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踢场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踢场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四十八章  踢场

        望着那佣兵越聚越多的大院,萧炎微微一笑,竟然是当着众人的面,缓缓的走了进来。.org

        “抱歉,我来踢场!”

        “小子,有气魄!”

        瞧得萧炎嚣张的举止,穆蛇怒极反笑,手掌一挥,那原本破碎的大门处,竟然再次从一道暗门中弹射出厚重的黑色大门,轰的一声,将出口完全堵死。

        随着大门的落下,越来越多狼头团员从院内涌出,最后满脸凶光的将萧炎包围其中,手中明晃晃的武器,在日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森寒的光泽。

        望着周围那些足足几十名的佣兵,萧炎似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别指望我会和你玩什么单打独斗的把戏,我只会用最保险的方法,彻底的解决你!”盯着萧炎的脸色,穆蛇冷笑道。

        闻言,萧炎微微点了点头,这穆蛇能够成为一团之长,也的确不是一个只知蛮干的蠢人,若是换成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采取什么单对单的比试,这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不管是采用何种卑劣的方法,只要能够顺利到达目标,那便是最好的办法,成王败寇,对此,萧炎深有体会。

        “动手,杀了他!”不再废话,穆蛇手指豁然指向萧炎,阴冷的声音中,充斥着杀意。

        听着团长下令,周围的佣兵,顿时紧握起了手中的武器,然后齐声怒喝着,凶悍的对着萧炎围杀而去。

        站在台阶上,穆蛇森然的望着那在围杀中显得颇为平静的少年,拳头缓缓捏紧,寒声道:“不管如何。今日,你必须死!”

        “戾!”

        就在众人对着萧炎围杀而去时,遥遥的天空之上,一声鹰啼之声,骤然响起,一道巨大地阴影从天空俯冲而下,然后大把大把的白色粉末,被倾洒而出。顿时,空荡的院落上空,便是被徐徐降落的白色粉末所遮掩。

        “别管那些,先杀了他!”望着突然的变故,穆蛇眉头紧皱,冷喝道。

        听着他的喝声,那些本来有些慌乱的佣兵,顿时再次对着已经近在咫尺的萧炎冲杀而去。

        瞧着四面八方冲来地佣兵。萧炎抬起头,天空上的那层白色粉末,已经快要降至而下。

        轻吐了一口气,萧炎也终于开始有所动作,双脚微沉。右手紧紧的抓住背上的玄重尺,一声低喝,黑尺贴着掌心倒飞而出,一道黑影绕着萧炎身旁激转一圈。顿时,几名最先冲过来的佣兵,被黑尺狠狠刮中,嘴中喷着鲜血,身体狂射而出。

        “嘭!”黑尺重重的插在身前坚硬的地面之上,几道裂缝,顺着尺身处的地面,急速地蔓延而出。

        右手抓着玄重尺。萧炎左掌忽然猛的对准天空,掌心一卷,凶猛的吸力,立刻将那徐徐降落的白色药粉,吸进了院落之中,药粉刚刚下落,萧炎左掌又是一震,强横的反推之力。将那些白色药粉。吹向了四面八方而来地佣兵。

        “咳,咳…”白色粉尘。犹如一道白色风暴一般,以萧炎为原点,对着周身席卷而出,所有被粉尘包裹的佣兵,都是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

        “粉尘有古怪!”退后!

        粉尘在萧炎的推动下,迅速地推至了穆蛇面前,不过当他吸了一口进肚后,当下脸色一变,急喝道。

        听得他的喝声,那些在粉尘中不断乱撞的佣兵,赶忙开始后退,不过当他们在移动了十几步之后,却是开始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只有寥寥的几个实力偏高的佣兵,有些摇摇晃晃的坚持了下来,赶忙的躲到了院落之内。

        望着那从粉尘中出来地竟然只有几个人,穆蛇脸色变得极为阴沉,袖袍猛的一挥,一股汹涌的狂风在身前凭空浮现,然后对着那弥漫而来的粉尘吹拂而去。

        在狂风的吹拂下,粉尘逐渐消散,而在那粉尘退去之地,所有的佣兵,都是软绵绵的软倒在地,一道道痛苦的呻吟声,不断从他们嘴中传出。

        望着佣兵似乎并没有生命之危,穆蛇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森然地抬起头,望着那立在院落之中地少年,厉声道:“小混蛋,你竟然用毒!”

        “你们都可以依仗人多,我为什么不可以用毒?”摊了摊手,萧炎望着那些仅剩不多的佣兵,笑眯眯地道。

        微微笑着,萧炎肩抗着重尺,忽然朝前走了两步,然而,当他在第二步落下之时,变故骤升。

        那原本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一位佣兵,忽然猛的跳起身子,手中锋利的长剑,携带着薄薄的斗气,刁钻而狠毒的刺向萧炎小腹。

        面对着突然袭来的攻击,萧炎却并未有半点慌张,手中紧握的玄重尺,猛然狠狠的倒插在身前,巨大的尺身,将萧炎大半个身子完全遮掩,同时,也将那长剑攻势,轻易的抵御而下。

        “叮!”长剑疾刺在玄重尺之上,顿时,一阵火花四溅,漆黑的尺身上,却连半点白痕都未留下。

        偷袭失败,那偷袭之人也不继续冒进,借助着长剑的反弹之力,身体急速倒退着。

        “既然偷袭了,又何必再走?”偷袭者刚欲后退,萧炎便是有所察觉,轻笑了一声,脚掌轰然踏在地面之上,随着一道爆炸声响,其身体猛然飙射而出,转瞬间,便是与那偷袭者仅隔半米。

        两人视线交错,萧炎嘴角缓缓挑起一抹冷笑,因为他发现,原来这偷袭者,竟然是老冤家穆力。

        穆力脸色阴冷的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萧炎,眼瞳深处掠过一抹惊慌,在先前药粉降落之时,他便是趁乱接近了萧炎,然后在他不远处假装中毒,可他却是没想到,自己的伪装,居然是被对方给看破。

        “力儿,小心!”场中突然而起的变化,同样是让得高台上的穆蛇吃了一惊,特别是当他看见偷袭者竟然是自己儿子之后,不由得脸色大变,急喝道。

        “晚了!”冲着急退的穆力森然一笑,萧炎脚掌再次猛踏地面,一声爆响,身形陡然出现在穆力身前,手中巨大的玄重尺,带起剧烈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后者胸膛横砸而去。

        迎面而来的剧烈风压,让得穆力脸色再次一变,心头骇然道:“这家伙竟然还真的是九星斗者了?”

        心头的念头一闪而过,穆力把牙一咬,现在他已经完全被萧炎的攻击所笼罩,以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开,所以,他只得强行接下萧炎的攻击。

        嘴角抽搐了一下,穆力将体内斗气狂灌进手中的长剑之内,然后咬着牙,手中长剑带起一股尖锐的破风声响,同时是直直的刺向萧炎胸膛。

        “嘭!”巨大的尺身,在半空飞速掠过,最后重重的轰砸在了穆力胸膛之上,顿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剧烈的疼痛,让得穆力眼瞳中闪过一抹怨毒,在身体倒射的霎那,手掌猛然轰击在剑柄之上,长剑脱手而出,在穆力狰狞的目光中,刺中了萧炎胸膛。

        在萧炎的这一击狂猛攻击之下,穆力的身体,犹如被打飞的炮弹一般,在地面上狂搓了一段距离,最后狠狠的撞在一根巨大的木桩之上,再次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长剑携带着凶猛的劲气,狠狠的插在萧炎胸膛之上,穆力这拼死的一击,竟然是让得萧炎退后了一小步。

        天空之上,望着那被长剑刺中的萧炎,坐在鹰背之上的小医仙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刚欲驱使蓝鹰下来抢救,可萧炎却是举起手来,对着她微微摇了摇。

        低头望着插在胸膛上的长剑,萧炎手掌握着剑柄,将之随意的扯了出来,剑尖之上,并没有半点鲜血。

        “云芝留下的内甲,防御果然变态…”望着那没有血迹的剑尖,萧炎心中也是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声,然后将长剑丢弃,抬眼望着那不知死活的穆力。

        “力儿!”

        电光火石间,穆力便是被打得倒飞而出,高台上的穆蛇脑袋顿时一蒙,急忙跳下来,使劲的摇晃了一下昏迷中的穆力,在用手指测量了他还残存着一口气后,这才微微松气,将昏迷的穆力交给身后的几名佣兵,然后抬起头来,怨毒的盯着萧炎,手掌缓缓的从地上捡起一把精钢长枪,冰冷彻骨的声音中,杀意凛然。

        “今天不管如何,你都得死在这里!”

        “这话,上次你似乎便说过了。”

        萧炎望着被抬进去的穆力,嘴角掀起一抹淡漠,在先前玄重尺砸中后者时,尺身上所蕴含的力量,已经穿透过穆力的身体,最后将他小腹处的斗气气旋,完全打破,也就是说,现在的穆力,即使伤好了,那也不过只是个废人。

        这样的举动,虽然有些狠毒,不过萧炎并不在乎,双方的关系,本来就是不可调节,当初山洞的截杀,以及后面的追杀,若不是自己好运,恐怕早就死在他们父子俩手中,而且萧炎清楚,若是自己落在了他们手中,恐怕连死,都只是一种奢想,所以,对待敌人,特别是关系及其恶劣的敌人,萧炎不会有丝毫的留手,能杀则杀,不能杀,也要让之失去报复的利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