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紫云翼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紫云翼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一十九章  紫云翼

        跃过一处山沟,萧炎缓缓的走向瀑布之所,目光在四周谨慎的扫了扫,在未曾见到有魔兽出没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org

        来到陡峭的山壁之所,萧炎在此处细心挑选了好半晌之后,方才选出了一个离地有四五米距离的山洞,小心的攀着有些湿润滑腻的石头,萧炎宛如一头灵猴一般,快速钻进了事先选好的山洞之中。

        山洞内部略微有些清凉,不过却其内面积倒还不小,让得萧炎一人居住,显然是绰绰有余。

        目光在山洞内部地面上细心的扫视了几圈,未曾发现有什么魔兽遗留下的东西后,这才略微放心,在将山洞粗略的打扫一圈后,从纳戒中拿出一些购买的野外物资,在山洞中,搭建出了一个柔软干燥的歇息床榻。

        安设好一些必备的生活物资后,萧炎又用巨石把洞口堵得只容一人通过,他将会在这里渡过不少的日子,安全问题,是最重要的。

        做完这些,萧炎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望着有些昏暗的山洞,略微沉吟,接着从纳戒中取出三枚从那宝洞内扣出来的月光石,将之摆放在四周石壁上的凹槽中,顿时,柔和的光芒,便将山洞照得亮堂了起来。

        瞧着焕然一新的山洞,萧炎咧嘴笑了笑,一屁股坐在柔软的床榻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旋即盘起双腿,双手在身前摆出修炼的手印,缓缓的回复着体内消耗的斗气以及近两日赶路所带来的精神疲惫。

        随着萧炎的沉寂,他的呼吸也是逐渐地平稳而下,一呼一吸间,形成完美的循环,每一次呼吸循环的交替间。一缕缕淡淡的能量气流便会从周身空间中散发而出,最后顺着萧炎的呼吸,进入其身体之中,而在经过经脉的炼化后,便被储存到小腹处的气旋之内。

        安静的修炼中,萧炎心神沉入体内,奇异地内视,让得他能清晰的看着体内流淌的斗气。

        心神穿过几条主干经脉。最后来到小腹处,作为斗气基地的气旋,缓缓旋转着出现在了视线之内。

        再次见到这神奇的气旋,萧炎心中略微有些欣慰,经过近一年的修炼,当初在晋升斗者时仅有巴掌大小的乳白气旋,如今,却是因为斗气功法的缘故。转化成了淡黄色,而且,面积也是宽大了许多,萧炎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如今气旋中所蕴含的斗气浓度。足足比当初强上了十倍不止。

        望着那些从经脉中不断输入气旋的淡黄斗气,萧炎微微一笑,心神缓缓的撤离了体内,待得体内斗气完全回复之后。这才睁开眼眸。

        懒懒的扭了扭身子,神清气爽地感觉再次回到萧炎身上,紧紧的握了握拳头,萧炎能够察觉到,因为近段时间的苦修,现在自己的实力,正在从五星斗者,逐步地对着六星迈进。或许再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应该便能进入六星的层次。

        而到时候,如果去掉重剑的束缚,再加上自身的几种玄阶斗技,或许便能够与八星斗者相抗衡,当然,这里的前提是,那位八星斗者。所精通的斗技等级。要低于萧炎,毕竟。萧炎的功法,才仅仅是最低级地黄阶,这是他唯一的软肋!

        将精气调理到正常状态之后,萧炎手掌一翻,一卷黑色的卷轴出现在了手中,正是那卷玄阶高级的飞行斗技。

        翱翔天空,是每个人的梦想,而对于自由飞行,萧炎同样非常的有兴趣,飞行,是逃命的最好保障,如果那天夜里没有小医仙的蓝鹰地话,他们两人想要逃离被重重包围地悬崖,难度恐怕会直线上升。

        现在的斗气大陆,斗气化翼是斗王以上地强者才有的专利,别的人,一般都只能望天而叹,可萧炎这偶然得到的罕见飞行斗技,却是能够让他脱离这种界限的束缚。

        双手握着卷轴,萧炎舔了舔嘴唇,解开卷轴上精心捆绑的细绳,然后缓缓摊开。

        漆黑的卷轴摊开,两只漆黑得有些令人发寒的鹰翼便是现入了眼中,这对鹰翼因为是被画在卷轴之上,所以形状并不大,不过却隐隐散发着许些热气,看这奇异模样,明显不是一副简简单单的画象。

        鹰翼呈黝黑之色,隐隐还透着一些紫色云纹,细细看上去,双翼竟然犹如黑色的钢铁一般,有着一种特殊的金属质感,鹰翼上的羽毛,散发着微弱的热气,萧炎对着上面轻吹了一口气,脸色不由微微一惊,只见在那阵轻风之下,鹰翼上的羽毛,竟然犹如真正的翅膀一般,被拂动起了起来,极为神奇。

        目光在鹰翼上扫过,萧炎眼中忽然停留在了一旁的一行小字之上,眨了眨眼睛,轻声跟着念了出来。

        “黑焰紫云雕,五阶飞行魔兽,相传为拥有远古凤凰的稀疏血脉,飞行速度,在所有飞行魔兽中,名列前茅,天性狡诈凶残,极难捕获,只生存于大陆偏南的云之岚地带。”

        “五阶魔兽?”心尖震了一震,萧炎咽了一口唾沫,那可是足足相当于人类的一名斗王强者啊。

        “本卷斗技,名位鹰翼,同时也称紫云翼,是本人与几位好友耗费三年时间,方才成功捕获一头黒焰紫云雕,以秘法取其双翼,最后方才形成这卷可供人修习的飞行斗技,此斗技是我临终前用斗气所绘,仅能容一人修行,切记!”

        “真是牛人,竟然敢去抓斗王级别的飞行魔兽…”啧啧的惊叹了两声,萧炎有些好奇这位留下这些东西的那位前人究竟是何种级别的强者?

        目光从小字上移开,萧炎小心的伸出手掌,轻轻的触摸了一下那双略微泛紫的漆黑鹰翼。

        “怎么摸起来…象真实的东西一样?”

        手掌上传来地羽毛触感,让得萧炎大为惊异,手掌再次细细的抚摸了一次,脸色忽然猛的一变,犹如触电一般的收回手掌。惊骇的失声道:“这鹰翼里竟然有灵魂的存在?”

        萧炎的灵魂感知力,极为的优秀,刚才在他触摸着鹰翼之时,分明地察觉到,鹰翼中,隐藏了一个充满着暴虐的狂暴灵魂。

        “咦?果然隐藏有灵魂,不过却是毫无意识的灵魂。”苍老的诧异声音,忽然的从萧炎手指上的戒指中传出。

        “毫无意识?”愣了愣。萧炎疑惑的问道。

        “我想,这应该是以前制造飞行斗技的秘法所致吧,嗯,把飞行魔兽地灵魂与翅膀剥离而出,最后融合在一起,当然,这里的融合,肯定是需要一些独特的秘法相配合。才能够形成真正的斗技…难怪现在的飞行斗技几乎已经失传,原来在制作地过程中,还必须懂得这些古怪的东西。”药老淡淡的笑道。

        “那…修炼这东西应该没啥负作用吧?”萧炎有些忐忑的问道。

        “你刚才所感应到地灵魂,应该便是那头紫云雕吧,经过这么多年的岁月磨炼。它的智慧,多半已经完全变成了野兽的本能,只要在使用的时候防备一点,一般都不会出事。”药老笑道。

        听得药老的话。萧炎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可是有些害怕修炼了这东西,会让得自己反被那头紫云雕的灵魂给控制了,毕竟,五阶的魔兽,所具备地智慧,并不会比人类低。

        再次把目光投注到卷轴上的黑色鹰翼上,萧炎把卷轴侧方上所叙的如何修炼的程序细细的看了好几遍之后。眉头微皱,轻声道:“这上面说,在修炼的过程中,翼中的紫云雕灵魂,或许会攻击修炼之人,若是能够抵御下它的灵魂攻击,那便能够继续修炼,如若不然。奉劝得到之人。放弃修炼。”

        “呼,看来想要修炼这飞行斗技。还是有些危险啊。”吐了一口气,萧炎无奈地叹息道。

        “想要得到一些东西,自然要付出点其他地东西。”药老淡淡的笑道:“以你地灵魂强度,并不需要太过担心紫云雕的灵魂攻击,它虽然是五阶,不过如今,却不过是个残魂而已,成不了气候。”

        闻言,萧炎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咬了咬牙,终于下定决心的缓缓伸出手掌。

        双掌移至卷轴之上,轻压着柔软的双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萧炎眼眸缓缓闭上。

        在手掌贴着双翼不久之后,鹰翼之中,那暴虐的鹰魂,猛然间发出一声让得灵魂颤粟的尖利鸣叫,鸣叫声穿过卷轴,最后顺着萧炎的手臂,犹如钻子一般,死命的冲击着他的脑子。

        第一次受到来自灵魂的攻击,萧炎浑身猛然一颤,脸色凭空的白了几分。

        “沉神,守好脑袋,任由它攻击!”戒指中,传来药老的喝声。

        咬着牙点了点头,萧炎的灵魂感知力在脑袋之外,围绕成几圈防护,终于是将那能够直至灵魂的尖利鸣叫声抵御而下。

        似是见到灵魂嘶鸣没有效果,那道紫云雕的灵魂在沉默瞬间之后,一股暴虐的情绪,忽然从卷轴中传出,然后对着萧炎心灵深处窜去。

        “稳守心神,别让它控制你的情绪,不然你会沦为只知杀戮的野兽!”药老的沉声,极合事宜的响了起来。

        再次深吸一口气,萧炎紧守着心神,不敢让那暴虐的情绪侵入丝毫。

        这番灵魂上的较量,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方才以紫云雕的落败缓缓收场,论起实力来说,虽说萧炎远远比不上五阶魔兽,可在经过无数岁月的压制后,现在这头紫云雕,已经和一头残废的野兽没什么区别。

        当那犹如野兽一般的暴虐情绪从心中潮水般的退出之后,萧炎顿时全身酸麻的软了下来,脸色苍白的模样,看上去极为的疲倦,这种灵魂上的对碰,远非**对碰所消耗的精力可比。

        “成功了吧?”抹去额头上的冷汗,萧炎问道。

        “嗯,你具备了修炼这东西的资格了。”

        闻言,萧炎欣慰的笑了笑,双掌再次触着鹰翼,不过此次,却再未受到攻击,抿了抿嘴,萧炎体内的斗气,顺着卷轴上所叙的轨道在体内缓缓的运转了起来,片刻之后,斗气流转到了手臂处,逐渐的窜进手掌之中。

        当斗气出现在掌心之时,黑色卷轴之上的鹰翼骤然间光芒大盛,紫黑两色,越来越浓,最后化为两道细小紫黑光芒,闪电般的窜进了萧炎手掌之中。

        两道细小的紫黑光芒,进入萧炎体内之后,便是顺着经脉急速流转,当它们流转到萧炎背脊处的经脉之时,却是骤然停顿,然后转头,竟然是硬生生的将经脉拉扯出了两条极为细小的支脉。

        这两条支脉从主干中延伸而出,在到达背脊处时,方才缓缓停止。

        外界本来还在因为鹰翼的消失而愣神的萧炎,猛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额头之上的汗水顿时滚流而下,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重重的喘着粗气,嘶声骂道:“这鬼东西,在搞什么?”

        身体曲卷在床榻之上,萧炎使劲的咬着嘴唇,丝丝血迹在嘴中蔓延开来,在坚持了片刻之后,萧炎终于是忍受不住这种经脉撕扯的剧痛,非常干脆的一头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