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炼药师公会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炼药师公会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六十四章  炼药师公会

        走进炼药师工会,一股淡淡的药香味,迎面扑来,让得人有些心旷神怡。.org

        大厅内部,人员并不多,只有着寥寥数人在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一些人抬起头,目光瞟了一眼斜负着几乎要拖到地面的巨大黑尺的少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后,便是再次埋头各做各的事,他们并不认为谁会有胆子,在炼药师公会来捣乱。

        站在略微有些冷清的大厅内,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欲找个人询问一下取得炼药师等级徽章的程序,一名身着淡青色衣裙的女子,却是急忙的从一处后台中走出,然后对着萧炎快步行来。

        “这位…先生,看你面生的模样,应该是第一次来我们黑岩城的炼药师公会吧?”微笑着来到萧炎面前,青衣女子美眸扫视了一圈之后,含笑问道。

        “嗯。”目光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青衣女子,明眸皓齿的模样,倒也颇惹人喜爱,萧炎笑道:“的确是第一次来,我来是想领一枚炼药师等级徽章。”

        “哦?您也是一名炼药师?”闻言,青衣女子明显怔了怔,美眸在萧炎身上扫了扫,愕然的道。

        “嗯,能告诉我有什么程序么?”并没有在意女子眼中的那抹惊诧,萧炎笑着点了点头。

        “您请这边。”见到萧炎点头确认,青衣女子微微一惊,俏脸上明显多出了几分恭敬,退后几步,来到柜台前,对着萧炎微笑道。

        从柜台中拿出一张泛黄的古朴羊皮纸,青衣女子素手颇为优雅的握着笔。抬头冲着萧炎盈盈笑道:“先生,请说出您的名字,年龄,导师的名字,雅涵需要替你登记。”

        “萧炎,年龄十九,导师…药老。”萧炎略微沉吟,方才笑道。

        “先生可真是年少有为。”

        听着萧炎的年龄。雅涵心中不由轻轻惊叹了一声,微笑着小小拍了一声马屁,柳眉忽然一皱,顿下手中的笔,思索片刻后,有些尴尬地道:“先生,您的导师的名字,似乎并没有在我们炼药师工会的记录之列。”

        “他老人家喜欢隐居。所以未曾记录过,怎么?必须需要他记录了才能领?这样的话,我看那还是算了吧。”眉头皱了皱,萧炎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欲走。他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如此麻烦。

        “先生,请等等。”见到萧炎要走,雅涵急忙道:“虽然没有您导师的记录不过,只要您能通过考核。一样可以领到等级徽章。”

        闻言,萧炎这才顿下脚步,心中轻松了一口气,转身笑望着雅涵。

        快手快脚的收好桌上的东西,雅涵将登记表拿在手中,然后对着萧炎引手道:“先生,请跟我来吧,如果您能通过等级考核。那么便能顺利领到等级徽章,嗯…先生是考核一品炼药师吧?”纤手翻看着资料,雅涵随口微笑着问道。

        “不是,二品。”萧炎摇了摇头,轻笑道。

        走动地脚步骤然一顿,突然停下来的身子,差点让得萧炎撞了上去,不过好在刹车及时。当下疑惑的望向前面身姿窈窕的雅涵。

        “您说…您要考核二品炼药师?”偏过头来。雅涵微张着红润的小嘴,惊愕的盯着萧炎。十九岁的年龄,就想考核二品炼药师?这在加玛帝国炼药师工会之中,可还是首例啊!

        “嗯,有什么问题么?”微微点了点头,萧炎淡淡的道。

        “没…没有。”回过神来,雅涵急忙摇了摇头,看向萧炎地目光中,恭敬越加浓郁了一些,轻声道:“萧炎先生…”

        “叫我萧炎就好吧。”摇了摇头,萧炎打断的笑道。

        “呵呵,好。”雅涵好歹也是在炼药师公会待了一段时间,平日见的大人物也并不少,所以听得萧炎这般说,她也是省去了那些绕口的称呼,笑吟吟的道:“你以前并没有领过职业徽章吧?”

        “嗯。”

        “既然这样,那你得先从一品炼药师开始考核,如果成功晋级地话,那才能继续考核二品炼药师。”雅涵微笑着将考核的程序与萧炎说了出来。

        “唉,那便一个个的来吧。”闻言,萧炎一怔,旋即无奈的点了点头。

        微微一笑,雅涵行走地速度缓缓的慢了下来,片刻后,在一处大门前停了下来,在大门之外,四名身形剽悍的大汉,正全副武装的守在此处。

        目光在四名大汉胸口上扫过,萧炎心头微感凛然,他发现,这四人,竟然都是九星斗者,而且看其中一人那平稳而悠长的气息,显然早已经停留在此级别有很长的时间了,观其眼中偶尔掠过的精光,进入斗师级别,似乎指日可待。

        “特亚大叔,里面的考核开始了吗?”雅涵将手中萧炎地资料递给那名实力最强的大汉,笑吟吟的问道。

        “呵呵,还没有,不过快了,你又带了新人进来么?看起来似乎挺不错啊。”那名被称为特亚的大汉,目光在萧炎身上扫视了一转,心头升起一股惊异,以他的实力,竟然看不出面前少年的底来。

        “嗯,好了,进去吧。”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登记表上面的资料以及印章,特亚这才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臂章,臂章上面,绘有一个大大地五字:“这是你地考号,别弄丢了。”

        接过臂章,萧炎将之套在手臂上,对着特亚感谢的笑了笑。

        “萧炎,下面便只能你自己进去了,按照规定,我们是不能随便进入里面地。”见到手续已经齐全,雅涵轻笑道。

        “嗯,多谢了!”笑着点了点头,萧炎对着几人拱了拱手。这才跻身闪进大门之后。

        进入门后,亮堂的灯光,将宽敞的大厅内照得犹如白昼,此时的大厅内,正簇拥着不少的人群,窃窃私语的笑声,在大厅内偶尔响起。

        萧炎地目光在这些人胸口处扫过,惊异的发现。他们之中,竟然大多都是真正的炼药师。

        在人群中,萧炎居然还发现了两名四品炼药师,其中一名,正好是先前萧炎所看见的那位被称为奥托的大师,而另外一位,同样是一名老者,听周围人的称呼。萧炎方才知道,这老人,便是黑岩城炼药师公会的会长,佛克兰。

        在大厅的中央位置,被精心地设置了十几个彼此分割开的石台。在石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炼药器械,此时,在这些石台内。正有些迫不及待的站立着七位年轻人,而那名叫做琳菲的女子,也正好在其中。

        “佛克兰,雪魅呢?怎么还不见出来?考核时间快到了!”奥托目光扫了扫桌面上的沙漏,偏过头,对着身旁正与旁人笑谈的弗兰克道。

        “别急,别急,这可是雪魅第一次考核。她自然是要准备齐全。”摆了摆手,弗兰克望着等待得有些不耐的奥托,苍老地脸庞上,露出一抹笑意。

        闻言,奥托撇了撇嘴,哼哼道:“还有十分钟,再不出来,就算你是会长。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延长考核等待时间。”

        笑了笑。弗兰克转过头,视线在大厅内扫过。最后微微一顿,望着那不知道何时进来的少年,目光扫过他手臂上的臂章,不由有些诧异的道:“小家伙,你也是来考核炼药师地?”

        生平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同行,萧炎心中正有些兴奋,听得那弗兰克询问,微微一怔,旋即点了点头。

        瞧得萧炎点头,弗兰克老眼中更是多了一分惊异,笑道:“小家伙的年龄?”

        “十九。”搞不清楚这位明显看起来地位不低的老者想干什么,萧炎只得如实的道。

        “哦?”听得萧炎地回答,不仅弗兰克惊咦了一声,就连那奥托也是将目光转移了过来,当他望着萧炎之后,不由得一愣,旋即含笑道:“先前我就说这小家伙似乎有点不平常,原来你也是一名炼药师,不过为什么我先前竟然没有感应?按道理,实力在我之下的人,很难在我面前掩饰身份啊?”

        听得奥托这话,萧炎也只得满脸茫然的摇头故作不知,有药老的守护,以老者那四品炼药师的实力,又怎可能发现萧炎的真实底限,不过好在奥托并没有追根究底,见到萧炎茫然的模样,便是停止了询问。

        “啧啧,十九?老奥托啊,这小家伙的年龄,可是比我们两人地弟子,都要小上一段距离啊。”弗兰克啧啧赞道。

        “还是待会等这小家伙顺利通过再赞叹吧,虽然话有点损人,不过前两年琳菲十九岁时,不也来考核过么?”摇了摇头,奥托笑道,虽然他并没有看不起萧炎的意思,不过十九岁,便想考取炼药师徽章,这在黑岩城的炼药师公会中,似乎从未有过。

        “你那丫头,那时候纯粹是来捣乱的好吧?那时候的她,可差点把药炉给炸了。”弗兰克摇了摇头,笑骂道,虽然先前他嘴上是如此说,不过他也清楚,十九岁,便便想考核炼药师,难!

        毕竟,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炼药师,除开先天灵魂属性之外,还必须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并且,在成为斗者之后,你想要成为一名炼药师,那就至少还需要在导师手把手的教导下,初步地将炼药术学会,而这个学习阶段,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总地说来,十九岁想要成为一名一品炼药师,那么他就必须是在十八岁,甚至十七岁之前成为一名斗者,可这种有些恐怖的修炼天赋,算起来,可是比炼药师地独特灵魂属性还要更少见!

        所以,即使弗兰克与奥托见多识广,也难以认为,面前的少年,能够成功的通过考核。

        “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私下给雪魅开小灶考核,她不也一样把药鼎给炸了么。”

        瞧着面前互相接老底的两人,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欲开口询问,一道略微蕴含着许些冰冷的淡淡声音,忽然的在身后响起。

        “老师,抱歉,我来迟了。”

        突如其来的冰冷娇声,犹如那雪山上雪岩互相敲击的清脆空灵声响,颇为的动听,至少,在这声音响起之后,萧炎发现,大厅内的青年,至少有一大半,将略微有些炽热的目光,投向了他身后。

        抿了抿嘴,萧炎也是有些好奇的缓缓偏过头,望着那从大门处优雅行进的银袍女子,眉尖微挑,目光中隐晦的掠过一抹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