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九十四章 无邪儿
  • 第七百九十四章 无邪儿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胡老三哈哈大笑着,一条尾巴死死的缠住刘浪,面色狰狞,像是一只张狂的野兽。⊙,

        不,应该说就是一只野兽。

        胡老三又甩起一条尾巴,将震山木卷住,另一只手举着无邪鞭,在刘浪的面前晃来晃去。

        “小子,你好有福气啊,哼,竟然让一只小红狐对你如此痴情。啧啧,如果真是死了,是不是太可惜了啊?”

        说着,胡老三恶狠狠的瞪了欧阳清织一眼,笑嘻嘻的说道:“怎么,你情愿为这个小崽子死?”

        欧阳清织跪在地上,一步步爬到胡老三的面前,身体不停的哆嗦着,祈求道:“我、我愿意,只要你放了他,你说什么我都愿意。”

        刘浪恨得牙关紧咬,使劲闭上眼睛,再也忍不住大声喝道:“清织,你用不着求任何人,我倒要看看,胡老三能不能将我杀死!’

        “不,不行,刘浪,你不能死,你、你死了我怎么办?”

        欧阳清织恨不得扑上前去。

        可是,越是这样,胡老三却越是得意。

        “哈哈,好,很好!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看看,我要让你知道伤心欲绝的感觉!”

        “砰!”

        一声闷响。

        胡老三抬起一脚,直接将欧阳清织踢出去好几米。

        欧阳清织哇的吐了一口鲜血,刚想再爬到胡老三的面前,可突然看到胡老三举起无邪鞭,朝着刘浪的脑袋重重的抽了下去。

        刘浪刷的睁开眼睛,眼见无邪鞭离自己的脑袋只有寸许的时候,猛然间大喝一声:“麒麟之数,无邪至尊,为我所用,驱除恶魂!”

        “咔!”

        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惊雷,像是将天边撕开了一道口子一般。

        与此同时,那条无邪鞭忽然间往后一摆,好似游龙摆尾,发出一声兽鸣般的低吼,朝着胡老三的脖子上就缠了下去。

        胡老三正狞笑着,想看到无邪鞭抽下去会是什么情景。

        可没想到,异变陡生,胡老三根本来不及反应,立刻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

        几乎就在瞬间,胡老三惊恐的张大了嘴巴,身上的黑尾像是触电般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胡老三大叫着,两只手死死的抓住无邪鞭,想将无邪鞭从自己的脖子上扯下来。

        可是,无邪鞭不但扯不下来,而且还一点点渗进胡老三的脖子里。

        扑通!

        胡老三再也坚持不住,尾巴一松,顿时将刘浪跌落在了地上。

        刘浪双脚刚刚着急,却是并没有逃走,而是立刻盘膝而坐,闭上了两只眼睛,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什么人说话。

        无邪鞭越勒越紧。

        胡老三想要动,可身体竟然完全不听使唤,而尾巴也像是抽筋了一般,开始慢慢往下萎缩,耷拉到了地上。

        胡老三惊恐万分。

        按说妖精已修炼到了出神入画的地步,就算窒息也不会轻易死掉。

        可是,无邪鞭给胡老三造成的压力完全不只是窒息那么简单。

        只见胡老三身上的尾巴开始慢慢萎缩,然后一条条变小,最后竟然全部消失不见了。

        胡老三再次变成了一个膀大腰圆、长着络腮胡须的大汉。

        刘浪嘴角勾起了一条优美的弧度,微微一笑,一伸手,低声道:“无邪儿,来。”

        “嗡嗡!”

        诡异的是,那条缠在胡老三脖子上的无邪鞭竟然发出了一声低叫,松开了胡老三的脖子,嗖的一下飞到了刘浪的手里。

        胡老三扑通一下摔倒在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爬了两下,双脚就像是得了小儿麻痹一般,根本站不起来。

        在胡老三的脖子上,一条清晰的勒痕。

        那条勒痕好似一条画在脖子上的纹路,清晰可见。

        刘浪抓住无邪鞭,对着无邪鞭低声道:“谢谢你了无邪儿。”

        “呜呜!”

        无邪鞭竟然又是一声低叫,惊得远处的朱涯跟欧阳清织都是目瞪口呆。

        刘浪满不在意,又是笑道:“好,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你有需要,我一定会将这份人情奉还。”

        “呜呜!”

        无邪鞭的鞭头慢慢垂了下去,像是失了灵性一般。

        刘浪将无邪鞭收在腰间,这才将目光转移到胡老三的身上。

        胡老三此时惊恐万分,挣扎着往后退了两步,哆嗦着叫道:“不要过来,你、你不要过来。”

        刘浪走到胡老三的身边,将震山木捡了起来,把玩了一会儿,然后将震山木举到胡老三的头顶上,挑衅般的问道:“胡老三,你说死在自己的兵器下,是不是很爽?”

        胡老三一怔,终于怕了,连连摆手道:“不不不,小崽……不,前辈,我胡老三很快就能修成六尾了。如果前辈需要,只要前辈能饶我一命,我甘愿追随在前辈的身边,做一条忠实的小狗。”

        “哈哈,哈哈,好一条忠实的小狗。”

        刘浪仰头大笑,笑着笑着却是笑出眼泪来。

        刘浪将头一歪,忽然间正色道:“胡老三,你视人命如草芥,你罪孽深重,竟然让清织跪地求你?哼,就算你是天上的神仙,老子不稀罕!”

        说着,刘浪作势欲用震山木去打胡老三。

        胡老三吓得连忙跪倒在地,朝着不远处的欧阳清织连连磕头,叫道:“清织,清织,看在我喜欢你一场的份上,求你饶了我吧。”

        事情转变的太快,欧阳清织根本还没反应过来,此时怔怔的看着刘浪,又看了看胡老三。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两人的角色完全调了个儿。

        欧阳清织听到胡老三的话,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刘浪的身边,讥讽道:“胡老三,你也配说喜欢?哼,你不过是想得到我们红狐的禁制之术而已。”

        胡老三一怔,连连求饶道:“不不不,我真的喜欢你,而且我们都是狐仙一脉,求你看在老祖宗的份上,饶我一命吧。”

        胡老三此时已完全看清了形势,只要求得欧阳清织心软了,自己的小命就保住了。

        可是,胡老三话音刚刚落下,远处却突然传来了沙沙的风声。

        “胡老三,你罪孽如此,就算是老祖宗又岂能原谅你!”

        刘浪听到这个声音,身体跟着一颤,连忙抬起头来,顿时脸色一变,大惊道:“啊?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