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事发地点有古怪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事发地点有古怪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在依依不舍中,刘浪还是离开了,跟欧阳清织一起坐上了开往燕京的列车。△,

        在临走之前,刘浪怕照月会再度找来,对黄十三又不太放心,还是决定将老鼠精留在这家里守着。

        老鼠精花生开始时根本不同意,可最后在刘浪瞪眼训斥之下,只好勉强答应了下来。

        “师父,那我什么时候能回到您身边啊?”

        “等我的消息,等我将狐仙家族的事处理完了,就让你回去。”

        对刘浪来说,自己父母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

        如今既然知道照月心存恶念,难保什么时候再来刘家沟复仇。

        只凭一个黄十三,刘浪怕他对付不了照月,再加上老鼠精,应该会好上很多。

        刘浪已做好了打算,先回燕京带上兰花,然后让兰花叫上老杨头。

        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

        毕竟兰花属于白狐,就算对付不了照月,也可以策反其它的白狐,群起而反之。

        在火车上,刘浪给冯一周打了一个电话。

        “冯队,麻烦你个事。”

        “什么事?”

        “天暮真人你能联系的到吗?”

        冯一周一怔,显然没料到刘浪会问起天暮,不禁说道:“他这个人行踪飘忽不定,恐怕……”

        “哦,那算了。”

        刘浪挂了电话,越发肯定天暮就是那个诡异莫测的诡案组的人。

        自从拿到诡牌之后,刘浪虽然名义上被吸收为诡案组的成员,可却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如今竟然连个人都找不到。

        刘浪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可没有办法,人家保密工作做的那么强,如果不主动联系你,恐怕还真找不到。

        想来想去,刘浪只好作罢。

        从刘家沟到燕京要十多个小时,一路上欧阳清织一直沉默不语,像是有什么心事。

        刘浪看在眼里,故意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调笑道:“清织,想啥呢?”

        “没啥?”

        “没啥?嘿嘿,是不是后悔了啊?”

        “后悔?后悔什么?”

        刘浪一脸的不正经:“昨天晚上啊……”

        欧阳清织脸又红了,娇声骂道:“哼,刘浪,你再说,再说我不理你了。”

        说着,欧阳清织将头一扭,看着车窗外。

        刘浪嘿嘿一笑,伸出胳膊揽着欧阳清织,轻声说道:“怎么?生气了?这有啥生气的,嘿嘿,反正我又没占你啥便宜。”

        “你、你还说?”

        “好好好,不说不说。”

        刘浪抱着欧阳清织。欧阳清织一动也不动,任凭刘浪紧紧抱着自己,神色中透过无尽的留恋……

        之前发生事故的地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在火车上看了看新闻,刘浪才知道那段路之前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事故了。

        想起天暮突然出现,又想起列车长给自己的名片,刘浪的眉头越皱越紧。

        那些鬼魂不像是偶然出现的,而之前事故死掉的一些鬼魂似乎根本没有被抓进阴曹。

        回去的路跟来时的路是同一条,在经过事发地点时,刘浪清楚的看到事发地点两边立着两根大石柱。

        在事发时刘浪根本没有留意那两根大石柱,这次回去竟然看到了,显然是刚刚立起来的。

        难道这段路真有什么蹊跷不成?

        刘浪想了一会儿,忍不住好奇,拿起手机给何尚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何尚那边听起来非常吵,过了一会儿,何尚似乎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点儿的地方。

        “姐夫,找我有事吗?”

        刘浪问:“你现在哪儿?”

        “在灵异ktv里帮忙呢,姐夫,现在这里好火啊。”

        刘浪微微一笑,直接问道:“前两天火车事故你知道吧?”

        “嗯,怎么了?”

        刘浪没说自己在火车上,而是问道:“你那个诡店里有什么动静吗?”

        “动静?姐夫,你什么意思?”

        刘浪想了想,继续问道:“就是有没有关于事发路段的一些灵异事件。”

        电话那头的何尚沉默了片刻:“姐夫,你怎么知道这里有灵异事件的?”

        “真有?”

        “对,而且很多网友也将之前的事故扒了出来,现在讨论的非常火热。”

        “好,赶紧说说。”

        何尚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道:“网上现在盛传着一种说法,说事发时火车根本没有问题,而是因为某种不可抗拒力将火车推翻了。”

        何尚告诉刘浪,事发路段在三年之内,发生了整整五起事故。

        前两次倒还轻点儿,只是车上的仪器突然失灵,列车出现制动问题,其中一次来不及转向,差点儿跟对面的来车撞到了一起。

        可是,从第三次开始,一次事故比一次严重。

        第三次火车突然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一般,整列火车几乎是在一瞬间制动。后面的车厢来不及减速,直接飞了起来,当时伤亡情况也非常严重。

        第四次更为诡异,幸存者说事发当晚电闪雷鸣,似乎还听到了闹哄哄的声音。

        那时也是半夜,几乎所有人都在熟睡之中,结果非常嘈杂的铁锁链声将很多人惊醒了。

        还没等这些人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火车直接从中间断开了。

        后来有人透漏,断开的地方非常整齐,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切割了一般。

        第五次,刘浪碰到了,但跟何尚说的却有些出入,甚至更像是有人刻意杜撰的。

        何尚告诉刘浪,网上说当时经过事发地点时,火车上已挤满了鬼魂跟幽灵,而这辆火车本来是开往地狱的列车。

        刘浪听到这里,心里猛然间哆嗦了一下:“开往地狱的列车?”

        何尚道:“网上是这么说的,传得神乎其神。”

        “嗯,还有什么吗?”

        “对了,还有一件事,在每次事发之后,听说铁道两旁都会立起两根盘龙柱。”

        “盘龙柱?”

        “嗯,网上有人曝了照片,我也看了。那两根石柱应该是水泥铸的,外面分别雕刻着两条龙,一条龙头朝上,另一条龙头朝下。”

        听何尚这么一说,刘浪便记起看到的那两根石柱了。

        可何尚显然是意犹未尽,继续道:“姐夫,说来也是奇怪,似乎每次事故,那两根盘龙柱都会被撞断,而后来又会莫名其妙的立起来。”

        “还有这等事?”

        “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现在诡店里传得沸沸扬扬。”何尚老实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