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晋级六星!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晋级六星!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二十一章  晋级六星!

        奔腾的瀑布,怒砸岩石,弥漫的水汽,笼罩着小小的山谷。.org

        瀑布之下的空地上,**着上半身的少年,背负着怪异的黑色巨剑,脸色凝重的躲避着那呼啸而来的连绵木桩攻击,偶尔间的跳跃腾闪,宛如一头灵猴般的敏捷,修长的健壮身子,在日光的照耀下,颇有一分清逸之感。

        距离萧炎来到小山谷,已经接近一月时间了,这一月之内,萧炎大半时间,都几乎是在木桩之上度过,为此,他的身上,多出了不少被木桩撞出来的淤青伤痕。

        当然,有付出,自然也有回报,现在的萧炎,已经能够躲避开十二根木桩的同时攻击,这比起一月前被五根木桩搞得狼狈不堪的结局来说,已经是成长了太多。

        木桩之外的一处巨石上,药老盘坐其上,微眯的目光,望着场中在十二根木桩的间隙中不断灵活闪避的少年,微微点了点头,袖袍再次一挥,悬挂在半空上的最后三根木桩,立刻再次分出一根,然后狠狠的对着萧炎怒砸而去。

        突如其来的攻击,立刻将萧炎与十二根木桩间的平衡打破,那本来仅仅能够借助的细小缝隙,却是在此刻,被那新加入的一根,完全的堵死。

        脸庞微微凝重,眼睛死死的盯着四面八方夹杂而来的十三根木桩,下一刻,木桩迅速临体而来,强大的风压,让得萧炎呼吸有些停滞。

        深吐了一口气,萧炎体内斗气狂涌,身体诡异的斜侧,将迎面而来的两根木桩闪避而过。

        闪避的弧度还未完全压下,萧炎脚尖在木桩上猛然一踏。身形迅速飘闪到了另外一处木桩之上,脑袋微微一侧,一根巨大的木桩,贴着耳朵,险险的飞了过去。

        经过一月地适应,萧炎的躲避速度,远非一月之前可比,十二根木桩的连环攻击。虽然每次都是险之又险的插身而过,不过却始终难以击中他的本身。

        插身而过的木桩,所带起的压迫劲气,让得萧炎皮肤生疼,不过他却不敢开启斗气护体,在这种时候,每一丝斗气,都必须用在最重要的地方。否则一旦斗气告竭,等待着他地,便只有出场的悲惨结局,而在这段时间中,这种结局。一直伴随着他。

        黄阶低级的斗气功法,远远不足以支持萧炎的挥霍,所以,他必须极为吝啬的支配着体内每一丝斗气的正确消耗。

        “如果功法能够进化一次就好了。就再也不用这般“省吃俭用”了…”躲避开第十一根木桩的袭击,萧炎心头忍不住的想到。

        木桩贴身而过,第十二木桩,刁钻射来,不过对此早有准备地萧炎,立在木桩上的脚尖微微旋转,整个脚掌心,竟然只有脚趾扣在木桩之上。顿时,整个身躯,便是倾斜成了一个诡异的倾斜弧度。

        “咻…”木桩在距离身体仅有半寸的位置,呼啸而过,尖锐的劲气,让得萧炎龇牙咧嘴地吸了一口气。

        当第十二根木桩的尾部离开之时,萧炎脸色骤然一变,身后。竟然又是一股更加急速的劲气彪射而来。

        适应十二根的木桩攻击。萧炎足足用了二十多天时间,方才掌握它们之间地攻击轨迹。而现在药老忽然加入的第十三根,却是让得他有些束手无策了起来。

        感受到越来越近的劲气,萧炎心中缓缓的吐了一口气,眼眸竟然是在此刻忽然的闭了起来,听着身后那带有压迫性的风声,萧炎**后背上的汗毛,犹如触手一般,轻轻的摇摆着。

        借助着劲气地压迫,闭目的萧炎脑海中,竟然是隐隐的出现了木桩攻来的痕迹图画,在这没有时间规律的脑海中,萧炎将木桩的攻击轨迹以及其上所蕴含的力量,居然是看得极为透彻,最好的躲避方位,也是自然而然地在脑海中浮现而出。

        外界,望着那忽然闭目地萧炎,药老眼睛微微一亮,有些惊诧的轻声道:“这小家伙,竟然懂得运用灵魂感知地力量了?”

        在萧炎脑海中出现木桩之时,他的身体,也是骤然诡异的扭曲了起来,双掌抱着脑袋,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在倒下的那一霎,巨大的木桩,贴着面门,疾射而过,压迫风声,让得萧炎耳朵隐隐发涨。

        惊险的躲避开了第十三根木桩的袭击,萧炎脚尖在木桩璧上一点,身形急射而出,最后稳稳的落在地面之上,一把扯过衣衫,随意的套在身上。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萧炎来不及与药老说话,便是一屁股盘坐在地,迅速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小瓶子,倾斜着瓶口,两枚药丸滚落了出来。

        “呃,回气丹快用光了么?看来以后得去采药了啊。”

        望着这仅余的两枚丹药,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其中一枚丢进嘴中,然后双手迅速摆出修炼的印结。

        盘坐在地,萧炎快速的进入了修炼状态,经过一个月的训练,他知道,每一次的斗气告竭后,便是修炼的最佳时间,这种时候,体内的细胞以及肌肉,将会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贪婪。

        随着进入修炼状态以及呼吸的平稳,淡淡的能量气流盘旋在萧炎的周身,而凡是在接触到其皮肤毛孔之后,都是犹如液体碰到了海绵一般,被其贪婪的吞噬了进去。

        随着修炼的持续,围绕在萧炎体外的能量也是越来越浓,丝毫没有减少的势头。

        手指敲打着石壁,药老计算着萧炎的修炼时间,眉尖忽然一挑,今天萧炎所修炼的时间,似乎比往日,要更长久一点。

        按照药老的计算,现在的萧炎,体内所能够储存的斗气。应该差不多要满了吧?可看萧炎这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难道…要突破六星斗者了?”

        敲打地手指微微一顿,药老心头一动,轻声笑道:“不错,本来我的底线是一个半月到达六星斗者,可这小家伙却又节省了半月时间,看来,前段时间的森林搏杀,对他好处不小啊。”

        目光紧紧的盯着闭目的萧炎。眼光毒辣的药老顿时看出了一些不对劲,眉头皱了皱:“突破得还是有些勉强啊,看来他需要一点外界的力量。”

        略微沉吟了一会,药老曲指一弹,一缕劲气从指间弹射而出,直接击打在萧炎的脑袋上,顿时把他从修炼状态中打了出来。

        被搅乱了修炼,萧炎顿时瞪着眼睛怒视着药老。这种突破地机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见的啊。

        “笨蛋,照你这强行突破的架势,就算成功晋入了六星斗者,那也得休养一个月时间。你有这么多的时间来消耗么?”白了萧炎一眼,药老斥道。

        闻言,萧炎顿时萎靡了下来,一月的时间换现在突破。的确是有些得不偿失,叹了一口气,有些不舍的哀嚎道:“多好的机会啊。”

        翻了翻白眼,药老撇嘴骂道:“我又没说没机会,现在立刻上木桩,我开启十五根木桩!”

        “十五根?”嘴角一扯,萧炎恨不得对着药老竖起中指,他地极限便是十三根。十五根,上去就会被直接打飞吧?

        “笨蛋,你不会把玄重尺取下来啊?”望着赖着不肯上去的萧炎,药老哭笑不得的骂道:“你现在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顺利的突破,别拖延了!”

        听得可以取下玄重尺,萧炎眼睛顿时一亮,双脚微曲。一声低喝。手掌抓着尺柄,手臂之上。青筋鼓动,用力的将之一把抽出,然后重重地插在面前的地面上。

        玄重尺一离体,萧炎便是感觉到身体骤然向上漂浮了许多一般,体内流淌的斗气,犹如是山洪暴发一般,汹涌的滚动在经脉之中,充盈地力量之感,伴随着骨头脆响的连绵声音,遍布着萧炎全身各处。

        再次感受着这几乎是脱胎换骨般的快感,萧炎宛如是在炎日中喝了一碗冰镇酸梅一般,全身的毛孔,都在散发着一种自骨子间挥发而出的畅快。

        脚尖在地面上轻点了点,萧炎只觉得自己忽然身轻如羽,抬头望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十五根木桩,咧嘴一笑,脚尖一蹬,身体犹如炮弹一般,射上木桩,稳稳挺立。

        “来吧!”

        双掌缓缓摊开,萧炎对着药老扬了扬手,解开所有束缚的他,非常有信心在十五根木桩毫无间隙的攻击中撑下来。

        “有脾气。”

        瞧着自信大涨地萧炎,药老微微一笑,袖袍一挥,狂风刮过,悬浮的十多根木桩,迅速摇摆起来,片刻之后,携带着凶猛的劲气,对着木桩之下的萧炎铺天盖地的暴冲而去。

        望着那砸来的树桩,萧炎抿了抿嘴,脚尖在木桩之上轻点,竟然是主动的迎了上去。

        木桩之上,十五根巨大的木头,在药老地控制下,编织了一片毫无空隙地攻击阵势,十五根木头同时砸下,强大的劲气,将地面上草叶,刮得四处飘散。

        脱去了玄重尺地束缚,萧炎的速度,几乎暴增了两倍之多,身形闪移之间,浑然天成,脚下墨胶的粘力,竟然再没有让得他有丝毫的停滞。

        木桩之上,重重攻势中,少年的身影,若隐若现,十五根木桩的连番攻势,竟然被解开束缚的萧炎,完全的躲避了开去。

        望着场中敏锐跳闪的萧炎,药老微微点了点头,老眼中掠过一抹赞赏,脱去束缚的萧炎,同样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当最后一根木桩被萧炎险险闪过之后,半空中摇摆不定的十几根木桩,骤然停顿了下来。

        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萧炎身体笔直的立在木桩之上,将最后一枚回气丹吞进肚内,沉寂片刻后,淡淡的能量气流,忽然诡异的从其周身涌动而出。然后疯狂的灌注进了其身体之内。

        随着越来越多的能量灌入,萧炎身体表面,浮现出了淡淡地黄色光芒,清秀脸庞,犹如温玉,半晌之后,双眼乍然睁开,漆黑的眼眸中。射出一缕犹如实质般的精光。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萧炎偏过头,望着巨石上的药老,脸庞上扬起灿烂的笑容。

        “突破了!”

        闻言,药老含笑点头,目光中透着许些欣慰。

        在突破到六星斗者之后,萧炎的实力再次大幅度的增进了不少,而在继续经过三天地木桩训练之后。他现在已经能够在背负着玄重尺的情况下,在十五根木桩的连环攻击间支撑下来,这种明显性的进步,让得他眉开眼笑。

        适应了十五根木桩的攻击,萧炎也终于不用再象以前那般被撞得满身淤青。紧绷之后的平缓日子,让得萧炎颇为享受。

        茂密的森林之中,萧炎背着玄重尺缓缓的行走着,目光不断地在周围扫过。今天的训练已经结束,他出来的目的,是寻找炼制回气丹的药材。

        回气丹对萧炎地训练颇为重要,有了这东西,他便可以节省起码大半的斗气回复时间,而时间,则是现在萧炎必不可少的东西。

        虽然现在随着实力的增长,萧炎已经成为了一名真正地一品炼药师。不过回气丹属于二品丹药,以他的一品炼药师实力,还不可能将之炼制出来,所以,炼制回气丹的事,都还得依靠药老。

        再有,炼制回气丹的药材也算是较为珍稀,当初萧炎在乌坦城。也不过仅仅是寻找到炼制那么几十枚的药材量。按照正常情况,光是这寻找药材。就得花费萧炎不少时间。

        不过让得萧炎松了一口气的是,这里的魔兽山脉药材产量颇为丰富,炼制回气丹的五种药材,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四种被萧炎所得,而且数量还颇为不少,若是将最后一种,同时也是最重要地一种“回灵赤果”寻找到的话,那么便能炼制出供萧炎所使用的充足丹药。

        “回灵赤果”,一般生长在天地能量较为浓郁的地所,当然,这也不是绝对,不过,按照这种线索来寻找,却总归要比萧炎瞎子摸象,胡乱寻找要好一些。

        依靠着出色的灵魂感知力,萧炎能够模糊的感觉到周围天地间能量充裕的大致方位,而他现在的路线,也正是在对着一处感觉中能量最浓郁地地所行去。

        午间时候,是白天魔兽出没较少地时间段,清楚这一点的萧炎,所以特地挑选了这种时候出来寻找药材,他这一路走来,倒很少遇见外出寻食地魔兽,偶尔遇见一两头,也是被事先察觉而躲了开去。

        身形迅速的掠过一些灌木的遮掩,一处小小的乱石堆出现在了眼中,石堆之后,背靠着一面山壁,其上蔓延着绿色的青藤。

        望着乱石堆,萧炎搓了搓手,此处的能量汇聚程度,正是他所感知中,周围几里地方最浓郁之所。

        目光锐利的在乱石堆中缓缓扫过,片刻之后,萧炎的目光,停留在了石堆后面山壁上的一株紫色的小树苗之上,小树苗从山壁中延伸而出,其上青红交替,一枚枚火红色的果实,在绿叶的遮掩下,若隐若现的释放着淡淡的香味。

        “回灵赤果…”望着那株小树苗,萧炎笑着松了一口气,寻找了两天时间,终于找到这东西了。

        所需要的材料就在面前,可萧炎却并未急着出去,他知道,凡是能量浓郁之所的珍稀药草,大多都有着魔兽的守卫。

        目光谨慎的在周围扫过,可却未发现半只魔兽的踪影,眉头微微皱了皱,萧炎再次静待了片刻,见到依然没有魔兽出现之后,这才有些疑惑的缓缓渡出了隐蔽之所,然后小心翼翼的对着那株紫色小树行去。

        随着脚步的越来越近,萧炎心中却是忽然有些泛起了寒意,脚步骤然顿住,眉头紧皱,然后迅速转身就跑。

        “嘭!”

        就在萧炎刚刚转身之时,那山壁顶部,一道巨大的白影。便是犹如小山一般轰然砸落,将萧炎的退路,完全堵死。

        望着这突然出现的巨型魔兽,萧炎背间猛然泛起一阵凉意,身体愣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出现在萧炎面前的,是一头巨大地白色魔猿,这头魔猿。恐怕足有两三米高,浑身布满着雪白的长长毛发,狰狞的巨嘴中,獠牙伸探而出,一对血红的巨瞳,散发着残暴的杀意。

        目光在白色魔猿身上扫过,萧炎轻吸了一口凉气:“二阶魔兽,暴雪魔猿?”

        “嘭。嘭!”

        魔猿巨嘴中喘着粗气,血红的双瞳紧紧的注视着这突然闯进它领地的人类,巨大地爪子触着地面,将几块碎石压得粉末。

        望着那丝毫不掩饰对自己杀意的魔猿,萧炎咽了一口唾沫。二阶魔兽,那可是足足相当于人类斗师级别的强者,以他现在的实力对战一名二阶魔兽,无疑是找死。

        “老师?”心头呼喊了一声。却没有半点回应,萧炎脸庞顿时苦了起来:“别玩我啊,这可是二阶魔兽啊…”

        在呼救无果之后,萧炎只得将目光再次投注在这头魔猿身上,视线在它身上仔细的转了转,却是突兀的发现,在魔猿的小腹位置,竟然有着一条极为恐怖的伤痕。

        伤痕几乎将魔猿地小腹完全撕开。在魔猿扭动身体之时,一股股鲜血,不断的涌出,将附近的雪白毛发沾染得血红。

        看那伤口的恐怖模样,应该是某种凶残的爪型魔兽所伤,受伤地魔兽,一般极为狂躁,而倒霉的萧炎。似乎正好闯进了这位受了重伤的魔猿领地之中。

        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不断涌着鲜血地恐怖伤口。萧炎眼眸微眯,心头却是一动。虽说正常情况下,他不可能打败一名二阶魔猿,不过,现在的情况,似乎对他颇为有利。

        “妈的,是你自己找上来的…”恨恨的骂了一声,萧炎一把将背上的玄重尺取下,然后狠狠的插进地面,现在的情况,可容不得他再有半点留手。

        萧炎地举动,对暴躁中的魔猿来说,无疑是一种挑衅,当下,这位魔猿,双爪重重的砸在胸口坚硬的硬甲上,发出一阵铛铛的声响。

        巨脚迈动,魔猿双眼赤红的对着萧炎暴冲而来,巨大的爪子上,白色能量急速凝聚,周围的空气,顿时冷了下来。

        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萧炎一声轻喝:“紫云翼:启!”

        随着音落,一对两三尺左右地黑色鹰翼,猛然自萧炎背上弹射而出,双翼一阵,借助着细微地浮力,萧炎脚尖在地面迅速的滑行了十多米距离。

        “吼!”魔猿一声厉吼,白色寒气凝聚成球状,然后脱掌而出,对着萧炎暴射而去。

        一月来地敏捷训练,赋予了萧炎灵猴般灵活的身手,身体诡异的移开,毫不费力的躲开了魔猿的攻击。

        躲开攻击之后,萧炎手掌骤然曲卷,对准魔猿小腹处的狰狞伤口,轻声冷喝道:“吸掌!”

        随着音落,狂猛的吸力猛的自萧炎掌心中暴吐而出,地面上的碎石,竟然也被吸得对着萧炎狂射而去。

        “吼!”狂猛的吸力,将魔猿的身体扯得略微倾斜,不过当它稳住身形后,小腹却是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低头一看,只见那还未愈合的伤口处,鲜血犹如流水一般,不断的涌出。

        剧烈的疼痛,更是让得狂躁的魔猿有些失去理智,踏着地动山摇的步伐,对着萧炎追杀而来。

        借助着身形的灵活,萧炎始终没有硬接魔猿的一次攻击,掌心之中不断喷吐的狂猛吸力,不断的将魔猿体内的鲜血抽调而出。

        乱石堆之上,诡异的一幕正在上演着,暴躁得几欲发狂的魔猿不断的对着身旁的小小人影怒砸着,失去理智的它,已经和一头普通魔兽没有多大的区别,然而在它身旁犹如苍蝇一般的人影,每一次的挥手,都将会从魔猿地小腹处,吸出大滩的鲜血。

        石堆之上。殷红的鲜血几乎沾满了每一块石子,看上去颇为的恐怖。

        再次围绕着魔猿奔跑了片刻,就在萧炎即将坚持不住时,又一次猛烈的吸力,竟然是将魔猿肚内的肠胃,一同给吸扯了出来。

        遭受致命一击,魔猿的嘶吼终于缓缓湮灭,巨睁着血红的兽瞳。犹如小山崩塌一般,重重地倒了下去。

        在魔猿倒下的那一刻,萧炎也是全身酸麻的瘫了下来,也不管那满地的鲜血,就这样直挺挺的躺了下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在石堆上躺了许久,萧炎方才缓缓的回复一些力气,抬起头来。望着不远处的巨大魔猿尸体,心头忍不住地升起一抹心有余悸,若不是这头魔猿本来就处于重伤时期,若不是剧痛让得它失去了理智,若不是自己前几天晋入了六星斗者。恐怕自己今天,就得真正的栽在这里了…

        “小家伙,你竟然越阶杀了一头二阶魔兽,啧啧。了不起啊…”药老从戒指中飘荡而出,望着那巨大的尸体,不由得笑道。

        狠狠的白了笑眯眯的药老一眼,萧炎没好气地盘起腿来,丢了一句帮我守着后,便是摆出修炼的姿势,开始回复着体内所消耗的斗气。

        望着闭目回气的萧炎,药老笑了笑。悬浮半空,替他当起了护卫。

        半个小时之后,萧炎方才缓缓睁开眼眸,虽然手掌依然还有些酸麻,不过体内地斗气,却是再次逐渐的充盈了起来。

        “这里能量还挺不错。”嘟囔了一声,萧炎站起身来,握了握手掌。皱眉道:“现在的这“焚决”实在是太垃圾了。刚才竟然只支撑了我十多分钟的战斗,若是这头魔猿再坚持一会。倒下去的就该是我了。”

        “嗯,的确挺垃圾。”对于这点,药老倒是挺赞成,就算“焚决”的潜力再好,不过,毕竟起点太低,战斗的持久力,也太弱。

        “唉,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合适地异火啊…”萧炎仰天长叹了一声,未进化的“焚决”,始终是他的软肋。

        叹息着摇了摇头,萧炎行至那小树苗边,将上面的三十多枚回灵赤果全部摘了下来,最后装进小玉瓶之中,放进了纳戒。

        收好回灵赤果,萧炎又从纳戒中取出一把匕首,来到那暴雪魔猿的尸体旁,将其脑袋切了开来。

        “嘿,竟然有魔核?”

        切开魔猿的脑袋,一枚散发着许些寒气的雪白色魔核,出现在了萧炎视线之内。

        萧炎欣喜的取出魔核,这可是他第一次遇见这种品阶地魔核,有些兴奋地抛了抛,握在手中,淡淡的寒意,让得他打了个哆嗦,当下赶忙将之小心地收入纳戒之中。

        “走吧。”收拾好东西,萧炎扬了扬手指,药老顿时射进其中。

        摸了摸手上的古朴戒指,萧炎将地上的玄重尺再次背在背上,这才迈着稳健的步伐,对着来时的路缓缓行去。

        离开乱石堆,萧炎在茂密的森林中穿行着对小山谷赶回去,由于先前的战斗使得萧炎沾了满身的鲜血,所以此刻,他在身体上被涂上了一层草汁,这种草汁,能够掩盖鲜血的腥味,是在丛林中必备的东西。

        再次潜行了一段距离,萧炎脚步忽然一顿,他似乎察觉到,在他的左边不远处的位置,隐隐有着人声的传来。

        眉头微微一皱,萧炎目光在四处扫了扫,然后迅速的窜进一旁的丛林之中,借助着草丛缝隙,缓缓的注视着外面。

        在萧炎躲进去后不久,两道人影便是缓缓的出现在萧炎的视线之内,当他移动的目光扫过两人胸口上时,脸色却是微微一变,心头阴冷的轻声道:“竟然是狼头佣兵团的人?”

        “我看…我们还是到这里为止吧,再下去,可就要进入魔兽山脉内部位置了啊,那里的魔兽,一巴掌就能拍死我们。”缓缓的走过来,一位佣兵脸色有些担忧的道。

        听着同伴的话,另外一名佣兵也是脸色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骂骂咧咧道:“妈的,那小子究竟躲哪里去了?团长已经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到那混蛋,而且不论死活。”

        “说不定已经被哪头魔兽吃进肚子里,然后变成排泄物了吧,嘿嘿…”

        “嘿,那可说不定,看那家伙地年纪,可不象是丛林老手…算了,今天就搜索到这里吧。回去报道一声,明天继续。”一名佣兵顿下脚步,望了望有些黑暗的森林,皱眉道。

        “嗯,可惜,那小子可值八千金币呢,若是我们好运遇见他,凭我们两位五星斗者的实力。留下他,应该不难。”另外一名佣兵点了点头,旋即有些惋惜道。

        “呵呵,走吧,算他好运。”

        佣兵笑着点了点头。刚刚转过身来,脸色骤然一变,豁然转过身来,一道凶猛的劲气。却是闪电般的对着其脑袋袭击而来。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得佣兵条件反射般的伸出拳头,与之重重的对轰了一拳,然而那股劲气地强横,却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

        双方乍一接触,这名佣兵便是脸色惨白,胸口一闷,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身体也是在半空划起一道抛物线。

        “杀了他!”飞起的瞬间,这名佣兵急忙冲着被这突然变故搞得发愣的同伴嘶声喊道。

        然而,他的喊声还未落下,却是骇然的发现,自己向后倒射的身体,竟然猛的被一股强大地力量吸扯了过去。

        半空之中,一道人影闪掠而出,在与佣兵交错之时。肘尖。狠狠的砸在了佣兵喉咙之上,顿时。一声咔嚓的声音在空荡的密林中响起。

        “嘭…”半空中,佣兵全身瘫软的掉落而下,重重地砸在地面之上,溅起满地灰尘。

        突然的袭击到佣兵的死亡,这之间不断是短短七八秒的时间而已,当另外一名佣兵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却是发现,自己地同伴,已经没有了气息。

        骇然的抬起头,佣兵惊恐的望着不远处那名满身是血的人影,有些结巴的喝道:“你是谁?为什么攻击我们?”

        “呵呵,你们不是在找我么?”人影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含笑的清秀少年面孔。

        “你…萧炎?”瞳孔微缩,佣兵在喊出这名字之后,忽然猛的掉头就跑,在逃跑的同时,他双手快速地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号弹,刚欲准备发射,身后吸力暴涨,手中的信号弹,便是脱手而出…

        反手接住这枚信号弹,萧炎随意的把玩了一番,然后将之收进纳戒之中,脚掌猛的一蹬,身形对着佣兵暴射而去。

        瞧着萧炎这迅猛的速度,佣兵脸庞上闪过一抹惊慌,呛的一声,抽出腰间长剑,然后凶狠的对着萧炎怒劈而去。

        身体微微一侧,轻易的避开佣兵地攻势,萧炎左脚闪电般地撩踢而出,顿时,一脚狠狠的贴在了佣兵地小腹之上。

        小腹受到重击,佣兵一声闷哼,一丝血迹从嘴角扩散开来,脚步踉跄的退后了几步,面前人影一闪,手中的长剑,便是被夺走,紧接着,脖子上贴上了一片冰冷的东西。

        “再动一下…切开你的脖子。”

        犹如恶魔般的轻声,缓缓的在佣兵耳边响起,使得他脚步僵硬在了原地。

        “你…你杀了我,狼头佣兵团不会放过你的!”额头之上浮现冷汗,佣兵声音干涩的道。

        “呵呵,放过我?你们一直就没放过我吧?”嘲讽的笑了笑,萧炎淡淡的道:“回答我几个问题。”

        “回答了放我离开?”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萧炎笑眯眯的将长剑贴进去了一些:“你信不信我在你身体上划出十几道血痕,然后把你丢进噬尸蚁的窝里去?”

        闻言,佣兵脸色顿时惨白,脚弯处不断的打着轻颤,他没想到,这看上去不过十多岁的少年,竟然如何狠毒。

        “你想问什么?”

        “穆力从山洞中的石盒中得到了什么?他似乎没钥匙吧?”萧炎微笑着问道。

        “穆力团长把石盒连同着石台,一起搬了回去,不过至于其中有什么东西,我是没资格知道。”

        望着不似説假的佣兵,萧炎眉头微微一皱:“现在的狼头佣兵团在悬赏我?”

        “咕。”咽了一口唾沫,佣兵艰难的点了点头:“自从当日少团长回去之后,团长便是放出了话来,只要任何人知晓你的踪迹并且通报狼头佣兵团,便能获得高额报酬。”

        “呵呵,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想来个不死不休啊…”轻轻的笑了笑,萧炎眼瞳中,杀意凛然。

        “最后一个问题,小医仙没事吧?”

        “没事,自从回到青山小镇后,小医仙便是一直待在万药斋,团长他们也不敢动手。”佣兵眼珠转了转,下垂的手掌中,一把匕首,悄悄的从袖子中滑了出来。

        “哦…”微微点了点头,萧炎抬了抬眼,忽然淡漠的笑道:“看来你也知道我没放你活着回去的心思吧。”

        “所以,你去死吧!”眼瞳之中,凶光突兀闪现,佣兵手中的匕首,猛然刺向萧炎胸膛。

        淡淡一笑,萧炎飘然而退,手中长剑,随意一扯,一道血迹,浮现剑刃。

        望着那微微抽搐着软倒而下的佣兵,萧炎冷笑了一声,他本来也就没打算让这人回去通风报信,然后惹来大批追杀之人。

        “啧啧,看来那位狼头佣兵团的团长也是个狠角色啊,难怪能教出穆力那种儿子。”有些阴冷的笑了笑,萧炎将附近的打斗痕迹小心的清除完毕之后,将两人的尸体托起,丢进了远处的深渊之中。

        “老师,看来我们的训练日子,得安排得加紧了一些啊,这才一个月,他们便能进入到这里,或许再过一段日子,就该能找过来了…”瞟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深渊,萧炎拍了拍手,撇嘴道。

        “嗯,的确是应该紧凑点了。”戒指中,传出药老的淡淡笑声。

        眨了眨眼睛,萧炎笑吟吟的弹了弹指尖,微笑道:“老师,你那地阶斗技,究竟什么时候兑现啊?”

        “嘿嘿,小家伙,不要以为地阶斗技和玄阶斗技一样,想要学习这东西,你就给我准备着好好吃苦吧!”药老不怀好意的笑道。

        “我吃的苦还少了么?”摸了摸脸庞,萧炎微微一笑,转身对着小山谷的方向行去。

        “我很期待,那所谓的地阶斗技,会如何强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