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人鬼恋狗血剧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人鬼恋狗血剧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刘浪看到朱涯手里的东西并不像是牛眼泪,一把抓了过来,立刻滴到手上两滴。

        液体温润如玉,带着丝滑之感,凝而不散。

        刘浪又惊又喜,也学着朱涯的样子涂抹到了自己的眼睛上,边涂边问道:“猪牙,这是啥玩意啊?好像不是牛眼泪呢。”

        朱涯瞪了刘浪一眼,一把将小瓶子抓了回来,冷声道:“这是阳关露,跟百里听一样,是我们茅山的特产。”

        朱涯急匆匆的将小瓶子收了起来,像是生怕刘浪会抢走一般。

        那阳关露刚滴到眼睛上,刘浪就感觉出来,这东西绝对比牛眼泪好使多了,而且持续的时间指定会很长。

        刘浪笑嘻嘻的盯着朱涯,讨好般的问道:“猪牙,你说你们茅山这么多好东西,咱关系又这么好,能不能给我弄点儿啊?”

        “不能。”

        朱涯将头一扭,冷冰冰的说道。

        刘浪刚想张嘴,立刻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太不给面子了,连婉转的拒绝都不会,这也太干脆了吧?

        刘浪恨恨的挖了朱涯一眼,小声嘀咕道:“不给就不给嘛,真是太小气了。哼,回头我研制出张阴眼符,比你的阳关露还要厉害,非将你这牛皮的破东西比下去不可。”

        刘浪气鼓鼓的说着,再次将目光落在了电影拍摄现场。

        东北老林的树木都比较高大,而且非常挺拔。

        刘浪二人此时在一棵足有十余米高的大树上,大树的枝桠正好分为两截,刘浪跟朱涯各蹲在一根枝桠之上。

        “咦,猪牙,你说他们在拍什么电影啊?看起来好像还是古装鬼戏呢。”

        朱涯没有吭声,而是仔细打量着。

        刘浪自讨了个没趣,也只好闭上了嘴,仔细观察了起来。

        还别说,现场差不多有十三四个人,大部分是幕后工作者,而从场景上来看,这场戏应该是在山林中发生的。

        只见穿古装的女子身后的吊威亚挂在大树上,不停在的半空中飞来飞去。

        而那个文弱的书生一副惊恐的模样,大声叫道:“不要,不要啊。”

        这副情景,倒跟《倩女游魂》有着几分相似。

        刘浪还是第一次看到拍摄现场,不禁有些好奇,又忍不住问道:“猪牙,你说这是啥电影啊?我怎么看着那个女主角有点眼熟呢。”

        朱涯依旧没有吭声,可手里已慢慢攥起了一张符纸。

        刘浪瞟了一眼那张符纸,不禁一愣,禁鬼符?

        刘浪立刻收起了嬉笑的表情,顺着朱涯的目光看了过去。

        朱涯此时正盯着那个书生打扮的演员。

        刚开始刘浪并没有看出有什么异常,可是,过了一会儿,刘浪隐隐感觉那个演员的身体有些发飘。

        演员虽然脸上的表情很丰富,但每跑一步脚尖似乎只是轻轻触碰一下地面而已,给人一种草上飞的感觉。

        咦?奇怪,难道这个人有什么问题不成?

        刘浪推了朱涯一下,低声问道:“什么鬼?”

        朱涯凝着眉头,冷冷的回了一句:“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那你拿符干啥?”

        朱涯瞪了刘浪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看到那个男人没有,明显是被鬼上身了。可是,那只鬼似乎不是一般的鬼,竟然与那个男人的身体契合在了一起,恐怕有点棘手。”

        “什么?你是说现在其中是那只鬼在演戏?”

        朱涯点了点头,却是不再说话。

        刘浪也皱了皱眉头。

        刘浪清楚的知道,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法轻易动手,要杀一只鬼非常容易,可要将一只附身的鬼杀死,却非常难。

        因为附身鬼已与被附身之人的身体契合在一起,而且极有可能已控制了原本身体的魂魄,如果不一小心就会让原本身体的魂飞魄散,不但救不了人,甚至还会将人杀死。

        可如果放任不管的话,那等附身鬼玩够了之后,慢慢适应了阳气之躯,甚至可能会附身上瘾,不但会变得更厉害,极有可能会赖在这具身体里不走了。

        这种事情之前刘浪倒也听闻过一些,但却从来没有见过。

        刘浪想了想,低声道:“猪牙,这里离得太远,根本看不清那只鬼是什么东西,我们倒不如下去瞅瞅,顺便在这里凑合一宿?”

        朱涯想了想,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点了点头,身体轻轻一跃,嗖的一下从树上跳了下去。

        咚!

        一声闷响,朱涯正好跳在了摄像机的后面。

        那个举着摄像机的人猛然间吓了一跳,啊的大叫一声:“谁啊?”

        那人回头一看,顿时满脸的狐疑:“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朱涯是一身道士的打扮,此时在那人的眼中,倒像是演员一般。

        在摄像机的旁边是一个国字脸的男人。

        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脸上刮得干干净净,外面套着一件黄皮大衣,听到举摄像机的人喊了一声,也扭头一看,正看到了朱涯,连连摆手道:“等一等,还没轮到道士出场呢,一会儿等怜歌将曹星中杀死之后,你再上前救人。”

        我晕,男人竟然将朱涯当成演员了。

        刘浪正想跳下去,突然听到这话,顿时止住脚步,嘿嘿一笑,却是待在树枝上看热闹了。

        举摄像机的男人闻言,连忙点了点头,朝着穿黄皮大衣的中年男人说道:“导演,这是演员啊?嘿嘿,我还以为……”

        导演没有再废话,而是转过头看着镜头,高声喊道:“怜歌,一会儿你要装作迫不得已的样子,边哭着边将剑刺进星中的腹部,知道吗?”

        那个拿着宝剑、穿着古装的女人名叫怜歌。

        而那个书生打扮的男演员,似乎叫曹星中。

        朱涯一脸的冰冷,并没有理会导演,而是死死的盯着曹星中,像是要看出个端倪。

        摄像机随着半空中飞旋的怜歌转来转去。

        只听夏怜歌一边哭泣着,一边大声喊道:“郎君,你已被鬼迷了心窍,我不得不将你杀了,希望,下辈子我们还能做夫妻……”

        说着,夏怜歌突然间一个俯冲,举起宝剑朝着书生刺了下去。

        书生惊恐万分,眼见宝剑刺了下来,不禁也有所动容,大声喊道:“娘子,我、我不是鬼,而是你的梦郎啊……”

        我艹。

        刘浪懵了,这根本不是倩女游魂,好像是人鬼恋的狗血剧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