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两百三十章 成功
  • 正文 第两百三十章 成功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两百三十章    成功

        心神牵引着一缕青色火焰缓缓的运转着,火焰沿途所过之处,冰灵寒泉所凝成的冰层,不断的被消融。.org

        小心翼翼的牵引着这缕小小的青色火焰运行着,在经过一些经脉之时,另外一些青色火焰,也是逐渐的被自己这个同伴给吸引了过来,而借助着青色火焰间的互相吸引力,萧炎控制着这缕青莲地心火在体内经脉中运转着,那一缕缕分散在体内的其他青火,也是开始缓缓的被再度融合在了一起。

        当最后一缕青色火焰被萧炎辛苦的收集到一起之时,那青色的火焰逐渐融合,片刻后,竟然是凝聚成了一股细小的青色岩浆。

        望着这再度出现的青色岩浆,萧炎强行忍住体内经脉之中传来的一**抽搐痛感,咬着牙,牵引着它,在经脉之中运转着。

        融合之后的青莲地心火,无疑是变得更加狂暴以及恐怖,沿途所过之处,本来还能勉强与先前的青色火焰相匹敌的冰层,顿时有些支撑不住,青色岩浆淌过,厚厚的冰层,居然是变得不足拇指深厚,而且所挥发出去的寒雾,也是被青色火焰给焚烧成了一片虚无,被断了补给系统的冰层,终于是再也难以抵挡住异火的侵蚀。

        冰灵寒泉的效果,正在逐步的减退着,在某一次青莲地心火的爆发之中,一小截经脉之中的冰层,居然是生生的被融化了干净,一小滴青色岩浆滴穿了冰层的防卫,落在了那**裸的经脉之上,顿时,经脉犹如那受到刺激的泥鳅一般,瞬间紧绷了起来,一股深达灵魂的剧烈疼痛。直接是让得萧炎一口鲜血狂喷了出去。

        牙齿互相紧紧的咬着,那股突如其来地剧烈疼痛,让得萧炎脑袋晕眩了好一阵,方才逐渐平息,当下连血迹也没时间搽去,赶忙再度凝聚心神,控制着那股青色岩浆,沿着经脉缓缓运转着。

        运转之间。萧炎的心神对于青莲地心火的控制是越来越熟练,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青色火焰之中所释放而出的温度,也是越来越恐怖,到得现在,萧炎的体内,冰灵寒泉已经是在异火的进攻下,节节败退。想必再支撑一会,便是会被完全的消融殆尽!

        死死的紧咬着牙关,萧炎死命地拖动着那股小小的青色岩浆,炽热的温度从中散发而出,透过经脉。透过骨骼,直接是使得萧炎的身体表面上,出现了细小的白色气泡,白泡破碎。露出下面的殷红血肉,一道道小小的裂缝,从血肉中蔓延而开,最后遍布着萧炎的手臂以及身体,犹如一个破碎地瓷娃娃一般,看上去很是有些恐怖。

        望着萧炎那浑身崩裂的皮肤,一旁的药老眼角不可仰止的跳了跳,这种皮肤迸裂的现象。便是说明此时萧炎地体内,已经被炽热的气息所弥漫,所有去路的炽热气息,也只得将萧炎的皮肤涨破,然后方才能够借助着这些皮肤裂缝,逃窜出来。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则都是说明,体内地情况。并不是非常的顺利。因为此时若是一旦有着能量暴动,那么萧炎的皮肤表面。则很有可能会被直接炸飞。

        苍老的脸庞急速的变了变,药老一对手掌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好片刻后,方才压制住内心的冲动,安静的等待在一旁,不敢弄出丝毫的声响打扰着萧炎。

        没有理会身体表面地变化,此时的萧炎,已经将所有的心神投注在那已经即将完成一次经脉周天的青色岩浆之上。

        当青色岩浆从一条主干经脉之中流淌而出时,终于是完美的完成了一次循环运转,在这一刻,萧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心神与青莲地心火之间的联系,变得更为默契了一点。

        在青色岩浆完成最后的运转之时,萧炎体内地斗气猛地一阵波荡,牵一发而动全身,斗气只是轻微一震,那充斥在体内的炽热气息,便是猛地暴涌而出,然后在萧炎的手臂之上,将一大块皮肤连带着血肉,生生的炸了开来。

        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得萧炎灵魂狠狠的颤抖了几下,额头之上,冷汗犹如那淌水一般,急速掉落而下,打湿了衣衫。

        深深的在心底吸了几口凉气,萧炎手掌从纳戒中摸索着取出一瓶疗伤药,胡乱的喷洒在伤口之上,然后继续将心神投注在体内的青色火焰之中。

        体内,因为青莲地心火完成了一次运转,那气旋之中的紫火斗气,忽然翻腾了起来,在心神的指挥之下,一缕缕紫色斗气从气旋中流转而出,然后将青色岩浆包裹其中…虽然每当紫火斗气一接触到异火,便是被在瞬间焚烧成虚无,不过好在有着源源不断的大军支持,所以,刚刚完成了一次运转的青莲地心火,便是又开始被驱使着沿着焚决功法的路线运转着…

        随着青莲地心火被推进焚决功法路线之中,它似乎也是冥冥中感应到一抹不安,顿时,因为运转了周天而温和了许多的火焰,再度变得狂暴了起来,深青色的火焰从岩浆中升腾而出,狠狠的熏烤着被冰层所包裹的经脉,火焰所过之处,经脉几乎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看上去,和受了重伤没什么区别。

        这般吞噬青莲地心火,萧炎算是确切的领教了一下它们的恐怖,这吞噬还未完成,可自己的体内,几乎便是已经被破坏成了一片狼藉,按照现在体内这个伤势,即使他有着各种治疗内伤的丹药相助,可若是不休养个几月时间,恐怕也难以回复到以前的那般状态,毕竟,这一次,伤得实在是太重了,若是换作常人,恐怕足以使得他变成一个废人……

        经脉之中,紫火斗气在不断的被焚烧成虚无。而那气旋,也是犹如不要命一般的输送着斗气,你烧多少,它便是输送多少,虽然这般拼下来,气旋之中所储存的斗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不过青莲地心火,也是顺利的被送得在焚决功法路线中运转了起来。

        经脉内部。冰灵寒泉所形成地冰层在经过与异火长时间的消耗中,逐渐的从厚实变成浅薄,然后再由浅薄,变得若隐若现,到得现在,那冰冷的冰层,几乎已经是彻底的失去了防卫的作用……

        冰层消散,萧炎体内本就严峻的情势。更是变得不太妙了起来,炽热的高温,将经脉熏烤得不断扭曲着,一些较为细小之处,经脉更是逐渐地打起了结来。造成斗气流通间,颇为的堵塞。

        到了这一步,几乎是拿出了所有底牌的萧炎,也唯有咬紧着牙齿。努力的驱使着青莲地心火,完成焚决功法的运行路线,因为只有这般,这次的付出,才能得到完美的回报,否则的话,异火一旦反噬,恐怕当场就得化为粉末。

        “嗤…”脸庞之上。一道小小地血缝忽然迸裂而开,鲜血流淌而出,将萧炎半张脸都打湿成了血红之色,看上去又是一个白红妖怪一般。

        闭目的萧炎,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外貌现在变得有多可怖,他只能模糊的感觉到,自己的脸庞似乎忽然间又是剧烈地疼了一下,然后便是再度全神贯注的运转着斗气。拖着那反抗越来越烈的青色岩浆。对着焚决功法的最后一条路线行进着。

        在与异火长时间地消耗之中,气旋之中的紫火斗气。已经几乎快要被消耗殆尽,唯有十七滴液体的紫色能量,还在气旋中滚动着。

        当最后一缕气态斗气被输出之后,萧炎略微迟疑,便是开始将液体能量调出气旋,指挥着它们,包裹着青色岩浆条,拼命的拖动着。

        气旋之中的液体能量,不愧是要比气态能量高上一个等级,一滴小小的紫色液体,竟然是生生的抵抗着异火的焚烧二十来秒时间,方才逐渐地被完全蒸发。

        瞧得紫色液体能量效果竟然如此不菲,萧炎精神一振,也不管其他,直接一滴滴的接连将气旋之中的液体能量抽调而出,然后驱使着青色岩浆条,行走在最后一程的路途之上。

        当气旋之内的十七滴紫色液体能量被消耗得仅剩三滴之时,青色岩浆,终于是钻出了焚决功法的最后一条运功路线……

        在青色岩浆行出最后一条经脉之时,萧炎那几乎被剧痛搞得近乎麻木的脑袋,猛的泛起淡淡地温凉之意,让得他回复了不少冷静。

        此时地青莲地心火,在穿梭过焚决的功法路线之后,其中所释放地那股极具破坏力的高温,忽然缓缓的收敛而下,片刻之后,高温几乎完全收敛进入熔岩之中,狂暴褪去,一丝温顺,隐隐散发而出。

        “成功了么…”

        山洞之中,药老望着那全身基本没有一块完好皮肤的萧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脸庞上充斥着欣慰的笑意,微微点了点头,屈指轻弹,石面之上的那小小纳灵,便是化为一道灰芒,径直射进了萧炎身体之内。

        随着纳灵的进入萧炎的身体,瞬息时间,一股刺眼的青色火焰罩猛的自萧炎身体之内弹射而出,最后将他包裹其中,其上所翻腾的炽热青色火焰,将所有的目光,都是隔绝在了外面。

        凝望着那忽然出现的青色火焰罩,药老微微一笑,低声喃喃道:“真是个恐怖的小家伙啊,竟然是真的承受下了异火的锻体之痛,了不起……”

        宽敞的山洞之内,青色火焰罩犹如一个鸡蛋一般,将少年包裹其中,翻腾的青色火焰,似乎是在宣示着,他要脱茧化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