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八十二章 我的傀儡猪牙
  • 第七百八十二章 我的傀儡猪牙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cpa300_4();    刘浪虽然好长时间没有见过朱涯了,可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頂↖点↖小↖说,

        当初在对付尸胎婴煞的时候,朱涯替刘浪挡了致命的一击,脸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疤痕。

        如今疤痕虽然退去,可脸上那道痕迹依旧还存在。

        刘浪看着朱涯,心下狂喜,自然也定了几分心力,可依旧不动声色。

        有朱涯的帮忙,眼前这只骚狐狸自然也掀不起多大浪了。

        心静如松,刘浪又回头看了一眼欧阳清织,便想起了太爷爷刘方的事情,一脸玩味的盯着照月,笑嘻嘻的问道:“骚狐狸,你认识我太爷爷刘方?”

        照月闻言一怔,本来还以为刘浪会再使一次刚才那凶猛的招数,没想到他竟然跟自己聊起了刘方。

        一听刘浪提起刘方,照月的脸皮剧烈的抖动了两下。

        “臭小子,刘方真是你的太爷爷?”

        “当然,我太爷爷一辈子抓鬼降妖,匡扶正义,肯定好杀过无数妖狐,我就纳闷了,既然你认识他,他怎么没把你给宰了呢?”

        刘浪故作不知的挑衅道。

        果然,照月脸色变得极不自然,恶毒的盯着刘浪,嘴角抽动了两下,冷冷的说道:“哼,刘方匡扶正义?他愚昧无知,就是一头榆木疙瘩,竟然生出了你这么个油嘴滑舌的后辈?”

        刘浪一听有门,不禁两眼一眯:“怎么,你们不但认识,而且很熟?”

        照月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冷哼一声,怒道:“臭小子,今天你胜了一阵,是老娘太过大意,就算你伤了我的修为,今天我依旧能将你杀死!”

        说着,照月再次抖动起了剩余的四条尾巴,正想朝着刘浪再次进攻。

        刘浪断了照月一尾,伤了两尾。

        可那伤的两尾只是行动有些迟缓,并非完全没了攻击力,眼见照月又要动手,刘浪一扬手,连忙制止道:“丑狐狸,今天老子跟你打个赌怎么样?”

        照月此番也是无心恋战,猛然听到刘浪这话,不明所以,立刻止住脚步:“什么赌?”

        “这样啊,反正你也受伤了,而且打死了也不是我的对手,我就给你一线生机……”

        刘浪的话只说了一半,照月差点儿吐血了。

        照月银牙狠咬,可事实的确如此,如果刘浪再来一招鬼王诀,自然恐怕剩下的两条尾巴都得废了。

        刘浪看着照月迟疑,嘿嘿一笑,继续道:“虽然你长得很丑,而且故意卖弄风骚,但我毕竟是个男人,也懂得一点儿怜香惜玉。这样吧,我召唤出一个傀儡跟你打,如果你能打得过我的傀儡,那我就饶你一命,否则的话……嘿嘿。”

        刘浪一声淫笑,差点儿没把照月的肺给气炸了。

        可是,听到刘浪竟然有本事召唤傀儡,照月不禁一喜,暗暗心道:哼,傀儡术就算再厉害,也不会比这小子厉害到哪儿去。对付一个傀儡总比对付这小子强。

        稍一犹豫,照月点了点头,依旧嘴硬道:“小子,你少在这里张狂,有本事你把傀儡招出来,老娘先收拾你的傀儡再收拾你!”

        “哈哈,哈哈,好!”

        刘浪装模作样,故意将双手结十,嘴中念念有词,朝着照月的身后一指,大声喝道:“猪牙,还不快快现身,替我降服妖孽!”

        朱涯本来躲在树上准备伺机出手,可没想到刘浪竟然把自己当成了傀儡。

        心里将刘浪骂了八百遍,朱涯心里恶狠狠的咒骂道:这个该死的刘浪,果然长本事了,对付一只五尾妖狐竟然还如此从容。哼,竟然把我当成了他的傀儡,真是服了。

        朱涯虽然心时这么想,可还真是听话,一听到刘浪的喊声,呼的一下从树上跳了下来。

        照月本以为刘浪会召唤出鬼魂之类的东西,没想到突然从自己的身后跳出一个大活人,不禁吓了一大跳。

        扭头一看,照月的脸刷的一下就变了:“什么?你、你是道士?”

        这不是废话嘛。

        朱涯的一身打扮,不是道士又是啥。

        照月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看了刘浪一眼,声音有些哆嗦:“你、你竟然能召唤出来道士?”

        傀儡之术召唤出鬼魅之物并不足为奇,可如果能召唤出一个活生生的道士,这本事可大得没边了。

        而且看朱涯的样子,不但是个道士,似乎还有自主意识,这、这是几个情况?

        照月忽然有种被刘浪耍了的感觉,甚至心里都有些怀疑了:不会这个傀儡比臭小子还要厉害吧?

        朱涯一跳下来,只是盯着照月,却对着刘浪喊了一句:“回头跟你算账!”

        二话没说,朱涯挥起宝剑,朝着照月就斩了过去。

        照月大惊,甩起狐尾就还击了过去。

        “好个臭小子,傀儡竟然也如此厉害!”

        如今刘浪的修为显然已超出了朱涯,可朱涯毕竟打小浸淫在茅山之上,道术的根基远非刘浪所能比。

        如果真让朱涯对付四尾健全的照月,恐怕朱涯根本不是对手。

        可如今照月只剩下两条尾巴能凑合着打一仗,一跟朱涯胶着在一起,竟然难分上下。

        朱涯一剑朝着照月的胸膛刺了下去。

        照月眼见不好,身形往回一闪,立刻甩出一条尾巴,朝着朱涯的肩膀处刺了过去。

        朱涯大惊,一侧身飞起左腿,用了千钧之力直劈照月的腹部。

        照月没想到这个傀儡道士的速度如此之快,心中一惊,连忙甩出另外一只狐尾迎击。

        “砰!”

        朱涯的脚正踢在了照月的尾巴上。

        一人一妖猛然间像是受了巨大的惯性一般,嗖的一下两相分开。

        朱涯动了动脚,疼。

        照月也心下一沉,暗暗惊道:这个傀儡道士似乎深谙道术与克妖之法,真想取胜却是不容易呢?

        想到这里,照月眼珠一转,猛然间伸出尖利的爪牙,身后的四条尾巴往外一涨,好似孔雀开屏一般,口中念有词。

        呼呼呼!

        一阵疾风飞旋,照月的身形一闪,竟然从她的身体里慢慢走出了两个人影。

        那两个人影跟照月长得一般无二,每人身后都长着一条长长的白狐尾。

        只是,那两人却尽是妩媚妖娆之色。

        在照月左手边的女人,穿着比基尼泳装,恨不得把不该露的都露出来。

        而另一个,竟然穿着一件宽松的粉红色睡袍,身下的玲珑身姿半遮半掩,恐怕一旦将睡袍扯开,立刻就会春光乍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