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三十七章 你死我活
  • 第八百三十七章 你死我活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没有人将欧阳图韦放在眼里,甚至连拿他当诱饵当没有兴趣。

        这倒让刘浪没有顾忌,眼见过堂风心狠手辣,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反正左右都是死,那些大汉见河里的怪东西扑出来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转头就往回跑。

        可是,那些士兵训练有速,一旦又有越过大网,直接一枪毙命。

        趁着混乱,刘浪挣断了麻绳,一个急跑朝着过堂风扑了过去。

        绑着刘浪的麻绳比大人的拇指都要粗,恐怕两头牛都拉不断,刘浪没费什么劲,一下就挣断了。

        过堂风见河里的怪东西跑了出来,正有些兴奋,忽然看到刘浪朝自己扑了过来,不禁大惊,连忙抬起头手枪朝着刘浪射了过去。

        “快,快阻止他!”

        过堂风脸色一变,大声喊了一句。

        十几个士兵立刻齐刷刷的举起冲锋枪,朝着刘浪嗒嗒嗒射击。

        可是,刘浪哪里这么容易被击中?

        只见刘浪身轻如燕,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回旋,脚尖轻轻点地,身影一闪,竟然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过堂风跟所有的士兵同时愣住了。

        人呢?人去哪里了?

        所有人刚刚有这种反应,立刻感觉自己的面门上扑来一阵疾风。

        呼!

        “啊……”

        “啊……”

        “啊……”

        接连几声惨叫,甚至没有人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直接有三个士兵被抛向了半空,朝着水面飞了过去。

        “啊……救命啊!”

        “嗷……”

        河中的怪东西似乎非常兴奋,连叫声都带着一丝抑扬顿挫的感觉,一个大浪瞬间将半空中的三个士兵全部卷了进去。

        所有人脸色均是一变,开始疯狂的扫射了起来。

        “让他们住手!”

        过堂风也感觉有些不妙,正准备转头逃走时,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过堂风扭头一看,脸刷的一下就白了,那颜色都快赶上石灰了。

        过堂风惊恐万分,尖叫一声:“啊……你!”

        下一刻,过堂风手中的手枪脱手而出,而整个人也被提了起来。

        “快点!”

        刘浪又是爆喝一声!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叫醒了。

        那些士兵本来将过堂风围在中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喊叫声,回头一看,不禁投鼠忌器,战战兢兢的不敢动了。

        过堂风此时根本没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连忙用自以为是的妖声妖气说道:“兄弟,误会,误会啊!”

        “误会你个屁!”

        刘浪一只手举着过堂风,另一只手竟然拿着一把冲锋枪,直指着过堂风。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

        刘浪虽然没使过冲锋枪,可电视上却看过不少,此时食指扣在扳机上,倒是有模有样。

        冲锋枪的枪口直抵在过堂风的心脏处,就算是再不会使枪,恐怕扳机一扣,天王老子都没辙了。

        过堂风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用白眼珠子环顾了一下周围,大声喊道:“放下枪,全都放下枪。”

        那些士兵相互对视了一眼,略一迟疑,还是慢慢弯下腰,将手中的冲锋枪放在了地上。

        “去,去河边!”

        刘浪又大喊了一声。

        过堂风被刘浪要挟着。

        虽然这些士兵是拿钱办事,但如果过堂风死了,他们连钱都没地方要了。

        可是,让他们去河边,无疑于是送死。

        这些士兵不禁迟疑了起来,个个咽了唾沫,两只眼睛四处扫量着,似乎在寻找什么机会。

        刘浪见他们不动,不禁急了,举起冲锋枪朝着半空中打了一梭子,再次喊道:“如果不去,我现在就让你们都死!”

        去是死,不去还是死。

        过堂风此时似乎也有些急了,破口骂道:“我花钱雇你们来干什么吃的?快点,快点按照这位兄弟说的做!”

        过堂风眼都红了,明显没将这些士兵的生命放在眼里。

        用杀人如麻来形容过堂风,似毫不为过。

        在过堂风的眼里,自己有钱,这些人就必须要听自己的,只要自己活下来,全天下人死了都无所谓。

        可是,过堂风明显低估了这些士兵的能力。

        去河边肯定是死,可这些士兵不想死。

        这些士兵虽然平时只是执行命令,很少说话,但毕竟相互协作很长时间了,彼此之间也配合的非常默契,甚至一个眼神都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眼见士兵们都还没有动,刘浪不禁也有些急了,扯着嗓子再次喊道:“快点,再不去我直接将这个娘炮崩了!”

        士兵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一个稍微年长的士兵突然间大喝一声:“N!”

        我靠,竟然还整洋文?

        刘浪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可电视上没少看啊,听到这个英文单词之后,立刻感觉事情有点不妙。

        果然,话音刚刚落下,那些士兵同时将脚尖挑了起来。

        本来放在脚边的冲锋枪纷纷飞了起来,几乎是同一瞬间再次回到了士兵们的手里。

        哗啦呼啦!

        刘浪还没反应过来,那些士兵的枪口纷纷瞄准了刘浪。

        我艹,这帮人果然不是吃素的。

        过堂风彻底傻眼了,不但脸白如石灰,就连声音都打起颤来,跟女人似的,尖叫了起来:“你们在干嘛了?放下枪,快点放下枪!我命令你们,你们想不想活了啊!”

        边说着,过堂风甚至还伸进了兰花指,那模样就跟唱戏的一般,让任何有正常趋向的男人都忍不住恶心。

        可是,士兵根本不动,个个面色冰冷,似乎已见惯了这种情形。

        你浪随你浪,轻风抚松岗,你强比你强,明月照大江!

        刘浪实在受不了过堂风娘炮的举动,将冲锋枪往旁边一偏,啪的一声响,直接打了过堂风的胳膊上。

        “啊……”

        过堂风一声惨叫。

        刘浪接着一松手,将过堂风扔在了地上,朝着那些士兵嘿嘿笑道:“兄弟们,都是出来混饭吃的,干嘛这么认真啊?”

        士兵们依旧没有反应,但也没有轻易开枪,只是指着刘浪。

        这些士兵除去刚才被刘浪扔进河里的三个,还剩下九个。

        其中一个年龄稍微长一点儿,皮肤呈现出古铜色的士兵,动了动嘴,冷声喝道:“小子,你有种,背着过堂风去河边!”

        晕,好不容易逃出来了,还来?

        可是,过堂风一听,眼睛眨巴了两下,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指着那个士兵骂道:“土狼,枉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敢背叛我!”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