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七十二章 断肠草残渣
  • 第七百七十二章 断肠草残渣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穷寇莫追,何况是只落荒而逃的幽枯?

        刘浪担心欧阳清织,见那个鬼子兵跑了之后,也没心思去追,立刻跑到手术台前,低头要将欧阳清织抱起来。

        虽然说是手术台,可不过是个简单的铁架子,而且架子已经锈迹斑斑,显然是很久没有用过了。

        在欧阳清织的身边有一个针管,针管里面有暗红色的液体。

        光看液体的颜色,倒像是刚刚抽出来的血液。

        刘浪没有敢直接扶起欧阳清织,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刚才那些鬼子兵真的抽取了欧阳清织的血液,而非给她注射什么东西。

        欧阳清织胳膊上的针孔还在渗着丝丝鲜血。

        刘浪皱了皱眉头,轻轻推了欧阳清织一下:“清织,你没事吧?”

        欧阳清织此时脸色有些发白,嘴巴微张,可两只眼睛闭得死死的,像是睡熟了一般。

        “被麻醉了?”

        刘浪有些发愣,并不明白这些鬼子兵想要将欧阳清织干嘛。

        “清织?”

        刘浪又叫了一声,可欧阳清织依旧没有反应。

        这下刘浪急了,连忙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欧阳清织只是昏迷了过去,并没有生命危险。

        刘浪运起道术,在欧阳清织的眉心处画了一道清心符,口中念念有词道:“驱尽死邪,归魂还识,临兵斗者,急急如律令!”

        一道清风吹过欧阳清织的脑海。

        欧阳清织幽幽的盯开眼睛,猛然间坐了起来,大叫道:“啊,你是什么人?”

        刘浪见欧阳清织一脸的惊恐,连忙抱住欧阳清织,低声安慰道:“没事了,清织,没事了。”

        欧阳清织木讷的转过头,看着刘浪,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刘浪?”

        刘浪抓着欧阳清织的肩膀,重重点了点头问道:“清织,你没事吧?”

        欧阳清织缓缓摇了摇头,可眼神中依旧有些木然,喃喃道:“刘浪,这里有点儿不对劲,我被拖进来之后就失去了意识,我、我看到了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对着我笑呢。”

        “什么?穿和服的女人?你是说日本女人?”

        欧阳清织并不确定:“我不知道,反正我的意识很模糊,可身体根本动不了,能感觉到他们在往我的体内注射什么东西,然后又抽我的血,我却感觉不到疼。”

        此时的欧阳清织哪里像是一个修炼成精的红狐,反倒是个失魂落魄的柔弱女孩。

        刘浪安慰了两句,扶着欧阳清织下了手术台,缓声说道:“清织,现在没事了,这里有古怪,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欧阳清织点了点头,可两脚刚一着地,脸刷的一下白了。

        “啊?刘浪,不、不好了,我、我的法力……”

        刘浪一怔,忙问道:“怎么了?你的法力怎么了?”

        欧阳清织面露惊恐,并没有直接回答刘浪,而是努力集中心神,可是,头顶上的红耳朵没有出来,连眼睛也跟正常人一样,那条红色的狐狸尾巴都不见了。

        欧阳清织微微一颤,差点歪倒在地,哆哆嗦嗦的说道:“刘、刘浪,我、我的法力丢了,我现在连狐妖的模样都变不回来了。”

        听到欧阳清织的话,刘浪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忧。

        失去了法力,甚至连妖狐的模样都变不回去了,那不就跟正常人差不多了吗?

        不对不对,关注点根本不对。

        刘浪忽然有些心惊,一把抓住欧阳清织,急急的问道:“清织,你的意思是有人在你身上做了手脚,让你发挥不出自己狐妖的威力了?”

        欧阳清织惊恐不已,显然很不适应没有修为的自己,轻轻点了点头,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一旁的针管上。

        “咦,这是什么东西?”

        欧阳清织一把抓起那根针管,然后将针管放在了自己的鼻子上闻了闻,本来俏白的脸皮抽动了两下。

        刘浪发现欧阳清织有些异常,不禁问道:“清织,怎么了?”

        欧阳清织怔怔的盯着针管,忽然间将针管抽开,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了手心,然后又放在了鼻子上闻了闻。

        “啊?这是什么东西?”

        欧阳清织哗啦将液体全部洒到了地上,然后将针管在自己的手心蹭了蹭。

        刘浪看着欧阳清织奇怪的举动,不禁有些好奇,可并没有多说什么。

        针管的内侧沾着一点儿蚂蚁大小的颗粒,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那点颗粒周围虽然包裹着暗红色,但明显不是鲜血的成份。

        欧阳清织将那点颗粒又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送到刘浪面前,沉声问道:“刘浪,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刘浪不明所以,但还是将那点颗粒拿在了手心,仔细看了两眼,顿时神色跟着一变。

        这种东西普通人可能并不清楚,可对精通乱神术的刘浪来说,却是十分清楚。

        这点颗粒竟然是断肠草的残渣。

        在黑巫术中,很多炼制蛊虫的方法里都有这种断肠草。

        蛊虫如果在断肠草的培育之下依旧还能活下来,其不但会有毒性,甚至蛊虫也会厉害很多。

        可是,刘浪却想不明白,为何这里会有这种断肠草呢?

        如果单纯用断肠草,根本不会发生欧阳清织失去修为这种异变,除非配成某种蛊毒。

        “蛊毒?”

        一想到这里,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寒战,一把抓住欧阳清织,急道:“不行,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这个鬼子的基地可能不只是幽枯那么简单。”

        欧阳清织显然也觉察出了某种不对劲,可此时身体虚弱,根本跟不上刘浪的脚步。

        刚跑了两步,刘浪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也不管欧阳清织同不同意,一回身将她背在了自己的身上,朝着来时的路就往回跑。

        越过墙体之后,刘浪再次跑回了走廊里,刚刚拐到最后一个拐角处,却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了咯咯的笑声。

        笑声像是女人,突兀又瘆人,冷不丁冒出来,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什么东西?”

        刘浪低叫了一声,抽了两下鼻子,根本不像是鬼魅。

        妈的,这个地方太妖邪。

        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刘浪背着欧阳清织,拿着手电筒往前一照,猛得打了一个寒战。

        在原来刘浪放碎砖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泥塑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