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快把尸体烧掉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快把尸体烧掉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欧阳图韦的控制。

        欧阳图韦本来没想着这么快揭穿刘浪的身份,可没有办法,再这么下去,恐怕整个剧组都会莫名其妙死在这里。

        所以,思来想去,欧阳图韦还是将自己的身份跟刘浪说了。

        刘浪跟欧阳图韦稍微一分析,再次将目光锁在了曹星中的身上。

        “欧阳导演,我们这些人中,你还看出谁会巫术了吗?”

        欧阳图韦摇头道:“没有,这也正是我担心之处。”

        刘浪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道:“行,如今只能见机行事了,我们还是先去看看老田到底是被什么杀死的。”

        欧阳图韦点头:“那教主……”

        刘浪微微一笑:“我不是什么教主,只是借住在剧组的驴友而已。”

        欧阳图韦相识一笑:“教主,属下明白。”

        俩人达成了共识,只在私下才是黑巫教的身份,在别人眼中,导演还是导演,路人依旧是路人。

        刘浪打开车门,刚想往下走,突然眼前闪过一个影,差点撞了个满怀。

        刘浪一愣,抬头一看,连忙道歉道:“夏小姐,真不好意思,我、我没看到您在这里呢。”

        夏怜歌狠狠的盯了刘浪一眼,然后目光越过刘浪,看着欧阳图韦,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导演,天黑了,老田的尸体怎么办啊?”

        刘浪一听,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一片阴沉,连一颗星星都没有,看样子像是要下雨了。

        欧阳图韦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从刘浪身后下了车,低声解释道:“怜歌啊,你赶紧到车上来吧,晚上外面冷。”

        欧阳图韦见夏怜歌瞟了刘浪一眼,连忙又道:“哎,刚才刘浪说发现了一些事情,跟我说了说。”

        “哦,什么事情啊?还躲在车里说?”

        刘浪装作没听见般,回头跟欧阳图韦说了一句:“欧阳导演,我在学校的专业就是解剖,我先去看看老田的尸体了啊。”

        欧阳图韦闻言,立刻会意了刘浪的意思,上前拉了夏怜歌一把,低声道:“怜歌,老田死得太奇怪了,正好刘浪专业是学解剖的,他跟我请示一下,要检查一下老田的尸体。”

        “这么巧啊?”

        夏怜歌阴阳怪气的说道。

        欧阳图韦没有理会她的语气,却是低声道:“怜歌,我老感觉这个村子有古怪,你还是待在车上吧,晚上相对还安全一点儿。”

        夏怜歌眨巴了两下眼睛:“古怪?”

        欧阳图韦重重点了点头道:“小心为上!”

        刘浪下了车之后,径直走到卡车旁边。

        因为导演没有发话,也没有人敢挪动老田的尸体。

        只是此时的杜仲似乎稍微恢复了一点儿,早已从卡车上下来,蹲在一旁瑟瑟发抖。

        刘浪先走到卡车外面,朝里面老田的尸体看了看。

        老田的身体半歪在副驾驶座上,脖子上断得非常整齐,像是被利器直接砍断的一般。

        从驾驶室内的鲜血来看,老田显然是死在了驾驶室上,然后又被杜仲拖到了副驾驶室。

        老田的脑袋落在座位的下面,正裂着嘴在笑,完全没有半分惊恐的模样。

        刘浪又看了看卡车的挡风玻璃,除了里面溅满了鲜血之外,外面竟然连点刮痕都没有。

        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疑惑连连。

        “奇怪,完全没有任何痕迹,脑袋就搬家了?”

        刘浪走到杜仲的身边,见杜仲浑身是血,两只手上也全是鲜血。

        杜仲紧紧蜷缩着,两只胳膊抱着腿,整个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着。

        剧组其它人只是小声劝慰着,看着杜仲身上的鲜血,都没有动手去碰他的。

        刘浪上前拍了拍杜仲的肩膀,小声问道:“杜大哥,你没事吧?”

        杜仲抬起头来,双眼空洞的盯着刘浪,过了好大一会儿似乎才反应过来。

        “刘兄弟?”

        杜仲一看到是刘浪,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一般,上前抱住刘浪,不停的叫着:“刘兄弟,刘兄弟,有鬼,真的有鬼啊。”

        刘浪轻轻拍了拍杜仲的肩膀,低声安慰道:“杜大哥,没事了,现在没事了。”

        其余的人听到杜仲的喊叫,也纷纷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也各不相同。

        有的人面露恐惧,有的人却有些惋惜。

        刘浪安抚了好大一会儿,杜仲终于又平复了一些,拉住刘浪,哆嗦道:“刘兄弟,你、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刘浪点头道:“杜大哥,我当然相信了。”

        “可、可是,我说有鬼你也相信吗?”

        刘浪看了一眼周围,又点头道:“杜大哥,我相信你。”

        杜仲听到刘浪的话,脸上的表情一缓,忽然往前探了探身子,将嘴巴靠近刘浪的耳朵,低声嘀咕了一会儿。

        刘浪听着,脸上的表情慢慢阴晴不定,可听完之后,脸色也变得蜡白,连忙站起来,对着众人喊道:“快,快把老田的尸体拿下来,烧掉!”

        “什么?烧老田?”

        剧组本来人就不多,大家也都相互认识,一听说刘浪要将老田烧掉,不禁就有人反驳道:“这位小兄弟,老田死得不明不白,怎么能就烧掉呢?”

        “是啊?至少得拉回去给他家人一个交待吧?”

        “哎,人都死了,难道留个全尸都不行吗?”

        欧阳图韦刚从车上下来,听到刘浪的喊声,不禁也脸色一变,立刻跑到刘浪面前,冲着众人喊道:“大家快准备柴火,按照刘浪说的,将老田的尸体烧掉!”

        这下很多质疑的人立刻感觉莫名其妙:“导演,真烧啊?”

        “烧,快点,有事情我负责!”

        欧阳图韦斩钉截铁的喊道。

        没人再吭声了。

        众人纷纷去找稍微干一点儿的柴火了。

        可是,正在此时,天空中突然下起了一点儿雨。

        雨水正好滴到了刘浪的脸上。

        刘浪开始时还以为是杜仲身上沾的鲜血,可摸了把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朝着朱涯大声喊道:“猪牙,不好了,下雨了。”

        朱涯一直守在卡车旁,就怕出什么意外,突然听到刘浪的喊叫,也跟着吓了一跳,连忙飞速的从怀里掏出了几张符纸,朝着老田的尸体上贴了下去。

        “急急如律令!”

        朱涯大喊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