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一十三章 断头
  • 第八百一十三章 断头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嘀嘀嘀……”

        车笛声不但急促,而且显然极为慌乱,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浪心中一惊,也顾不得再往里查探,飞速的跃出坟场,沿着来路往回跑。

        刘浪一口气跑回了村子里,却见一群人正围住一辆卡车。

        那辆卡车,竟然正是欧阳图韦派出去求救的卡车。

        刘浪远远看着卡车,竟然有好几个女人疯狂的呕吐着,甚至很多人都惊恐的大叫着,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朱涯也站在人群边上,并没有靠前,嘴角一直不停开合,似乎在念动什么东西。

        刘浪心惊不已,连忙急跑了过去,拨开人群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在卡车的驾驶室里一片血肉模糊,副驾驶的座位上歪着一个没有脑袋的尸体。

        从尸体上来看,正是欧阳图韦派出去的老田。

        而在驾驶座上,杜仲正脸色苍白,两眼发直,身体不停的抖动着,似乎已过了惊吓的极限,嘴中一个劲的念叨着:“断头,断头……”

        刘浪虽然见过不少这种情景,可在这种地方见到,心下顿时一沉,正看到小烟就在旁边,连忙问道:“小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烟早就吓得脸白如纸,将头扭在一边,胸口不停的起伏作呕,但强忍着没有呕出来,听到刘浪的问话,才颤巍巍的抬起头来,看了刘浪一眼。

        小烟一看到是刘浪,立刻露出一丝喜色,大叫道:“刘大哥,老田死了,老田死了啊,头都被割下来了。”

        小烟边说着,一头扑进了刘浪的怀里,竟然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种死状别说一个小女孩了,就连刘浪看了都震撼无比。

        刘浪本来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着小烟惊恐的样子,只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边拍着小烟,刘浪看着朱涯也走了过来。

        “猪牙,这是怎么回事?”刘浪问道。

        朱涯摇了摇头,相对于剧组的人要镇定很多。

        “不知道,就在刚才,杜仲突然开着车窜了回来,疯狂的按着喇叭,像是有什么人在背后追他一样,他好不容易将车停下来后,就是这个模样。”

        刘浪皱着眉头,看了看怀中哭个不停的小烟,只得安抚道:“小烟,你先找地方休息一下,不要在这里待着了啊。”

        边说着,刘浪扶着小烟到离卡车远一点儿的地方,让小烟坐下,然后自己快速扫了一圈,见欧阳图韦正蹲在中巴车下面抽着烟。

        刘浪问朱涯:“你发现有什么异常的了吗?”

        朱涯摇头道:“什么都没有发现。”

        刘浪点头:“行,我去问问导演的意思。”

        如今整个剧组都归欧阳图韦管,有任何事情自然要先问他。

        刘浪本来还想隐匿自己的身手和跟朱涯的关系,可如今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让刘浪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了。

        事情太过怪异,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刘浪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而且,对方似乎已经知道自己一般,无论什么事情都在刻意回避着。

        “妈的,看来想尽快回到燕京是不可能了!”

        刘浪暗骂了一句,跟朱涯使了一个眼神,快步走到欧阳图韦的身边,也蹲了下来。

        “导演?”

        欧阳图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见刘浪过来,连忙抬起头看了刘浪一眼,点了点头:“刘浪,你回来了?”

        “嗯,我们是不是得好好谈谈?”这次刘浪没有回避。

        刘浪的直觉告诉自己,欧阳图韦肯定有话跟自己说。

        夏怜歌此时也围在卡车那边,双眼不自觉的看着欧阳图韦跟刘浪。

        可是,这一次夏怜歌并没有上前,而是默默的走到一边,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然后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不知道在画些什么。

        欧阳图韦深深吸了一口烟,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站起来说道:“刘浪,我们车上说。”

        说着,欧阳图韦上了中巴车。

        刘浪也跟着进了中巴车。

        欧阳图韦将中巴车的车窗全部锁死,然后将门也从里面锁死。

        此时整个剧组的人都陷入了恐慌之中,可欧阳图韦像是没看见一般,似乎心事重重。

        刘浪找了一个位置坐在了欧阳图韦的对面,试探着问道:“欧阳导演,您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如今整辆中巴车里除了刘浪二人并没有其他人。

        欧阳图韦掐灭烟后,看了看车窗外的人群,又看了看独自坐在一边的夏怜歌,声音低沉道:“刘浪,我知道你有本事,而且对我们剧组一些事情也了解了。”

        欧阳图韦顿了顿,继续说道:“夏怜歌跟曹星中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

        刘浪一怔,惊奇的看着欧阳图韦,心道: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啊?可是,这也太豁达了吧?竟然将自己女友的相好放在自己的剧组里,而且还安排了如此重要的角色。

        欧阳图韦似乎看出了刘浪的意思,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哎,刘浪啊,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欧阳导演,您……”

        还没等刘浪说完,欧阳图韦却是摆了摆手,制止住刘浪的话,继续说道:“你跟那个朱涯是不是都是道士?”

        欧阳图韦似乎将一切都看出来了。

        刘浪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点头道:“我跟朱涯都修习道术,但我不是道士。”

        “那你们懂得鬼魅之术?”

        刘浪没有否认,而是点头,反问道:“欧阳导演信这些东西?”

        欧阳图韦惨淡的一笑,声音好似干咳:“呵呵,怎么可能不知道?在下海之前,我也曾修习过一段时间法术,只是,我修习的是黑巫术。”

        “啊?你修习黑巫术?”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欧阳图韦竟然丝毫不忌讳,直接将自己修习黑巫术的事情说了。

        刘浪闻言又仔仔细细打量了欧阳图韦两眼。

        国字脸,双眼有神,脸色略微有些黝黑,典型的钻石王老五形象。

        可是,刘浪是黑巫教教主,竟然看不出欧阳图韦身负半丝黑巫术。

        刘浪定了定神,面无表情的问道:“欧阳导演,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