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文华堂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文华堂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话音刚落,欧阳图韦忽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刘浪的面前,战栗道:“黑巫教文华堂欧阳图韦叩见教主!”

        “咚咚咚!”

        欧阳图韦接连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直起腰来,盯着刘浪。※%,

        刘浪突然被欧阳图韦搞懵了,连忙扶起欧阳图韦:“欧阳导演,你这是干嘛?快、快起来,什么教主不教主的,快点起来。”

        可是,欧阳图韦并没有起来,而是一脸认真的说道:“教主,在您救小烟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了,您的身上无形中散发出乱神术的气息,这种气息除非是教主才会有,而且从林子里来到这个村子里,我一直暗中观察您,肯定您就是黑巫教的教主!”

        欧阳图韦一口气说完,说得极其诚恳。

        刘浪不禁笑道:“呵呵,气息?难道巫术还有气息不成?”

        欧阳图韦重重点了点头,解释道:“教主,看您的样子,你应该是新任教主没多长时间。我虽然已经偷偷离开黑巫教一段时间了,但一直也暗中留意黑巫教内部的情形,知道最近有一个少年英雄当了我们的教主,没想到,竟然是您啊。”

        刘浪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并没有轻易点头,而是问道:“文华堂?”

        欧阳图韦连忙说道:“我们文华堂虽然跟其它各堂不同,虽然巫术水平一般,但却注重修习个人的魂魄,第六感特别强,而且跟道家的卜算之术也有一定的关系,是与道术最为接近的巫术。”

        刘浪一怔,不禁狐疑道:“什么?黑巫术中还有这种本事?”

        刘浪的确不知道黑巫术中还有这种法术,可看着欧阳图韦并不像说谎的样子,还是一用力,将欧阳图韦拉了起来。

        欧阳图韦本来还坚持跪着,可没想到刘浪稍微一用力,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不听使唤一般,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欧阳图韦眼神中最后一丝疑惑也在瞬间消散,震惊的盯着刘浪,诚恳的说道:“教主,您、您……”

        刘浪微微一笑,摆手道:“不用管我怎么样,我知道你有话要跟我说,先说来听听。”

        此时刘浪也没有必要藏拙,暗暗催动了鬼王诀,身上不觉散发出一股莫名的压力。

        这种压力可远比使用乱神术所发出的压力要强上百倍,难免让欧阳图韦震惊。

        欧阳图韦点头道:“以前的时候整个黑巫教一片混乱,我无心害人,又加上偶尔会修习一些修身养性的道术,更是厌倦了黑巫教的杀戮,便偷偷脱离了黑巫教,下海加入了影视行业。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竟然真的搞出了一番天地。”

        刘浪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听着。

        刘浪相信,既然能看出自己是教主的人,虽然不是火眼金睛,但绝非凡俗之辈。

        黑巫教下属七堂,可刘浪接触的不过是千叶所在的暗香堂,玉面所在的凤起堂,华广所在的华广堂,如今竟然又冒出一个文华堂。

        只是如今黑巫教众四散分离,别说凑齐七堂了,能碰到黑巫教的人就不错了。

        尤其是刘浪练成乱神术之后,更是寥寥几人知道刘浪是黑巫教的教主。

        黑巫教自来以乱神术为尊,谁身负乱神术,谁就是教主。

        刘浪整日俗世缠身,只是有一次听鬼鬼给自己解释过黑巫教的七堂,却没放在心上。

        此时刘浪听到欧阳图韦说起文华堂,仔细一想,也想出了一点儿端倪。

        七堂之中每堂所修习的巫术各不相同,甚至各有所长。

        就拿已知的几个来说,千叶的暗香堂注重缩骨之术,而玉面的凤起堂注重易容之术,华广的华广堂注重蛊虫之术,至于这个文华堂……

        刘浪想起鬼鬼曾经跟自己说过一句话:文华堂相当于黑巫教的外交系统,跟其它各个门派打交道主要是通过这个文华堂来操作。

        只是随着后来正邪之争愈演愈烈,道门跟巫教之人基本上见面就会厮杀,根本不给彼此说话的机会。

        正因如此,文华堂也慢慢成了一个摆设。

        而且文华堂里面的人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所以也没人将这帮人放在心上。

        但鬼鬼还说过,文华堂善于相术,因为长年累月与道门之人打交道,也得到了一些道家相术的真传,不但能相人相事,甚至厉害的还能进行推演。

        想到这里,刘浪心中不禁也有些释然了。

        说白了,文华堂的人全是人精,善于观察,善于相人,肯定对道术与巫术也了解的比其它各堂要清楚的多。

        所以,但凡有一点儿乱神术的迹象,肯定也逃不过欧阳图韦的眼睛。

        刘浪一想起自己竟然在这里碰到文华堂的人,心中不禁还有些激动。

        这些人放在社会上肯定各个都是精英,虽然不像其它各堂的人一样能打能杀,但绝对是智囊团的上佳人选啊。

        想到这里,刘浪再次凝视着欧阳图韦,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欧阳导演,那既然你是文华堂的堂主,肯定也看出你们剧组里有问题了?”

        欧阳图韦见刘浪一语点破,不禁一怔,连连点头道:“教主,对,当初从夏怜歌介绍曹星中给我时,我第一眼就看出这个曹星中有问题,可是……”

        欧阳图韦说得有些兴奋,可突然有迟疑了起来。

        “可是什么?”

        欧阳图韦将车窗的窗帘拨开一条缝隙,指着外面的夏怜歌说道:“教主,不瞒您说,虽然我感觉那个曹星中可能修炼了双生术,但对于那夏怜歌却看不出半点巫术的痕迹。”

        “什么?双生术不是需要阴阳调和,要两个人来修炼吗?”

        刘浪又惊又奇。

        欧阳图韦点头道:“这也正是让我奇怪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暗中观察曹星中跟夏怜歌,但越看越奇怪,甚至根本看不出曹星中跟何人一起修习的双生术。”

        “咝……”

        刘浪顿时有种不祥的感觉。

        难道自己之前猜测的都有问题?

        刘浪脑海中不停的转动着,目光斜视着欧阳图韦,冷声道:“欧阳导演,那你对老田脑袋被砍的事情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