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击杀二星斗师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击杀二星斗师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击杀二星斗师

        阴森的盯着平静微笑的萧炎,穆蛇长枪缓缓举起,体内的斗气,在杀意的催动之下,开始了迅猛的奔腾,身体表面之上,淡青色的斗气,逐渐的破体而出,最后在体外形成一道薄薄的青色斗气纱衣。.org

        将斗气催化成附体的能量纱衣,是斗师强者的标志,这种能量纱衣,不仅能增强主人的防御,速度,攻击,而且还能够更好的从外界天地中吸取能量,以补充主人体内的消耗,所以,几乎每名斗师,在战斗之时,最首先的动作,便是将斗气纱衣召唤出来。

        以萧炎如今的实力,若是召唤斗气纱衣的话,顶多只能在身体的局部部位,勉强形成,而且防御,速度,攻击的增幅,也是可以忽略不计,毕竟,斗者与斗师,是两个阶别,这其中的差距,极为巨大。

        所以,萧炎若是想要也召唤得类似穆蛇这般彻底,那便需要他成为一名斗师之后,才有可能。

        望着那召唤出能量纱衣的穆蛇,萧炎轻吐了一口气,脸庞之上,也是缓缓的浮现一抹凝重,不管他嘴上说得如何好听,可对方,毕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斗师!

        手掌紧紧的握着玄重尺,随着萧炎精神的紧绷,体内的气旋之内,一缕缕斗气也是开始流淌而出,最后奔腾在身体之内,为其主人提供着战斗所需的足够力量。

        手掌缓缓的在长枪之上摩擦着,待得体内斗气越来越汹涌之时,穆蛇骤然一声低喝,脚掌在地面猛的一踏,身体对着萧炎狂射而去,手中的长枪,微微一颤。竟然凭空舞出了几朵雪白的枪花。

        枪尖化为一抹森白影子,刁钻而狠毒的刺向萧炎脖子,经过先前穆力的长剑投射,穆蛇已经能够猜到,萧炎地身体部分,定然是穿了防御的内甲,所以,现在的他。招招攻击,直取萧炎头颅。

        面对着穆蛇的狠毒攻击,萧炎身形微退,借助着手中的玄重尺面积的宽阔,横档之间,将那杆长枪的攻势尽数抵御而下。

        “叮叮当当…”

        随着两人的移动,长枪每一次与黑尺地交锋,都将会溅起漫天火花以及连片的清脆声响。

        再次用普通攻击与萧炎纠缠了一会。穆蛇也终于是彻底的摸清了萧炎的实力,斗者九星…

        而在摸清对方底线之后,穆蛇嘴角缓缓扬起一抹阴冷的弧度,只要萧炎没有晋升成一名斗师,那么。便不足为惧!

        刁钻的长枪撕破空气的阻碍,带起尖锐的声响,闪电般地刺出,而黑尺同样是急忙横竖。想再次将之拒之门外,然而,就在长枪即将点在黑尺之上时,枪身微微一颤,枪头猛然一摆,竟然是生生的绕开了黑尺的阻拦。

        成功的闪避,让得穆蛇眼眸微眯,眼中闪过一抹寒意。掌心猛然击打在枪柄之上,长枪利马对着萧炎脖子飙射而去。

        “嘭!”望着那刁钻射来的枪尖,萧炎身体急忙后倾,脚掌在地面上踏出一道爆炸声响,身体顿时倒射而出。

        “凤翔步!”

        瞧得萧炎速度暴增,穆蛇同样是一声低喝,脚尖在地面轻点,体内斗气狂涌。身体犹如狂风中一片落叶一般。对着萧炎迅速闪掠而去,而同时。手中地长枪,枪芒再次暴吐。

        望着紧追不舍的穆蛇,萧炎眉头紧皱,眼角向后瞟了瞟,发现竟然已临墙角,心间念头闪电闪过,萧炎身体一跃,双脚猛的后弹,在与墙壁接触的霎那,脚掌之上,淡黄地斗气覆盖其上,腿弯微微曲卷,旋即一声炸响,凶猛的反推力,将萧炎的身体,猛射而出。

        身在半空,借助着爆步所产生的凶猛推力,萧炎手中玄重尺用力的旋转半圈,在完全借力之后,夹杂着凶悍无匹的劲气,对着穆蛇重砸而下。

        “疾风刺!”

        头顶上阴影所带来的凶猛劲气,让得穆蛇眉头微皱,手中长枪猛的一转,一声低沉地喝声,长枪之尖,瞬间被一股淡淡的青色风卷所包裹,风卷刮过,周围的空气,都是犹如被撕裂了一般。

        长枪略微一滞之后,便是带着一股刺破耳膜的破风之声,重重的点在了漆黑的玄重尺之上。

        “叮!”响亮的金铁相交之声,在院落之中突兀响起,经久不息。

        不得不说,斗师与斗者的差距,地确很大,而作为一名二星斗师,穆蛇地斗气雄浑程度,更是远非萧炎可比。

        穆蛇在使用了斗技的前提下,随着一声清脆声响,竟然是将萧炎手中地玄重尺击打得脱手而出。

        黑尺飞射天际,失去武器的萧炎,脸色狂变,刚欲冲身抢夺,然而穆蛇却是得意的阴冷一笑,身体率先拔地而起,借助着体内风属性斗气的轻身之效,快速的闪至黑尺之下,然后右掌一探,一把将之抓在了手中。

        手掌刚刚握住黑尺,穆蛇脸色骤然一变,黑尺那极其沉重的重量,不仅将他的身体猛的扯下地面,而且在玄重尺那特用的斗气压制效果之下,穆蛇体内奔涌的斗气,立刻变得迟缓了起来。

        从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的穆蛇,当下不仅心头有些慌乱,而且连身体都是变得缓慢了起来,显然,习惯了斗气快速运转的他,并不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

        “妈的,好诡异的武器!”

        心头骇然的闪过一道念头,穆蛇急忙想将手中这犹如烫山芋的黑尺丢弃,可萧炎的身形,却是骤然闪现在其身后,低低的森然冷笑,让得穆蛇全身泛寒:“抢吧,你不是抢得很欢畅么?”

        “八极崩!”

        心头的阴冷喝声,让得萧炎的拳头,猛然充斥了让人震撼的凶猛力量,拳头紧握。带起撕裂空气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身体已经变得迟缓起来地穆蛇后背砸去。

        身后陡然袭来的强猛劲气,让得穆蛇脸色狂变,手中的黑尺急忙脱手而出,然后体内斗气狂涌,身体表面上的斗气纱衣,再次变得浓厚了许多。

        瞬间的时间,只来得及让穆蛇准备这么多。当他刚刚加厚了斗气纱衣的防御之时,萧炎的攻击,便是狠狠的到达了其后背之上。

        “嘭!”

        **接触地沉闷声响,在院落之内悄然响起,虽然低沉,可却是蕴含着实打实的力量之感。

        背后传来的凶猛劲道,直接让得穆蛇脸色猛的一白,身体猛然前扑。好在最后关头双掌撑地,敏捷的在半空中几个凌空翻滚,最后方才身体有些踉跄的落在了几米之外。

        身体刚刚立稳,还来不及转身反攻,穆蛇脸色再次一变。心随意转间,体内汹涌的斗气快速的将那从后背处,偷偷溜进来一道暗劲包裹而进。

        就在其斗气包裹之时,不远处地萧炎。轻声喝道:“爆!”

        “嘭!”

        又是一声低沉的闷响,穆蛇身体一阵剧烈颤抖,喉咙间,传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嘴角,一抹血迹,刺眼的浮现。

        “可惜了…”

        望着那竟然只是受了一些并不算太大伤势的穆蛇,萧炎遗憾地摇了摇头。斗师的确不愧是斗师,竟然能够这么快的察觉到八极崩的暗劲,若是他再发觉晚一点地话,那么这次的战斗,或许便应该将会提前结束了。

        不过可惜,这家伙的反映程度,远远超出了萧炎的意料,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能调集斗气。将八极崩的暗劲包围起来,这时候再爆炸的暗劲。所取得效果,则要弱上了许多。

        前走了两步,萧炎抓起被插在地面上的玄重尺,微微旋转,然后收进了纳戒之中,目光扫向脸色阴沉至极地穆蛇,不由得笑了笑,这家伙此次的吃瘪,可完全是他自己所酿造,这或许就叫做自作孽吧。

        “好…好…小子,我还真的是小瞧了你!”

        抹去嘴角的血迹,穆蛇脸庞上,充斥着狰狞的神色,被一名斗者两次搞得这般狼狈,这还是他这么多年的第一次,当下怨毒的盯着萧炎,咬牙切齿的道,

        微微一笑,萧炎却是没有理会他,舌头微微一动,将一枚藏在嘴中地回气丹吞进了肚内,然后感受着体内斗气地逐渐回复。

        “萧炎,你也别得意,我知道你懂得一些高阶斗技。”

        长枪忽然重重的跺了一下地面,穆蛇冷笑了一声,身体表面上地斗气纱衣,竟然开始逐渐消散,而那把精铁长枪之上,则开始被覆盖上一层层厚厚的青色斗气。

        “不过,你就真当我没有么?”

        手掌猛然紧握长枪,穆蛇狞笑道:“拜你和小医仙所赐,那山洞中的第三个石盒中,正好有一卷适合我修炼的高阶斗技,今日,便让你死在它之下吧!”

        听着穆蛇的狞笑,萧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他没想到,穆蛇竟然还真敢冒着会将石盒内部所放之物损毁的风险,强行将之打开。

        望着穆蛇手中长枪上那浓郁的斗气,精通多种高阶斗技的萧炎,自然能够知道,这至少是一种玄阶的斗技!

        “唉…”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手指在纳戒之上轻轻刨动,巨大的玄重尺,再次出现在掌心中,到了这时候,他自然不能再有所保留。

        冷眼望着萧炎的举动,穆蛇手中长枪之上的斗气越来越浓郁,到得最后,斗气翻腾间,竟然是隐隐的形成了一个仰天狂啸的能量狮头模样。

        瞧着枪尖之上凝聚而成的斗气狮头,穆蛇眼中闪过一抹喜意,嘴角再次泛起一抹狰狞笑容,手中长枪骤然诡异的一阵急颤,瞬息之后,脚掌在地面猛的一踏:“凤翔步!”

        “小子,今日让你知道,斗师使用出来的玄阶高级斗技,与你斗者使用出来,可完全是两样!”

        身体狂猛的扑来,穆蛇仰头一声暴喝:“狂狮吟!”

        随着暴喝的落下,穆蛇手中的枪尖上,快速奔跑的巨大能量狮子涌现而出,狂暴的狮吟声,响彻在这片小天地,让得天空之上的小医仙花容失色。

        抬眼望着那附在长枪之上的能量狂狮,萧炎脸色也是凝重,缓缓的出了一口气,体内斗气骤然奔腾,黑尺之上,炽热的光芒猛然大涨,因为炽热的温度,导致周围的空间,看上去竟然有些模糊与扭曲。

        “焰分噬浪尺!”

        少年的低喝,让得院落之中的温度猛的上升了许多,尺身越来越亮堂,奇异的纹路,在其表面汇勾勒出神秘的图案。

        此次地阶斗技的施展,并未再出现上次的那种后继无力的情况,虽然凭萧炎此时的实力,依然不可能展现地阶斗技真正威力的十分之一,不过用来对付穆蛇,却是绰绰有余。

        漫天红芒之中,萧炎手中黑尺骤然怒劈而下,一道丈许多的炽热红芒,猛的自尺顶处暴射而出,沿途所过之处,地面被破坏成一片狼藉,一条深深的沟壑,从萧炎脚下,一直蔓延到攻击而来的穆蛇面前。

        空气中传来的剧烈压迫以及炽热的温度,让得穆蛇眼瞳深处闪过一抹惊骇,他没想到,这才仅仅几个月时间,面前少年所使用出来的神秘斗技,威力竟然提升到了这种层次。

        咬了咬牙,这种时候,没有退缩,因为退则死!非常清楚这点的穆蛇,只得将体内的斗气,不要命的灌注进长枪之中,然后与那道红芒,重重的轰击在了一起。

        “轰!”

        巨大的暴响声,几乎将院落掀翻,红芒与穆蛇交接之处,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的蔓延而开,直到沿袭到几座房屋之中,略微一颤,房间轰然倒塌。

        在红芒之中,空间略微沉寂,旋即一道影子暴射而出,在半空中狂喷着鲜血,最后被狠狠的砸射在了墙壁之上,顿时,墙壁瞬间化成一片废墟,烟雾弥漫。

        院落之中,微风吹过,灰尘逐渐消散,少年手持重尺的身影,缓缓浮现。

        望着下方那安然无恙的少年,天空之上,小医仙玉手轻轻捂着红润小嘴,俏脸之上,一片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