沙之佣兵团那些忽然加入的强者有点关系…毕竟这之间的时间,发生得有些巧合了…”

        “青鳞的那条火灵蛇,应该少有人知道吧?那他们怎会选择对她出手?”萧炎皱着眉头,敲动着桌面的手指忽然一顿,心中喃喃道:“难道…是因为碧蛇三花瞳的缘故?”

        “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萧鼎与萧厉对视了一眼,皆是满脸苦笑。

        “你们不知道,不过,想必罗布那家伙应该知道吧…”萧炎微微坐直身子,笑了笑,道:“我去找找他,顺便看看他究竟是哪里来的胆子…”

        “呃…我们召集点人,一起去吧?他们毕竟人多。”萧鼎沉吟道。

        “随你吧。”对于这,萧炎倒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对着门外走去,在路过海波东时,笑道:“海老先生打算一起去么?”

        “闲在这里也无聊,陪你去看看热闹吧,不过可别想让我出手,我出手费用很贵地。”海波东淡淡地笑道。

        笑着点了点头,萧炎举步行出大厅,其后,海波东懒洋洋的跟随着,再后面,萧鼎与萧厉,便是迅速地召集了五十多位精干的团员,然后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冲出总部,一路满脸杀气,径直对着沙之佣兵团的地盘杀去。

        大街之上,瞧得这忽然蹦出来的一群满脸凶光的佣兵,周围的行人都是赶紧让路,旋即目光奇异的望着这群汉子,窃窃私语声,低低的响起。

        “咦,他们不是漠铁佣兵团的人么?怎么这时候还敢出来?难道不怕沙之佣兵团了么?”

        “嗤,刚才我听一位沙之佣兵团地人说。他们这次的行动失败了,那位大斗师,都是死在了漠铁的人手中,现在,恐怕这些家伙是打算去找场子了。”

        “什么?沙之佣兵团的那名大斗师死了?漠铁佣兵团什么时候有能与大斗师抗衡的强者了?”

        “喏,就是那位带头的黑衣少年,嘿嘿,很震撼吧?不过那位叫做墨冉的大斗师强者。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给杀了。”一名似乎是知道许些内幕的路人,目光泛着敬畏地望着那群佣兵大汉前面的一位身躯单薄的少年,笑道。

        “靠,怎么可能?那少年恐怕还没有二十岁吧?怎么可能打败大斗师?”路人的周围,一干人等皆是目瞪口呆,满脸的不可置信。

        “嘁,看着吧。这一次,我想那沙之佣兵团要倒大霉了,谁让他们这段时间如此嚣张,嘿嘿…”路人幸灾乐祸的笑道。

        在城市中那一道道目光注视下,萧炎等人穿过几条街道。十多分钟后,那防卫森严得犹如铁桶一般的沙之佣兵团总部,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此时地沙之佣兵团,明显已经接到了墨冉被杀的情报。所以,那门口之处,大批的佣兵正握着明晃晃的武器巡逻着,紧绷的脸庞上,极其凝重,而当他们发现那出现在街道尽头地大群漠铁佣兵团时,脸庞上,顿时涌上了慌乱。几名佣兵,手脚并用的爬进大门内,然后飞奔着报告去了。

        淡淡的望着那些簇拥在大门门口,握着武器,身体略微有些颤抖的沙之佣兵团佣兵,萧炎等人缓缓地停在了门口处。

        “这里是沙之佣兵团的地盘,你们来做什么?”望着那群堵在门口,满脸狰狞凶光的大汉们。一名干瘦的佣兵。色里内茬的干吼道。

        “让罗布滚出来吧。”萧炎轻剔着指甲,抬起头来。微笑道。

        沉默,望着那站在最前面的黑衫少年,门口的所有佣兵都是保持着沉默,在先前从漠铁佣兵团回来的人口中,他们已经知道,那位大斗师强者,便是以一种极其凄惨地死状,死在了这位笑容和煦的少年手中。

        “算了,还是我自己进去找他吧。”望着那群沉默的佣兵,萧炎无奈的笑了笑,朝前缓缓踏了一步。

        “哗哗…”随着萧炎的前进一步,那门口处的佣兵,顿时满脸惊慌的急退了一步,整齐的步伐声,听上去颇为滑稽。

        “团长有令,杀了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谁杀了那黑衣家伙,赏五万金币!”沉默之间,大门之内,忽然响起一声大喊。

        随着这喊声地落下,门口处地佣兵,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再次望向萧炎的目光中,少了几分恐惧,多了几分贪婪。

        清楚地感应到这些家伙的变化,萧炎轻轻的摇了摇头,也懒得再废话,挥手将身后那些准备抽刀子上的漠铁团员阻拦而下,再度踏前了一步。

        “杀了他!”在那巨额悬赏之上,终于是有一名佣兵禁不住诱惑,紧握着锋利的武器,满脸狰狞的对着萧炎冲杀而去。

        他的举动,无疑是起到了连锁反应,顿时,那后面的佣兵,也是满脸凶光的握着武器,对着萧炎冲了过来。

        凝望着那些暴冲而来的几十名佣兵,萧炎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双手微微旋转,旋即猛的推出:“吹火掌!”

        随着萧炎手掌的推出,一股凶悍无匹的劲气,猛的突兀的浮现而出,然后夹杂着那能够将一块巨石掀翻的劲风,狠狠的砸在了那几十名佣兵胸口之上。

        “噗嗤,噗嗤…”

        劲风砸在身体之上,犹如那被千斤巨石砸中一般,几十名满脸杀气的佣兵顿时脸色一白,旋即一口口鲜血喷射而出,像是下起了一场血雨。

        轻拍了拍手掌,萧炎瞟了一眼那转瞬间便是变得空荡的大门,转过头来,对着那些满脸愕然的漠铁佣兵笑道:“走吧。”

        说完,他便是率先踏进其中,大摇大摆的模样。犹如进自家门院。

        望着前面少年的背影,众人面面相觑,皆是有些无语,一掌掀翻几十名普通佣兵,这家伙,也太不正常了吧?

        “唉,变态的家伙啊…”萧厉叹息了一声,与萧鼎对视了一眼。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举步跟了上去。

        沙之佣兵团地确不愧是是石漠城最强大的势力,这刚走进大院之中,顿时上百名手持明晃晃武器的佣兵,便是围了上来,虽然这些佣兵比起漠铁的团员少了几分肃杀气质,不过这般多人一凑起来,还是颇有些声势。

        望着这些阻拦在前面的大批佣兵。萧炎脚步没有丝毫的停留,掌心推送之间,铺天盖地的凶猛劲气,极为霸道的暴涌而出,在这股劲气地攻击之下。凡是实力在斗者五星之下的佣兵,皆是吐血倒退,仅仅有着一些实力稍高点的,方才能够将萧炎这种大范围的气劲攻击阻拦而下。不过绕是他们抵挡住了萧炎的气劲攻击,可还来不及窃喜,那鬼魅般的身形,便是闪现眼前,并不显得如何壮硕的拳头,每一次轻飘飘的挥击而出,都会有着一名佣兵重伤晕厥。

        一路走过,望着那些倒在小路两旁不断打滚哀嚎地沙之佣兵团团员。萧炎终于是再度领教了一次玄阶功法的强横,这若是放在以前,他仅仅只能使用五次的吹火掌斗技,恐怕体内斗气,便是得宣告枯竭,而现在,这玄阶功法,却是能够支持着他随意的挥霍。这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一路横冲直撞,萧炎似乎是打出了瘾。身形化为一条黑影,穿梭在那些实力仅仅只是普通斗者佣兵群之中,身影闪掠过处,漫天鲜血飞舞,人影倒射。

        跟在萧炎地身后,萧鼎等人无语的望着前面那些不断吐血倒飞的佣兵,从进门到现在,他们没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前面地那黑衣少年,就犹如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以及斗气一般,这般毫不怜惜的挥霍,让得旁人都是有些心疼。

        脚步灵活的从一些昏倒在地的佣兵身上踏过,目光环视着满院的狼藉,皆是轻叹了一口气,这家伙,恐怕一人便能将整个沙之佣兵团给端了吧?

        紧闭着大门的大厅之中,几十人坐立不安的在其内走动着,听得那门外不远处响起地惨叫声,他们的脸庞上都是布满着惊慌,一股恐慌的气氛,笼罩在大厅内。

        在大厅首位位置,罗布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的坐在其上,手上端着的茶杯,轻微的颤抖着,他抬头望了望大厅,然后将目光转向身旁不远处的几人,这几人身上并未穿着沙之佣兵团的服饰,在他们地胸口位置,也并未有沙之佣兵团地团徽。

        “几位,我早就说过,漠铁佣兵团的萧鼎与萧厉有着一个实力恐怖地弟弟,你们却仍然要一意孤行的毁灭他们,现在可好,那家伙回来了,现在也打过来,我们如何抵挡?”罗布的声音,因为愤怒,而略微显得有些尖锐。

        “罗布团长,不用太过担心,那人的实力的确有些强横,不过从他与墨冉长老战斗的情况来看,远远并非你所说的或许是一名斗王强者,虽然他最后战胜了墨冉长老,可他也是受了伤,所以,以我的猜测,他的实力,顶多也就在二星或者三星大斗师左右,然而罗布团长,你可是一名四星大斗师,何必惧怕他?更何况,只要你能坚持一段时间,我们便会发讯,然后我们家族的大长老便会赶来,到时候,凭他老人家斗灵的实力,难道还怕一个毛头小子不成?”处于几人首位的一名壮年男子,笑道。

        “我不知道在与墨冉战斗时,他是否保留了实力,不过…当初他诡异的来到我的房间,那种速度,我敢说,即使是一般的斗灵,也不能具备。”罗布阴沉着脸道。

        “当时罗布团长可与他交了手?”男子笑问道。

        “没有。”

        “呵呵,这就对了,或许他的速度的确很快,不过强者战斗,速度可并不是最主要的东西…说不定,那家伙也就只有速度快而已呢。”

        闻言,罗布脸庞上闪过一抹迟疑,心中逐渐的盘转起来,倒也是略微点了点头,当初因为萧炎的诡异出场,所以他也被震得有些慌乱,现在想来,一名不过二十岁的少年,怎么可能会是一名斗王强者?就算他每天吃天材地宝,极品丹药,那也绝对不可能吧?

        这般想着,罗布脸庞上的阴沉也是逐渐的消散,紧了紧拳头,呸的一声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的道:“也好,这次就让我来瞧瞧,这家伙究竟有多强,我还真不相信,他一人能把这里的十多名斗师都打翻!”

        瞧得罗布气势逐渐的回来,大厅之内脸色紧绷的众人,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在这种时候,若是连首领都没有了战意,那就真的是完蛋了。

        “嘭!”

        在众人心中逐渐热络起来之时,那紧闭的大门,轰的一声,被震成无数碎片,四处飙射。

        门口处,木屑逐渐飘散,一袭黑衫,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诸位,躲在这里可是很好玩?”淡淡的戏谑笑声,轻飘飘的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