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六十章 没有退路了
  • 第七百六十章 没有退路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捧着盒子从山上往回走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个词语,轮回。

        太爷爷刘方与照月相恋,又顶不住世俗的压力亲手将照月抓了起来,锁在了茅山。

        机缘巧合之下,刘浪放走了照月,却断了她一条尾巴。

        而如今,刘浪却与欧阳清织互生情愫。

        照月因爱生恨,在得知刘方已死之后,发誓要让刘家后辈陪葬。

        刘方留下的那封信里也讲了自己的悔恨。

        “如果可能,帮我对照月说声对不起。”

        这就是刘方希望刘浪能帮他做的事情。

        只是,这声对不起已间隔了太久,久到如今的照月已经罪孽深重了。

        造物弄人。

        刘浪的心情很复杂,他知道这封信的重量。

        他要去对付照月,但太爷爷亏欠了照月太多,这笔帐需要刘浪来还。

        刘浪回到家的时候,母亲正在跟清织一起包水饺,而父亲坐在一边看电视,只是不时的瞟两眼。

        刘浪突然有种温馨的感觉。

        “如果只是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是不是也很好呢?”

        刘浪进了屋。

        欧阳清织连忙站起来,红着脸不敢正眼去看刘浪。

        刘浪笑了笑,对母亲说道:“妈,别忙活了,明天我们学校还有事,我跟清织就回去了。”

        “啊?这么快?”

        刘母显然没有料到,不禁有些失望。

        刘父插话道:“儿子有事,先让他干事,天天在家里有什么出息!”

        “呵呵,妈,真有事。我跟清织都马上要毕业了,我想陪着她先回趟学校,然后再去她家呢。”

        “啊?去清织家啊?”

        刘母一听,连忙点头道:“好好好,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拦你们了。来来来,搭把手,水饺马上就包好了,赶紧烧水去。”

        刘浪的确要去欧阳清织家,只是,不是去见对方的父母,而是去生死一搏。

        水饺在刘浪的老家是最隆重的招待仪式。

        无论是逢年过节,还是家有喜事,水饺是必备的主食之一。

        甚至在刘浪上学的头一天,家里还风风火火的吃了一顿水饺。

        刘母眉眼中全是笑,看着欧阳清织却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长得漂亮,又落落大方,能不讨人喜欢吗?

        尤其是刘浪从来没有正儿巴经领女孩子回家,这代表着什么?马上要抱孙子了呗。

        虽然刘浪上初中的时候领过一个女孩回家,不过那时属于早恋,女孩刚走,刘浪就挨了父亲一顿板子。

        时间飞快,不知不觉竟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饭桌上,刘父一直在夹菜,而刘母两只眼睛一只盯着欧阳清织,不停的问长问短。

        “清织啊,爸爸在哪里工作啊?”

        “清织啊,妈妈身体还好吧?”

        “清织啊,有没有兄弟姐妹呢?”

        “清织啊,毕业后有什么打算没?”

        刘浪一脑门的汗,连忙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母亲的碗里,笑嘻嘻的说道:“妈,你问这么多干嘛呀?真是的。”

        “怎么了?我问儿媳妇话管你啥事?”

        欧阳清织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刘父见刘母这话说得太直白了,连忙说道:“吃吃吃,快吃。”

        刘浪也没接话,转头说道:“清织,别理我妈,她就是闲着没事,蛋操心,赶紧吃了饭我带你出去转转。”

        “喂喂喂,臭小子,你怎么说话呢,我怎么就是蛋操心了?”

        见母亲一脸认真的样子,刘浪终于意识到,就不应该将欧阳清织带回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嘛。

        一顿饭在嬉笑与拌嘴中吃得其乐融融。

        饭后,刘浪带着欧阳清织去了村前的小河边。

        “清织,你想好怎么办了吗?”

        欧阳清织正沉浸在刚才刘母的话中,听到刘浪说话,一愣神:“啊?你说什么?”

        刘浪一脸的严肃:“我说想好怎么回去将震山木偷出来了吗?”

        月光皎洁,挥洒在潺潺流动的小河中,宁静中多了几分灵动。

        欧阳清织脸一红,将头一扭,看着河水中倒映的粼光,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胡三太奶失踪了。”

        “什么?胡三太奶丢了?”

        欧阳清织重重点了点头:“听说已失踪了很长时间了,正因如此,胡老三才动了心思。”

        刘浪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有点儿棘手了。

        如果胡三太奶不在的话,就算找到震山木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胡老三。

        本来以为势在必得的事情,刘浪突然感觉有些难办了。

        找人帮忙?

        找谁?

        刘浪想了想,可以找天暮帮忙,但他的手段行不行并不知道。

        自从火车事故现场之后,刘浪隐隐感觉天暮可能是诡案姐的人,但诡案组在哪里却不得而知。

        找兰花跟老杨头帮忙?

        胜算显然也不大,人家父女俩想躲都来不及,强行让他们回去杀胡老三,有点太强人所难了。

        可是,多一个帮手总比少一个帮手好。

        越是这种时候,刘浪越是记起了朱涯的好。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刘浪已慢慢将朱涯当成了兄弟。

        这家伙虽然表面看起来冰冷,甚至说话时句句带刺,可真正碰到事却毫不含糊,甚至敢拿自己的性命去抗。

        “不知道朱涯跟吴半仙在蓬莱阁怎么样了呢?”

        各怀心事,刘浪也抬起头来,看着天边的月光。

        欧阳清织此时想的更多的却是刘母的那句话:我跟儿媳妇说话怎么了?

        “可能吗?难道真的可以跟他走到一起吗?虽然我能幻化成人形,但毕竟还是只妖,刘浪心里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吗?”

        欧阳清织想的出神,不觉感觉双眼有些朦胧。

        天边刮过了一道乌云,将月亮慢慢的遮掩了起来。

        起风了。

        “要下雨了,清织,我们回去吧。”

        刘浪站起身来,伸手要去拉欧阳清织。

        可是,欧阳清织却没有动,而是缓缓抬起头来,瞪着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问道:“刘浪,如果这一次我们不能抢回震山木,不能除掉胡老三,我们该怎么办?”

        刘浪一怔,连忙笑道:“呵呵,有我在,怕什么!”

        嘴上这么说着,可刘浪心里也跟着一沉:难道还有退路吗?