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强弩之末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强弩之末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cpa300_4();    刘浪看着欧阳清织一副拼命的架式,顿时面色大变,尖叫道:“清织,你、你要干嘛?”

        正在此时,照月却是冷哼一声,不屑的瞟了欧阳清织一眼,猛然间将身后的一条尾巴一甩。

        那条尾巴好似一柄利剑一般,嗖的一声朝着欧阳清织的胸膛刺了过来。

        欧阳清织不躲不闪,可脸皮却绷得紧紧的,似乎也极为紧张。

        照月咯咯一笑:“不自量力的小红狐,如今你已失了修为,还想跟我抗衡?哈哈,简直是找死!”

        噗!

        一声闷响,刘浪根本没有反应,照月的那条尾巴竟然直接扎进了欧阳清织的胸膛。

        刘浪的脸登时就变了,大叫一声:“清织!”

        身体没命的往前一冲,甩起无邪鞭啪一下正抽到了那条尾巴之上。

        “咔!”

        又是一声锐响,献血崩溅,照月插在欧阳清织胸膛的尾巴竟然直接斩成了两截。

        又断了!

        这是刘浪第二次将照月的尾巴给弄断了,何止是羞愧那么简单?

        照月吱吱尖叫了两声,另外四条狐狸尾巴跟风扇一般摆动了起来,朝着刘浪就刺了过来。

        刘浪连忙躲闪,可很快就感觉有些招架不住了。

        四条尾巴好似四柄利剑一般,带着刷刷的劈砍声,每一条尾巴都像是武林高手一般,而且配合的极为精妙,将刘浪的周身封得死死的。

        上天无门,遁地无方。

        刘浪突然就有这种感觉,此时想逃都不可能了。

        刘浪心中像是被火烧了一般,虽然担心欧阳清织的安危,可却根本无暇分身,甚至不敢分神。

        稍微一疏忽,自己可能就会成了照月的裙下,额,不对,是尾下之鬼。

        刘浪在躲闪的过程中,飞速的运起鬼王诀,大声吼道:“化鬼之境!”

        周身很快就被密密麻麻的黑烟包裹。

        开始时照月根本没有反应,几个穿刺之下竟然没有攻破刘浪的鬼王诀。

        可是,刘浪鬼王诀虽然厉害,但对体力的耗损也非常严重,完全抵不上照月用自己的狐尾所化的尾剑。

        此时的照月都快疯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同一个臭小子弄断了尾巴,这要是传出来,还不被别人笑掉大牙啊。

        照月可是高高在上的白狐妖,尾巴如此轻易被人折断,还不被人说成壁虎?

        照月的恼怒无形中增添了几分力量,而刘浪此时心思在欧阳清织身上,虽然全力运行着鬼王诀,但很快就出现了劣势。

        怎么办?如此下去虽然自己死不了,可清织怎么办?

        清织伤成什么样还不知道,万一错过了最佳治疗期,那后悔都来不及了。

        刘浪急得团团转,眼见一条尾巴再次朝着自己的脑袋插了过来,连忙大吼一声:“鬼破!”

        黑烟立刻像是雨点一般,嗖嗖嗖在刘浪的周身炸开,像是一根根尖锐的钢针一般,飞速的蔓延,扎向照月的狐尾。

        照月没想到刘浪的修为已高到了如此地步,接连两条尾巴被刘浪的鬼破之术击中后,终于心生了一丝惊恐。

        可是,照月此时毫无退路,她早就在胡老三面前夸下了海口,收拾一只红狐,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在看到欧阳清织之后,本来还有些担忧的照月,彻底放下心来。

        本来以为还要费些周折,没想到那只小红狐修为都没了,还真是天助我也啊。

        照月心里很乐,便起了轻视之心,想好好玩弄一番。

        可让照月没想到的是,这个不起眼的刘浪竟然成了自己最大的变数。

        不仅仅是变数,简直是克星!

        照月真的快疯了,如果此番不能将欧阳清织抓回去,那自己在胡老三面前就没有了任何存在的价值。

        整个狐仙家族都知道那个神秘的洞穴,可很少有人知道洞穴的具体位置。

        胡老三如此疯狂的抽取生魂修炼,就是为了早日吐破七尾,好进入那个洞穴一探究竟。

        而且胡老三还许诺,只要照月归顺自己,到时候进入那个洞穴之时,可以带着照月。

        在所有的狐妖心里,那个洞穴是一处圣地,肯定藏着大量的宝贝。

        如果能被胡老三带进去,自然少不了一番好处。

        可是,照月哪里会想到,刘浪如今的修为比自己只高不低。

        照月被刘浪的鬼王诀又伤了两条尾巴,惊恐万分,不敢恋战,一个急退窜出去几十米远,心中却是惊异不定。

        刘浪此时也好不到哪儿去。

        第二重鬼破之境才刚刚练成,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再使出第二次,如果此时照月真要硬拼的话,恐怕不死得也脱层皮。

        可是,刘浪心里没底,却不能输了气势。

        刘浪将脖子一梗,故意提高嗓门叫道:“骚狐狸,怎么样,想跟小爷玩?哼,有本事你睡老子啊?老子就算是陪头猪睡,也不跟你这只骚狐狸睡!”

        这句话一出,本来已受伤的照月更是气得浑身发抖。

        在刘浪的眼里,自己竟然连头猪都不如,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照月指着刘浪,却不并敢上前,大声尖叫道:“小瘪三,小刺佬,小畜生,你、你再敢废话一句,信不信我将你舌头给拔下来!”

        “哈哈,拔舌头?我好怕怕哟……”

        刘浪一边警惕着照月,一个急跳回到了欧阳清织的身边,回头一看,脸色顿时变了数变。

        “清织,你、你在干嘛?”

        只见此时欧阳清织的胸前正在往外冒着鲜血,脸色蜡白,难看至极,显得极为痛苦。

        可让刘浪奇怪的是,欧阳清清织似乎在调息什么东西,并没有生命危险。

        欧阳清织的举动很古怪,此时被照月的狐尾刺伤了,竟然还盘膝坐地,像是在修炼什么似的。

        欧阳清织紧紧闭着眼睛,并没有答理刘浪的问话。

        刘浪见欧阳清织死不了,心下不禁一缓,扭头一看,正想继续挑衅一番照月,却看到离照月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竟然有一个人影。

        人影穿着一身道袍,手中拿着一柄明晃晃的宝剑,正探出半个脑袋,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照月。

        刘浪一看到那个人影,顿时大喜:“朱涯,你、你竟然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